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场集会 1981128

 

11.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11.1 发问者: 我们是否应该把你建议用来呼叫你的仪式放在这本书[由这些集会构成]?

Ra: 我是Ra. 这件事的重要性很低, 因为我们的建议的目的是为了通过该器皿与这个群体建立通讯.

 

11.2 发问者: [某某][某某]参与这些集会是否对于器皿有帮助? 群体的人数对于集会本身是否会有不同的影响?

Ra: 我是Ra. 最重要的实体是发问者和振动声音复合体, Jim. 这两个实体借由他们的能力, 分享其肉身能量复合体, 也是你们爱的振动之一部分, 额外地帮助器皿的舒适度.

 

11.3 发问者: 你昨天说到马尔戴克由于战乱被摧毁, 如果马尔戴克没有因为战争被摧毁, 它是否可能演进为一个服务自我的星球? 其上的实体是否会增加其密度, 继续前往负面或服务自我的第四密度?

Ra: 我是Ra. 马尔戴克星球上的社会群体, 与你们自己星球的状态很像, 其能量方向是混杂的. 因此, 虽然是未知的, 最有可能的结果会是一个混合的收割——有些人前往第四(正面)密度, 有些人前往第四密度于服务自我方面, 大部分的人重复第三密度. 这是个粗略的估计, 因为当行动发生时, 平行的可能性/或然率漩涡停止, 接着新的或然率/可能性漩涡开始.

 

11.4 发问者: 是否有个行星在太阳的背后, 在我们星球轨道的对面, 我们不知道的行星?

Ra: 我是Ra. 在你们太阳的另一面有一个星球, 其特质十分、十分寒冷, 但大到足以弯曲一些特定的统计数据. 严格地说, 这个星球不应该被称作行星, 因为它被闭锁于第一密度中.

 

11.5 发问者: 你刚刚说到马尔戴克的实体们可能前往第四负面密度, 这些人是否离开我们目前的第三密度, 前往宇宙中属于第四密度, 服务自我或负面型态的星球?

Ra: 我是Ra. 你的问题不清楚, 请重新叙述.

 

11.6 发问者: 当我们的周期结束, 举行毕业典礼, 是否有任何人可能从这个第三密度去到一个第四密度的行星, 属于服务自我或负面型态的行星?

Ra: 我是Ra. 我们现在抓到你询问的重点了. 在这次收割中, 该或然率/可能性漩涡指示着一个属于这类型的收割, 虽然数量不大. 这是正确的.

 

11.7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们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发生什么事?

Ra: 我是Ra. 称为阿道夫的心//灵复合体在此刻处于治疗的过程. 他目前位于你们星球力场的中间星光层. 这位实体非常地困惑, 虽然觉察到化学身复合体中止造成的振动层级改变, 依然需要大量的关怀.

 

11.8 发问者: 在我们历史上是否有广为人知的个体进入第四负面[服务自我]密度的行星或有谁将会到那儿?

Ra: 我是Ra. 如此收割的实体数量是少的. 无论如何, 有少数人穿透了第八层, 其唯一方法是通过第六层开启第七层. 穿透进入第八层级或智能无限层级允许一个心//灵复合体得以被收割, 只要这个实体在该周期的任何时间/空间有此愿望.

 

11.9 发问者: 在我们行星的历史中, 有没有这些人的名字?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提到一些, 你们认识的塔拉斯·布巴(Taras Bulba)、成吉思汗、拉斯普廷(Rasputin).

 

11.10 发问者: 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他们需要什么来达成这点?

Ra: 上述的所有实体都察觉到, 通过(古老的)记忆, 关于亚特兰蒂斯的理解, 使用心//灵复合体中各个能量汇入中心, 到达入口, 通往智能无限.

 

11.11 发问者: 这是否允许他们行使我们称为的魔法? 当他们在世时, 是否可以行使一些超自然事迹?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前面两位实体很少有意识地使用这些能力. 然而, 他们一心一意地专注在服务自我方面, 因此投注全部心力在个人修炼上, 加倍、再加倍(其能量), 以致于开启(empower)这扇大门. 第三位是个觉知的行家, 同样全力地追寻服务自我.

 

11.12 发问者: 这三位实体目前在何处?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在你们所知的第四次元. 由于空间/时间连续体不相容的缘故, 尝试找出他们的所在地无法获致实际的理解, 我们只能取近似值. 他们各选择一个第四密度星球, 通过服务自我的方式, 继续献身于追求理解一的法则. 其中一个在你们所知的猎户星团(Orion group), 一个在你们所知的仙后座(Cassiopeia), 一个在你们所知的南十字星(Southern Cross); 无论如何, 这些位置并不令人满意. 我们没有几何学计算所需的词汇可以将这份理解传递给你们.

 

11.13 发问者: 谁去了猎户星团?

Ra: 我是Ra. 你们所知的成吉思汗.

 

11.14 发问者: 他在那儿做什么? 他的工作或职业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实体以它自己的方式服务造物者.

 

11.15 发问者: 你是否不可能精确地告诉我们, 他如何从事其服务?

Ra: 我是Ra. 我们谈论这个询问是可能的. 无论如何, 我们利用我们可拥有的任何机会来重述所有生命服务造物者这项基本理解/学习.

你所说的成吉思汗目前投生在一个实质的光体中, 其工作是散布思想控制的资料给那些你们称为的十字军. 以你们的称谓, 他是个运务员.

 

11.16 发问者: 十字军做什么事情?

Ra: 我是Ra. 十字军进入他们的双轮战车好征服(其他)星球的心//灵社会复合体, 在他们到达社会记忆的阶段之前.

 

11.17 发问者: 一个星球在什么阶段可达到社会记忆?

Ra: 我是Ra. 一个心//灵社会复合体当其整体成员归属同一个定位或寻求, 就成为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 个体(过去)失落的群体记忆[被埋藏在心智之树的根部]就变得为社会复合体所知悉, 从而创造了社会记忆复合体. 这种复合体的好处在于理解社会存在状态及继续寻求的方向两方面都相对地没有扭曲; 因为该社会的所有实体都可以使用全部的理解/变貌.

 

11.18 发问者: 那么我们有来自猎户星座的十字军光临地球, 为着思想控制的目的. 他们如何做到这点?

Ra: 如同所有(生命), 他们遵循一的法则, 留意自由意志. 他们与呼叫的人接触. 那么, 那些在行星地表上的实体也做与你们所做相当的事, 就他们对一的法则的特殊理解, 也就是服务自我, 散布其态度与哲学. 这些人成为精英, 通过这些人, 他们尝试创造出一个情况, 让星球上其余的实体被他们自己的自由意志所奴役.

 

11.19 发问者: 关于那些接受十字军努力成果的实体, 你可以举出今日在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人名吗?

Ra: 我是Ra. 我们渴望不侵犯自由意志变貌. 举出这些牵涉你们空间/时间的未来的人名是种侵犯; 因此, 我们保留这项资讯. 我们请求你沉思那些实体行为的果实, 从观察人们如何享受权力的变貌开始. 如此, 你可以自己分辨这项资讯. 我们不会干涉, 容我们说, 这场星球游戏. 它不是这场收割的中心.

 

11.20 发问者: 这些十字军如何将他们的观念传递给那些投生在地球上的个体?

Ra: 我是Ra. 有两种主要的方式, 容我们说, 正如极化朝向服务他人也有两种主要方式. 有些地球上的心//灵复合体练习并执行一些锻炼, 寻求(这类)资讯和力量源头, 好开启大门, 通往智能无限.

另外一些人, 本身的振动复合体就足以开启大门, 同时与全然的服务自我接触, 伴随着操控他人的原初变貌, 就可以毫无困难地提供给他们, 无须训练, 无须控制.

 

11.21 发问者: 这些十字军传递何种讯息给这些人?

Ra: 我是Ra. 猎户星团传递关于一的法则之资讯, 定位于服务自我. 这资讯可以是技术性的; 就如同一些星际邦联成员为了在服务他人上协助地球, 已经提供了一些[你会称为的]技术资讯. 猎户星团提供的科技即为各式各样的控制或操控他人的工具, 用于服务自我.

 

11.22 发问者: 你是说有些科学家接收到这些技术资讯, 通过心电感应方式, 然后产生一些可用的小玩意儿?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无论如何, 一些十分正面导向[以你们的称谓]的科学家接收到这些资讯, 意图开启进步的和平用途, 却在最后转移为潜在的毁灭性回响, 因为其他负面倾向/变貌的科学家进一步接收这样的资讯.

 

11.23 发问者: 这是否就是我们如何学会核子能量的过程? 混杂着正面与负面的定向?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负责召集科学家的实体们拥有混杂倾向, (起初的)科学家们是压倒性地正面. 但接手后续工作的科学家则有着混杂倾向, 包括一个极度负面的实体[套用你们的用语].

11.24 发问者: 这个极度负面的实体是否还在地球上?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1.25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你无法给出他的名字, 所以我接着问你, 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是从哪里得到他的资讯的?

Ra: 我是Ra. 尼古拉实体从星际邦联的某些源头得到资讯, (他们)渴望帮助这个极度[容我们说]天使般的正面实体, 他想要使人类同胞[//灵复合体]的生活更好. 不幸地[容我们说], 如同许多流浪者, 由于第三密度的各种振动变貌导致该实体在观察其同伴[//灵复合体]方面被极度地扭曲, 以致于他的任务受到阻碍, 结果, 被歪曲离开它的目的.

 

11.26 发问者: 原本特斯拉的工作可以如何造福人类, 它原先的目的为何?

Ra: 我是Ra. 尼古拉[//灵复合体]原本最渴望的目的是将所有地球上的实体从黑暗中解放. 因此, 他尝试给予地球[属于它自己的]无限能量, 让人们可以使用于照明及电力.

 

11.27 发问者: 将所有地球上的实体从黑暗中解放, 你精确的意思是?

Ra: 我是Ra. [由于录音机故障, 大部分的回答遗失了, 回复的核心如下所述.]

我们说的“将人类从黑暗中解放”可以照字面上的意义解释.

 

11.28 发问者: 这个将所有人类从黑暗中解放是否与一的法则相称? 或者它会带来任何真正的产物?

Ra: 我是Ra. 如此的解放带来的产物将创造两种经验.

首先, 人们经验到无须设法获取必要的薪水来[用你们的金钱]为能源付账.

其次, 人们有闲暇时间之后, 就有可能增进其自由度, 然后寻找自我——寻求一的法则之开端.

那些位于你们的层面, 身体上从黎明一直工作到暗夜的人[依照你们的命名方式]当中很少有人能够有意识地沉思一的法则.

 

11.29 发问者: 一般而言, 工业革命是否被预先计划好了?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集会的最后一个问题.

这是正确的. 流浪者分好几波[如你的称谓]投生地球, 为了逐步将人们从日间周期的各种需求, 以及缺乏休闲自由(的状态)中解放出来.

 

11.30 发问者: , 那是最后一个问题, 所以照惯例, 我想问有没有任何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这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你们做得很好. 最重要的事情为仔细地校准那些标志. 这些调整可以在这个特别的时间/空间当下, 帮助该器皿的身体复合体处于舒适的变貌.

在结束这次集会之前, 容我们询问, 你是否还有任何简短的问题是我们可以解答的?

 

11.31 发问者: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简短的问题, 如果不是, 我们可以下次再说. 我的问题是, 为什么来自猎户星座的十字军要这么做? 他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这很可能要花太长的时间来回答.

Ra: 我是Ra. 这并不会花太长时间回答. 服务自我就是服务全体. 当以这个观点来看, 服务自我需要不断扩张地使用他人的能量, 用于操纵的目的, 以利于自我前往权力的变貌.

如果需要更充分地阐述这个主题, 我们将再次与你们同在.

 

11.32 发问者: 我忘了一件事, 有没有可能在今天稍晚时再进行一次集会?

Ra: 我是Ra. 这是好的.

 

11.33 发问者: 谢谢你.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