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场集会 1983610

 

103.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03.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给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该器皿的肉身扭曲依旧严重. 再者, 这个心//灵复合体的生命能虽然针对此次工作的需求是可接受的, 但减少了许多. 这要被记录为这个全然重要的能量之最低的或最为扭曲生命力读数. 心智与心智/情绪扭曲如同上次所见.

我们发现该器皿的意志已被不明智地使用而助长了生命能的扭曲. 该器皿最好沉思这一点.

 

103.2 发问者: 关于该器皿先前[在身体的消化部位上]有的肉身问题, 情况和状态如何?

Ra: 黄色光芒——我们必须更正自己. 我是Ra. 请将气息吐出, 横跨这个器皿的胸部区域.

[依照指示完成这个步骤.]

 

103.3 Ra: 我是Ra. 该管道目前是令人满意的. 我们发现该器皿的黄色光芒化学身即将耗竭, 但尝试借由运动或饮食等行动来改善. 我们可以陈述感染尚未完全离开身体复合体, 虽然它的毒性已经少很多了.

 

103.4 发问者: 该器皿询问为什么她最近失去她的喜悦? Ra可愿评论, ?

Ra: 我是Ra. 该器皿先前做了一个自由意志决定, 不借由依照对抗疗法开出的化学复方去处理造成巨大痛苦的肉身催化剂; 由于该器皿信赖Ra的建议, 它确信这样做是有效用的. 于是该催化剂以更完整的形式被给予(该器皿). 外在的服务他人变得几乎不可能, 导致该实体再次经验殉道者的选择; 那就是将价值放在一个致命的行动当中, 接着死亡, 或者将价值放在对于太一造物者以及对于造物的意识上, 从而活着. 该器皿通过意志, 选择后者的途径. 然而, 其心智及心智/情绪变貌并没有将维持合一状态——这是该实体通常经验的状态, 并从出生以来一直经验着——所必需的支持给予这个决定.

既然这个催化剂已经被接纳, 为移除那些阻塞靛蓝色光芒的扭曲而已经开始的工作就得以迅速地继续进行下去.

 

103.5 发问者: Ra能否推荐移除靛蓝色光芒阻塞的适当工作?

Ra: 我是Ra. 我们无法为一般情况做推荐, 因为在每个案例中, 变貌的漩涡都是独特的. 在这个特殊的链结中, 更为恰当的工作在于心智与心智/情绪的分析与观察之力量. 当最强壮与最少扭曲的复合体参予支持, 那么复合体中较不强壮的部份也将获得强化. 这个实体已长期地工作这个催化剂. 不过, 这是第一次(该实体)拒绝接受那钝化痛苦的药物的场合; 痛苦可锐化该催化剂.

 

103.6 发问者: 我们的第五密度、服务自我导向的同伴的目前状况如何?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有一段时期[属于你们的空间/时间]在休息中. 无论如何, 它已经收到警报, 关于进行中的这些工作, 并很快就要再次成为你们的同伴.

 

103.7 发问者: Ra能不能推荐任何该器皿可以做的事, 或我们可以做的事, 以改善该器皿的任何能量?

Ra: 我是Ra. 这个题材先前已经涵盖. 我们已经勾勒出该器皿可以带入思考的一条途径.

 

103.8 发问者: 我并不想谈论先前涵盖过的题材. 我想要添加任何我们可以做的, 以在这个时机明确地聚焦于我们或该器皿可以做的最佳可能事务, 以改善这些能量, 一个突出的活动.

Ra: 我是Ra. 在回应之前, 我们要求你们在痛苦爆发期间保持警戒, 因为该管道虽然是可接受的, 但周期性地被该器皿的黄色光芒化学身之严重的肉身扭曲所扭曲.

该支援小组的突出项目是在和谐中赞美与感恩. 该小组已经如此令人满意地达成这些(目标), 以至于我们不会挑剔该小组的和谐.

至于该器皿, 从行动的价值旅行到存在(esse)的价值之过程是艰辛的. 该实体已否认自我, 好从它称呼的上瘾*中解脱. 这种受难——我们这里说的是虽小却在象征意义上重大的[衣服之]牺牲——造成该实体把自我性框架在贫穷之中, 进而喂养不值得之状态, 除非贫穷被视为真实的富裕. 换句话说, 良好的努力用在错误的原因上, 导致困惑与扭曲. 我们鼓励该器皿珍惜它自己, 并看见它真实的需求是被自我所珍视的. 我们建议沉思存在的真实富裕性.

(*原注: 该器皿在新年期间决心不为她自己买衣服, 为期一年.)

 

103.9 发问者: 是否有任何其他事情, 不管是我们或该器皿可以做的, 可以具体地工作该器皿的生命能, 使其增加?

Ra: 我是Ra. 我们已经面临自由意志之完全停止(的状况).

 

103.10 发问者: 在这个情况下, 我有几个针对第七号牌的问题, 好结束我们探讨心智原型的第一轮. 在第七号牌上的实体的胸部有一个T(记号), 上面有两个直角. 我们猜测较低位置的T与在蜕变中选择任一途径之可能性有关; 较上方的两个直角代表在心智蜕变中左手或右手途径的大道, 它做出一个从空间/时间进入时间/空间的改变, 你可以这么说. 这点很难加以表达. 这个猜测是否有任何正确[轻笑声]之处?

Ra: 我是Ra. 有的.

 

103.11 发问者: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tau* )以及建筑师的L形尺之使用的确有意暗示大道之环境的空间/时间到时间/空间的邻近(关系). 我们发现这个观察至为敏锐.

大道的整个基调, 容我们说, 确实取决于它与形意者显著的差别. 形意者是显著意义的自我, 在很大程度上但并非完全地受到罩纱降下之影响.

心智、身体或灵性的大道在罩纱过程的肇因下, 绘制出一个已成为新架构的环境; 并因此沉浸在时间/空间之广大、无限制的海流中.

(*原注: tau 希腊字母第19; 在纹章学中的一种十字架, 被称为“夵十字”.)

 

103.12 发问者: 我正猜想这辆双轮战车的轮子表示心智现在有能力在时间/空间中移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不能说这个观察完全不对, 因为在时间/空间中有着的工作与唤起该概念复合体的个体已经消化的工作一样多.

然而, 更恰当的是将注意力集中于一个事实, 即虽然双轮战车有轮子, 但它却没有被物理的或可见的马具套在那拉动它的东西上. 那么, , 学生, 是什么将双轮战车的移动力量连结并在双轮战车上?

 

103.13 发问者: 我得想想那一题. 除非...我以后会再回到那个(主题).

我们想用魔法球体来置换(人像)右手中的剑, 并把一柄指向下方的权杖放在左手中, 类似第五号牌, 形意者; 这些符号更适合这张牌. Ra可愿就此评论, ?

Ra: 我是Ra. 这是相当可以被接受的, 特别是当球体可以被描绘成一个光辉灿烂的球面时.

 

103.14 发问者: 两个狮身人面之弯曲的左腿暗示发生在左边的蜕变不会发生在右边, 可能在那样的位置中无法移动. 这个观察是否有任何优点?

Ra: 我是Ra. 这个观察有其优点, 因为它可以作为(我们)意图表现的言外之意中较为明显的那一面. 这个位置意图展示两个项目, 其中一个是被绘制在那里的时间充满(time-full)的角色(复数)之双重可能性.

在时间中, 休息是可能的, 进展也是可能的. 如果尝试混合这两者, 直立、移动的那只脚将大大地受到弯曲之脚的妨碍. 另一个意义跟[与行动者胸口的图案相同的] 具有建筑学方形的直角有关.

时间/空间在这个概念复合体中是靠近的, 被拉近是由于罩纱过程及其在产生[为了进化而想要使用心智资源的]行动者之过程中的有效性.

 

103.15 发问者: 我假设裙子向左歪斜的原因与它在第四号牌中向左歪斜的原因是一样的, 暗示服务自我极化的实体所保持的与他人的距离; 我也假设脸部朝向左边的原因与它在第五号牌中朝向左边的原因是一样的, 因为催化剂的性质. 这是否粗略地正确?

Ra: 我是Ra. 请将气息吐出, 横跨该器皿的胸部区域, 从右方到左方.

[依照指示完成这个步骤.]

我是Ra. 那是好的.

的确, 你先前的假定是粗略正确的. 我们还可以补充说明, 在形成这些起初图像给你们人群的过程中, 我们使用埃及文化在艺术表达上常见的东西. 在其绘画中, 脸部朝向一边, 以及双脚转向一边, 都十分常见. 我们过去利用了这点, 因此现在希望柔化侧面外观的重要意义. 不过, 在这些慎重的考虑中, 迄今还没有任何错误的诠释或不合适的诠释被做出.

103.16 发问者: 我相信, 我们这次工作的恰当时间正接近结束, 所以我想问, 我们必须吐气的那两个时刻, 问题出在哪里, 或者什么——为什么我们在这场集会中不得不那么做, 而我们以往在大多数的集会中都不用那么做?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并未觉察用来与Ra通讯的方法. 然而, 为了使此次工作发生, 在此次工作开始之初, 它的渴望特别地强烈. 因此, 它不小心地有点提早离开它的黄色光芒肉身.

在这个状态下, 一个你们称为别针麦克风的物体掉在了器皿身上. 这个意外的接触导致胸部肌肉受伤, 接着我们指点某个由此次工作决定的照顾方式, 以避免压力, 好让这个损伤可以疗癒. 这个损伤有着一个形而上的构成要素, 所以我们希望相当确定该环境的所有部份都被净化过. 既然这个工作场所并没有它往常的保护水平, 我们便使用你们的气息来净化这个处境危险的环境.

 

103.17 发问者: 缺乏平常水平的保护之原因是不是这个事实, 即自从我们(上次)在这里工作以来已经过去好些时间了?

Ra: 我是Ra. .

 

103.18 发问者: 原因是什么?

Ra: 我是Ra. 缺乏定期重复所谓的驱逐仪式是我们所说的缺乏(之原因).

 

103.19 发问者: 从这点, 我假设最恰当的做法是每天在这个房间举行驱逐仪式.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那是可接受的.

 

103.20 发问者: 我不想使该器皿过度疲劳. 我们已经逼近时间(限制). 我只问有没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该通讯或使该器皿更舒适, 或者有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协助我们的事是Ra可以在此时陈述的?

Ra: 我是Ra. 我们发现排列被相当严谨地观察着.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继续彼此互相支援, 并找到那和谐所生产的赞美与感恩. 让你们的忧虑休息, 并保持快活.

我是Ra. 我离开你们,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感到荣耀.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