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场集会 1981131

 

16.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6.1 发问者: 当我发问的时候, 遗憾地, 将会有些[听不见]. 我认为我想要往一的法则之方向探究. 然而, 我的脑海中有些问题[听不见]. 它们可能是愚笨的问题; 我不知道, 但是[听不见]. [听不见]尝试建构一个完整的, 无偏见的, 关于一的法则之书籍; 一本慎重考量一的法则的书. 我希望你[听不见](不会觉得是)荒谬的.

我想问关于一的法则之自由意志变貌, 守护者如何能隔离地球? 这隔离是否在自由意志的范围内?

Ra: 我是Ra. 守护者护卫处于地球上第三密度的心//灵复合体之自由意志变貌. 一些事件干扰了这些心//灵复合体之自由意志变貌, 导致隔离的启动.

 

16.2 发问者: 我可能是错的, 但在我看来, 这隔离似乎干扰了某些个体的自由意志, 好比说猎户集团. 与你刚才给予的另一个概念要如何平衡呢?

Ra: 我是Ra. 这平衡视次元的不同而定. [所谓的]十字军干扰自由意志的尝试, 在他们的理解次元之上, 是可以接受的. 无论如何, 你们所称的第三次元, 其中的心//灵复合体所形成的自由意志不能够, 容我们说, 充分地认清那些朝向操控的变貌. 因此, 为了平衡不同次元的振动差异, 设置一个隔离措施, 作为一个平衡机制. 如此, 猎户集团不会被阻止, 而是获得一个挑战. 同时, 第三密度族群的自由选择不会被阻碍.

 

16.3 发问者: 这些“窗户”的产生...让猎户集团不时可以穿透隔离...这现象是否与自由意志的变貌有点关系?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4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那是怎么运作的?

Ra: 我是Ra. 最接近的类比是一个有特定限度的随机数字产生器.

 

16.5 发问者: 这个随机数字产生器的源头是什么? 它是被守护者创造来平衡他们的守卫? 或是守护者以外的来源?

Ra: 我是Ra. 所有来源都为一. 无论如何, 我们理解你的询问. 窗户现象对于守护者而言是其他自我的现象. 它运作的次元在空间/时间之外, 它在智能能量的领域中运作. 好比你们的周期, 这样的平衡, 其韵律如同时钟报时一般. (机会)窗户这个例子, 没有实体拥有这个时钟, 所以, 它似乎是随机的. 但在产出这平衡的次元中, 它不是随机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刚才说该类比在特定的限度中.

 

16.6 发问者: 那么, 这个窗户的平衡过程避免守护者通过防护罩完全消除猎户座接触而降低他们的正面极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只有部分正确. 事实上, 这平衡过程允许等量的正面与负面之流入, 这些流入又被该社会复合体的心//灵变貌所平衡. 在你们的星球上, 负面[以你的称谓]的讯息或刺激比较不需要, 因为你们社会复合体的变貌有点负面导向.

 

16.7 发问者: 以这种方式, 全面的自由意志得到平衡, 如此个人有同等的机会去选择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8 发问者: 我相信, 在自由意志的法则上, 这是个深奥的启示. 谢谢你.

这里有个小问题可以更进一步为这原则做个范例, 假设星际邦联降落于地球, 他们会被视为神, 打破自由意志的法则, 从而降低他们服务全体的极性. 我假设, 如果猎户集团降落, 同样结果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如果他们能够降落, 并且被认为是神, 这类事件会如何影响他们朝向服务自我的极化?

Ra: 我是Ra. 在猎户集团大规模降落的事件上, 极化的效果将强烈地导向增加服务自我, 恰好与你所提的前个例子相反.

 

16.9 发问者: 如果猎户集团得以降落, 这是否会增加他们的极性? 我想了解的是: 如果他们是在幕后工作, 从我们的星球招募新手, 会不会比较好? 容我们说, 使得地球上的某人完全以他自己的自由意志加入; 或者与另一种方式相比: 猎户集团降落地球, 展现惊人威力, 获得人群. 效果都一样?

Ra: 我是Ra. 第一种方式, 长期而言, 容我们表述, 对于猎户集团较为有利, 因为并不借由降落的方式侵犯一的法则, 而是通过地球上的人们来工作.

第二种方式, 大规模降落, 将会造成(他们)极性的损失, 因为侵害到地球的自由意志. 无论如何, 这是个赌博, 如果地球因此被征服, 并成为帝国的一部分, 自由意志将因此重新被建立. 这做法受到克制, 因为猎户集团渴望朝太一造物者进展. 这个渴望抑制该集团去打破混淆法则.

 

16.10 发问者: 你刚才提到“帝国”这个词, 与猎户集团有关. 我想了一会儿, 星际大战(Star Wars)电影是否有部分可视为描述真实发生事件的寓言故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如同一个简单的童话是物理/哲学/社会复合体之变貌/理解的寓言.

 

16.11 发问者: 是否有一种收割针对服务自我的实体们, 好比有一种收割属于服务他人的实体们?

Ra: 我是Ra. 收割只有一个. 那些振动层次能够进入第四密度的实体能够选择他们进一步追寻太一造物者的方式.

 

16.12 发问者: 那么当我们进入第四密度, 将会有个分割, 容我们说, 一部分个体进入第四密度, 然后前往服务他人的星球或地点; 其他部分则前往服务自我的地方.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13 发问者: , 星际邦联在75千年前建立隔离; 猎户集团是否曾尝试在那之前接触地球的任何部分? 或者...多久以前他们曾尝试[听不见]接触地球?

Ra: 我是Ra. (它们)大约在45千年前, 曾尝试过一次, 但并不成功. 大约在二六零零, (或者说)26*年之前, 该集团派遣社会记忆复合体中的一个实体来到这个星球. 这个努力有一些成果, 但在空间/时间连续体中逐渐减少冲击. 自从大约在二三零零, (或者说)23*年前, 以你们的时间衡量而言, 这个集团就持续地工作收割, 如同星际邦联一般.

 

16.14 发问者: 它们在26*年前派遣的实体, 你可以告诉我它的名字吗...26*年前?

Ra: 我是Ra. 你们人群命名这个实体为亚威(Yahweh).

(*原注: 16.13-14的两个年代数字有误, Ra17.0将其修正为3600年前和3300年前.)

 

16.15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十诫的由来?

Ra: 我是Ra. 这些诫命的由来依循负面实体的法则, 将资讯铭印在正面导向的心//灵复合体之上. 这资讯企图复制或模仿正面讯息, 却保持负面特质.

 

16.16 发问者: 这是猎户集团做的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17 发问者: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Ra: 我是Ra. 猎户集团的目的, 如前所述, 是征服与奴役. 这目的借由寻找并建立精英阶层, 接着促使他人服侍精英阶层; 达成目的之手段各式各样, 好比这个实体提供的[你刚才提到的]律法, 以及其他东西.

 

16.18 发问者: 接收律法...十诫的人是正面或负面导向的?

Ra: 这个接收者具有极度的正向性, 因此说明了这讯息具有部分疑似正面特质的原因. 随着几次不成功的通讯, 这实体, [振动复合体]摩西(Moishe), 在那些首先听到太一哲学的人们中并未维持可信的影响力. 这实体离开第三密度时, 感觉渺小与悲伤, 因为他已失去了对一的法则之荣耀与信心, 那是他(原先)的凭借, 用以概念化一的法则与解放那些属于他的部族[在那个时间/空间的称谓]之实体.

 

16.19 发问者: 如果这实体是正面导向的, 猎户集团如何能接触到他?

Ra: 我是Ra. 这是个剧烈的, 容我们说, 战场; 正面导向的星际邦联力量与负面导向力量在此交锋. 称为摩西的个体向铭印敞开, 以最单纯的形式接收一的法则. 无论如何, 这资讯后来变得负面导向, 因为受到他的族人的压力, 要在第三密度层面做一些特定的物质界的事情, 使得这实体向服务自我本质的资讯与哲学敞开.

 

16.20 发问者: 一个充分觉察一的法则知识的实体, 不大可能会说“汝不应该.”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21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一些你们社会记忆复合体的历史, 以及你们如何觉察一的法则?

Ra: 我是Ra. 我们的学习途径铭刻于此刻. 没有历史, 就我们理解你的概念而言. 想象, 如果你愿意, 一个存在的圆. 我们知道阿尔法(alpha)与奥米加(omega)为无限智能. 这圆永不停止. 它是当下. 我们曾横越的密度, 位于这圆的各个点, 对应到各周期的特性: 首先, 觉察的周期; 其次, 成长的周期; 第三, 自我觉察的周期; 第四, 爱或理解的周期; 第五, 光或智慧的周期; 第六, /爱、爱/光或合一的周期; 第七, 入口周期; 第八, 这八度音程移动到我们无法量测的神秘之中.

 

16.22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在先前的资料, 在我们与你沟通之前, 星际邦联曾声明事实上没有过去或未来...一切在当下. 这是否为一个好的类比?

Ra: 我是Ra. 在第三密度有过去、现在、未来. 当一个实体离开该空间/时间连续体, 在这一个实体可能拥有的综览过程中, 他可以在该完成的周期中, 看到只有当下存在. 我们, 我们自身, 寻求学习这理解. 在第七层级或次元, 如果我们谦恭的努力足够的话, 我们将与万有合一, 因此没有记忆、没有身份、没有过去或未来, 仅存在于一切之中.

 

16.23 发问者: 这是否意味你将具有一切万有的觉察?

Ra: 我是Ra. 这只有部分正确. 就我们的理解, 它不是我们的觉察, 仅只是造物者的觉察. 在造物者中存在一切万有. 因此, 可以取得这知识.

 

16.24 发问者: 我想知道在我们的星系中有多少已居住生命的星球, 以及他们是否都依据一的法则到达较高密度, 或者有任何其他方式——在我看来, 似乎不会有其他方式可以到达较高密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请重新叙述你的询问.

 

16.25 发问者: 在我们的星系中有多少已居住生命的星球?

Ra: 我是Ra. 我们假设你指的是所有意识的次元或所有觉察的密度. 大约1/5的星球实体包含一个或更多个觉察密度; 有些星球只适合居住特定的密度. 比方说, 你们的星球, 在此时适合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密度居住.

16.26 发问者: 在我们所在的这个星系中, 粗略估算有多少星球拥有觉察的生命, 不管在什么密度?

Ra: 我是Ra. 大约是六七, 零零零, 零零零(67百万).

16.27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它们所占的百分比, 从第三、第四、第五、到第六等密度? 粗略的, 非常粗略的.

Ra: 我是Ra. 17%为第一密度, 20%为第二密度, 27%为第三密度, 16%为第四密度, 6%为第五密度. 其他资讯必须保留. 你们未来的自由意志使得这段资讯无法公开. 我们可以说其中一项: 有蛮大一部分的百分比, 大约35%的智能行星, 并不符合百分比算法. 这些神秘属于第六与第七密度, 我们无法述说.

 

16.28 发问者: 好吧, 在前五个密度中, 是否所有星球都从第三密度开始进展, 借由认知与应用一的法则?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29 发问者: 那么一个星球要脱离我们目前处境的唯一方法是全体居民觉察并开始实行一的法则.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30 发问者: 你刚才提到第三, 第四及第五密度星球的百分比, 你可否告诉我这几个密度中负面极化, 极化朝向服务自我星球所占的比例?

Ra: 我是Ra. 由于混淆法则, 我们无法谈论这个询问. 我们只能说, 负面或自我服务导向的星球数量上要少很多. 给你确切的数字并不恰当.

 

16.31 发问者: 我想打个比方说明为什么负面导向的星球比较少, 然后问你这个比喻好不好.

在一个正面导向伴随着服务他人的社会, 要搬动一块大石头是很容易的, 只要找每个人来帮忙搬它. 在一个服务自我导向的社会, 要找每个人为了全体的利益来搬石头会困难许多; 因此, 创造服务他人原则在把事情做完这部分, 以及在正面导向的社区中成长, 相比在负面(社区)中容易许多.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32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你可否告诉我众星球之邦联是如何形成的? 为什么形成?

Ra: 我是Ra. 在爱或理解的次元中, 服务的渴望开始成为该社会记忆复合体压倒性的目标. 因此那些已知百分比的星球实体, 外加4%的某种实体, 其身份我们不能说; 他们发现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寻求相同的事情: 服务他人. 当这些实体进入一种对于其他存在, 其他星球, 以及其他服务概念的理解,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去分享并一起继续这些共同持有的服务目标. 因此, 每个群体自愿将社会记忆复合体的资料存放在[你们可以视为]一个中央思想复合体, 让全体得以使用. 这样创造出一个结构, 在此每一实体可以从事它自己的服务, 同时能呼求到其他理解以增进其服务品质. 这是星际邦联的构成与工作方式.

 

16.33 发问者: 在这个星系有这么多的星球, 你曾说大约有500个星际邦联的星球. 在我看来, 与第四和第五密度的星球相比, 它只占相对微小的百分比. 这其中有何原因?

Ra: 我是Ra. (宇宙中)有很多个邦联. 这个邦联的工作范围为你们的七个星系, 如果你愿意这样称呼; 并且负责这些星系中各个密度的呼求.

 

16.34 发问者: 你可否定义你刚才所用的单词“星系”?

Ra: 我们用这个词, 如同你所用的恒星系统.

 

16.35 发问者: 我有点困惑, 那么, 粗略地估计, 星际邦联到底服务了多少个星球?

Ra: 我是Ra. 我看到这困惑. 我们对于你们的语言有些困难. 星系这个名词必须被分开. 我们称呼星系这个振动复合体指的是区域性的. 因此, 你们的太阳是我们会称为的一个星系中心. 我们知道你们对于这名词有另一种意义.

 

16.36 发问者: 是的. 在我们的科学中, 星系这个术语意指的是双凸透镜状的恒星系统, 包含千万个以上的恒星. 这一次以及稍早的通讯在这点都有些混淆. 我很高兴在此澄清.

现在, 使用我刚才陈述的星系, 即包含千万个恒星的双凸透镜状恒星系统, 你知道除了这个星系以外的星系进化过程吗?

Ra: 我是Ra. 我们觉察到生命的无限容量. 你在此的假设是正确的.

 

16.37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在其他星系的生命演进是否与我们星系的生命演进类似?

Ra: 我是Ra. 这演进有些接近相同, 渐近地趋近于一致, 遍及无限. 你们所谓的星系系统的自由选择导致了一些变异, 但这些变异从这个星系到另一个星系是极微不足道的.

 

16.38 发问者: 那么在所有星系中创造朝向第八密度[或音程]的演化方面, 一的法则确实是一体适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有无限的形态, 无限的理解, 但进展为一.

 

16.39 发问者: 我现在假设一个人不需要理解一的法则也能从第三前往第四密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一个实体绝对需要有意识地了解他不需要理解, 以成为可收割状态. 理解并不属于这个密度.

 

16.40 发问者: 那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方才用了错误的字眼, 我的意思是说 我相信一个实体不需要有意识地觉察一的法则也能从第三走到第四密度.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41 发问者: 在什么时间点, 什么密度, 一个实体才有意识地觉察一的法则以继续演进?

Ra: 我是Ra. 第五密度的收割是那些振动变貌有意识地接受一的法则之荣誉/义务. 这个责任/荣誉是该振动的基础.

 

16.42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多一点关于这个荣誉/责任的概念?

Ra: 我是Ra. 每一个责任是种荣誉, 每个荣誉是种责任.

 

16.43 发问者: 我想问一个相当可疑的问题. 我可能不会把它放到本书中. 我想知道, 你们能不能解释我们目前在全国各地以及其他地点经验的牛只肢解事件?

Ra: 我是Ra. 你们所谓的肢解事件, 大部分发生的过程与你们第二密度的一些生物有关, 它们以腐肉为食. 另外一部分的肢解事件是你们称之为多重次元的类别: 一种思想形态建构使用各式各样的部分以拥有在第三密度的生命与存在.

16.44 发问者: 这些思想形态来自何方?

Ra: 我是Ra. 这是一个非常暧昧的问题. 无论如何, 我们将尝试解答.

首先, 它们来自造物者. 其次, 它们来自你所称的较低的星光层. 第三, 在建构具象化复合体中, 它们有一部分居住于你们的地壳之下.

 

16.45 发问者: 这些东西是否有一种特定的形态?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可以采用任何的思想形态, (只要)与恐惧或惊骇的情绪有关连.

 

16.46 发问者: 这些思想形态只能攻击牛只, 或它们也攻击人类?

Ra: 我是Ra. 这些思想形态不能攻击第三密度存有.

16.47 发问者: 我们发现我们脸上或其他地方会有一些银色碎片, 你能否告诉我关于银色碎片的事情?

Ra: 我是Ra. 你说的这些是针对该心//灵复合体的一个主观导向路标的具体显化, 没有别的, 只有主观上的意义.

16.48 发问者: 谁创造了这些银色碎片? 它们是真的?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想象学习/教导势能的增加. 在某一个时点, 一个信号会出现, 指示该学习/教导的合适性或者重要性. 这个实体自身, 和内在层面合作, 创造这个实体最能理解和注意到的路标.

 

16.49 发问者: 你是说, 我们自己创造了这些东西?

Ra: 我是Ra. 实体并未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创造这些. 心智复合体的根部在理解中接触到智能无限, 创造了它们.

 

16.50 发问者: 谢谢你. 你是否有可能简短地描述第四密度的状态?

Ra: 我是Ra. 我们要求你考虑这点, 没有言语可以正面地形容第四密度, 我们只能解释它不是什么, 然后以接近的言语描述它是什么. 在第四密度之外, 我们的能力益发受到局限, 直到我们变得没有言语为止.

以下是第四密度之所不是: 它不属于言语, 除非被选择; 它不属于厚重的化学载具, (该载具)用以进行身体复合体之活动; 它在自我之内没有不和谐, 在人群之中没有不和谐; 在可能性的范围之内, 不管以任何方式都不会造成不和谐.

接近的正面叙述如下: 它是个属于两足载具的层面, 拥有更稠密, 更充满的生命; 它是一个实体觉察其他自我想法的层面; 它是一个实体觉察其他自我振动的层面; 它是个属于怜悯与理解第三密度之忧伤的层面; 它是个努力朝向智慧或光的层面; 在这个层面, 个体差异显著, 却自动地因着群体共识而和谐一致.

 

16.51 发问者: 你可否定义我们一直以来用的这个词: 密度? 好让我们对于你使用的这个词汇多一点了解.

Ra: 我是Ra. 密度这个词汇, 如你所称, 是个数学的字眼. 最接近的比喻是音乐, 你们西方的音阶有七个, 如果你愿意, 第八个音阶开启一个新的八度音程. 在我们与你们共享的这个伟大的存有之八度音程, 有七个音阶或密度, 在每个密度中又有七个子密度; 在每个子密度, 又有七个子子密度; 以此类推 以至无限.

 

16.52 发问者: 我注意到这次集会的时间已经稍微超过一小时, 我比较想要继续, 但我此时想问器皿的状态如何?

Ra: 我是Ra. 器皿目前处于平衡状态. 如果你渴望, 可以继续进行.

 

16.53 发问者: 好的. 继续我们刚才正讨论的, 即密度: 我了解每个密度有七个子密度; 在每个子密度, 又有七个子子密度, 依此类推. 如此扩张的速率极为快速, 因为每次以七的倍数增加. 这是否意味在任何密度层次, 你所想的任何事情都正在发生? 许多你从未想过的事正在发生...是否每一件事都在发生...这令人困惑...

Ra: 我是Ra. 从你的困惑中, 我们选择一个你正与之搏斗的概念, 那就是无限的机会. 你可以考虑任何可能性/或然率复合体都有一席之地.

 

16.54 发问者: 我们做的事, 我们思考的可能性, 好比说白日梦, 这类东西会在这些密度中成真吗?

Ra: 我是Ra. 这要看白日梦的特质而定. 这是个大主题, 或许我们能说的最简单事情如下: 如你所称的白日梦, 若是被自我吸引, 就成为自我的实相; 若是属于沉思型一般性的白日梦, 就进入可能性/或然率的无限中, 在别的地方发生, 与该创造者的能量场没有特别的依附关系.

 

16.55 发问者: 为了更明白这主题, 如果我强烈地做着建造一艘船的白日梦, 这件事会发生在其他密度中吗?

Ra: 我是Ra. 这事情会, 已经, 或将要发生.

16.56 发问者: 那么, 如果一个实体强烈地做着与另一实体战斗的白日梦, 这件事会发生吗?

Ra: 我是Ra. 在这个例子, 该实体的幻想牵涉到自我与其他自我; 这将该思想形态与和自我[即该思想形态的创造者]连结的可能性/或然率复合体绑在一起. 然后, 这会增加这件事在第三密度发生的可能性/或然率.

 

16.57 发问者: 猎户集团是否运用这原则, 创造对于他们目的有利的状况?

Ra: 我是Ra. 我们将更明确地回答, 超过该问题(所要求的). 猎户集团使用恶意或其他负面特质的白日梦来回馈或增强这些思想形态.

16.58 发问者: 它们是否利用任何[容我说]肉身的满足感来扩大这类的白日梦?

Ra: 我是Ra. 唯有当接收的心//灵复合体具有强大的能力, 可以观察到思想形态, 它们才能这样做. 这是个不寻常的特性, 但确实曾经是猎户实体们使用的一种方法.

 

16.59 发问者: 许多最近来到和正来到地球的流浪者是否容易被猎户思想影响?

Ra: 我是Ra. 我们先前说过, 流浪者完整地成为第三密度心/身复合体的生物. 受到此类影响的机会, 流浪者与地球任何一个心//灵复合体都是相同的. 唯一的差别在于灵性复合体, 如果流浪者许愿, 就能有一副光之盔甲[如果你愿意这么说], 允许他更清楚地认出那本不实存的东西, 因为这是该心//灵复合体适当的渴望. 这不比偏见更好, 也不能被称为一种理解.

再者, 流浪者的心//灵复合体, 容我们说, 朝向第三密度正面/负面之间狡诈多变的混淆之扭曲程度较少. 因此, 他常常不能像一个较负面的个体, 轻易辨别出负面的思想或存有.

 

16.60 发问者: 那么流浪者, 当他们投生于此, 将成为猎户集团的高优先目标?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6.61 发问者: 如果一个流浪者, 容我说, 居然被猎户集团成功地入侵, 当收割来临时, 这个流浪者会发生什么事?

Ra: 我是Ra. 如果这个流浪者通过行动展现对其他自我的负面倾向, 如我们先前所说, 他将被行星的振动牵绊, 并且当收割来临时, 可能会重复第三密度的大师周期, 如同一个属地的实体. 这是本次集会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

在我们结束这次集会之前, 是否有我们可回答的简短问题?

 

16.62 发问者: 只想知道如何使该器皿更舒适一些?

Ra: 我是Ra. 考虑其身体的弱点变貌, 该器皿的舒适度已经在可能的最大极限了,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