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场集会 1981129

 

14.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4.1 发问者: 在回顾这个早上的工作内容之后, 我想补充几件事项可能会有帮助. 你曾说第二密度努力前往第三密度, 也就是自我意识或自我觉察的密度. 这个努力发生在较高层的第二密度形体, 它们被第三密度的生物所投资. 你能否解释你说这段话的意思?

Ra: 我是Ra. 就如同你们会穿上礼服, 你们也会投资或给第二密度生物穿上自我觉察的衣服. 这通常是通过你们所谓的宠物之机会达成. 也可以有其他不同的投资方式, 包括许多所谓的宗教习俗复合体将自然界各式各样的第二密度存有拟人化, 并送爱给它们.

 

14.2 发问者: 当地球还在第二密度的时候, 第二密度存有要怎么被投资呢?

Ra: 没有刚才所说的那种投资, 只有单纯的第三密度投资, 也就是螺旋光线呼叫向上的变貌, 从密度到密度之间. 当没有具肉身的第三密度存有进行投资时, 这个过程会比较久.

 

14.3 发问者: 第二密度的形态是什么——成为地球人之前的它长得像什么? 他在第二密度时长得像什么?

Ra: 我是Ra. 第二密度与第三密度的差异在许多案例中都好比一个()与另一个()的不同. 在你们星球的案例中, (进化)过程被那些从火星投生到这里的人种所中断. 他们被基因改造, 因此, 有非常显而易见的变化, 而非两足动物形态从第二密度层级逐渐提升到第三密度层级. 这与[所谓的]灵魂之放置无关. 这只与来自那(火星)文化的(能量)涌入的情况有关.

 

14.4 发问者: 从先前的资料, 我理解这事件发生于75千年前, 然后开始我们第三密度的进化过程. 你可否告诉我这段历史, 只触及发展过程中的要点, 容我说, 发生在这75千年期间的任何特殊时点——有实体尝试去增进这第三密度的发展?

Ra: 我是Ra. 第一次尝试协助你们人群的接触在七五零零零年前. 这次75千年前的尝试先前已被我们描述过. 下一次尝试大约是五八零零零, (或者说)58千年前, 以你们的衡量标准而言, 持续了一段长时间, 与姆(Mu)的心//灵社会复合体[你们称为人种]的接触. 再下一次的尝试经过了很长的时间, 发生在大约13千年前, 有些智能资讯被给予亚特兰蒂斯的人们, 内容是治疗与水晶工作, 与我们先前所说的是一样的性质. 接着是一一零零零, (或者说)11千年前的尝试. 这些数字只是近似值, 因为我们还不能完全地处理你们的空间/时间连续体衡量系统. 这地点在埃及, 即我们先前说过的. 与我们一起来的相同存有大约晚我们三五零零(35)年返回, 为了再次尝试帮助南美洲的心//灵社会复合体. 然而, 那些所谓的城市的金字塔并没有被适当地使用.

因此, 这方式不再被进一步追求. 大约在三零零零, (或者说)3千年前有(UFO)降落, 也是在你们的南美洲. 大约在二三零零(23)年前, 有一些尝试想帮助你们人群, 这是在埃及地区. 在周期剩下的部分, 我们从未离开你们的第五次元, 并在这最后的小周期持续工作着, 为收割做准备.

 

14.5 发问者: 11千年前你们造访埃及人, 是否为你们确实行走在地球上的唯一的一次?

Ra: 我是Ra. 我理解你的问题倾向自身, 而非其他自我. 我们属于振动声音复合体, Ra, 只有在那个时候行走在你们当中.

 

14.6 发问者: 我理解到你在稍早的集会中说到金字塔被建造来环绕地球. 当时建造了多少个金字塔?

Ra: 我是Ra. 有六个平衡金字塔, 以及其他52个被建造, 在你们的心//灵社会复合体当中用于额外的治疗与启蒙工作.

 

14.7 发问者: 什么是平衡金字塔?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想象地球的许多力场位于其几何上精确的网络. 能量从磁场的已知点串流进入地球平面[如你对它们的称呼]. 由于在理解一的法则方面 逐渐增长的思想形态扭曲之故, 地球本身有不平衡的潜能. 这些平衡金字塔以水晶充能, 从能源力量汲取适当的平衡; (这些能量)串流进入地球的各个电磁能量场的几何中心; 电磁能量环绕并塑形这个星球.

 

14.8 发问者: 让我做个摘要整理, 然后你告诉我是否正确. 75千年前以来, 所有这些(外星)造访都是为了给予地球人类关于一的法则之理解, 同时以这种方式允许人类向上进展通过第四、第五、第六密度. 这是对地球的一项服务. 这些金字塔也以它们自己的方式给予一的法则. 至于平衡金字塔, 我还不大确定. 到目前为止, 我说得对吗?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精确度在语言允许的极限.

14.9 发问者: 平衡金字塔是否避免地球的自转轴改变?

Ra: 我是Ra. 这询问不清楚. 请重新叙述.

 

14.10 发问者: 这个平衡是意指个人在金字塔内获得启蒙, 或意指平衡地球在太空中的自转轴?

Ra: 我是Ra. 平衡金字塔结构曾经被用来作为个人的启蒙. 然而, 这些金字塔也被设计来平衡地球之能量网. 其他的金字塔则没有被恰当地摆放以治疗地球, 而只适用于治疗心//灵复合体. 我们当时注意到, 你们的密度被扭曲朝向[依照我们对于第三密度的变貌/理解, 把它称为]一个过早发生的老化过程. 我们尝试在你们星球上协助第三密度的心//灵复合体在一生中有更多的时间/空间连续体, 好让他们有更充分的机会去学习/教导一的法则之原初变貌的法则或道, 也就是爱.

 

14.11 发问者: 我要做以下声明. 你可以告诉我是否正确. 就我的理解, 平衡金字塔被用来增加人类的寿命, 好让他们在物质界的一段时间能获得更多一的法则之智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然而, 那些不被我们称为平衡金字塔[这个振动声音复合体]的金字塔是更加为数众多的, 并且完全用于以上的目的以及医者们的教导/学习, 让他们可以充能与致能这些过程.

 

14.12 发问者: 乔治(George Van Tassel)曾在我们的西部沙漠建造了一个“整合机”(integratron). 这个机器是否可以增加寿命?

Ra: 我是Ra. 这个机器并不完整, 它无法达成以上的目的.

 

14.13 发问者: 谁给了乔治如何建造这机器的资讯?

Ra: 我是Ra. 有两次接触给予该实体, [振动声音复合体]乔治, 此资讯. 一次属于邦联, 第二次属于猎户集团. 星际邦联发现乔治的振动性心智复合体型态产生变化, 于是采取不接触的变貌. 于是猎户集团使用这个器皿; 然而, 这器皿, 虽然处于困惑的状态, 他的心//灵复合体的中心仍奉献于服务他人. 所以, 容我们说, 他们所能做的最坏的事就是去诋毁这来源.

 

14.14 发问者: 若现在完成这机器, 对于这个行星的人群是否有任何价值?

Ra: 我是Ra. 收割是现在. 此时没有任何理由让人要努力研究长寿, 毋宁去鼓励人们寻求自我之心, 因为它清楚地居住于紫罗兰色光芒能量场, 将决定每个心//灵复合体的收割.

 

14.15 发问者: 回到这个75千年期间的开始, 过了25千年有一次收割, 也就是5万年以前. 你可否告诉我当时有多少人被收割?

Ra: 我是Ra. 没有任何收割量.

 

14.16 发问者: 没有收割量? 那么, 25千年前是否有场收割?

Ra: 我是Ra. 在第二小周期的后期[以你们衡量时间/空间的方式]开始进行一场收割, 有些个体发现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 虽然那时的收割量极端地少, 那些实体却极度地倾向服务仍在重复这个主要周期的实体们. 因此, 这些实体留在第三密度, 虽然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刻/当下链结, 通过使用智能无限离开这个密度.

 

14.17 发问者: 那么, 25千年前, 这些可以被收割到第四密度的实体选择留在这里服务地球人类.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因此, 没有收割量, 但有可收割的实体, 他们可以选择进入第四次元的方式.

 

14.18 发问者: 那么, 过去23百年以来, 你们一直积极在这里工作, 为了在这75千年周期末期, 尽可能创造最大的收割量. 你可否以一的法则之观点来叙述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如同你对这工作的一份声明?

Ra: 我是Ra. 我代表称为Ra的社会记忆复合体发言. 我们来到你们当中, 为了协助你们. 我们过往在服务上的努力被曲解了, 我们渴望尽可能地消除那些错误解读我们资讯与指引的实体所造成的扭曲. 星际邦联一般提供的是一的法则之原初变貌, 也就是服务. 整个造物的单一存有好比一个身体, 如果你接受这第三密度的类比的话. 你会忽略腿上的疼痛? 皮肤上的擦伤? 长脓溃烂的割伤吗? 不会的. 每一个呼求都不会被忽略. 我们, 忧伤的实体, 选择尝试以治愈忧伤作为我们的服务, 我们将这忧伤类比为肉身复合体变貌的痛苦.

 

14.19 发问者: Ra属于哪个密度层次?

Ra: 我是Ra. 我在第六密度, 怀着强烈的寻求, 朝第七密度前进, 我们距收割大约只有250万年, 我们渴望, 在我们的空间/时间连续体中, 当收割来临时, 我们已经准备就绪.

 

14.20 发问者: 你们通过你们可以提供的最佳服务来为收割准备好你们自己. 这是否正确?

Ra: 这是正确的. 我们提供一的法则, 矛盾得以解决, /光与光/爱得以平衡.

 

14.21 发问者: 你们的周期有多久?

Ra: 我是Ra. 我们的一个周期估算为你们的七五零, 零零零, 零零零——75百万年.

 

14.22 发问者: 75百万年?

Ra: 那是正确的.

 

14.23 发问者: 在你们给予一的法则的服务中, 除了地球, 你是否也在其他星球工作, 或只在地球?

Ra: 我是Ra. 我们此时只在这个星球工作.

 

14.24 发问者: 你以前说, 你曾被352千个地球实体呼叫, 这是否意味地球上理解并接受一的法则之人数?

Ra: 我是Ra. 我们无法估计你的叙述之正确性, 因为不是每个呼求的人都能理解给予他们的答案. 再者, 那些以前没有呼求的人们有可能经过重大创伤后, 几乎在晚期呼求的同时发现了答案. 在呼求中是没有时间/空间的. 因此, 我们无法估计在你们的空间/时间连续体变貌中有多少个心//灵复合体可以听见并理解.

 

14.25 发问者: 你如何执行你的一般服务? 在过去的23百年间, 你通常如何给予一的法则? 你通常如何将这讯息给予地球人类?

Ra: 我是Ra. 我们曾经用过一些管道, 好比现在这一个. 但在大多数个案, (通灵)管道被梦境及异象(vision)所激励, 而不是有意识地觉察我们的身份或存在. 这个特别的小组曾受过特别加重的训练, 以认出这类的接触. 这让该小组得以察觉资讯的焦点或振动来源.

 

14.26 发问者: 当你以梦境或其他方式与人们接触, 我假设, 这些实体必须首先朝一的法则方向寻求.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举例来说, 当时埃及的人们处于多神教的状态, 你可以说是一种倾向去分别崇拜造物者的不同部分. 我们那时能接触到一位倾向太一的人.

 

14.27 发问者: 创伤, 我将这么称呼——我假设当周期结束, 这将会使某种不便利[听不清]. 有一些实体将开始寻求, 或受到创伤的催化[你或许会这么说]而寻求, 这些人将可能以心电感应方式听到你的话语, 或接触到书写的材料, 好比我们将出版的这本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除了要理解, 不便利的情况已经开始了.

 

14.28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谁负责传递《Oahspe》这本书?

Ra: 我是Ra. 这本书由星际邦联中的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所传递, 他们的构想是使用一些你们历史上已知的宗教或宗教变貌, 为了遮蔽以及部分揭露一的法则之主要变貌; 最后呈案给议会. 所有(书中)的名称可被视为因其振动特质而被创造. 埋藏其中的资讯与更深入理解爱与光有关, 以及无限智能尝试通过许多使者来教导/学习你们星球的实体们.

 

14.29 发问者: 是否还有其他书具有这种目的, 并且为星际邦联所传递?

Ra: 我是Ra. 我们不能分享这资讯, 因为它会在未来扭曲你的辨别模式. 你可以就特定的一本发问.

 

14.30 发问者: 我尚未读过《玉苒厦之书》(The Urantia Book). 谁给予了这本书?

Ra: 我是Ra. 这本书是由一系列属于你们自己地球层面[即所谓的内在层面]的不具肉身的实体所给予的. 这项资料并不是由议会传递的.

 

14.31 发问者: 埃德加·凯西(Edgar Cayce)资料. 谁通过埃德加·凯西说话?

Ra: 我是Ra. 没有实体通过埃德加·凯西说话.

 

14.32 发问者: 埃德加·凯西传导的资讯是从哪来的?

Ra: 我是Ra. 我们曾解释过智能无限从第八密度或八度音程被带入智能能量. 被称为[声音振动复合体]埃德加的实体使用这个大门来观看此刻, 并不是你们体验的(时空)连续体, 而是这个星球潜在的社会记忆复合体. 你们有些人用的名词是“阿卡西记录”(Akashic record)或“记录的大厅”. 你现在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

 

14.33 发问者: 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或帮助这个传播?

Ra: 我是Ra. 我们仅重申校准的重要性. 这器皿从[正确的]休息处之方向偏移约零点二度. 这可以借由视觉“盯着”, 容我们说, 并且提醒器皿.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在这次集会结束前, 有什么我们可以回答的简短问题?

 

14.34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我们的工作成果是否还不错?

Ra: 我是Ra. 法则是太一, (宇宙中)没有错误.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这器皿.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