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场集会 198129

 

20.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20.1 发问者: 我在想, 制作这本书的最佳方式是继续工作进化的机制与历史, 直到我们挖掘得够深, 足以通过第三密度, 并知晓第四密度起初部分将发生的事情, 于是心//灵复合体发展的机制能够被带出来. 如果我有时候在某个地方卡住了, 为了不浪费时间, 我可能会问一些稍后才会用到的题材, 但我们将尝试一直沿着这些主线前进.

第一个问题, 稍微倒退一点, 当第三密度开始时, 不能被收割的第二密度实体会发生什么事? 我假设有些实体无法进入第三密度.

Ra: 我是Ra. 第二密度能够在第三密度重复一段周期.

 

20.2 发问者: 那么从75千年前起, 尚未被收割的第二密度实体仍在这个星球上. 是否有任何第二密度实体在过去75千年间被收割进入第三密度?

Ra: 我是Ra. 这是越来越真实的.

 

20.3 发问者: 所以越来越多的第二密度实体进入第三密度. 你能否举个例子, 关于最近第二密度实体进入第三密度的例子?

Ra: 我是Ra. 或许最常发生的情况, 关于第二密度在第三密度期间毕业, 是所谓的宠物.

因为这些动物与第三密度实体的连结, 它们暴露在(饲主)个体化影响力之下, 该个体化作用造成第二密度实体之潜能急速攀升, 以致于当身体复合体中止作用时, /身复合体就不再回到该物种的无差别意识之中, 如果你愿意如此称呼.

 

20.4 发问者: 那么你能否给我一个例子, 一个第三密度实体不久前还是第二密度实体, 他们在这里会变成何种实体?

Ra: 我是Ra. 当一个第二密度实体刚刚进入第三密度展开学习的过程, 该实体所装备的是最底层的第三密度意识形态, 如果你愿意如此称呼, 也就是, 装备了自我意识.

 

20.5 发问者: 开始理解第三密度的实体, 他们的形体应该是人类, 与我们一样.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6 发问者: 说到肉身载具从第二密度到第三密度的快速改变: 你曾说, 这过程大约在一个半世代时间内完成, 包括失去体毛以及结构上的改变.

我知道杜威·拉森(Dewey B.Larson)的物理学, 他陈述一切都是运动(motion)或振动. 我假设构成物理世界的基本振动改变了, 因此创造出一组不同的参数, 容我说, 在这短短的密度变迁时间内允许新型态载具的产生.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7 发问者: 只是一个附带的问题: 杜威·拉森的物理学正确吗?

Ra: 我是Ra. 该声音振动复合体, 杜威, 的物理学是个正确的系统, 在可能的范围内达到最大的正确性. 还有些东西没有被包含在这个系统中. 然而, 那些在这个特别的实体之后的实体们, 使用振动的基本概念, 以及对振动变貌的研读, 将展开对于你们所知的重力以及你们考量为“n”次元的东西之理解. 在一个更具普遍性的物理理论中, 容我们说, 这些东西必须被包含进去.

 

20.8 发问者: 这个实体, 杜威, 那么他在他的投生中带来这个资料, 主要是为了在第四密度中使用?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9 发问者: 谢谢你. 昨天我们说到分隔, 它发生在第三密度中当一个实体不管是有意识地或因为偏好而选择一条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的途径. ()升起一个哲学性的问题, 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分隔? 我的印象是: 这就好比是电流, 如果电流里没有极性, 我们就没有电力; 就没有动作的发生. 因此, 我假设意识也是同样的情况, 如果我们的意识内没有极性, 我们也就不会有动作或经验. 这是否正确?

Ra: 这是正确的. 你可以用更一般的称谓“功”.

 

20.10 发问者: 那么如果我们想要有功, 服务自我或服务他人的概念则是必备的, 不管是意识内的功, 或是物理中牛顿力学的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附带一个补充. 这线圈[如你对这个术语的理解]是缠绕的, 是有潜势的, 是准备好的. 在没有极化的情况下, 那个缺失的东西是电荷.

 

20.11 发问者: 那么这电荷是由个体化的意识所提供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电荷是由个体化的实体[借由自由意志之选择]使用能量之涌入和流入来提供的.

 

20.12 发问者: 谢谢你. 75千年前第三密度刚开始的时候, 第三密度实体开始投生, 当时人类的平均寿命为何?

Ra: 我是Ra. 在空间/时间连续体中这个特别部分的开端, 平均寿命大约为你们的900.

 

20.13 发问者: 当我们在第三密度演进时, 平均寿命是增加或减少?

Ra: 我是Ra. 在这个密度中, 寿命有它特别的用途, 假设(实体)在这个密度和谐地发展学习/教导, 身体复合体的寿命将在整个周期会保持一致. 然而, 你们这个特别的星球在第二主要周期前发展出某些振动, 戏剧性地减少了寿命.

 

20.14 发问者: 假设一个主要周期是25千年, 在第一个主要周期结束的时候, 寿命是多少?

Ra: 在第一个主要周期结束时, 大约是700.

 

20.15 发问者: 那么在25千年期间, 我们损失了200年的寿命.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16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寿命减少的原因?

Ra: 我是Ra. 这类减少的原因总是由于不悦耳或不和谐的[在其他自我之间]关系振动. 在第一个周期, 这情况还不严重, 只是由于人口分散以及逐渐增长的朝向与许多其他自我分离的感觉复合体/变貌.

 

20.17 发问者: 我假设在这些周期之一的开端, 可能已经存在一个正面极化或负面极化; 这一般将发生在25千年期间. 从火星来的实体们原先已经有些负面的极性, 他们的涌入是否为负面极化和寿命减少的原因?

Ra: 我是Ra. 这并不正确. 这次的涌入并不具有强烈的负面极性. 寿命的减少主要是由于建立正面定向之缺乏. 当没有进展, 原先那些允许进展的条件便逐渐消失. 这是保持未极化的困难之一. 进展的机会[容我们说]稳定地变少.

 

20.18 发问者: 就我的理解方式, 75千年周期的开端, 我们有着混杂的实体, 有些是从地球上的第二密度毕业后成为第三密度; 还有一群实体从火星转移过来, 投生于这里的第三密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19 发问者: 什么——()继续.

Ra: 你必须记住, 那些转移到这个星球的实体们已经处于他们第三密度的中期, 所以这个第三密度(对他们而言)是个适应, 而非一个开始.

 

20.20 发问者: 谢谢你. 在那个时候, 粗略而言有多少百分比的实体之前是火星人, 多少百分比是从地球第二密度收割而来?

Ra: 我是Ra. 大约有一半的第三密度人口是来自红色星球, 火星[如你的称呼], 的实体. 大概有四分之一来自你们星球的第二密度. 大约四分之一来自其他源头、其他星球, 这些实体选择这个星球从事第三密度的工作.

 

20.21 发问者: 当他们投生于此, 这三种的实体是否混合在一起成为社会或群体; 或者他们依照群体或社会分开居住?

Ra: 我是Ra. 他们大部分没有混杂在一起.

 

20.22 发问者: 那么这个无混杂的情况是否开启了群体分离的可能性, 然后, 造成群体之间好战态度的可能性?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23 发问者: 那么这是否促成寿命减少?

Ra: 我是Ra. 这的确使得寿命[如你的称呼]减少.

 

20.24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 为什么900年是理想的寿命?

Ra: 我是Ra. 第三密度的心//灵复合体借以提炼各种变貌及学习/教导的催化活动课程, 其强度或许是任何其他密度的一百倍, 因此这样的学习/教导对于心//灵复合体是至为困惑的, 容我们说, 会被体验的海洋所淹没.

在首先的, 容我们说, 150200年之间[以你们衡量时间的方式], 一个心//灵复合体正走过灵性童年的过程. 心智与身体尚不足以形成已修炼的配置, 提供清晰度给灵性汇流. 于是, 剩下的寿命则被用来最佳化从经验本身产生的理解.

 

20.25 发问者: 那么以目前来说, 对于那些刚开始第三密度课程的实体, 我们的寿命似乎太短了.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那些实体, 以某种方式已经学会/教导他们自己合宜的变貌[有助于快速成长], 他们现在能够在较短寿命之局限下工作. 然而, 你们大多数的实体发现自己处于永久的童年[可被这么认为].

 

20.26 发问者: 回到第一个25千年周期, 或主要周期, 星际邦联给予这些实体何种援助, 好让他们在这段期间有机会成长?

Ra: 我是Ra. 一些居住在内在层面的存在[位于该行星的振动性密度之复合体内]中的邦联成员与这些实体一起工作. 也有一个邦联成员与那些火星的实体工作, 协助他们完成过渡. 在大多数情况, (邦联的)参与是有限的, 因为这是恰当的: 允许混淆机制之工作的完整行程(travel)起作用, 好让地球的实体们能在它们自己思考的自由[容我们说]中发展它们希望的东西.

通常的情况是第三密度周期的发生无须外在[容我们说]或其他自我在资讯上的协助. 毋宁让实体们可以工作他们自己, 朝向适当的极化与第三密度的学习/教导目标.

 

20.27 发问者: 那么我要做个假设: 如果最高的效能已经在这个25千年的周期中被达到, 这些实体可能已经极化朝向服务自我或服务他人, 非此即彼. 那么这将使得他们在25千年周期的尽头得以被收割至第四密度之服务自我或服务他人的类型, 在这种情况下, 他们将不得不移动到另一个星球, 因为这个星球还会停留在第三密度5万多年.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让我们解开你那复杂且部分正确的假设.

起初的渴望是众实体寻求并成为一. 如果实体们可以在一个瞬间做到这点, 他们就可以在一个瞬间向前进, 因此, 如果这情况发生在一个主要周期内, 的确, 该第三密度的星球会在那个周期结束时被空出.

然而, 情况通常较为偏向中位数或平均值, 容我们说, 在太一无限宇宙的第三密度发展中, 通常第一周期之后只有小量的收割; 在第二周期, 其余的实体们得到显著的极化, 第二周期的收割量增加许多; 到了第三周期, 其余的实体得到更为显著的极化, 整个过程达到最高点, 并且收割被完成了.

 

20.28 发问者: 很好. 那么在这25千年周期的尽头, 看顾的星际邦联期望看到一场收割, 某个百分比的实体可被收割为第四密度正面, 某个百分比的实体可被收割为第四密度负面?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你可以看到我们在第一个主要周期的角色就像是个园丁, 知道季节(的变迁), 满足地等待春天的到来. 当春季没有发生, 种子没有发芽, 此时园丁必须在花园里工作.

 

20.29 发问者: 那么就我的理解, 在该25千年时期的尽头, 没有正面, 也没有负面极性的可收割实体?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你们所谓的猎户集团曾经在那个时期, 尝试过一次将资讯给予那些第三密度实体. 无论如何, 这些资讯并没有进入任何想要追寻这条途径的实体的耳里.

 

20.30 发问者: 猎户集团使用什么技巧来给予这资讯?

Ra: 我是Ra. 使用的技巧有两种: , 思想转移, 或你可以称为“心电感应”; , 排列特定的石头以暗示力量的强烈影响, 例如你们太平洋区域[如你现在所称]的那些雕像和岩石阵型, 在中美洲区域也有一些, 如你现在所理解的.

 

20.31 发问者: 你说的是复活节岛上的石制巨头像?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32 发问者: 这些石制巨头如何能影响人们选取服务自我的途径?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想象实体们以这样一种方式生活, 他们的心//灵复合体好像处在他们所无法控制的力量底下. 假设一个被充能的实体, 例如一个雕像或一个岩石阵型只被力量所充满, 那些实体的自由意志可能将这个特别的结构或阵型归因于这种力量, 那种凌驾于物质之上的力量, 无法被控制的力量. 如此便具有潜能引发进一步以力量凌驾其他自我的变貌.

 

20.33 发问者: 这些石制巨头是如何被建造的?

Ra: 我是Ra. 在扫描深层心智[心智之树的躯干]之后, 注视那些最有可能引发观看者的敬畏体验之形象, 然后以思想来建造它们.

 

20.34 发问者: , 那么猎户实体们亲自做这些东西? 他们是否降落在物质界, 或者他们从思想层制作, 或他们借由思想使用某些具肉身的实体来建造这些?

Ra: 我是Ra. 几乎所有这些建筑与阵型都是以思想隔着一段距离来建造的. 有极少数是在晚期, 由你们地球层面/密度上的实体仿造原始的建筑物所制作.

 

20.35 发问者: 建造这些巨头的猎户实体来自什么密度?

Ra: 我是Ra. 第四密度, 爱或理解的密度; 是该特殊实体的密度, 它提供这个可能性给那些第一主要周期的实体们.

 

20.36 发问者: 你使用相同的命名同时描述第四密度负面与第四密度正面; 两者都被称为爱或理解的次元.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爱与理解, 不管是属于自我或朝向其他自我的自我, 皆为一.

 

20.37 发问者: 建造这些巨头的时间距今大约多少年?

Ra: 我是Ra. 这大约在你们时间/空间连续体的6万年前.

 

20.38 发问者: 在南美洲有什么建筑物被建造?

Ra: 我是Ra. 在这个地方有些独特的雕像, 一些岩石的阵型, 以及一些涉及岩石和土壤的阵型.

 

20.39 发问者: 纳斯卡(Nazca)线条也被包括在内?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40 发问者: 这些线条必须从某个高度才能看清楚, 在当时它们有何利益?

Ra: 我是Ra. 这些阵型的利益在于它们被力量之能量所充满.

 

20.41 发问者: 我有点困惑, 这些纳斯卡线条对于行走在地表上的实体而言几乎无法理解, 他看不到什么东西, 除了地表上的一些裂痕. 然而, 如果你走到够高的地方, 你就能看到整个样式. 那么对于这些行走在地表上的实体有何利益?

Ra: 我是Ra. 在你们目前的时间/空间, 很难感知在6万年前的时间/空间, 大地如何被排列成一组充满力量的结构化设计, 从远处的山丘制高点可观看到.

 

20.42 发问者: 换句话说, 在当时有些山丘可以俯瞰这些线条?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集会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你现在所见的平坦区域, 曾经有许多山丘耸立. 该时间/空间连续体随着风与天气[如你的说法]前进, 侵蚀了大部分有些可畏的地表设计结构, 以及周围乡间的特质.

 

20.43 发问者: 我想我了解了, 这些线条只是当时结构的微弱残痕?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0.44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们需要知道今天稍晚是否有可能继续另一场集会, 以及是否有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做, 好使该器皿更为舒适?

Ra: 我是Ra. 这是可能的. 我们要求你仔细地观察器皿的校准, 除此之外,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在我们结束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20.45 发问者: 我打算在下一场集会聚焦于正面导向实体在第一个25千年的发展. 我知道你不能给建议. 但这个对我来说似乎...我希望我正走在正确的途径上, 探究在我们第三密度历史中的整个发展与影响. 你能否给我任何一点评语呢?

Ra: 我是Ra. 这些选择在于你, 按照你的辨别力.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