尾声

 

摘自卷四:

106场集会之后, 经过一年的健康衰退, 发问者(Don Elkins)死于1984117, Ra 通讯随之终结。一直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和谐支撑Ra 通讯, 因此我们不再与Ra共同工作, 也不在出神状态中工作;我们现在传导其他的星际邦联来源。如果你们对于我们其他的书籍或卡带有兴趣, 我们很乐意寄给你相关信息。请写信到:L/L Research, P.O. Box 5195, Louisville, KY. 40205.

 

摘自卷五:

Jim:在我们搬回路易斯维尔市之后,Ra所说的涉及Don的心智/情绪机能失常发生了。Don这一生都以十分冷静与睿智著称,即使是那些导致他人倒下的事件,他在情绪上也不受动摇。他的观察与建议总是被证明是对的。现在,当这个机能失常症状恶化之际,Don看见自己甚至会被最小的刺激所强烈地影响。他的忧虑加深其沮丧,接着他从每一个可得的来源寻求医疗建议,然而没有一个管用,于是他放弃自我,前往一个他所看到的正快速迫近的结局——死亡。

 

他的心智、情绪与肉身状况持续恶化,七个月之后,他变得无法睡觉或吃固体食物。十一月以前,他已经失去三分之一的原先体重,并且经验着强烈的痛苦。他拒绝进一步的住院治疗,而我们认为那是他生存的最后希望。违反他的意志将他送入医院,这个念头令我们厌恶,但我们决定要这么做,并且希望有一个奇迹出现;在那时,我们知道没有其他可能的方法能拯救Don的生命。

 

警察前来执行逮捕令,这导致了五个小时半的对峙。Don深信他的死亡即将来临,而他不想要死在一家精神病院里头。当警方使用催泪瓦斯要把Don逼出屋子,他走出后门,射出一发子弹穿过他的大脑,立刻死于现场。

 

在他死后,Carla在清醒的异象中看见他三次,他向我们保证一切都好,一切已发生的事情都是恰当的——即使这些事对我们完全没有道理可言。

 

所以,我们赞美与感恩Don 的生命、他的死亡以及我们共同完成的工作。

 

虽然这本书比较多的时候是该工作的个人部分,我们希望你们可以看见我们经验底下的原则同样是你们经验底下的原则。虽然表达的方式可能相差很大,目的都是相同的:让太一的许多部份得以知晓自己以及太一为太一。或者,如Ra所说:

 

“我们在欣赏这伟大幻象的环境中离开你们, 你们选择在其中弹奏管乐器与铃鼓, 并在韵律中移动. 我们也是一个舞台上的演员. 舞台改变. 戏幕拉下. 灯光再次升起. 遍及这整个宏伟的幻象, 下一个、再下一个幻象, 在底层支撑这一切的是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庄严. 一切都好. 没有失落任何东西.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我是Ra. Adonai.”(摘自第104场集会)

 

CarlaJim与我希望为那些觉得这份资料有用的人们开启这本个人书卷,因为我们看见我们的经验是一个好范例,说明在光中工作将产生的那种压力。发充满启迪教化的传讯资料被一个团体接收到,他们的生活与谈话模式就需要越发被启发。在DonJim与我的例子中,我们所有的外在行为都是正确的,当Don生病时,我们不能怪罪他没有把事情讲出来。他从未采纳其他人的意见,在那个时候,他不接受我或Jim的建议,这跟他平常表现是一样的。于是Don的偏执狂倾向日益兴盛,直到他确定我不再是他的爱人(love)。对他来说,没有我的世界是不可接受的。

 

更深入地注视这个时机,看到以下这点是至为关键的:在那时,我的体重在84磅上下(38公斤),身高54(1.63)。每一场集会都极度地艰难,然而我从未减退我继续进行集会的渴望。我全然地愿意在获得这些集会的内容之过程中死去。Don十分忧心我真的会死,持续地为我过分操心。他内在有某种机制坚持不懈地尝试去找出由他替代我的方法,以承受该通讯中主要的冲击。他不时地谈论这个想法,我总是设法打消他朝这个路线去思考的念头。但最终,他就是这么做了。他的死亡终结了与Ra群体的通讯,并且我们遵循Ra自己的忠告,除非我们三人在场,否则不要与Ra通讯,因此我们一直没有受诱惑去再度进行这个工作。

 

我想要向各位读者表达一股已经在我今世的疗愈过程中降临于我的深奥的平安感觉。我的内心总是有一部分希望我不是能够拯救Don,就是与他一同死去。我想那是我离开人世的一个有效方式。然后,他与我会是超级浪漫,接着相当地死寂,成为L/L历史的一部分。但这并不是我的功课,我的功课与智慧有关。当Ra问及我会何时前往耶路撒冷时,他相当直率地给我指出这一点。他当时在问我是否想要自我殉道。这位于Don所提的问题[关于更频繁地举行集会的可能性]的脉络中。我的回应是展开我十一年来的第一次度假。Don与我拥有的是冒险,不是假期!

 

Don的功课关乎完全地敞开他的心,这功课开始于我们在佐治亚州的谈话,当时我们的能量与心智变貌互相交换与融合。保持一个观察者的身份,他尚未成功地清除他伟大之心的阻塞。在他的疾病状态中,他真的认为他的垂死可以让我过得好,平安地活下去。再也没有比给出一己的生命更完整的奉献与牺牲了。在这个脉络之中,纵使他彻底错了,也无关紧要了。他从未失去我,远非如此。他失去了自己。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他完全地敞开心,不在意活着或离开的痛苦。当然,关于这点,我有许多冲突的情绪。但我总是有绝对的信心,那就是Don的结局跟他的一生同等地高贵。对我来说,他超越言语。我就是钟爱这个灵魂。

 

我的功课恰好是相反的:为完整敞开的爱添加智慧。我的心轮通常是相当通畅无碍的,但我的限度感长久以来是摇晃不稳的。我们在那个时候分享的心智融合给我留了一个选择:为了Don而死去,或为了他的工作、L/L研究中心以及我们一起完成的一切而活下去。我确切地做了我应该做的以留在这个世界上。有一长段时间,Don过世很久以后,我都处于危险的处境中,我通过自己的心智、身体与灵性工作着死亡的能量。这些年来,我经受了极度的绝望、愤怒[他敢怀疑我!]、悲痛以及忧伤。我面对自己的肉身死亡并且知道关键时刻已经到来,生活的喜悦仍然强健地活在我里内。这些困难的日子环绕着1991年的圣诞节。我从未陷入过如此险恶的绝境,即使在我的肾脏失灵那时也比不上这次。但我的爱从未感觉如此强烈。我感觉仿佛一切正在被烧尽,我欢迎这现象。在那痛苦的热力中,我感觉到净化与完成。从那个时候起,仿佛一股全新的气力涌入我脆弱的身体。当我已经从轮椅与病床中升起,我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喜悦充满我,同时又感受到透明。这是我正在经验的一个新生命,一个崭新与充满滋养的身体。的确,现年54岁,我感觉到一股坚实与健康的扎根与平衡力。我欢喜地待在这里,并且感觉我已经进入第二种工作模式,这是我那分割的生命所提供的。我祝福Don与我的悲伤故事,我祝福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我们爱过;我们都是人类。看起来我们似乎经常犯错。我们并没有,因为我们真正爱过。虽然他不在我身边总是让我感到自己如同一个孤儿,但我拥抱那些属于我的美妙事物并珍惜它们。Jim与我恒常地受到一个祝福的燃料补给;这个祝福即是能够继续Don的工作。

 

任何团体,只要待在一起,和谐地工作并服务光,都将开始吸引超心灵致意,如同我们经验的一般。在这个严酷的考验中,每一个过失与虚荣,不管多么小,都是对抗自我的武器。对于被四处抛掷的议题与价值观,道德感知需要保持十分警醒与中肯。这是一个生与死的课题。L/L研究中心是一个特别与美妙的地方,跟许多其他流浪者与寻求者点燃的光之家没有什么不同。目前,许许多多的人正在觉醒,并且祈愿越来越能够成为光的渠道。这是一个惊奇美好的圣职,屹立成为一个形而上或灵性之家,迎接各地的流浪者与圈外人。我们希望这资料帮助你与你的团体停驻在完整的沟通之中,不管发生什么事,拒绝将次于喜悦与信心的东西给彼此!绝不,绝对不要与忠实的反对派进行交易!

 

我们L/L研究中心所有成员持续敞开我们的大门,举行定期会议,许多访客穿过这扇门拜访我们,也通过书信与电邮跟我们联络。随着我们的书持续流通,那些觉察到Ra的想法的人们遍布全球。我们的网站是 www.llresearch.org;电邮地址是 contact@llresearch.org ;我们的书信地址是 L/L ResearchP.O. Box 5195LouisvilleKentucky 40255-5195。我们回答每一封信件,并且总是欢喜能听到老读者与新读者的想法。我们的心永恒地感激彼此,感激Don,感激Ra群体以及他们与我们分享的通讯。祝福所有阅读这本书的人们。

 

L/L 研究中心

Carla L. Rueckert

Jim McCarty

路易斯维尔市肯塔基州

12 20 日,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