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场集会 1984315

 

106.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06.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给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在肉身与心智/情绪两方面的参数都处于底限. 这个实体的生命能正偏向气力/虚弱.

 

106.2 发问者: 你说的“底限”是什么意思..., 让我这么说吧: 该器皿要做什么以大幅改善其底限状态?

Ra: 我是Ra. 该器皿正在行进通过一段投生经验, 在该期间, 左边肾脏系统的致命扭曲的潜能是巨大的. 严重的过敏反应, 以及给这个与其他朝向虚弱/气力的变貌的供能, 是比较不重要的, 但正在增添朝向存活的变貌的底限程度. 心智/情绪复合体正被[最佳的称谓为]不恰当的悲悯所盘据.

106.3 发问者: 可否请Ra推荐我们应该采行的步骤以减轻或反转你刚才说的这些状况?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这么做. 肾脏扭曲易受到肯定举动的影响. 该实体目前开始入门[可以这么称呼]的过程, 正在释放毒素, 因此, 可协助稀释这些毒素的更大量的液体是有帮助的. 借由肯定举动与被知晓为Bob的医者近乎恒常的协助, 过敏现象大多早已获得控制. 进一步的协助可以借由如下事项而被达成: 重新安排住处以及在未来, 警戒空气中的湿度超过健康的吸入量.

心智/情绪的扭曲有些不容易减少. 无论如何, 发问者与该器皿将一起发现进行这类工作是可能的.

 

106.4 发问者: 这个肾脏问题有多严重与危急? 对此, 饮用液体[我假设水是最好的]是否为唯一一件我们能够做的事情, 或者还有别的东西?

Ra: 我是Ra. 注意心智与身体复合体之间的交互关系. 这一个例子说明催化剂与经验的设计是如此地交织在一起. 肾脏的虚弱时期是严重的, 但仍在潜伏状态. 万一该器皿渴望离开这个投生经验, 天然的与非供能的[做这件事的]机会已经被内建在里头; 正如相同的该实体的确, 事实上, 曾在某个时期离开过投生经验, 然后凭借选择返回[这机会是内嵌的].

无论如何, 这个渴望, 即离开并不再成为这个特殊经验链结之一部分(的渴望), 能够也已经被供能. 这是一个值得该器皿去仔细考虑的要点, 也是一个[在照顾该器皿方面]值得支援小组去保持警戒的适当重点. 所以心智与身体如同少女的(两股)发辫, 交缠在一起.

这个实体的特质是快活与社交的, 所以它被我们先前提过的这些东西所喂养: 与其他自我、其他位置与事件(产生)的形形色色经验是有帮助的, 以及崇敬与唱歌经验, 特别是神圣音乐. 当这个实体最初进入这个地理位置, 它选择以殉道者角色进入一个充满崇敬的状况. 因此, 崇敬的喂养只有部分生效. 类似地, 音乐活动虽然令人愉快, 因此具有喂养的性质, 却没有包括赞美造物者的方面.

该器皿处于一种相对饥饿的状态, 渴求那些它过去放弃的灵性之家; 那时, 它感觉到殉道的呼唤并转离预定的礼拜地点[你们称为圣菲利普大教堂]. 由于这个小组已提议改变地点, (症状)也将逐渐获得医治.

 

106.5 发问者: 那么, 就我的理解, 我们能做的最佳事情就是劝告该器皿喝更多、更多液体. 我会想象泉水是最好的. 当然, 我们将搬家. 如果需要的话, 我们能够立即[比如明天]就将她移出这里. 这样是否比为了过敏与其他所有事情等待两三周要好很多?

Ra: 我是Ra. 这类的决定是自由意志选择的事项. 注意觉察该小组的和谐之气力.

 

106.6 发问者: 我们正在考虑的这栋位于Hobbs Park路上的房屋, 关于它目前的灵性或形而上状态或物理状态, Ra能否告诉我们其中有害该器皿健康的任何东西?

Ra: 我是Ra. 我们对于这个主题只能补充说明, 那里有些控制湿度的机械电子装置. 地下室水平是一个位置, 其性质就很像你们在前一个住处的地下室水平已经经验到的东西. 较不潮湿的状态会移除那些孢子成长的机会, 该器皿对它们过敏. 住处的上层的各个部分, 几乎在每个实例中, 都在可接受的湿度水平.

 

106.7 发问者: 这栋房屋的形而上品质如何? Ra可否评估一下, ?

Ra: 我是Ra. 这个位置受到大大地扭曲. 我们发现, 倘若不求助于陈腔滥调的字眼, 一个可接受的[对于这个位置之品质的]描述就躲避我们. 原谅我们表达上的限制. 该住处, 特别是它背面的方位是蒙福的, 并且在你们过去的某些时间, 天使们的临在已被祈请.

 

106.8 发问者: 我不确定我理解Ra的意思. 我不确定这个地方就形而上而言是极端地良好或极端地负面. Ra可否澄清这点, ?

Ra: 我是Ra. 我们意图强调这个预定地点之形而上的杰出之处. 这个小组可以好好地欣赏这类准备后的收成.

 

106.9 发问者: 那么, 借由盐与水净化这个房产是否必要? 或是否被推荐, 容我说?

Ra: 我是Ra. 在任何重新安置的过程, (我们)都推荐形而上的净化. 不管一件乐器状态有多杰出, 在两次音乐会或工作的间歇期, 仍然推荐调音(过程).

 

106.10 发问者: 好的. 如果该器皿避开地下室, 那么你是否认为湿度与物理状态对该器皿是好的?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

 

106.11 发问者: 这湿度...那么关于这整栋房子中的湿度, 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以使它对该器皿是好的.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106.12 发问者: 我正准备要返回几个要点, 但我不得不挤入一个关于我自己的问题, 在这个时点似乎是很危急的. Ra能否告诉我, 我的肉身哪里出错, 起因是什么, 以及我能做什么以减轻症状?

Ra: 我是Ra. 该发问者也正处于进一步入门(的过程)当中. 在这段空间/时间中, 心智/情绪变貌接近导致该实体机能失常的可能性是显著的. 再者, 发问者的黄色光芒化学载具正在老化, 接着在吸收必要矿物质上有更多困难, 比如铁与其他物质, 如木瓜蛋白酶、钾、钙.

在同一时间, 黄色光芒的身体开始有更多困难去消除微量元素, 比如铝. 供能效应已发生在发问者的结肠中, 并且在那个区域的扭曲日益结实. 最后, 在发问者的嘴巴中有一小块感染区, 需要注意关照.

 

106.13 发问者: Ra能否推荐我应该做什么以改善我的健康状态?

Ra: 我是Ra. 我们在这个情况中, 至为靠近地踩踏到混淆法则(之边界), 但感觉谈论的恰当性, 由于它对该器皿潜在的致命结果. 我们停顿下来, 给予发问者与书记员一些空间/时间的片刻来协助我们, 借由走远一点, 离开这些导致我们祈请混淆法则的扭曲. 这是有帮助的.

[停顿约12.]

我是Ra. 我们感激你们的尝试. 即使你们在行为上的困惑也是有帮助的. 该发问者在最近已允许一个心智/情绪的痛苦完整地从发问者转移到该器皿. 这个有害的工作之关键是: 当该器皿说了一些话语——大意是它愿意成为该发问者, 成为那强壮的实体; 发问者可以成为该器皿, 弱小与愚蠢——, 该发问者, 全然无知于该器皿的坚定意图, 也没有领会任何这类能量转移的可能性, 同意了.

这两个实体已经是一体, (这样)历经了一个永恒的(timeless)时期, 并且将这点显化在你们的空间/时间中. 从而, 该有害的运作方式发生了. 借由在照顾与小心中的协议, (的伤害)可以被取消. 我们敦促发问者这边注意感恩与和谐. 我们可以肯定先前的推荐, 即被知晓为Bob的实体, 一般而言, 它的技巧与意图的纯度都值得推荐; 并且指出由于该器皿的敏感度而已发生的交感神经疾病.

最后, 我们可以指出, 对于被知晓为Peter的实体而言, 该发问者、器皿、书记员经验的扭曲的几个面向是相当明显的, 于是可被相当简单地转化为较小的扭曲.

 

106.14 发问者: Peter的姓氏为何? 我不大熟悉他是谁.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选择被认识的名字是Inman.

 

106.15 发问者: Ra会不会推荐...让我这么说吧: Ra会不会认为在我的案例中, 外科手术会有任何帮助?

Ra: 我是Ra. 我们假设你说的是结肠的微恙以及你们外科医生带来的潜在协助. 这是否正确?

 

106.16 发问者: 是的.

Ra: 再次地, 我是Ra, 请在该器皿的脸庞与心的上方吹拂(气息).

[依照指示完成这个步骤.]

我是Ra. 我们将继续. 空气环境已经被十分细心地准备. 然而, 有一些元素造成该器皿的困难, 脸庞右侧的神经衰弱症正被增添到其他关节炎供能的痛苦爆发.

这样一个手术在下述事件中会有帮助, 即该实体选择这个肉身净化作为一个同心协力的事件, 伴随着该实体的心智、心智/情绪及肉身定向之改变. 没有后者的选择, 该扭曲会再出现.

 

106.17 发问者: 现在, 总结地说, 我们能为该器皿做的是通过赞美与感恩与和谐, 我们能够...除了劝告她喝可观容量的液体, 以及将她移动进入一个较佳的空气环境中, 那就是我们能做的全部了. 我说的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检验这个陈述, 发现少了两个项目, 其中一个比另一个相对重要. 主要的增加项目是领会该实体的本质. 比较不重要的是, 虽然似乎只是很小的事, 或许是有帮助的; 那就是, 该实体吸收许多药物, 并且在摄取这些物质后发现喂食自己是有用的.(我们)推荐替换一些物质, 如果汁取代小点心; 再者, 在睡前的[你们的]四小时期间, 不推荐摄取包含蔗糖的非液体物质.

 

106.18 发问者: 我对除湿机的经验向我指出, 虽然我们可以尝试, 但一台除湿机大概不可能大大地降低那栋房子内的湿度, 而且如果我们真的搬进去, 我们八成在很短的时间就必须搬出去.

我们还有没有其他事情需要做, 以完成对Jim的肾脏问题的治疗?

Ra: 我是Ra. 如果(你们)了解终止所有药物治疗之后, 潜伏的状况将延宕几个月, 那么小心的照顾将被采取, 并且一切将会良好地继续进行.

关于你意指的目标, Hobbs Park路上的一个位置, 我们可以指出, 不管潮湿或干燥, 它都是非比寻常地适当与便利. 由于缺乏急性(剧烈)的催化剂, 该器皿目前加剧的扭曲已经得到减轻; 该位置的状况[关于它, (我们)做出了该假设]是极度有益的.

 

106.19 发问者: 那么, 你是说湿度的效应——我们将尝试尽可能地降低它, 但你是在说, 当我们对Hobbs Park路这个地址的所有其他有益因素加以考虑, 湿度的效应就变成一个相对次要的考虑项?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106.20 发问者: 在这个时点, 我相当关切该器皿的健康. 关于该器皿的健康, 我必须问是否有任何事是我疏于考虑? 除了早已推荐的事项, 我们是否还能为她做任何事以改善她的状况?

Ra: 我是Ra. 所有成员都在此至为全心全意地导向支持(器皿). 感知该小组为这里, 一个在时间/空间中的位置. 在这个真实家乡的里面, 保持轻快的步调. 一起欢笑, 在彼此之间找到喜悦. 所有其他事项都至为完整地被达成, 或被计划去达成.

 

106.21 发问者: 以盐与水净化这栋房子, 在我们搬入之后或搬迁之前做这件事, 是否同样有效?

Ra: 我是Ra. 在这个实例中, 它不是一个紧急的形而上的关切, 若处于一个比较不利与不开心的氛围中, 时机就会是(紧急的). 一个实体注意到在居住之前达成这件事相对比较简单. 这点是不重要的, 除非关乎你想要处理的催化剂.

 

106.22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 该器皿上次浸泡漩涡池时, 她遭遇的困难是什么?

Ra: 我是Ra. 该器皿承担发问者的心智/情绪特质与扭曲复合体, 如我们先前已经提到的. 该器皿使用的漩涡水池温度太热, 接着(快速)振动的速率混合漩涡水池的热度, 导致轻微的休克状态[如你们对这个扭曲的称呼]. 心智复合体在这个扭曲的状态没有充分的氧气, 接着变得虚弱.

在这个状态中, 该器皿——拥有着发问者的变貌, 却没有发问者的变貌的气力[一个实体可以将它比拟为穿戴着盔甲]——开始进入一个剧烈的精神异常的插曲. 当休克状态过去后, 症状消失了. 该潜能逗留着, 因为(器皿)尚未放手同感共鸣的身份, 并且发问者与该器皿双方活得如同(两个)实体处于该器皿的心智/情绪复合体的一部分之中.

容我们在此次工作中请求再一个完整的询问, 并提醒该器皿在一次工作之前, 保留一小部分能量是恰当的.

 

106.23 发问者: 我只问, 是否有任何我们能做的事情以帮助该器皿, 并使她更舒适, 或改善该通讯; 以及Ra会推荐的下次通讯的最快时程为何? 我们当然——我当然感激(欣赏)这只金色鹰隼的返回. 它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Ra: 我是Ra. 你们有完整的自由去安排工作时程.

我们建议所有显化之本质都是虚幻的, 并且只有当该实体从外形与阴影转向太一时才起作用.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荣耀之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喜庆祝.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