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场集会 1981127

 

10.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10.1 发问者: 我想如果我们回到马尔戴克灵魂转移之前的时点, 可以澄清一些事情; 让我们明了一的法则在这次转移是如何运作的, 以及为什么它是必须的. 马尔戴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使得马尔戴克上的人民失去他们的星球? 这事件在多久之前发生的?

Ra: 我是Ra. 马尔戴克人民拥有的文明与你们的亚特兰蒂斯(Atlantis)社会复合体有些相似, 因为它获得许多科技资讯, 却没有用于照顾与保护他们的星球, 接着产生大规模的思想、理念、行动的复合体, 你可以联想到所谓的负面极性, 或服务自我. 然而这些大部分被潜藏在一个诚挚的信仰/思想结构中, 这个星球的心/身复合体们认为这些思想似乎是正面, 且服务他人的. 后来发生一场[你们称为的]战争, 摧毁他们的生物圈并造成星球解体.

当这个社会复合体可任意支配的科技逐渐发展到顶点, 在那个时候的空间/时间当下, 这时间大约是你们的七零五零零零, (或者说)705千年前. 该星球的周期比你们要早开始许多, 因为在你们太阳系的空间/时间连续体中, 该星球在较早的时点便能支持第一次元生命形态的存在. 在这场(战争)事件之后, 这些实体受到严重的创伤, 你可以称为社会复合体之结界(knot), 或恐惧的纠结. 经过好一段时间, 没有实体能够接触到他们, 没有任何存有能够协助他们.

以你们的纪年法, 大约在60万年前, 当时存在的邦联成员们才能够派出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与他们接触, 解开他们的恐惧纠结. 这些实体才忆起他们是有知觉的. 这觉察将他们带到所谓的较低星光层(astral plane), 他们在那儿得到滋养, 直到每个心//灵复合体终于能够从创伤中走出, 得到治愈; 然后每个心//灵复合体能够检视他们在先前的人生/幻象复合体中经历的扭曲.

经过这个学习/教导经验之后, 他们群体决定将自身置于所谓的业力减轻型态. 为了这个目的, 他们来到你们星球, 投生(当时)不是可接受的人类形体中. 他们一直在此经历着, 直到破坏的变貌被服务他人[一个较少扭曲的愿景]的渴望取代. 因为这是马尔戴克大多数存有的有意识之决定, 灵魂转移到地球的时间大约在50万年前开始, 并使用当时可用之身体复合体.*

(*原注: 在这个回答中被给予的日期与在21.5中被给予的日期似乎有矛盾.)

 

10.2 发问者: 你所说的当时可用之身体复合体, 是指猿猴的身体吗?

Ra: 那是正确的.

 

10.3 发问者: 从那个时候起, 是否有任何的马尔戴克实体蜕变? 他们目前还在第二密度, 或他们正在形成某个第三密度的行星?

Ra: 这些实体的意识一直都在第三密度. 业力减轻机制的设计是将这些意识置放在第二次元的物理化学复合体中, 使他们不能够灵巧, 或精于操控到适合心智复合体第三密度变貌之工作的程度.

 

10.4 发问者: 在这些实体中是否有任何实体向前进展, 在一个周期的尽头顺利毕业, 脱离第二密度的身体转入第三密度的身体?

Ra: 我是Ra. 在这些实体中有许多人能够去除所谓的业力累积, 因此得以处于第三密度的身体, 经历第三密度周期. 他们大多数投生在宇宙的另一处, 继续他们在第三密度中的周期. 当地球进入第三密度时, 这些实体中有少数得以加入这星球的第三密度振动. 还有一些实体协调心//灵的过程尚未完成, 还没解除过往行动造成的扭曲, 因此他们留在这里.

 

10.5 发问者: 你刚说的这些实体是大脚?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是大脚的一种.

 

10.6 发问者: 那么我们目前的人种有一些来自马尔戴克, 不少实体来自火星, 是否有实体来自其他地方?

Ra: 我是Ra. 目前经历你们时间/空间连续体的实体来自许多、许多地方[以你们的称谓]; 因为当一个周期完毕后, 那些必须重复第三密度的实体必须找到一个适当的星球重新开始. 对于一个星球[全球心//灵复合体]而言, 包含来自这么多不同地方的实体是相当不寻常的情况. 但这情况也解释了许多事情, 你看, 你们正在与大量必须重复同一周期的实体一起经历第三次元; 因此, 即使有许多教导/学习者的协助, 要统合(群体的)定向仍是件困难的事情.

 

10.7 发问者: 当马尔戴克被摧毁的时候, 是否所有马尔戴克人都有这个(恐惧的)问题, 或者有些人进展到足以转移到其他星球?

Ra: 我是Ra. 在那次的星球溶解事件, 没有人能够逃过, 因为这事件对于该行星复合体自身的社会复合体起作用, 没有人能逃过这个结界或纠结.

 

10.8 发问者: 此时, 这类事件是否会危及地球?

Ra: 我是Ra. 我们觉得评估你们行星的心//灵复合体们的所谓未来应该不具伤害性. 我们只能说发展出这类科技与相关部署的心智状态是存在的. 就我们的视野/理解变貌, 你们人类的心智与灵性复合体需要定位, 而非哪些“玩具”需要被拆除, 所有存在的事物不都是造物者的一部分? 因此, 自由地去选择是你们的荣誉/职责.

 

10.9 发问者: 当一个周期到了尽头, 毕业典礼展开, 实体们从一个星球被迁移到另一个, 他们借由什么方式前往新的星球?

Ra: 我是Ra. 在造物者的计划中, ///全体/存在性的第一步是将它的心//灵复合体变貌放置在合适的爱/光之场所. 这样做可以确保该复合体得到适当的治疗, 最终与全体/存在性复合体调和. 这过程的时间不等, 当它完成之后, 这周期的经验开始分解, 被过滤直到剩下各种变貌的蒸馏物[以纯粹的形态存在]. 在此刻, 已收割的心///全体/存在性衡量它的存在性对该密度的需求, 并选择更适当的新环境, 不管是重复该周期, 或前往下一个周期. 这就是收割的方式, 由许多实体守护与看顾着.

 

10.10 发问者: 当实体们从一个星球被迁移到另一个, 他借由思想移动或乘坐一个载具?

Ra: 我是Ra. ///全体/存在性与造物者为一. 没有时间/空间的扭曲, 因此只需在时间/空间(复数)的无限阵列中, 想一个适当的所在地即可.

 

10.11 发问者: 当一个实体投生于第三密度, 他可能无意识地学习,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或者他有意识地觉察他在学习一的法则. 透过第二种方式, 该实体有可能大大地加速其成长.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0.12 发问者: 虽然许多实体并未觉察到这点, 他们的确渴望加速自己的成长, 他们的工作将是在此生发现这点. 他们在第三密度能够加速的成长要比在这个密度的中阴期间快许多,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我们将尝试谈论这个概念.

一的法则有个原初变貌: 自由意志变貌, 因此每个实体可以自由地去接受、拒绝、忽略他周遭的心//灵复合体, (甚至)忽略造物本身. 在你们的社会记忆复合体变貌中有许多人在这个时间/空间每天[以你们的表述]从事于一的法则的原初变貌之一, 换言之, 爱之道. 无论如何, 如果相同的实体, 从心//灵复合体的深处倾向爱/, 于是接受在时间/空间的每一刻累积当下的责任, 这样的实体能够促进(empower)其进展, 如同我们之前描述的, 关于促进(强化)你们社会复合体向邦联的呼求.

 

10.13 发问者: 你能否用有点不同的方式来叙述...你如何促进这个呼求?

Ra: 我是Ra. 我们理解你现在谈及(的是)我们先前的资讯. 呼求从一开始, 这呼求等同无限, [如你所说]无法被数算. 它是个基石, 第二个呼求是累加的, 第三个呼求促进或加倍第二个(呼求), 依此类推, 每一个额外的呼求者加倍或授予力量给所有先前的呼求. 因此, 许多人的呼求产生许许多多的动力, 其声响压倒性地传播出去, 直到太一造物之无限边际.

 

10.14 发问者: 为了本书读者的一般性发展, 你能否叙述一些练习方式, 可以让读者练习之后能加速朝一的法则前进?

Ra: 我是Ra.

练习一: 在你们的幻象复合体中, 这几乎是最核心、最有用的练习. 此刻蕴含着爱. 那是此密度或幻象的课程/目标. 这练习就是有意识地在觉察与理解变貌中, 寻求那爱. 第一次的尝试是基石, 在这选择之上将安放该实体余生之生命经验. 第二次在此刻寻求爱开始加成, 第三次的寻求强化(power)第二次, 第四次强化或倍增第三次. 与先前呼求的促进方式相同之处在于会有一些动力的漏失, 因为个体在寻求时不诚心变貌产生的瑕疵. 无论如何, 自我对自我有意识的宣言表明寻求爱的渴望是件如此核心的意志行动, 因此如先前的情况, 这个摩擦产生的动力漏失是微不足道的.

练习二: 宇宙是一个存有. 当一个心//灵复合体观看另一个心//灵复合体, 看见造物者. 这是个有益的练习.

练习三: 凝视镜子里面, 看见造物者.

练习四: 凝视每一个[实体的]//灵复合体四周的造物, 看见造物者.

这些练习的基础或先决条件是养成冥想、沉思或祷告的嗜好. 有了这样的态度, 这些练习才能够被消化. 若没有这样的态度, 资料无法沉入心智之树的根部, 也就无法致能身体, 使之变得高贵(ennoble), 并接触灵性.

 

10.15 发问者: 我对于亚特兰蒂斯与雷姆利亚(Lemuria)文明的兴起感到好奇, 他们来自哪里, [听不见]文明?

Ra: 我是Ra. 这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问题. 亚特兰蒂斯与雷姆利亚并非同一个, 而是两个文明. 让我们先看看姆(Mu)大陆的实体们.

他们是一群有些原始的生命, 但他们灵性的变貌相当先进. 这文明属于这个周期的一部分, 在很早的时候开始经历该周期, 时间大约在你们的五三零零零, (或者说)53千年前. 那曾是一个有益且无害的地方, 因为你们地球的板块运动而被冲刷到海洋里; 与他们自身的行动无关. 他们送出那些生还者到许多地方, 包括你们称为的俄罗斯, 北美洲以及南美洲. 在你们的社会复合体中, 你们感到同情的印地安人就是这些实体的后裔. 如同其他在此周期投生的实体, 他们来自(宇宙)其他地方. 然而, 这群特别的实体大部分来自一个第二密度的星球, 由于它所属的太阳年纪衰老, 导致它难以到达第三密度的状态. 这颗行星位于德内比(Deneb)星系.

亚特兰蒂斯民族是个相当群聚型的社会群体, 大约在三一零零零, (或者说)31千年前[在你们空间/时间连续体幻象的过去]开始形成, 它是个成长缓慢, 非常农业化的社会, 直到你们的大约一五零零零, (或者说)15千年前, 它迅速地获得高度的科技理解, 导致它以较不有益的方式使用智能无限. 附带一提, 他们也使用智能能量, 能从神圣或无限能量中高度地操控靛蓝或松果体光芒的自然汇流; 因此他们能够创造生命形态. 他们开始创造生命, 而非将这股能量拿来医治或完善其心//灵复合体; 使得他们的变貌转向所谓的负面.

大约在你们的11千年前, 第一次[你们称为的]战争爆发, 导致该文明约40%的人口离开这个密度[借由身体分解的方式]. 第二次也是最具毁灭性的冲突发生在大约一零八二一, (或者说)1821年前, 造成地球结构的改变, 亚特兰蒂斯大陆的大部分地表都被海洋淹没. 亚特兰蒂斯之中三个正面导向的群体在大毁灭前离开该地, 将他们自身置放在山岳地带, 分别在你们称为的西藏, 秘鲁以及土耳其.

在我们结束此次集会之前, 你有任何简短的问题吗?

 

10.16 发问者: 只有一个, 我想知道当你用这个词“星系”(galaxy), 你对星系的定义. 此外,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这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我们用这个词汇, 即你们的声音振动“星系”, 我们接受有些星系包含一个恒星与行星系统; 其他星系可能涵盖好几个恒星. 无论如何, 以无限的时间/空间次元性而言, 标明所在地的重要性变得十分微小, 所以我们接受这类暧昧词汇隐含的扭曲.

 

10.17 发问者: 那么我们所处的(恒星)系统, 一个太阳和九个行星, 你会指称它为一个星系吗?

Ra: 我们不会.

 

10.18 发问者: 那么一个星系大约有多少个恒星?

Ra: 这要看所处的星系系统而定. 如你所知, 你们自己的星系涵括许许多多, 数以百万计的行星实体与恒星体.

 

10.19 发问者: 我只是想了解你使用星系时的定义, 之前有几次你提到星系时, 你所指的是我们称为的一个行星系统, 让我有些困惑. 有没有任何方法可以使这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这器皿可以更舒适, 如果在其身体复合体下方给予更多支撑. 除此之外, 我们只能再度请求仔细地校准使用的标志, 使器皿更容易保持平衡. 我们的通讯是窄波段的, 因此带入我们的汇流必须是精准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