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场集会 1981130

 

15.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15.1 发问者: 首先, 我想向你道歉, 不管是过去及未来所问的愚蠢问题, 这是由于我仍在寻找一个适当的入口以探究一的法则. 我们将把愚蠢的问题从书中去掉.

我想问关于器皿的使用, 它是否为时间的函数或者以字数或资讯量来决定? 换句话来说, 我是否应该赶紧问问题, 或者我可以从容地发问?

Ra: 我是Ra. 你的询问可分两个部分. 首先, 这器皿的生命能存量, 也就是身、心、灵复合体变貌的产物, 是我们可使用这器皿时间长短的关键. 当我们接触你们的时候, 我们搜寻你们小组, 因为在你们小组中的每一位都显著地拥有更多的身体复合体之生命能. 然而, 这器皿[借由其存在性在这个幻象中的心//灵复合体变貌]有着最适切的调频. 因此我们继续留在该器皿(这边).

其次, 我们以固定的速率通讯, 取决于我们小心地操作这器皿. 我们无法, 如你所说, 更快. 所以, 你可以迅速地发问, 但我们给予的答案的步调是固定的.

 

15.2 发问者: 这并不精确地表达我的意思. 如果一场集会, 好比说, 我花了45分钟发问, 那么器皿就只有15分钟可以回答, 而非一小时; 或者我们可以超过一小时, 该器皿能够回答得更久?

Ra: 我是Ra. 通讯所需的能量进入器皿为时间的函数. 因此时间是个因素, 就我们理解你的询问而言.

 

15.3 发问者: 那么, 我应该快速地发问, 才不会减少时间.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若你认为适当, 你可以这样做. 无论如何, 我们建议, 要得到你需要的答案意味着你投资一些你所经验的时间. 虽然你损失一些回答时间, 你从而得到明确的答案. 在过去许多次, 由于急切说出的问题, 导致我们需要()重新澄清.

 

15.4 发问者: 谢谢你. 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快速老化在这个行星上发生?

Ra: 我是Ra. 快速老化在这个第三密度行星发生, 是由于感受器官网络复合体持续的不平衡, 它位于该星球能量场的以太(etheric)部分中. 你们人群的思想形态变貌导致能量串流进入地球磁性氛围[如果你愿意如此称呼这个能量样式的网络]的过程出问题, 也就是说, 适当的串流无法正确地被灌注平衡的光/爱振动, 容我们说, 来自这个八度音程存在的宇宙层次.

 

15.5 发问者: 我假设, 你曾尝试对这个星球的服务, 其中一项是帮助这个星球的人群更加充分地理解并实践一的法则, 好让这快速老化能被改变为正常的老化过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的假设有很大的正确程度.

 

15.6 发问者: 那么, 此时这个星球上的人们实践一的法则, 学习服务之道, 将对他们很有帮助. 我说得对吗?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如果你观察那些在一生的经验变貌复合体以此为方向的实体们, 从他们开始有这类经验开始观察, 你将观察到一个相对年轻[如你所称]的外貌.

 

15.7 发问者: 什么是我们地球人类, 以个人而言, 可以执行的最大服务?

Ra: 我是Ra. 只有一个服务. 法则为太一. 将自我奉献给造物者就是最大的服务、合一、及源头. 寻求太一造物者的实体与无限智能同在. 从这个寻求, 从这个奉献起, 多样性的机会开始演化, 其走向取决于该心//灵复合体之变貌, 与你们幻象中各种复合体的能量中心或各种幻象层面有关. 因之, 有些人成为医者, 有些人成为工作者, 有些人成为老师, 依此类推.

 

15.8 发问者: 若一个实体, 就一的法则而言, 达成完美的平衡, 这样的人是否还是会经历老化过程?

Ra: 我是Ra. 一个完美平衡的实体会变得疲倦, 而非可见的老化. 课程学习完毕, 该实体便会离开. 无论如何, 这是适当的, 它是你们人类没有体验的一种老化方式. 理解来得缓慢, 而身体复合体的解构比较快速.

 

15.9 发问者: 你可否多告诉我一些关于“平衡”这个词的定义[当我们使用它时]?

Ra: 我是Ra. 想象, 如果你愿意, 那太一无限. 你没有图像. 于是, 这过程的开始: 爱创造光, 成为爱/, 串流进入行星球体, 依照电磁网的多个入口点. 这些串流因此得以为个人所用, 如同行星, 个人也是一个具有多个入口点的电磁能量场.

在一个平衡的个人里内, 每一个能量中心是平衡的, 明亮且完整地运作着. 你们星球的阻塞造成智能能量的一些扭曲; //灵复合体的阻塞又进一步地扭曲或使这能量失去平衡. 有一种能量. 它可以被理解为爱/光或光/爱或智能能量.

 

15.10 发问者: 我是否可以假设心//灵复合体的阻塞之一可能是, 容我们说, 小我(ego)的不平衡, 而这个阻塞可以用值得/不值得来平衡, 我这样说对吗?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15.11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你如何平衡小我?

Ra: 我是Ra. 我们无法以这个概念来工作, 因为它被误用, 理解无法从而发生.

 

15.12 发问者: 一个人要如何开始平衡他自己? 第一步是什么?

Ra: 我是Ra. 只有一个步骤; 那就是, 理解构成心//灵复合体的能量中心群, 这理解可以简单地归纳如下. 首先要平衡的是王国(Malkuth), 或大地振动能量复合体, 又称为红色光芒复合体. 理解并接受这股能量是基础的(工作). 下一个可能被阻塞的能量复合体是情绪的或个人的复合体, 又称为橙色光芒复合体. 在这里发生的阻塞通常呈现出个人古怪的行为或关于自我觉知的理解、自我接纳上的扭曲.

第三个阻塞最接近你所谓的小我, 它是黄色光芒或太阳神经丛中心. 在这个中心发生的阻塞, 会显现朝向权力操控的扭曲; 以及其他社交行为[与该心//灵复合体亲近和相关之其他个体有关]的扭曲. 那些在前三个能量中心或链结有阻塞的实体, 将会在促进寻求一的法则方面持续有能力上的困难.

心的(能量)中心, 或绿色光芒, 容我们说, 是第三密度存有得以通往无限智能的跳板. 在这个区域的阻塞显现的是(实体)表达你们可能称为普世大爱或怜悯心的困难.

蓝色光芒能量中心, 其能量串流, 是第一个流出与涌入同时进行的中心. 那些在这个区域有阻塞的实体, 在理解自己的灵性/心智复合体上会有困难, 并且在表达自我的这类理解上有进一步的困难. 在这区域阻塞的实体在接受其他心//灵复合体的沟通上会有困难.

下一个中心是松果体或靛蓝色光芒中心, 那些在这个中心有阻塞的实体会经历到智能能量流入减少的过程, 因为不值得议题的显现. 这是你刚刚有提到的. 如你所见, 由于进入心//灵复合体的能量流入有几个点, 这只不过是众多变貌的其中之一. 靛蓝色光芒的平衡对于环绕着灵性的工作是相当核心的, 它的能量流入可将第三密度转形或质变为第四密度, 在接受来自智能能量的爱/光之流出方面, 它是扭曲最小的中心. 它也有潜能成为通往智能无限之大门的钥匙.

剩下的能量汇流中心, 仅只是一个实体的心、身、灵振动复合体的全体表达. 它是它本然的状态. “平衡”或“不平衡”在这个能量层次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它以自身的平衡进行施与受. 不管它可能是什么变貌, 它都不像其他能量中心那样可以被操作. 因此, 以观察一个实体的平衡度而言, 这个中心没有特别的重要性.

 

15.13 发问者: 你先前给我们应该怎么进行平衡工作的资讯, 现在你可否给我们一些可以出版的资讯. 关于平衡这些能量中心的特定练习或方法?

Ra: 我是Ra. 之前给予你们出版的练习与现在被给予的资料加总起来是个好的开始. 重要的是允许每个寻求者启蒙自身, 而不是由任何使者以言语替这个实体教导/学习, 因此成为教导/学习者以及学习/教导者. 这在你们第三密度中是不平衡的. 我们从你们身上学习, 我们教导你们, 因此, 我们教导/学习. 如果我们代替你学习, 这会造成在自由意志变貌之方向上的不平衡. 还有其他项的资讯可以撷取. 然而, 你的询问路线还没触及这些项目. 我们的相信/感觉复合体是发问者应自己勾勒这些题材, 如此你的心//灵复合体才有入口进入它. 所以, 当问题浮现在你的心智复合体, 然后发问, 我们将回答你的询问.

 

15.14 发问者: 昨天你曾叙述“收割是现在. 此时没有任何理由让人值得努力研究朝向长寿的变貌, 毋宁去鼓励人们寻求自我的心, 因为它清楚地居住在紫罗兰色光能量场, 这能量场将决定每个心//灵复合体的收割.”你可以告诉我们如何寻求, 或寻求自我之心的最佳方式吗?

Ra: 我是Ra. 我们曾经以几种不同的措辞给予你这个资讯. 无论如何, 我们为了你的理解, 只说关于自我[//灵复合体]的资料. 你曾被给予关于治疗变貌的资讯. 这资讯从更一般性的角度来看可以是理解自我的方式. 理解、经验、接受, 与自我融合; 与其他自我融合; 最终与造物者融合, 这是通往自我之心的途径. 在你自己的每一个无限小的部分都居住着拥有全然力量的太一. 因此, 我们只能鼓励这些沉思路线, 总是声明以冥想、沉思或祈祷为先决条件, 作为一种主观/客观的方式使用或结合不同的理解, 以增进寻求的过程. 若没有这样一种将分析过程反转的方法, 一个实体无法将寻求过程中所得到的许多理解整合为一.

 

15.15 发问者: 我无意问同样的问题两次, 但有些领域我认为十分重要, 如果答案以不同话语重述几次, 可以获致更大的理解. 我感谢你的耐心.

昨天, 你还提到在上一次的25千年周期没有收割,“但有可收割的实体, 他们可以选择进入第四密度的方式.”你可否告诉我,“他们可以选择进入第四密度的方式”这句话的意思?

Ra: 我是Ra. 这些牧羊人, 或有些人称之为“长老种族”(Elder Race), 可以选择他们离开的时间/空间. 他们不大可能离开, 直到他们的其他自我也是可收割的为止.

 

15.16 发问者: 你所说他们的其他自我是可收割的, 是什么意思?

Ra: 我是Ra. 这些存有们所关切的其他自我, 指的是在第二个主要周期无法达到收割的实体们.

 

15.17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一点关于你所称为长老种族的历史?

Ra: 我是Ra. 这问题不清楚, 请重新叙述.

 

15.18 发问者: 我问这问题是因为我曾在一本书听闻长老种族, 书名是《天空之路》(Road in the Sky), George Hunt Williamson撰写, 我在猜测这里的长老种族与他所讲的是否相同?

Ra: 我是Ra. 这问题现在自己解答了, 因为我们先前已经谈过引起这些实体在你们目前大师周期(master cycle)的第二个主要周期结束时留在这里的决策方式. Michel*的叙述中有一些扭曲; 这些扭曲的产生主要是由于这些实体并不是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 而是一群致力于服务的心//灵复合体. 这些实体一起工作, 但尚未完整地统合为一; 他们不能完整地看到彼此的思想、感觉及动机; 无论如何, 他们服务的渴望属于第四次元型态的渴望, 因此结合成为你所谓的兄弟会.

(*译注: Michel天空之路作者George的原名.)

 

15.19 发问者: 为什么你称呼他们为长老种族?

Ra: 我是Ra. 我们如此称呼是因为你, 发问者, 熟悉的缘故, 这个识别名称能够为你的心智复合体变貌所理解.

 

15.20 发问者: 有流浪者在这长老种族之中吗?

Ra: 我是Ra. 这些是可被收割的地球实体——只在这种意义上是流浪者: 他们在第四密度的爱中选择立即地投生在第三密度, 而不继续前往第四密度. 这使得他们成为一种流浪者, 从未离开地球层面的流浪者, 这是因为他们的自由意志, 而非由于他们的振动层次.

 

15.21 发问者: , 你在昨天的资料里提到“我们提供一的法则, 矛盾得以解决.”你在稍早也提到第一个矛盾, 或第一个变貌是自由意志变貌. 你能否告诉我这里是否有个顺序? 一的法则之变貌是否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变貌?

Ra: 我是Ra. 这情况只存在很短的(). 过了这个点, 这些变貌的众多性彼此相等. 第一个变貌, 自由意志, 找到焦点. 这是第二变貌, 即你所知的理则, 创造性原则或爱. 这智能能量从而创造一个变貌, 称为光. 从这三个变貌产生许多许多变貌的阶层, 每一个都有它自身的矛盾要被整合, 没有一个比另一个更重要.

 

15.22 发问者: 你也说到你提供一的法则, 即爱/光与光/爱之平衡. /爱与爱/光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时间/空间的最后一个问题. /光与光/爱的不同就如同 教导/学习与学习/教导的不同. /光是致能者, 力量、能量的给予者. /爱是当光被爱所铭印的显化.

 

15.23 发问者: 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我们今天可以再有一场集会吗?

Ra: 我是Ra. 这器皿由于(身体)有些僵硬, 在身体复合体上需要适量的操作. 除此之外, 一切都好, 能量处于平衡状态. 这器皿的心智能量有些许的扭曲, 由于关切所爱的人, 如你所称呼的. 这点稍微地降低了器皿的生命能. 若被给予一个操作, 这器皿可以良好地进行另一场工作.

 

15.24 发问者: 借由一个操作, 你指的是她应该出去散个步, 或我们应该摩擦她的背?

Ra: 我是Ra. 我们意指后者, 必须增加的理解是这个操作要由与这实体和谐相处的人来做.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前还有什么简短的问题吗?

 

15.25 发问者: 既然我们是流浪者, 你是否可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我们以前密度的事情, 我们来自哪个密度?

Ra: 我扫描了每一个实体, 发现分享这个讯息是可接受的. 在这个工作中的流浪者们, 来自两个密度, 一个是第五密度, 也就是光的密度, 一个是爱/光的密度或合一的密度. 要传达哪个实体来自哪个密度, 我们察觉会冒犯每一位的自由意志. 因此, 我们只是简单地说两个密度, 彼此和谐地导向共同工作.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