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场集会 1981210

 

22.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22.1 发问者: 该器皿想问你几个问题, 我将先把它们讲出来. 该器皿想知道为什么她在不同的地方, 在同一天的不同时间都会闻到馨香?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终身奉献于服务. 这已经把器皿带到[在空间/时间中的]这个链结——显意识和无意识的变貌均朝向服务; 进一步地, 显意识变貌借由通讯朝向服务. 每一次[如你所称]我们执行这个工作, 我们的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振动变貌与器皿朝向服务的无意识变貌就更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于是, 我们逐渐成为这个器皿的振动复合体的一部分, 它也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这发生在无意识的层级, 在这个层级, 心智已经深入到意识的根基[复数], 你可以称为宇宙的(层级).

这个器皿不能有意识地觉知该交织振动复合体的缓慢改变. 无论如何, 当这两个层级的奉献继续着, 并且工作也继续进行, 会有信号从无意识以象征的方式送出. 因为这个器皿的嗅觉极度敏锐, 这个关联无意识地发生, 这个气味的思想形态就被这个实体所见证.

 

22.2 发问者: 其次, 她想知道为什么参与这些集会以来, 随着时间的进展, 她觉得越来越健康?

Ra: 我是Ra. 这是该实体的自由意志的一个机能. 在开启通讯之前, 多年来, 这个实体以一组特定的声音振动复合体祷告. 在达到出神状态之前, 祷告停留在该心智复合体的显意识部分, 尽管有益, 但效果不如祷告[如你对这个振动声音复合体的称呼]的影响直接进入无意识层级, 因此从灵性复合体更关键地影响通讯.

再者, 由于这个工作, 这个实体开始接受特定的限制, 即为了准备服务的舞台, 而加诸于自身的限制, 好比它现在执行的服务. 这也是一个协助——重新校准该肉身复合体痛苦之扭曲.

 

22.3 发问者: 谢谢你. 我要问几个问题, 以澄清第二个主要周期的末期. 然后我们将继续前往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主要周期.

你能否告诉我, 在第二个主要周期的末期, 平均寿命为何?

Ra: 我是Ra. 在第二个主要周期的末期, 寿命年限[如你所知]依照地理分布有着一定的变异程度, 与智能能量较为协调一致的人群有较长的寿命, 好战人群的寿命则较短.

 

22.4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在第二个主要周期的末期, 平均寿命的长度为何?

Ra: 我是Ra. 平均数或许容易令人误解. 精确地说, 许多实体在一次投生中大约度过3540; 存在达到100岁寿命的可能性, 并且不会被视为不正常.

 

22.5 发问者: 我能否假设, 在第二个25千年周期, 平均寿命剧烈地从700岁下降到少于100, 这是由于缺少服务他人的情况加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有部分正确. 在第二个周期结束前, 责任法则开始生效, 因为实体越来越能够掌握在这个密度需要学习的功课. 因此, 实体们发现许多方式表现好战的本质, 不只是展现在部落或国家间, 也包括个人的关系, 彼此对待的方式; 在许多情况中, 以物易物的概念让位给金钱的概念; 另外, 拥有权的概念胜过非拥有权的概念, 在个体或群体的基础上取得优势.

于是每一个实体被给予更多细微的方式来展现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伴随着操控他人的变貌]. 当每一个课程被理解, 那些课程是关于分享、关于给予、关于在自由的感激中接纳——每一个课程实际上都可以被拒绝.

当学习/教导的果实没有被展现出来, 寿命便大幅降低, 因为荣誉/责任之道没有被接受.

 

22.6 发问者: 寿命的缩短是否在某些方面帮助这些实体, 因为他有更多时间在投生之间(的中阴期)回顾他的错误, 或者这个缩短的寿命阻碍了他?

Ra: 我是Ra. 两者都正确. 寿命的缩短是一的法则的一个变貌, 暗示一个实体不会接收到超过他可以承受的: 更强烈的更多经验. 这作用的范围以个人为基准, 并不会影响行星或社会复合体.

因此, 寿命的缩短是由于必须移除一个实体离开这个经验的强度; 这继起于[已经被(该实体)拒绝的]智慧与爱被反射回造物者的意识中, 而没有被接纳为自我的一部分; 这便造成该实体需要治疗, 以及许多关于此生的评估.

不正确的部分在于一个事实: 假设有适当的环境, 在你们的空间/时间连续体中, 一个延长许多的人生是很有帮助的, 好继续这密集的工作, 直到通过这个催化过程获致了结论为止.

 

22.7 发问者: 你提到该南美洲群体在第二个周期结束时是可收割的. 在第二个周期结束时, 他们的平均寿命有多长?

Ra: 我是Ra. 这个孤立的群体之寿命一路攀升到900, 对这个密度而言是适当的.

 

22.8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我们现在体验的地球上的行为似乎缩短了所有人的寿命, 在当时似乎还不足以影响他们, 缩短他们的寿命.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记住这点是好的: 在该空间/时间中的那个链结, 巨大的孤立(程度)是可能的.

 

22.9 发问者: 当时总共大约有多少人居住在地球上; 换言之, 在任何一个时间投生于物质界的人数?

Ra: 我是Ra. 我假设你意图询问关于在第二个主要周期尽头具肉身的心//灵复合体之数目, 这个数目大约是三四五零零零, (或者说)345千个实体.

 

22.10 发问者: 全体人口中大约有多少人是可收割的?

Ra: 我是Ra. 大约有150个实体是可收割的.

 

22.11 发问者: 非常小的数目. 那么在下一个周期的开始, 这些实体是否留下来在地球上工作?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被邦联造访, 变得渴望留下来, 为了协助地球的意识. 这是正确的.

 

22.12 发问者: 星际邦联对这个150人组成的群体进行何种拜访?

Ra: 我是Ra. 出现一个光之存有, 装备着所谓的光之护罩, 它谈论所有造物的无限和一体性, 以及等候着那些准备好收割之实体的事物. 它以黄金般的话语描述那栩栩如生的爱的美妙. 然后它允许一段心电感应连结, 渐进式地展示第三密度地球复合体的苦境给那些有兴趣的实体看, 接着它便离开.

 

22.13 发问者: 那么这些实体是否全部都决定在下一个25千年周期留下来帮忙?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作为一个群体, 它们留下来. 还有一些与这个文化周边相关的实体, 它们没有留下来. 然而, 它们也不能被收割, 所以它们从第三密度的, 容我们说, 最高子音阶开始重复这个密度. 这群体里的许多实体具有充满爱的本质, (他们)不是流浪者, 而是属于第二周期特别的来源.

 

22.14 发问者: 这些实体是否全部都在这个周期与我们在一起?

Ra: 我是Ra. 这些重复第三密度主要周期的实体, 有少数可以离开. 这些实体选择加入他们的兄弟姊妹, 如你对这些实体的称呼.

 

22.15 发问者: 这几个实体是否有谁是我们历史上有记载的人物? 那些以[我们可以在我们历史中找到的]具肉身的存有之身份出现的?

Ra: 我是Ra. 声音振动体, 圣奥古斯丁(Saint Augustine), 属于这特质; 圣泰瑞莎(Saint Teresa), 属于这特质; 圣方济各(Saint Francis of Assisi), 属于这特质, 这些实体都具有修道院的背景, 如你所称, 他们发现投生在同一类型的氛围是合宜的, 有助于进一步的学习.

 

22.16 发问者: 当该周期在25千年前终止, 星际邦联对于缺乏收割量有何反应?

Ra: 我是Ra. 我们感到关切.

 

22.17 发问者: 你们是否有立刻采取任何行动, 或者你们等待一个呼求?

Ra: 我是Ra. 土星议会唯一的行动是允许其他第三密度的心//灵复合体进入这个第三密度, 不是流浪者, 而是那些想进一步寻求第三密度经验的实体们. 这个行动以随机方式进行, 故自由意志不会被侵犯, 因为那时还没有一个呼求.

 

22.18 发问者: 当一个呼求发生, 星际邦联是否采取下一个行动?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2.19 发问者: 哪一位或哪一个群体产生这个呼求? 星际邦联采取什么行动?

Ra: 这呼求来自亚特兰蒂斯人. 这个呼求是为了获得[你称为的]理解, 伴随着帮助其他自我的变貌. 采取的行动正是你此刻参与的: 通过管道[如你所称]来铭印资讯.

 

22.20 发问者: 那么第一次的呼求是在亚特兰蒂斯科技兴盛之前发生的?

Ra: 我是Ra. 这基本上是正确的.

 

22.21 发问者: 那么, 亚特兰蒂斯的科技进展是因为这个呼求? 我假设这呼求被回应, 带给他们一的法则和爱的法则[一的法则的一个变貌], 但他们是否也得到科技资讯, 促使他们成长为高度科技化的社会?

Ra: 我是Ra. 一开始并没有. 大约在我们首次出现在埃及上空的同一时间以及从那时以后持续(的一段时间), 邦联的其他实体显现在那些已达成一种与通讯相调和的哲学理解[容我们误用这个单词]水平的亚特兰蒂斯人面前, 以促进并激励对于合一之神秘的研读.

无论如何, 请求还为了治疗和其他理解, 传递的资讯与水晶、金字塔建造有关, 还有[如你所称的]神殿的建造, 它与训练有关.

 

22.22 发问者: 这个训练是否与埃及人接受的入门训练属于同一种类?

Ra: 我是Ra. 这个训练是不同的, 因为该社会复合体, 容我们说, 在思想方面比较老练, 矛盾与野蛮程度较少. 因此该神殿是学习的殿堂, 而不是做出尝试将医者完全地分离并放在台座上.

 

22.23 发问者: 那么在这些神殿中是否有所谓的僧侣被训练?

Ra: 我是Ra. 以禁欲独身、服从与贫穷的角度来看, 你不会称呼他们为僧侣. 他们是专注于学习的僧侣.

当那些在该学习中接受训练的僧侣开始尝试使用水晶力量在治疗以外的事物时, 困难开始浮现, 因为他们不只在学习, 还与你们所谓的政府结构有牵连.

 

22.24 发问者: 他们取得所有资讯的方式是否与我们现在取得你们的资讯之方式一样, 通过一个器皿来沟通?

Ra: 我是Ra. 偶尔有一些探访, 但容我们说, 在你们的历史事件之长廊[位于你们的空间/时间连续体]中没有任何重要性.

 

22.25 发问者: 是否需要有一个统合的社会复合体, 探访才会发生? 什么条件是必须的, 好使这些探访得以发生?

Ra: 我是Ra. 有两个条件: 一群人的呼求, 其平方(总合)克服那些不愿意追寻或学习的人们之阻力. 第二个需求, 邦联成员相对的天真, 认为资讯的直接转移对于亚特兰蒂斯人有帮助, 如同这方式以往对该邦联实体有帮助.

 

22.26 发问者: 那么我知道了. 你所说的是这些天真的星际邦联实体在过去有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 所以他们对亚特兰蒂斯人做同样的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我们提醒你, 我们是邦联中天真的一员, 并且持续尝试弥补我们觉得要负责的损失. 那是我们的义务, 也是荣誉, 继续与你们人群在一起, 直到我们教导/学习扭曲的痕迹被相反的扭曲所拥抱, 平衡得以实现.

 

22.27 发问者: 我明白了. 那么, 我将陈述我现在对于亚特兰蒂斯有的全貌, 你可以告诉我是否正确.

亚特兰蒂斯有足够多的实体开始朝一的法则方向走, 并活出一的法则, 这种情况让他们的呼求被星际邦联听到. 这个呼求被听到, 因为使用平方法则, 它推翻了没有呼求之亚特兰蒂斯人的反对. 于是星际邦联使用一些通讯管道, 如同我们现在使用的一般, 同时也进行直接接触, 但最后变成一个错误, 因为它被亚特兰蒂斯的某些实体误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除了一个例外. 只有一个法则, 就是一的法则. 其他所谓的法则都是一的法则之变貌, 有些是原初的, 并且对于要被理解的进展是至为重要的. 无论如何, 每一个所谓的法则, 我们也称为“方法”, 这样它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变貌, 而非一条法则. 一的法则不具有多重性.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问题, 请现在发问.

 

22.28 发问者: 什么是——我唯一想到的问题是——你能否告诉我亚特兰蒂斯人口的平均寿命?

Ra: 我是Ra. 平均寿命, 如我们曾说过的, 容易引起误解. 亚特兰蒂斯人, 在早期的文化经验中, 习惯的寿命从70岁到140岁不等, 这个数字为近似值. 由于逐渐增加对权力的渴望, 在这个文明的后期, (人们的)寿命快速地减少, 因此, 治疗与恢复青春的资讯被请求.

在我们结束之前, 你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22.29 发问者: 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或者任何我们可以为她做的事情?

Ra: 我是Ra. 该器皿状况良好. 当这个工作圈中的一些或一个实体没有完全清醒的一段期间, 维持清楚的联系是较不容易的. 我们要求在这个圈子里的实体们注意他们的能量对于增加这个通讯的生命力(vitality)是有帮助的. 我们谢谢你们谨慎认真的询问.

我是Ra. 怀着大喜悦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