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场集会 1981128

 

12.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12.1 发问者: 今天下午Henry Puharich打电话给我, 他下个月要到这一带. 我想问能不能得到允许让他加入我们并且发问? 我也想问Michel D'Obrenovic, 也被知晓为George Hunt Williamson, 是否也可加入我们?

Ra: 我是Ra. 这两个实体目前没有为了这个特殊的工作适当地调频, 原因是振动上的扭曲, 再深入探究是由于他们最近缺乏时间/空间, 即你们称为的忙碌. 我们要求这两个实体每天花费简短的时间/空间在沉思上. 在你们连续体的未来时间/空间, 你需要再问一次这个问题. 这个小组对该器皿的振动变貌是高度平衡的, 原因有三: 首先, 与这个器皿天天接触. 其次, 在冥想期间与器皿联系. 第三, 个人的心//灵复合体变貌朝向沉思. 这些因素的加总导致这个小组是有效的.

 

12.2 发问者: 谢谢你. 在上次集会, 你提到猎户的十字军坐双轮战车(chariot)来到这里, 你可否描述一架双轮战车?

Ra: 我是Ra. 双轮战车这个名词过去被用于你们人群当中的战争之中, 那是其意义. 猎户(集团)的飞行器有以下形状: 首先, 瘦长、卵圆形; 如果在光线照耀下, 表面有比银色暗的金属光泽; 若没有光线, 则呈现火红的颜色. 其他飞行器包括圆盘形的物体, 体积较小, 直径大约12英尺[以你们的度量]; 以及箱形的物体, 每边大约为40英尺[以你们的度量]. 还有其他飞行器通过使用思想控制机制可以变换为渴望的形状. 有各种不同的文明复合体在这个集团之中工作, 有些比其他文明更能使用智能无限. 这资讯极少被分享; 因此, 双轮战车的形状与外观极为多样化.

 

12.3 发问者: 星际邦联是否有尽任何努力阻止猎户战车来到这里?

Ra: 我是Ra. 邦联尽所有努力隔离这行星. 无论如何, 守护者们的网络, 如同其他模式的巡逻, 不管在何等层级, 都不致于让所有实体都无法穿透这个隔离, 因为如果一个请求是基于光/, 符合一的法则, 就被默许进入; 若没有提出请求, (偶尔)会有漏网之鱼, 那么隔离网也会被穿透.

 

12.4 发问者: 谁发出这请求?

Ra: 我是Ra. 你的询问不清楚, 请重新叙述.

 

12.5 发问者: 我不是很理解, 星际邦联如何阻止猎户双轮战车穿透隔离?

Ra: 我是Ra. 接触的层级位于光形态或光体存在(lightbody-being), 视守护者的振动层级而定. 这些守护者扫视你们地球能量场的范围, 以觉察是否有任何实体接近. 一个接近中的实体会被呼叫, 以太一造物者之名. 任何被呼叫的实体会沐浴在爱/光之中, 由于一的法则之力量, 凭借自由意志来服从这隔离.

 

12.6 发问者: 一个实体如果被呼叫之后仍不服从隔离规定, 会发生什么事?

Ra: 我是Ra. 被呼叫之后仍不服从隔离规定, 会发生的事就相当于你走路时即将撞到一面结实的砖墙, 却不停下来.

 

12.7 发问者: 一个实体如果真的这样做, 他的双轮战车会发生什么事?

Ra: 我是Ra. 造物者是单一的存在. 那些能够抵达隔离边界的生命, 其振动层次已经足以看到那爱/光网络, 并了解到打破这个法则是不可能的. 因此, 没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不会产生尝试. 也没有冲突. 唯一能够穿透隔离的生命, 在你们星球能量场周围的空间/时间连续体中发现窗口或扭曲. 通过这些窗口, 他们来到(地球). 这些窗口是稀少且无法预测的.

 

12.8 发问者: 这是否可以说明1973年突然出现大量UFO, 我们称之为“UFO鼓动事件”(UFO flaps)?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2.9 发问者: 那么, 出现在我们天空的UFO是否大多数来自猎户集团?

Ra: 我是Ra. 许多在你们天空可见的物体属于猎户集团. 他们送出讯息. 有些被倾向服务他人的实体所接收. 这些讯息则被转变成那些实体可以接受的讯息, 例如预先警告会发生的困难. 这是当服务自我实体碰到这类人所能做的最大程度. 猎户集团发现对他们目的最有帮助的是与那些倾向服务自我的实体做接触. 在你们天空中, 有许多正向本质的思想形态属于星际邦联的投射. 其他的目击则是你们人群以光学仪器不经意地看见你们政府的武器设备.

 

12.10 发问者: 1972年左右, 是哪个群体在以色列与Henry Puharich接触?

Ra: 我是Ra. 我们必须避免回答这个问题, 由于你称为Henry的实体有可能读到这个回答. 这会导致在他的未来有些扭曲. 每一个存有从全我(all-self)之内使用自由和完整的辨别力是必须的, 这个全我位于心//灵复合体之中心.

 

12.11 发问者: 这答复是否也适用于回答, 1962年与我原先所属的团体接触的是谁?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可以被回答. 当时接触的群体属于星际邦联.

 

12.12 发问者: 在那个时候, 他们在我们这一带有飞行器吗?

Ra: 我是Ra. 当时没有飞行器, 只有一个思想形态.

 

12.13 发问者: 你提到猎户十字军当他们通过网络时, 同时给予科技与非科技的讯息. 我想我知道你所指的科技讯息, 但他们给予接触者何种非科技讯息? 我假设他们全部使用心电感应的通讯?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通过心电感应, 他们散布一的法则, 伴随着服务自我的变貌. 在先进的团体中, 备有仪式与练习, 并且被书写下来, 正如倾向服务他人的实体们写下他们导师要散布的哲学. 该哲学关乎操纵他人的服务, 好让他们能体验对其他自我的服务, 因此通过这种体验得以欣赏服务自我. 如此这些实体变得倾向服务自我, 接着再去操控他人, 于是他们接着体验到对其他自我的服务.

12.14 发问者: 这是否就是我们所谓黑魔法的起源?

Ra: 我是Ra. 这在某方面来说是正确的, 在另一方面则是不正确的. 猎户集团曾经协助所谓的负面导向的心//灵复合体. 这些同样的实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关心服务自我; 并且在你们所谓的内在层面有许多负面导向的实体, 因此可作为他们的内在老师或指导者, 以及某些灵魂的[所谓的]占有者, 它们寻求服务自我的变貌.

 

12.15 发问者: 一个地球上的实体是否可能变得如此混淆而同时呼叫星际邦联与猎户集团, 以交替的方式? 先是前者, 然后后者, 接着又回到前者?

Ra: 我是Ra. 对于未调音的管道[如你对该服务的称谓]而言, 同时接收到正面和负面的通讯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该实体其混淆的基础仍倾向服务他人, 则该实体将接收到末日的讯息; 如果该实体的存在性复合体的基础倾向服务自我, 在这种情况, 十字军们发现不需要说谎, 则会直接开始给予他们要传递的哲学. 许多你们所谓的接触都曾被混淆, 且具有自我毁灭性, 因为那些管道倾向服务他人, 但渴望看到证据, 于是向十字军的谎言敞开, 抵消了该管道的有效性.

 

12.16 发问者: 这些十字军是否大多数为第四密度?

Ra: 我是Ra. 大多数为第四密度, 那是正确的.

 

12.17 发问者: 第四密度的实体在正常情况下——我们是否看不见它们?

Ra: 我是Ra. 使用“正常”这个词汇令问题变得混淆, 让我们改变措辞以增加其清晰度. 第四密度, 借由选择, 不被第三密度看见. 第四密度成为可见是有可能的. 无论如何, 一个第四密度实体不会这么选择, 因为需要集中(心神)在一个相当困难的振动复合体上, 就是你们体验的第三密度.

 

12.18 发问者: 此时是否有生活在地球上的邦联或猎户实体, 并且可以被我们看见, 并且在我们社会中是重要人物? 行走在我们当中?

Ra: 我是Ra. 目前没有实体或群体行走在你们之间. 然而, 猎户十字军使用两种型态的实体来执行其命令. 第一类是思想形态; 第二类是某种机器人.

 

12.19 发问者: 你可否描述这机器人?

Ra: 我是Ra. 这机器人可以像任何生命, 它是个建构.

 

12.20 发问者: 这机器人是否被称为“黑衣人”(Men in Black)?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12.21 发问者: 谁是黑衣人?

Ra: 我是Ra. 黑衣人是一种思想形态的实体, 在他们的构成中有一些存在性. 他们有些特定的物理特性. 然而, 他们真实的振动本质并没有第三密度的振动特质, 因此, 他们能够在需要的时候物质化或非物质化(消失).

 

12.22 发问者: 所有这些黑衣人全都被猎户十字军所使用?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2.23 发问者: 如果有一个黑衣人拜访了我, 我抓住他并把他锁进衣柜. 我能留住他, 还是他会消失?

Ra: 我是Ra. 这端赖你抓到的是哪种类型的实体. 你或许可以察觉到一个建构. 这个建构可以被留住一小段时间, 尽管这些建构也有能力消失. 无论如何, 这些建构的程序设计使得(实体)要远程控制它们比较困难. 你无法抓住一个黑衣人[如你对它的称呼]类型的思想形态实体.

 

12.24 发问者: 这是否违反一的法则? 我如果抓住他们其中的一个是不是犯了错?

Ra: 我是Ra. 在一的法则底下没有错误.

 

12.25 发问者: 我想说的是, 当我锁住了一个思想形态或建构, 我会不会更朝向服务自我或服务他人极化?

Ra: 我是Ra. 你要自己去考虑该问题. 我们诠释一的法则, 但没有到劝告的程度.

 

12.26 发问者: 谢谢你. 你曾提到流浪者, 谁是流浪者? 他们来自何方?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想象你们海滩上的沙子. 数不尽的沙粒如同智能无限的(众多)来源. 当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已经获致它对于自身渴望的完整理解, 它可能做出结论, 认定其渴望为服务他人, [伴随的变貌是]伸出他们的手[比喻性地]给任何一个呼求援助的实体. 这些实体, 你们可以称为忧伤的兄弟姊妹, 他们会前往忧伤呼叫的地方. 这些实体来自无限造物的所有地带, 借由服务的渴望结合在一起.

 

12.27 发问者: 他们有多少人目前投生于地球?

Ra: 我是Ra. 由于那些因一个增强的需求以减轻行星振动并因此协助收割而出生在此时的流浪者之大量涌入, 这个数目只是近似值. 目前数量接近65百万.

 

12.28 发问者: 这些(流浪者)是否大多数来自第四密度? 他们来自什么密度?

Ra: 我是Ra. 少数属于第四密度. 绝大多数的流浪者, 如你所称, 属于第六密度. 该服务的渴望必须扭转朝向很大的心智纯粹度, 以及你们称为的有勇无谋或勇气, 取决于你们的[变貌复合体]判断. 流浪者的挑战/危险在于他可能会忘记其任务, 与业力发生牵连, 因之被卷入大漩涡中, (虽然)他原本投生的目的就是要避免这样的毁灭.

12.29 发问者: 这些实体做了什么会与业力发生牵连? 你能否给一个例子?

Ra: 我是Ra. 一个实体在与他人互动中有意识地以没有爱心的方式行动便会与业力发生牵连.

 

12.30 发问者: 我刚才有一个想法. 流浪者中是否有许多人在这个地球的处境中有些肉身疾病?

Ra: 我是Ra. 由于在第三密度与比较密集的密度的振动之间有着极度的变异, 一般而言, 流浪者有某种形式的障碍、困难, 或严重的疏离感. 这些困难中最普遍的是疏离, 借由人格失常[如你的称谓]企图对抗地球振动的反应; 以及身体复合体的疾病指出调整到地球振动过程中发生的困难, 例如你们所谓的过敏症.

 

12.31 发问者: 对于这些实体, 有没有一个最好的方法去治疗他们的肉身疾病?

Ra: 我是Ra. 在这个时间/空间这将是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

自我治疗的变貌是通过对安歇于内在的智能无限之领悟而产生效果. 对于身体复合体(复数)没有完全平衡的实体, 这个过程在有些方面被阻塞了. 不同实体的阻塞各有不同. 需要有意识地觉知实相[若你愿意这样说]的灵性本质, 接着与这实相对应的浇灌进入该个体的心//灵复合体, 治疗就发生了.

我们用这个器皿为例. 它的疾病部分[如你对这个变貌复合体的称呼]主要是由于靛蓝色光芒或松果体能量中心的阻塞, 这是可以被全然平衡的. 这个能量中心从太一造物之内的万有之源接收智能能量; 这就是第三密度变貌或幻象中的自然律. 如果没有阻塞, 那些能量灌注或流入该心//灵复合体, 使得该个体的身体复合体时时趋向完美.

这个器皿也经验一些绿色光芒能量中心的扭曲, 你可以称为心轮. 它过度地张开, 因为这个心//灵复合体强烈的渴望/变貌朝向服务他人, 或你称之为普世大爱. 因此这个实体消耗自身而不留意其心//灵复合体变貌[你们称之为气力或能量]之储藏量. 这个扭曲主要是由于靛蓝色光芒的阻塞; 如我们先前所说, 这个器皿的误解扭曲造成的这个阻塞是基于不值得的基本取向. 这个不值得扭曲阻塞了智能能量的自由流动.

第七或紫罗兰色光芒没有受损, 这不仅是一个能量接受器, 也是个体振动层级的总和. 其他能量中心也都相当清晰. 这个案例里的治疗方案是在谦逊变貌中进行平和理解的练习——该实体与造物者合一, 因此是完美和不分离的. 在每一个你们所称的不健康的或有较多能量中心阻塞的例子里, //灵复合体的智能需要对自我[作为医者]或其他医者的催化剂警觉, 正如我们前面讲到的.

在结束此次集会前还有什么小问题吗?

 

12.32 发问者: 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们, 我们三个人里谁是流浪者?

Ra: 我是Ra. 扫描在场的每一个心//灵复合体, 我们发现你们已经完全确认这个事件, 因此扼要重述这个事件是无害的. 在场每一位都是追寻一个使命[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流浪者.

 

12.33 发问者: 谢谢你. 有没有任何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这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我们要求你们重新校准那些标志坐落的物件. 对于一次集会而言扭曲并不显著. 但衡量整个集会环境, 你将发现休息处比正确之校准偏移一点四度, 就适当的方位角而言, 额外偏移半度. 在目前的空间/时间链结, 无须过度担心这点, 但不要允许这些扭曲维持过久期间, 否则我们的接触将逐渐受损.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