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场集会 19821129

 

100.0 Ra: 我是Ra. 我的朋友,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00.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给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除了生命能变貌比起上次询问时更加倾斜朝向气力/虚弱.


100.2
发问者: 谢谢你. 该器皿问漩涡水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因为她在每次使用之后都感觉十分晕眩. Ra可否就此评论, ?

Ra: 我是Ra. 可以.

 

100.3 发问者: Ra开始评论?

Ra: 我是Ra. 如同先前所述, 该器皿拥有一个尝试超越其极限的习性. 如果一个实体考虑这一生的形而上或时间/空间方面, 这是一个幸运且有效率的使用催化剂的方式, 因为其意志恒常地受到强化, 再者, 如果在对他人的服务中其极限被超越了, 极化也将是最有效率的.

无论如何, 我们察觉该询问谈论的是此生经验的空间/时间部份, 在这个架构中, 我们再次请求该器皿考虑殉道的价值. 该器皿可以检验它对这个漩涡水池的反应范围. 它将发现该范围与其他活动的关联. 当进行了所谓的有氧运动之后, 应该经过不少于你们的三个小时, 最好是你们的五个小时, 然后再进入漩涡水池. 当散步被完成之后, 我们相信, 在进入漩涡水池之前必须有不少于你们的四十分钟已蒸发, 并且最好是那个空间/时间数额的两倍.

确实, 某个致意曾鼓励该器皿感觉晕眩. 然而, 它的源头大部分是该器皿的决定, 它企图浸泡在漩涡水池中超过它可以逗留在里头[而不超过它的肉身极限]的空间/时间周期.

 

100.4 发问者: 谢谢你. 由于来自Stevens上校的要求, 我感到有义务问下一个有些短暂性的问题. 我也, 为了我自己的启迪, 想要更好地理解第一变貌以及隔离的影响. Ra可愿评论被知晓为Semjase的实体和其他实体与比利·迈尔(Billy Meier)在瑞士境内进行的所谓昴宿星(Pleiades)接触之目的?

Ra: 我是Ra. 去判断一个形而上起源的接触之价值不是我们的惯例. 我们无法确认发问者提到的这个接触为一个纯粹的邦联接触. 然而, 我们可以暗示, 在该接触期间被记录的对话抄本中有一些正面的资料. 由于我们先前已经说过所谓的混杂接触的多种特性, 我们不会重复, 但提示所有通讯都属于在祂的无限变貌之中的太一无限造物者.

 

100.5 发问者: Stevens上校收到这些Ra刚才给予我们的资讯是否合适?

Ra: 我是Ra. 我们发现这个资讯是早已被领会的想法之确认. 因此, 我们自由地给予许可.

 

100.6 发问者: 谢谢你. 继续塔罗的主题, 关于第六号牌, 我想做些额外的观察: 该男性的双臂是交叉的, 若在他右边的女性拉他的左手, 则他会倾斜, 实际上转动他整个身体朝向右边; 相同的, 在他左边的女性拉他的右手, 她将转动他整个身体朝向她那边. 以上是我对于双臂交缠的意义的诠释. 那么, 当拉力倾向转动实体朝向左手或右手途径, 蜕变便发生了. Ra可愿就这个观察评论?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 朝向心智极性的拉力之概念可以在该学生早已聚合的知识之光照下而被良好地检验; 这个知识涉及显意识[由该男性所示范]以及无意识[由女性所示范]之性质. 的确, 深邃心智的卖淫(部分)与处女(部分)都邀请并等待追求.

那么, 在心智的蜕变的图像中, 每位女性指向一条它愿意走的道路, 但无法移动; 这两个女性实体也没有努力要这么做. 她们处于静止的状态. 该显意识实体手握两者, 将把它自身转动到一条道路或另一条; 或者有可能前后摆动, 先摇晃到一条路, 然后另一条, 而无法达成蜕变. 为了让心智的蜕变发生, (其中)一个主宰深邃心智用途的原则必须被放弃.

值得注意的是, 显意识之双肩与交叉的手肘形成一个三角形, 这个形状与蜕变有关联. 的确, 你可以看到这个形状在该图像中有两次回响, 每一个回响都有它自己的丰富加入这个概念复合体的冲击效果.

 

100.7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们很可能在下次集会, 在研读Ra的评论之后, 带着更多的观察重回这张牌的讨论. 为了在此时节约并有效率地使用时间, 我将对第七号牌做一些注解.

首先, 横亘在显意识与无意识心智之间的罩纱已经被移除了. 我假设该罩纱即是顶端被掀开的帷幕. 虽然这个罩纱已被移除, 但对智能无限的感知仍然受到扭曲, 依照该寻求者的信仰与寻求方式.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当一个实体观察心智的大道之图像中的罩纱, 使用环境的架构去构筑概念是有帮助的. 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大道旨在描绘一个环境; 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工作在其中得到安置.

是故, 这里显示的罩纱既有些被掀起, 又仍然存在, 因为心智的工作及其蜕变牵涉到渐进式地掀开横亘在显意识心智与深邃心智之间的伟大罩纱. 这个尝试的完全成功并不是第三密度工作的适当部分, 尤其不是第三密度的心智过程的适当部分.

 

100.8 发问者: 罩纱在右手边比左手边掀得高, 这个事实向我指出, 选择正面极性的行家在穿透罩纱的过程中会有比较大的成功.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如果(你们)了解到发问者所说的是潜在的成功, 这便是一个真实的陈述. 确实, 你们的第三密度经验被扭曲或被倾斜, 好让正面导向要比所谓的负面导向拥有更多的协助.

 

100.9 发问者: 由于Ra在上次集会陈述: 观点的限制是所有的扭曲的源头, 在我看来, 那创造左手途径的服务自我变貌的真正本质是罩纱的一个机能, 所以它们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说]仰赖于至少部份持续的罩纱过程. 这个论点是否有任何意义?

Ra: 我是Ra. 你所推测的论点中有条逻辑的丝线.

两种极性都仰赖一个受限的观点. 无论如何, 负面极性更重度地仰赖横亘在自我与所有其他心//灵复合体之间的虚幻分离. 正面极性尝试看穿幻象, 看见每个心//灵复合体内在的造物者, 但更大部分仍是关切朝向其他自我的行为与思维, 好有所服务. 这个态度自身即充满你们第三密度幻象的素质.

 

100.10 发问者: 我们猜测三颗星的皇冠代表着统驭与平衡心智、身体、灵性. 这是否有一点点正确?

Ra: 我是Ra. 这个装置源自于占星学, 而且你们给予的诠释有些混淆. 我们在这张图像中要处理的是心智的环境. 或许释放星星点缀的皇冠这个狭窄的限制是恰当的.

 

100.11 发问者: 小型的黑色或赤褐色以及白色实体已经改变了, 它们现在的外观是狮身人面像, 我们假设这意味催化剂已经被统驭. 我也假设它们的角色是移动[在此描绘的]双轮战车的动力, 于是这个统驭允许心智在其蜕变中变得机动, 而不像它在获得此统驭之前, 被闭锁在幻象之内.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首先, 我们要求学生考虑大道并不是七个活动或机能之系列的顶点, 而是对于[心智、身体或灵性在其中起作用的]环境的一个远为清晰描绘的图像. 所以, 由文化决定的、被称为狮身人面像的生物并不表示统驭催化剂.

第二个假定, 也就是把该生物视为心智之双轮战车的移动者, 这点有着远为更多的优点. 你可以间接地把狮身人面像的形象与时间的概念关联起来. 心智与心智/情绪复合体在时间中成熟与移动, 接着被蜕变.

 

100.12 发问者: 45分钟的信号到了. 考虑器皿的状况以及所有其他我们已放置的状况, Ra是否建议结束这场集会?

Ra: 我是Ra. 有关这个询问的资讯先前已经被涵盖. 直到我们察觉到器皿由于缺乏已转移或本来的肉身能量而开始用到它的生命能资源为止, 结束时间[以你的称呼]的选择完全属于发问者. 一如往常, 该器皿保持敞开.

 

100.13 发问者: 在这个情况, 我只再问一个问题, 它跟长剑与权杖有关. 长剑似乎是负面行家的权力, 表示控制凌驾其他自我; 权杖则表示正面行家[带着心智、身体及灵性之中的合一]的力量. 然而, 它们似乎放在相反的手中, 与我的猜测不同.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这些符号源自于占星学. 因此, 这些受限的图形可以被释放.

我们可以补充说明, 针对心智的环境, 有一个最优先的灵性环境与保护. 我们可以进一步说明, 负面极化的行家将尝试塑造这个圣约为己所用; 相对地, 正面极化的行家会向前举起由[占星学的]长剑所示现的涵义; 那就是, 光与真理.

 

100.14 发问者: 除了目前显示的物体, 有没有两个更恰当的物体或象征可以让第七号牌中的实体握在手中?

Ra: 我是Ra. , 学生, 我们将这个考虑留给你, 并会评论你可能做的任何观察.

 

100.15 发问者: 我将保留该问题到下次集会, 并且我要问,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事, 可使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该通讯?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附属物被至为谨慎地放置. 我们感谢这个勤勉的小组. 在这个询问的时机, 有着更多朝向和谐的变貌, 并且我们加入你们一起赞美与感恩. 这点总是改善通讯的最大恩赐, 因为正是该小组的和谐在支撑这个通讯.

我是Ra. 我在太一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