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场集会 198123

 

17.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在我们通讯之前, 我们要更正先前传输资讯过程中的一个错误. 我们对于处理你们的时间/空间有些困难. 这类的错误可能以后会再出现, 请自由地质疑我们, 我们好重新计算你们的时间/空间量度.

我们发现的错误关系到猎户集团降落地球的时间, 以及星际邦联相对应派出使者来到地球的时间. 我们之前给的日期是二六零零(26)年前为猎户实体; 二三零零(23)年前为星际邦联实体. 这是不对的. 重新计算后指出正确数字是三六零零(36)年前为猎户实体; 三三零零(33)年前为星际邦联实体.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7.1 发问者: 非常谢谢你. 我想再说一次, 我们认为能从事这个特别的工作是个大荣耀、特典与职责. 我想重申, 我的一些问题可能偶尔有点偏移, 但我尝试这样问, 好在一的法则之应用上获得一个立足点; 并且更佳地理解自由意志原则以及进一步发现的变貌.

我刚才在冥想中得到一些问题. 在我们继续前, 我将先问它们. 首先, 我们现在处于第四密度. 第四密度的效应是否会在未来30年间增长? 我们是否会在我们的环境, 以及人为对环境的影响上看到更多改变?

Ra: 我是Ra. 第四密度是个振动频谱. 你们的时间/空间连续体已经将你们的星球以及你们会称为的恒星[我们会称为的星系]螺旋推升进入这个振动. 这将导致地球本身的宇宙内流之接收螺旋电磁地重新排列, 这些接收螺旋呈现的样子为振动网络, 地球因此能被第四密度磁化, 如你所称.

如我们先前所说, 这过程将导致某些不便, 由于你们人群的思想形态之能量搅乱了地球螺旋能量样式原本井然有序的建构, 使得熵值(entropy)和无法使用的热能增加. 这现象导致你们地球在适切朝第四密度磁化的过程中, 外部表面产生一些破裂. 这即是地球的调整.

你将发现有种人正急遽增加, 他们的振动潜能包括第四密度之变貌. 因此, 似乎会有个, 容我们说, 新的人种. 这些人投生是为了第四密度的工作.

在短期内, 也会有负面导向或极化的心//灵复合体和社会复合体急遽增加, 由于在第四密度特质和第三密度自我服务导向之间的清晰轮廓之极化条件.

那些留在第四密度[在这个层面上]的人将属于所谓的正面导向. 许多实体会从别处而来, 因为看起来, 即使星际邦联尽了最大的努力, 包括你们的内在层面、内在文明、其他次元的实体之努力, 收割量依旧会比地球所能舒适地在服务中支持的极限要少很多.

 

17.2 发问者: 是否可能帮助一个实体在这些最后的日子里抵达第四密度的层级?

Ra: 我是Ra. 不可能直接地帮助另一个存有. 只有可能制造可用的催化剂, 不拘形式, 最重要的是从自身了悟与造物者的合一, 从而放射了悟的光芒. 比较不重要的是资讯, 好比我们与你们分享的(知识).

我们, 我们自身, 并不觉得这资讯有被广为散布的急迫性. 若我们能使这资讯给三个、四个或五个所用就足够了; 这已经是极为充足的报酬了, 因为如果有一个实体因为这催化剂而获得第四密度的理解, 我们就已经实践了一的法则在服务上的变貌. 我们勉励你们在尝试分享这些资讯时保持冷静, 无须担心人数或资讯是否快速流通. 你们尝试使这些资讯得以流通, 以你们的术语来说, 是你们的服务. 这个尝试, 如果能够触及一个, 就触及了全体.

我们不能为开悟提供捷径. 开悟属于此刻, 是一条通往智能无限的通路. 它只能由自我完成, 为了自我而完成. 另外一个自我不能教导/学习开悟, 仅只能教导/学习资讯、灵感; 或分享爱、神秘、未知的事物使得其他自我向外伸展, 开始这个寻求的过程[在一个片刻结束], 但谁能知道一个实体何时能开启通往当下的大门?

 

17.3 发问者: 在几个晚上前的冥想中, 我得到了一个铭印: 关于俄罗斯通古斯(Tunguska)地区的坑洞的问题. 你能否告诉我是什么造成了这个凹坑?

Ra: 我是Ra. 是核分裂反应炉的毁灭造成了这个凹坑.

 

17.4 发问者: 谁的反应炉?

Ra: 我是Ra. 你可以称这个是发生了故障的“无人飞船”(drone), 由星际邦联遣送. 它被移动到这个区域, 然后被引爆, 因为这样它的毁灭就不会侵害心//灵复合体们的意志.

 

17.5 发问者: 它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Ra: 这艘无人飞船被设计的目的为收听你们人类的不同信号. 你们在那个时候, 开始了更技术化领域的工作. 我们有兴趣去确定你们发展的范围和速度. 这艘无人驾驶飞船有一个单纯的核分裂发动机或引擎[如你们所称]作为动力. 它不是你们现在知道的那种, 但确实非常小. 无论如何, 它对于第三密度的分子结构有着同样的破坏性效果. 所以当它出了故障, 我们觉得最好找一个地方销毁, 无须尝试去挽救它. 因为挽救这个行动(成功)的可能性/或然率[模式]看起来非常非常小.

 

17.6 发问者: 它的危险包括爆炸和辐射两方面吗?

Ra: 我是Ra. 这种装置的特别类型只有非常少的辐射, 如你所知. 辐射被局域化了. 这局限化使得辐射不会随风漂流, 不像你们有些原始的武器放射出的物质.

 

17.7 发问者: 我相信, 对这个区域的树木进行的分析只发现了极轻微的辐射. 这个低水平的辐射就是你刚说到的结果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辐射的总体效应是非常局域化的. 无论如何, 释放出的能量仍强大到足以造成困难.

 

17.8 发问者: 那么星际邦联是否要对地球接收到原子能这件事负责?

Ra: 我是Ra. 我们无法判断这一点; 什么是起因? 基本的方程式, 就是使这个工作进展的那个方程式是由一个致力于服务该行星的流浪者带入的. 这个工作居然成为毁灭性工具的基础, 并非有意, 先前也没有这样的假设.

 

17.9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是哪个流浪者带入这个方程式的?

Ra: 我是Ra. 这个讯息似乎是无害的, 因为这个实体不再属于你们星球的第三密度. 这个实体的名字[声音振动复合体]为阿尔伯特(Albert).

 

17.10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告诉我被知晓为拿萨勒的耶稣(Jesus of Nazareth)的这个实体[在他投生到这个密度之前]是谁?

Ra: 我是Ra. 我对于你在这个问题上的措辞面临困难. 你可否找到另一种形式表达这个询问?

 

17.11 发问者: 好的. 我刚才想说的是你可否告诉我拿萨勒的耶稣在投生地球之前是否来自于星际邦联?

Ra: 我是Ra. 你所知道的拿萨勒的耶稣以前并没有名字. 这个实体是第五密度中层级最高的成员之一. 这个实体渴望进入这个星球, 为了在可能的最大限度纯粹地分享爱的振动. 因此, 这实体获得执行这项任务的许可. 这个实体在当时是没有名字的流浪者, 出自星际邦联, 属于第五密度, 代表第五密度对于理解或爱的振动之理解.

 

17.12 发问者: 你刚才说第五振动是爱的密度?

Ra: 我是Ra. 我犯了个错. 我们本来要说的是: 第四密度中的最高层级即将进入第五. 这实体可以前往第五, 但选择返回第三, 以进行这个特别的任务. 这个实体属于爱的振动中的最高子音程, 这是第四密度.

 

17.13 发问者: 当我在与你, Ra, 通讯时, 你偶尔是一个个体化的实体, 还是我在与一整个(社会记忆)复合体说话?

Ra: 我是Ra. 你与Ra对话, 并无分别. 你会称呼它为社会记忆复合体, 因此表示众多性. 就我们的理解, 你正在对意识的一个个体化部分说话.

 

17.14 发问者: 在每次集会时, 我是否总与相同的个体化部份说话?

Ra: 我是Ra. 你通过一个管道或器皿与同一个实体说话. 这个器皿的生命能有时候较低, 这现象有时候阻碍我们的进行. 无论如何, 这个器皿很忠实于这个工作, 愿意给予它有的一切到这个工作上. 因此, 即使当能量很低的时候, 我们仍得以继续. 这是为什么我们通常可以讲到集会的结束, 基于我们对于器皿的生命能之估计.

 

17.15 发问者: 我想澄清我蛮确定的一点. 这个星球的人们, 追随任何宗教或完全没有宗教, 或对于一的法则完全没有智识上的知识, 若他们属于那个振动, 依然能够被收割进入第四密度. 这难道不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然而, 你会发现在可收割的人类中, 很少有人的光辉不会引起别人觉察到他们的灵性[以你们的称谓], //灵复合体变貌的品质. 因此, 该实体完全不被临近的亲友认知为不凡的闪耀人格的情况是不大可能的, 即使这个实体没有被网罗到任何你所谓的宗教系统之变貌.

 

17.16 发问者: 当拿萨勒的耶稣投生地球, 猎户集团是否尝试以某种方式毁谤他?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17.17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猎户集团做了什么导致他的殒落?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大概描述曾发生的事. 这个技巧建立在其他负面导向的资讯之上. 这资讯曾经被你们人群称为“亚威”的实体所给予. 这资讯牵涉到许多行为上的严格限制, 并且允诺第三密度的权力, (属于)服务自我的本质. 这两种型态的变貌被铭印在那些早已倾向思考这些思想形态的实体上.

这最终导致被知晓为耶稣的实体需面临许多挑战. 它最终引导一个声音振动复合体, 你们所称的“犹大”(Judas), 相信当时做的事情是恰当的, 它企图强迫你们称为耶稣的实体引入第三密度地球的权力变貌, 即在第三密度统治他人.

这个实体, 犹大, 感觉如果耶稣被逼到角落, 那么他就能看到使用智能无限之力量来统治他人的智慧. 你们所称的犹大在评估耶稣实体的反应上搞错了. 耶稣的教导/学习并不倾向这个变貌, 这导致你们知晓为耶稣的身体复合体的毁灭.

 

17.18 发问者: 那么如果这个实体, 耶稣, 属于第四密度, 而今日地球上有来自第五和第六密度的流浪者, 耶稣做了什么让他成为如此好的医者, 这些第五与第六密度的生命今日可以在此做同样的事吗?

Ra: 我是Ra. 那些(能够)治疗的实体可以属于任何具有灵性意识的密度, 这包括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及第七密度. 第三密度的治疗与其他密度发生的方式一样, 然而, 有更多幻象的题材需要去理解、平衡、接受, 接着向前移动.

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只有在医者理解智能能量的流入时, 方能被开启. 这些是你们区域性空间/时间连续体的自然法则及其电磁源头之网络或流入能量的链结.

那么, 首先知道心智与身体. 然后随着灵性被整合与综合, 这些要素被调和进入一个心//灵复合体, 即可在次元之间移动, 并可以开启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 因此借由光治疗自我, 并与他人分享那个光.

真正的治疗仅只是自我的光辉导致环境中的催化剂发生, 进而开始对自我的认识, 借由自我, 认识自我的自我治疗属性.

 

17.19 发问者: 耶稣在那一生如何学习到这点?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在很年轻的时候借由自然的忆起过程学习到该能力. 不幸地, 这个实体起初发现他具有穿透智能无限的能力是借由对一个玩伴产生你们称为“愤怒”的变貌. 这玩伴被耶稣碰触, 并受到致命的伤害.

因此, 这个你们知晓为耶稣的实体觉察到在他里内居住着一个可怕的潜能. 这个实体决心去发掘如何将这股能量运用在善的方面, 而非负面. 这个实体极端地正面极化, 并且比大多数的流浪者忆起得更多.

 

17.20 发问者: 这个对抗玩伴的侵略性行动是如何影响耶稣的灵性成长的? 在他的肉身死亡之后, 他去了哪里?

Ra: 我是Ra. 这个你们称为耶稣的实体受到这次经验的强烈刺激, 展开一生的寻求与探索. 这个实体首先日以继夜地研读自身的宗教建构, 你们称之为犹太教, 并且在很年轻的岁数, 其学养已足以成为一个拉比(Rabbi), 一个特别的理解变貌或韵律的教导/学习者.

在大约13岁半的年纪, 这实体离开它在地球家庭的居所, 走入其他许多地方, 寻求更进一步的资讯. 它的足迹遍布四处, 直到这实体到了大约25岁的时候, 回到它家庭的居所, 学习并实行它属世父亲的技艺.

当这实体已经能够整合或综合所有的经验, 这实体开始向其他自我讲话, 并教导/学习它在过去岁月中觉得有价值的东西. 关于摧毁一个其他自我这件事上, 这实体的业力被免除了, 因它在人生的最后部分, [你们称为的]十字架上说“天父, 原谅他们, 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在原谅中包含了行动之轮或[你们称之为]业力的止息.

 

17.21 发问者: 被知晓为耶稣的实体目前定居在哪一个密度?

Ra: 我是Ra. 这个资讯是无害的, 虽然不重要. 这个实体目前在研读智慧振动的功课, 第五密度, 也称为光的振动.

 

17.22 发问者: 在我们的文化中有种盛行的说法是他将再来. 你可否告诉我, 这件事是否已经被计划好了?

Ra: 我是Ra. 我将尝试整理这个问题. 它是困难的. 这个实体觉察到它不仅属于自己, 而是作为太一造物者的使者, 这个实体将祂视为爱. 这个实体觉察到这个周期处于最后的尾声, 因此对那些愿意在收割时节回家的实体[属于它的意识]说话.

这个特别的心//灵复合体, 你们称为耶稣的实体不会回来; 除了以星际邦联一员的身份偶尔通过一个管道说话. 无论如何, 其他具有相同一致性意识的实体将欢迎那些来到第四密度的实体们. 这是再来的意义.

 

17.23 发问者: 你谈到减轻业力的方式为宽恕. ......我在表达这个问题上有些困难. 我想我将来会返回它. 我要问另一个问题. 你可否告诉我, 为什么你说在本周期结束后, 地球将是第四正面密度, 而非第四负面密度, 因为目前地球上似乎负面的人口比较多?

Ra: 我是Ra. 地球似乎是负面的, 那是由于[容我们说]沉默的厌恶是那些好人或正面实体对于在你们的空间/时间之当下的众多事件的共同变貌. 无论如何, 那些倾向服务他人并可收割的实体, 其数量远大于倾向服务自我的实体, 这现象决定了可收割的品质.

 

17.24 发问者: 换句话说, 负面实体被收割进入第四密度的数量比正面实体要少许多.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你们人群中有大多数的人将重复第三密度.

 

17.25 发问者: 塔拉斯·布巴, 成吉思汗, 与拉斯普廷是如何在收割时期之前就得以被收割?

Ra: 我是Ra. 对于那些有意识地开启通往智能无限之大门的实体们, 选择他们离开这个密度的方式是他们的权利/特权/义务. 那些达成这个权利/义务的负面导向实体, 通常选择向前移动, 继续他们对于服务自我之学习/教导.

 

17.26 发问者: 这是不是我们称为(人体)自发燃烧的原因?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17.27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是什么导致了这个现象?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想象一片森林. 一棵树被闪电击中, 它燃烧了. 闪电并没有击打到其他地方. 其他的树没有燃烧. 这只是个偶发现象, 不一定与该实体有关, 但与我们谈论的窗户现象有关.

 

17.28 发问者: 这些独特的实体都是一样的, 或者它们只是随机的实体?

Ra: 我是Ra. 后者是正确的.

 

17.29 发问者: 收割将发生在2011, 或它将是一段时间范围?

Ra: 我是Ra. 这是个大约的数值. 我们曾经声明我们对于你们的时间/空间有困难. 这个数字是收割的一个适当的[或然/可能的]时间/空间链结. 那些在这个时刻没有投生的实体将被包括在这场收割中.

 

17.30 发问者: , 如果一个实体在第三密度时想要学习服务他人, 而非服务自我, 是否有服务他人的最佳方式? 或者任何方法都一样好?

Ra: 我是Ra. 服务他人的最佳方式在先前的资料中已被明确地谈及. 我们愿意简短地重述.

服务他人的最佳方式是恒常地尝试去寻求分享内在自我所知悉的造物者之爱. 这关乎自我知识以及毫不迟疑地将自我向其他自我敞开的能力. 容我们说, 这关乎将心//灵复合体的精华或核心放射出来(的能力).

说到你这问题的意图, 对于每个在第三密度要服务他人的寻求者而言, 服务他人的最佳方式都是独特的. 这意味着该心//灵复合体必须在它里内寻求, 以它的智能去辨别什么是服务他人的最佳方式. 这对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因此)没有最好的方式, 没有概括的方式, 没有什么是已知的.

 

17.31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我不想占用额外时间重复问一样的问题, 但有些问题是如此重要, 我尝试以不同的方式发问, 好扩展答案. 似乎是[听不见]我们正在接近的, 或许并不是.

在《Oahspe》这本书中有个陈述: 如果一个实体服务他人的比率超过50%, 并且服务自我的比率小于50%, 那么他就是可收割的. 这陈述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如果该收割是为了正面的第四次元层级, 这是正确的.

 

17.32 发问者: 如果一个实体想要以负面的方式被收割, 他的百分比必须是多少?

Ra: 我是Ra. 想要追寻服务自我途径的实体必须达到5%服务他人, 95%服务自我. 必须趋近整体性. 负面途径要达到收割状态是相当困难的, 需要十分专注地投入.

 

17.33 发问者: 为什么负面途径要达到可收割状态比正面困难许多?

Ra: 我是Ra. 这是由于一的法则其中一个变貌指出, 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位于一条狭窄*和狭长的途径[如你可能的称呼]的尽头. 获致51%致力于其他自我之福祉, 其困难度与获致5%奉献给其他自我的成绩是相同的. 容我们说, 漠不关心的污水沟介于这两者之间.

(*原注: 在此使用狭窄strait而非笔直straight是因为该词汇的圣经典故以及 Ra 对于古老与诗意语言的喜爱. 更多细节请参考以下链接:

http://www.phrases.org.uk/meanings/strait-and-narrow.html )

 

17.34 发问者: 那么, 如果一个实体以51%服务他人, 49%服务自我的成绩进入第四密度, 他会进入第四密度的哪一个层级? 我假设在第四密度中有不同的层级.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每个实体依照其理解之振动进入对应的子密度.

 

17.35 发问者: 目前我们这里的第三密度有多少层级?

Ra: 我是Ra. 第三密度有无限多数量的层级.

 

17.36 发问者: 我曾听说有七个星光(astral)的和七个提婆界(devachanic)的主要层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说的是在你们内在层面中的更大的层级区分. 那是正确的.

 

17.37 发问者: , 谁居住在星光层, 谁居住在提婆层?

Ra: 我是Ra. 实体们依照其振动的本质居住于不同层面. 星光层的范围广泛, 从最低等的思想形态到已开悟的存有, 他们在较高的星光层致力于教导/学习.

你们所称的提婆层, 那些实体的振动甚至更加接近爱/光的原初变貌.

在这些层面之外还有其他的层面.

 

17.38 发问者: , 是否每个...是否...这是困难的. 我们的物理层: [我们所谓的]我们的物理层是否有七个子层面?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这点是难以理解的. 有无限多个层面. 在你们特别的空间/时间连续体变貌中有七个心//灵复合体子层面. 当你穿过你的经验变貌, [对应肉身载具能量汇流中心的]各种水平的其他自我会面时, 你将会发现这七个层面的振动性质.

在无形的或内在的第三密度层面, 居住着那些不具有[像你们那样的]身体复合体性质的实体; 也就是说, 他们不以一个化学身来收集其灵性/心智复合体. 尽管如此, 这些实体在你们称为梦中的人工梦中, 分为不同的层级. 在较高的层级, 想要将知识向下传递回存在的外在层面的渴望会减少, 这是由于在这些层级上所发生的密集学习/教导.

 

17.39 发问者: 那么当我们从[我们称为的]第三密度物理层移动通过这些层面时, 是否必须一次穿透一个层面?

Ra: 我是Ra. 以我们的经验, 有些实体一次穿透数个层面. 其他实体则缓慢地穿透. 有些实体在尚未穿透[所谓]较低或较为基础的层面之前就热切地尝试穿透较高的层面. 这种做法造成能量不平衡.

你将发现不健康, 如你们对这个变貌的称呼, 经常是精微的能量不匹配之结果, 其中一些较高能量层级被有意识地开启, 但该实体却尚未穿透较低能量中心或该密度之子密度.

 

17.40 发问者: 是否有冥想的最佳方式?

Ra: 我是Ra. 没有.

 

17.41 发问者: 此时, 接近该周期的末尾, 容我们说, 在这个星球上, 转世投生进入物质界是如何被分配的?

Ra: 我是Ra. 有些实体希望获得必要之关键经验以成为可收割的, 这些实体会获得优先权, 与那些[没有太多可信/可能的疑虑]需要重新经验这个密度的实体相比而言.

 

17.42 发问者: 这类的分配进行了多久?

Ra: 我是Ra. 从第一个独特的实体变得有意识, 知晓它需要去学习这个密度的功课, 这是你们所称的振动之老资格.

 

17.43 发问者: 你可否解释振动之老资格?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集会的最后问题.

容我们说, 振动之老资格是种优惠待遇, 依循一的法则之道, 鼓励可收割的个体们. 每个觉知到收割的时间以及[在一个自我层级上使心智、身体和灵性致力于这些课程之学习/教导]这个需要的个体, 被给予优先权, 好让该实体有最佳可能的机会, 容我们说, 成功完成这样的尝试.

此时, 容我们问, 是否有任何问题?

 

17.44 发问者: 我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能做什么,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在此次工作中, 这个器皿没有穿着适当的衣物. 当涌入发生在第七个脉轮或能量中心, 渗透通过第六、(第五)等等, 这个实体的其他或基底脉轮变得有些失去能量. 因此, 这个实体应该更小心地选择温暖的衣物覆盖在双脚[你们对这部分的身体复合体的称呼].

我们是否可以回答任何其他简短的问题?

 

17.45 发问者: 只是——我们要将较厚重的衣物放在脚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我现在将离开这个器皿.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