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场集会 19831019

 

105.0 Ra: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05.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给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与上次询问相较, 这个器皿的生命能处于一个更偏向得多的状态, 意志与信心的机能已重新获得它们在这个实体的存在与平衡当中的突出位置. 肉身赤字持续(存在).

 

105.2 发问者: 抱歉, 我们必须问这么多维护方面的问题. 我们现在似乎处在一个困惑的状态, 关于我们继续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即询问原型心智]前进的能力.

我感觉必须问: 是什么东西导致该器皿的背部出现左右对称的条状伤痕, 以及我们能进一步做些什么, 以治疗该器皿与她的状态, 包括这些条状伤痕或它们的起因?

Ra: 我是Ra. 条状伤痕是一场延长的超心灵致意的一个症状. (通过)提供这个实体机会去经验[由链球菌与葡萄球菌病原体所引起的]大规模的过敏反应, (该同伴)希望这个实体会想要离开此生. 该心智复合体的这个状态上一次发生在[以你们的时间计算系统]你们目前行星绕太阳之公转的第九个月的第十二天, 这突然的事件使你们的第五密度同伴措手不及; 现在该实体已经准备好了.

自从错失第一次机会之后, 这个实体在两个场合有可能起(相同)反应. 首先, 关于选择一栋房子, 有机会将自我与其他自我分离. 第二, 关于离开这栋住宅, 在解除世俗契约过程中, 可能看见自我与其他自我分离. 这个实体面对两个机会的态度都是拒绝将自我与其他自我分离, 同时加上靛蓝色光芒水平的进一步工作, 关乎避免殉道, 同时在爱中维持合一.

是故, 在这些病毒(viri)的侵略过程中, 这个器皿已经使它的免疫防御(系统)与淋巴腺系统受到侵害. 这个虚弱的身体复合体正在尝试移除这些物质, 为了更快速地协助该复合体, 你可以看见一个清泻该器皿之黄色光芒化学身的方法有些好处. 一些技术包括治疗性灌肠剂或结肠水疗, 每天一次或两次的桑拿浴, 以及用力地摩擦其外皮, 为期大约是你们的七个白昼期间.

我们不讲饮食, 不是因为它没有帮助, 而是因为这个实体对任何物质都摄取很少量, 并且早已避免特定的物质, 尤其是新鲜牛奶与油脂.

 

105.3 发问者: (她的)外皮是否有任何特别的地方需要用力摩擦?

Ra: 我是Ra. 没有.

 

105.4 发问者: 可否请你告诉我什么东西导致了Jim的肾脏问题复发, 以及我们能做什么来治疗它?

Ra: 我是Ra. 该实体, Jim, 决定它意愿净化自己, 因此愿意花时间/空间与空间/时间去追寻与沉思完美. 对这个工作的奉献度获得强化, 直到心//灵复合体与这个意图和谐共鸣为止. 该实体并未掌握一场与目标全然合一的工作之如实的方式, 在其中, 形而上的意图由身体复合体所转译. 该实体开始祈祷、禁食、忏悔、欢庆的时期. 尚未从肾病变的症状完全康复的身体复合体开始系统性地净化各个器官, 将所有不完美的碎石通过肾脏送出去, 它却没有获得足够的液体去稀释持续释放的毒素. 这些毒素停留在身体复合体中, 并重新启动纯粹的肉身疾病. 在这次的旧病复发中, 没有形而上的部分.

在显化对身体复合体健康之肯定中, 治疗正在发生; (这个肯定)正屏除不合宜的状况, 将是完全有效用的.

 

105.5 发问者: 关于拉尼尔(Lanier)湖畔的房子[我们意图搬迁至此], 是否有任何对于其合适性的考虑, 或者除了已经计划的工作, 是否有其他值得采取的特别准备?

Ra: 我是Ra. 我们相信你的询问是迂回间接的. 请重新询问.

 

105.6 发问者: 我们计划净化拉尼尔湖畔的不动产, 使用Ra在稍早集会中指示的技巧, 包括撒盐36小时等等. 我想要知道这样是否足够, 或者关于搬迁到那栋房子, Ra可否在这个时候就任何显著的问题做出忠告, ?

Ra: 我是Ra. 对于你所说的住处的净化只需要两天三夜. 这个住处是良好的. 这些技巧是可接受的. 我们发现有三个区域使用先前描述过的大蒜是有益的. 首先, 双层床卧室, 上铺的睡眠草席的下方. 其次, 面对道路的住处外围, 中心在一堆小石头周围, 从车道算起, 大约是住宅长度的三分之二.

第三, 船库的问题. 我们建议每周以大蒜、切片洋葱, 以及行走出一个充满光的圆周(范围)来净化那个区域. 大蒜与洋葱每周更新, 并且应该保持长期不变的悬挂状态, 在各个工作期间, 以绳子或铁丝吊挂.

 

105.7 发问者: 只为了让我不会错误诠释你在第二个区域[房子外面]所给的方向, 你能否给我一个距离以及磁性罗盘的方位, 好比说, 从住宅的精确中心起算, 直到那个位置?

Ra: 我是Ra. 我们只能大约估计, 但认为距离是37英尺, 磁性方位为8492度之间.

105.8 发问者: 我知道这对于我们的目标来说并不重要, 但从一个哲学的观点, 我不想要做任何破坏混淆法则的事情, 所以无需觉得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但我想知道是什么状态造成必须持续净化该船库?

Ra: 我是Ra. 该意图是创造一个周边, 在其中, 蜂房的(昆虫)居民不会发觉有需要去叮咬, 并且确实不会发现居住在该处是有前景的.

 

105.9 发问者: 你说的是蜜蜂或黄蜂之类的生物吗?

Ra: 我是Ra. 确实如此.

 

105.10 发问者: Jim对于除圣这栋住宅的计划与仪式是否足够, 或者是否应该增加或改变什么东西?

Ra: 我是Ra. 没有必需的改变. 祝圣或除圣一个地方所必须包含的要点(先前)已涵盖. 我们建议感谢与祝福每一株你们在你们租赁这栋住宅期间曾关注过的木质植物.

105.11 发问者: 关于这次已计划的搬迁的任何部分, Ra是否有任何其他的建议? 我们在该新的住宅中与Ra通讯是否会有任何问题? 如果会, Ra可愿告诉我们那些问题, 以及我们能做什么以减轻任何在新的住宅中与Ra通讯方面的问题?

Ra: 我是Ra. 我们小心地权衡这个答案, 因为它几乎要废除自由意志, 但发现可接受的界线, 这是由于该器皿决心服务太一无限造物者, 不管个人的状况为何.

该器皿这边以任何物理方式协助打包与解开行李过程都将启动那些在此时大部分沉睡的过敏反应. 这个实体对于一些小东西过敏, 它们在你们第三密度幻象的运送过程中是无可避免的, 也就是尘埃、霉菌等等. 被知晓为Bob的实体可以在这方面有所协助. 该书记员应该饮用双倍的液体以照顾(自己), 确保任何过敏引起的毒素得以从身体复合体中被冲洗掉.

在这个选定的住宅中, 通过这个已调频的器皿恢复与社会记忆复合体Ra的通讯没有困难; 或者说, 不管在任何地方都可以, 只要已经完成物理与形而上的净化(工作).

 

105.12 发问者: 关于我们大约在一年前碰到的鹰隼, 当时我们开始第一次搬家, 我获得的结论是该鹰隼的意义与那栋我曾为搬家而挑选的房子的[就形而上的意义而言]非良性的性质有关. 如果不会造成混淆法则的问题, 我认为知道我在这方面是否正确在哲学上会是有趣的.

Ra: 我是Ra. 什么鸟儿到来替Ra肯定? 何种鸟儿会被选择来示警? 我们请求发问者仔细思考这些询问.

 

105.13 发问者: 我们已经[你可以说]实验性地确立许多关于身体、也即塔罗的下一个部分的事情, 并且已经验一些位于心智与身体之间的[我可以说]回馈效应. 迄今, 从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与这些效应有关的事来看, 我发觉该第三密度、黄色光芒身的伟大价值在此时如同一个装置, 将催化剂回馈给心智以创造极化, 我会说这是第三密度身体在这里的主要价值; 接着要问Ra, 最初, 当心//——不是心//灵复合体, 而是心//——被设计用于第三密度的经验, 这是不是黄色光芒身的主要用途, 如果不是, 该黄色光芒身的目的是什么?

Ra: 我是Ra. 你用以询问的叙述适用于心//灵或心//灵复合体的机能. 肉身显化在造物中的位置, (即使)在遗忘罩纱被丢下的时, 也没有丝毫改变.

 

105.14 发问者: 那么, 黄色光芒身打从一开始就被设计为Ra所称的心智的炼金炉, 一个装置[你可以说], 以加速心智的进化.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或许更准确的说明是黄色光芒肉身载具是必需的, 没有它, //灵复合体无法以任何步伐追求进化.

 

105.15 发问者: 那么, 你是说, 若没有每隔一段时间穿上黄色光芒身的衣服, 则该个体的不是黄色光芒的那部份之进化是不可能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

 

105.16 发问者: 你可愿澄清我对此的想法? 我不大理解你的陈述.

Ra: 我是Ra. 每一个心//灵或心//灵复合体都有一个存在与造物同时发生. 它不依赖任何的肉(物理)载具. 无论如何, 为了去进化、改变、学习、彰显造物者, 适合于每个密度的物理载具是必需的. 你的询问暗示物理载具加速成长. 更准确的叙述是它们允许成长.

 

105.17 发问者: 现在, 我想要拿罩纱之前的身体机能故障或疾病之变貌作为例子, 将它与罩纱之后的状况进行比较. 让我们假设[比如]Jim所经验的状况, 关于他的肾脏机能失调, 成为罩纱前发生的一个经验. 这个经验在罩纱之前会不会发生? 它是否会变得不同? 如果会, 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分离的愤怒在没有罩纱时是不可能的. 缺乏觉察身体需要液体(的状况), 在没有罩纱时是不太可能的. 没有罩纱时, 相当不可能发生该决定: 锻炼中沉思完美.

 

105.18 发问者: 现在, 我想要检验一个样本[容我们说], 罩纱前的身体扭曲以及它如何影响心智. Ra能否给予这样一个例子, ?

Ra: 我是Ra. 一般的领域曾被涵盖过. 我们将在此扼要重述.

疾病、传染病与死亡的模式是投生经验之计划中的一个良性领地(demesne*). 如此, 一些治疗会借由心//灵的决定而发生, 并且每一世都伴随着从疾病到死亡的正常结尾一起被经验, //灵接受这些事情如是, 因为没有罩纱时, //灵继续下去(这个事实)是清楚的. 是故, 罩纱之前, //灵的种种经验, 好与坏, 或喜悦与忧伤, 都是苍白的, 没有[这些经验在后罩纱时期的心//灵复合体之中所带来的]活力, 或关注的锐利刀锋.

(*原注: Demesne在封建时期, 一个人在权力范围内拥有的土地; 包括一栋庄园与邻近的土地; 任何可行使主权的区域.)

 

105.19 发问者: 在罩纱前的某一世的尽头, 一个实体的肉身外貌是否会老化, 比方说, 如同我们目前幻象中实体来到此生正常尽头的样子? (当时)他们是否会起皱纹与变老? 他们会不会...形意者是否看起来像那样?

Ra: 我是Ra. 心智、身体或灵的形意者是原型心智的一部分, 它的外观为每个实体观想(设想)的样子. 罩纱前, //灵的身体显现所有老化的记号; 你们目前借由这些记号熟悉该过程, 即导致心//灵复合体从第三密度的此生中被移除的过程. 最好想起心//灵与心//灵复合体的差异在于深邃心智内在的遗忘. 肉身外貌与表面与本能的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相同的.

 

105.20 发问者: 那么, 我不禁想问, 我们现在看见的老化过程, 外貌的改变, 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正在尝试揭开这里的基本哲学前提, 我可能在黑暗中射击而没有正确地询问, 但我正尝试抓到这外貌改变之设计背后的理由, 在我看来, //灵或心//灵复合体单纯地看起来一样, 持续一生, 是可能的. Ra能否解释这个改变的原因?

Ra: 我是Ra. 当人格修炼已引导该心//灵复合体进入第五以及特别是第六层级的研读, 就不再需要将肉身载具的毁灭建构在它的设计之中, 因为该灵性复合体是经验如此丰富的穿梭器具, 以至于它可以觉察何时已经达成适当程度的学习强度与课程的进度. 在第三密度中, 有为肉身载具建构一个结局, 对于居住其中的心//灵复合体将产生反效果, 因为在该幻象中, 待在该幻象中跟丢下这件[已承载该心//灵复合体的]衣服并继续前行相比, 似乎前者比较美妙(可爱).

 

105.21 发问者: 那么我懂了, 那就是[容我们说]当一个人来到很老的年纪, 然后他在第三密度中明显地看见他已经磨损不堪了. 于是, 他就不会像他在拥有一个外观好看、运作良好的载具时那样坚定地依恋这个载具, 并渴望停留在其中.

目前, 在罩纱之后, 身体肯定是心智的炼金炉. 在罩纱之前, 身体是否(同样)作为心智的炼金炉?

Ra: 我是Ra. 是的.

你可以再问一个完整的询问.

 

105.22 发问者: 我相信我应该在这个时候问...是否有任何我们能做的事, 可使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该通讯? 因为在上次的集会, 我无法塞入这个问题, 我想它是重要的.

Ra: 我是Ra. 我们发觉该小组的疲惫借由它的和谐获得良好的平衡. 那股疲倦将在你们此生的任何未来状况中持续下去. 因此, 以你们对彼此的爱与感恩看顾对方, 总是在伙伴关系中联合在一起, 怀着耐心、安慰、平静去更正每一条(伙伴)情感破损的绞线. 我们发现所有这些都在排列校准过程中被无微不至地遵守, 给予你们这些话语只是作为提醒. 所有能为该器皿做的事情看起来都已经被全心全意地完成, 并且该器皿自身正坚忍不拔地工作其靛蓝色光芒.

我们先前已提到一些适用于该器皿的暂时措施. 如果这些措施被采用, 该器皿与发问者都应该吸收额外的液体, 后者与该器皿的系结是这样的: 一方(遭受)的每一个困难都会在交感共鸣中相同地发生在另一方.

我是Ra. 我离开你们,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大能与和平中愉快地欢庆.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