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场集会 198124

 

18.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18.1 发问者: 我昨晚在想, 如果我现在处于Ra的位置, 一的法则之第一变貌可能使我将一些错误资料混杂在真实的资讯当中 传递给这个小组, 你会这样做吗?

Ra: 我是Ra. 我们不会故意这样做. 无论如何, 将会有些混淆. 已发生的错误是由于该器皿摄取一种化学物质, 导致其振动复合体偶尔的变动. 并不是我们有意在这个特别的计划中创造错误的资讯, 只是要在你们局限的语言系统的氛围之中表达对太一造物的无限神秘[在它的无限与智能的合一之中]的感觉.

 

18.2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是哪种化学物质的摄取导致了不良通讯?

Ra: 我是Ra. 这个问题不清楚. 你能再重新叙述吗?

 

18.3 发问者: 你刚才提到你和该器皿之间有点问题, 是因为器皿摄取某些化学物质. 你能否告诉我是什么化学物质?

Ra: 我是Ra. 我们讲到的这个物质被称为[振动声音复合体]LSD. 若它被使用的时机和该通讯同时间, 并不会导致不良通讯. 这个特殊物质的困难, 容我们说, 是很戏剧化的退场效果. 在每一个案例中, 这个器皿开始集会时拥有这个物质产生的极度生命能[变貌]. 然而, 这个实体在集会中的某一时点, 这个物质不再有足够的气力放大该实体表现生命能的能力. 因此, 第一个现象就是, 容我们说, 时好时坏的传输, 接着, 当器皿再次依赖它自身生命能的振动复合体, 这个案例里的生命能变得非常低, 就必须突然中断通讯去保护和滋养器皿. 从以上原因来看, 这个特殊的化学物质在传输中既有益又无益.

18.4 发问者: 有哪些食品是有益的或有害的, 是器皿可以吃的?

Ra: 我是Ra. 器皿的身体复合体变貌趋向欠佳的健康, 更正这个变貌取向的最好方式是摄取谷物和蔬菜[如你所称]. 无论如何, 与其他帮助相较, 这是极度不重要的, (良好的)心态, 在这方面器皿有丰富的协助. 无论如何, 用上述的方式摄取粮食, 偶尔吃点[你们称为的]肉类, 可以帮助器皿的生命能减少趋向不健康的扭曲; 器皿需要肉类减少趋向低生命能的扭曲.

18.5 发问者: 谢谢你. 我这里有个来自Jim的问题, 我把它逐字念出来:“许多地球上关于寻求的神秘主义传统相信个体自我必须被抹除或消灭, 一个实体必须忽略物质世界以臻至‘涅槃’(nirvana)或开悟. 个体自我与世俗活动在帮助一个实体更多地成长进入一的法则(的过程)中的适当角色是什么?

Ra: 我是Ra. 一个实体在这个密度的适当角色是去体验所有渴望的事物, 然后分析、理解, 并接受这些体验, 从中萃取爱/. 没有什么事物需要被克服, 不被需要的东西会消失.

分析渴望可以帮助确立一个实体的定向(orientation). 当该实体以提炼后的经验装备自己, 这些渴望变得越来越倾向有意识地应用爱/. 我们发现, 鼓励克服任何渴望都是极度不妥当的一件事. 关于那些与一的法则不调和之渴望, 我们建议以想象取代物理层[如你所称]上的实际行动, 如此可以保存自由意志的原初变貌.

克服并非明智之举的原因乃是由于克服本身是个不平衡的行动, 使得时间/空间连续体的平衡发生困难. 因此, 克服一个事物, 表面上它已经被克服, 事实上, 进一步创造出依附该事物的环境.

对于每一个实体, 所有事物在适当时机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体验、理解、接受、与其他自我分享中, 适当的描述将从一种变貌, 移动到另一个可能与一的法则更调和的变貌.

容我们说, 单纯地忽略或克服任何欲望是在走捷径. 反而必须让它被理解和接受. 这过程需要耐心与经验, 需要细心地分析, 以及对自我与其他自我的怜悯心.

18.6 发问者: 基本上, 我会说侵犯另一个实体的自由意志是在一的法则之下绝不能做的基本行为. 除了这条基本规则, 你可否陈述其他会打破一的法则之例子?

Ra: 我是Ra. 当一个实体从自由意志的原初变貌出发, 进展到理解智能能量的各个焦点——创造出特别的心//灵复合体之智能[或各种方式]及其环境, 包括你们所称的天然与人为的环境. 因此, 要避免的变貌是那些没有考虑爱/光能量焦点的变貌, 或容我们说, 即这个特别星球或密度的理则. 这些包括缺乏理解自然环境之需要, 缺乏理解其他自我心//灵复合体之需要. 这些扭曲有许多, 由于人造复合体的各式各样的扭曲, 在其中, 实体们以自己的智能和觉察选择一个使用可得能量的方式.

因此, 对于一个实体而言不恰当的变貌对于另一实体却是恰当的. 我们建议(你们)尝试去觉察其他自我如同自己, 于是能做出其他自我需要的行动; 从其他自我的智能与觉察去理解. 在许多情况, 这行动与打破或侵犯自由意志变貌并无关联. 无论如何, 服务是件纤细的事情. 怜悯、敏感度、同理心有助于避免人为智能及觉察造成的扭曲.

被称为社会复合体的区域或竞技场是这样一个竞技场: 在其中对关心并没有特别的需求, 因为[为了尝试帮助该社会复合体]依照各自的自由意志来行动是那些在此特别星球的实体们之特许/荣誉/义务.

因此, 你们有两个简单的指引方向: 智能能量的觉察表现在大自然; 智能能量的觉察表现在自我中, 在适当时间与社会复合体分享. 你们有无限微细且相异的变貌, 你们可以去察觉; 也就是说, 关于自己和其他自我的变貌, 重点与自由意志无关; 而关乎和谐关系, 以及服务他人, 使其他自我获得最大的益处.

 

18.7 发问者: 当一个实体在这个密度从童年开始成长, 他渐渐觉察他的责任. 是否在某个年纪以下, 一个实体无须为他的行为负责, 或者他从出生那一刻就要负责?

Ra: 我是Ra. 一个投生在地球的实体在该连续体的不同时间/空间点变得对自我有意识. 可以取中位数, 容我们说, 大约在第15个月左右. 有些实体在出生不久后就觉察自我, 有些则在稍晚的时期. 在所有的情况中, 责任于是从[往回在连续体中的]那一点变得有追溯效力, 如此该实体能理解这些扭曲, 当该实体学到(功课), 这些扭曲便会消融.

 

18.8 发问者: 那么一个4岁的实体要为任何违反或与一的法则不和谐之行为负完全责任.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值得注意的是你们社会复合体结构的安排, 投生的实体通常会有些心//灵复合体的指导者, 因此得以快速学习什么事物与一的法则相调和.

 

18.9 发问者: 这些指导者是谁?

Ra: 我是Ra. 这些指导者是你们所称的双亲、老师以及朋友.

 

18.10 发问者: 我懂了. 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这个实体曾写道“承行汝旨意即为全部的律法.”他明显地理解一的法则到某种程度. 这个实体目前在哪里?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位于内在层面, 正在经历一个治疗过程.

 

18.11 发问者: 那么, 该实体尽管智力上理解一的法则, 却误用了它, 而必须要经历这个治疗过程?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受到事物的真实本质的过度刺激[容我们用该振动声音复合体]. 这个过度刺激导致一些行为超越该实体显意识的控制. 因此, 这个实体多次尝试走完平衡的过程, 也就是我们曾描述的各个能量中心, 始于红色光芒向上移动(的过程), ()变得有些过度被铭印或陷入这个过程, 而变得与其他自我疏离. 这个实体是正向的. 无论如何, 他的旅程是困难的. 由于没有能力去使用、综合、协调自我渴望的理解, 以致于它不能在完整的怜悯心之中与其他自我分享. 于是, 这个实体在灵性复合体方面变得非常不健康[如你所称]; 对于那些具有内在痛苦[一种变貌类型]的实体, 需要在内在层面中被滋养, 直到这样的实体能够观看这些经验, 而没有朝向痛苦的扭曲.

18.12 发问者: 你昨天陈述, 宽恕是业力的消除器. 我假设平衡的宽恕足以完整地消除业力, 不仅需要宽恕其他自我, 也要宽恕自己.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我们将简短地扩展这个理解以使这点更清晰.

宽恕其他自我就是宽恕自我. 一个对此的理解()坚持在自我与其他自我的显意识层级上的完整宽恕, 因为他们为一; 因此, 完整的宽恕若不包括自我是不可能的.

18.13 发问者: 谢谢你. 对于我的思考方式而言, 至为重要的一点.

你提到有许多个星际邦联, 所有邦联服务无限造物者的方式是否基本上都相同? 或者有些专门从事特定种类的服务?

Ra: 我是Ra. 全都服务太一造物者. 再无其他东西可服务, 因为造物者是一切万有. 不可能不服务造物者. 只是有不同的服务变貌.

如同现在与你们人群工作的邦联, 每一个邦联都是由一群专门化的个别社会记忆复合体所组成, 每一成员做它要表达带入显化状态的事.

 

18.14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亚威是如何与地球人交流的?

Ra: 我是Ra. 这是个有些复杂的问题.

第一次的交流是基因上的改变. 第二次交流是行走在你们人群之中, 在意识中制造进一步的基因改变. 第三次是通过拣选的管道展开一系列的对话.

18.15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这些基因改变是什么, 以及它们是如何产生的?

Ra: 我是Ra. 有些基因改变的形式类似于你们所称的复制(克隆)过程. 因此, 实体们以亚威实体的形象投生. 第二次的接触, 本质为性(sexual), 通过你们身体复合体之智能能量设计的繁殖型态, 以此自然方式改变心//灵复合体.

 

18.16 发问者: 你可否明确地告诉我, 他们在这个事例中做了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已经回答这个问题. 请重述以获得更进一步的资讯.

 

18.17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在亚威介入前后, 性的编程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关于这个问题, 我们只能说借由基因手段介入都是一样的, 不管改变的来源为何.

 

18.18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亚威让有性基因改变的目的为何?

Ra: 我是Ra. 以你们的时间尺度而言, 七五零零零(75)年前, 这些改变的目标只有一个: 在心/身复合体中表达一些特征, 以导引灵性复合体进一步与更快速的发展.

 

18.19 发问者: 这些特征如何导引更多的灵性发展?

Ra: 我是Ra. 被鼓励的特征包括所有身体感官的灵敏度, 以锐化各种经验; 强化心智复合体, 以促进分析这些经验的能力.

 

18.20 发问者: 亚威于何时开始执行这些基因改变?

Ra: 我是Ra. 亚威群体在七五, 75千年前与那些火星的实体工作, 进行你所称的复制过程. 有些不同, 但这些差异存在于你们时间/空间连续体之未来, 我们不能打破自由意志, 即混淆法则.

大约二六零零(26)年是第二次——我们更正自己: 大约三六零零(36)年前, 即猎户集团尝试在此文化复合体工作的时间; 通过一系列与被称为Anak的群体的会面, 借由身体复合体的方式使其受精, 注入新的基因编码, 好让有机体变得更大、更强壮.

 

18.21 发问者: 为什么他们要更大、更强壮的有机体?

Ra: 亚威群体尝试借由创造足以领会一的法则之心/身复合体, (进而)创造对于一的法则之理解. 这个实验从原本期望的变貌而言, 算是明确的失败. 事实上(接受实验的)它们非但没有消化一的法则, 反而产生极大的诱惑将(自己)所谓的社会复合体或小团体视为精英, 或不同, 比其他自我更好, 这是服务自我的手法之一.

 

18.22 发问者: 那么猎户集团...我不大确定我理解这一点. 你的意思是猎户集团生产了更大的身体复合体以创造精英阶层, 使得一的法则被应用到我们所谓的负面意向?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亚威实体们要为这个程序负责, 他们在独立的个案中从事实验用来与猎户集团战斗. 然而, 猎户集团能够利用这样的心/身复合体之变貌来灌注精英的思想, 而非专注于学习/教导太一性.

18.23 发问者: , 那么亚威属于星际邦联?

Ra: 我是Ra. 亚威属于邦联, 但它在尝试援助的过程中有些失误.

 

18.24 发问者: 那么亚威的通讯并未帮助或创造亚威当初希望他们去创造的东西.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个互动的结果相当混杂. 当实体振动总合特征拥抱太一性, 亚威的操作就相当有用. 当自由意志的实体选择较不正面倾向的振动综合复合体, 那些猎户集团的实体第一次能够严重侵入地球复合体的意识.

18.25 发问者: 你可否确切地告诉我是什么允许猎户集团得以造成最严重的侵入?

Ra: 我是Ra. 这将是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

确切地说, 那些强壮、聪明等等的实体会有个诱惑使他们觉得与那些较不聪明、较不强壮的实体有所不同. 对于太一性与其他自我的关系而言, 这是种扭曲的认知. 它允许猎户集团形成所谓圣战[如你所称]的概念. 这是个被严重扭曲的认知, 有许多这类毁灭性的战争.

 

18.26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我相信对于理解一的法则之全面运作,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这是有帮助的. 你很可能已经知道了, 接下来三天我必须工作, 所以如果你觉得可以, 我们今晚可能要进行另一场集会. 接下来的集会最快要四天以后才能举行. 你认为今晚举行另一场集会可能吗?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有些虚弱, 这是缺乏生命能所造成的一种扭曲. 因此, 在身体平衡中滋养该器皿, 将会允许另一场集会. 你懂吗?

 

18.27 发问者: 不完全. 具体地说, 我们应该做什么以达成身体平衡?

Ra: 我是Ra. : 照料好食材. : 操作身体复合体以减轻朝向[身体复合体之]痛苦之变貌. : 鼓励一定量的[你们称为的]运动. 最后的指令: 在下一次的集会, 要特别留意象征物的排列, 使该实体能尽可能受到各种象征物的援助. 我们建议你们十分小心地检查这些象征物. 这个实体的位置稍微偏离适当的配置. 这点目前并不重要, 当下一次集会排定后就会更加重要.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