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场集会 1981215

 

24.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24.1 发问者: 我们有一点担心该器皿的身体状况. 她有轻微的淤血现象, 你可否告诉我这次集会的适当性, 我会很感谢.

Ra: 我是Ra. 该器皿身体复合体的生命能低落, 这次集会时间将会适切地被缩短.

 

24.2 发问者: 她请求, 你是否可能促使该器皿的载具不时地咳嗽以帮助她. 这是否可能?

Ra: 我是Ra. 请重新叙述询问, 具体指定间隔.

 

24.3 发问者: 她要求你至少在每次通讯(问答)之后令器皿咳嗽. 这是否可能?

Ra: 我是Ra. 这是可能的. [咳嗽声.]

 

24.4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继续本书的方式为穿越最后的25千年周期, 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周期, 并且可能探查一点第四密度的状态, 从而发现许多我们可以追溯的地方, 并进一步钻研一的法则. 我预期首先的资料不会太深入一的法则领域. 我希望在更进阶的集会中进入一的法则中更伟大的哲学领域, 如此我们使得这份资料(循序)进展, 让它成为可理解的资料. 我希望我遵循的是正确的方向.

在上次集会中, 你提到在过去25千年周期间, 亚特兰蒂斯人、埃及人以及那些南美洲的人们被(邦联)接触, 然后星际邦联离开. 我了解邦联好一段时间都没有返回. 你可否告诉我与地球人下一次接触的原因、结果以及态度?

Ra: 我是Ra. 在亚特兰蒂斯人的个案, 资讯的扩张导致他们的行动趋向好战, 最终导致第二次亚特兰蒂斯大灾难, 在一零八二一(1821)年前, 以你们的时间尺度而言.

由于这些社会性行动(战争), 许多许多人必须迁徙; 行动的范围包括亚特兰蒂斯以及北非沙漠——第一次冲突之后, 某些亚特兰蒂斯人前往的地方. 由于[你们称为的]原子弹以及其他水晶武器, 地球外貌继续改变, 直到九六零零(96)年前, 最后一个大陆块沉没.

在埃及与南美的实验, 其结果虽然没有造成大规模的毁灭, 却也远离星际邦联的初衷. 很明显的, 不只是对我们而言, 也包括议会和守护者, 我们的方法对于这个特别的星球并不恰当.

因此我们的态度转为谨慎、观察, 并且持续尝试有创意地发现新的接触方法, 好让我们的联系能以最小的扭曲程度来服务人群, 最重要的: 让我们分享资讯的意图被曲解或反向解释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24.5 发问者: 你可否令器皿咳嗽, ?

Ra: [咳嗽声.]

 

24.6 发问者: 谢谢你. 那么我假设星际邦联离开地球有一段时间. 什么状况创造出邦联下一次的接触?

Ra: 我是Ra. 以你们的时间尺度, 大约在你们的三六零零(36)年前, 你们称为的猎户集团涌入. 由于日益增加的负面影响作用在思考与行动变貌之上, 他们能够开始工作那些[如你会说的]古老时期流传至今的铭印, 即他们是特别且不同的.

在许许多多个千年前, 邦联的一个实体, 你可以称为“亚威”, 曾经借由基因复制, 对那些逐渐来到埃及一带居住的人们设置了这些偏好, 姆大陆沉没后, 也在许多许多其他地方散布. 猎户集团在这种情况下找到肥沃的土壤来种植负面性的种子, 一如往常, 这些种子是那些精英、与众不同的, 那些操控或奴役他人的实体.

亚威觉得对这些实体要负很大的责任. 然而, 猎户集团将亚威这个名字铭刻在人群中, 让人们以为亚威要对这个精英主义负责任. 那时亚威能够评估它的振动型态, 接着, 实际上成为一个更能清楚表达、更有效力的声音振动复合体.

在这个复合体中, 老亚威现在没有名字, 但意思为“他来了”, 开始传送正面导向的哲学. 这大约是在你们的二——我们更正这个器皿——三三零零(33)年前. 从而加入这个强烈的(情节)部分, 属于众所周知的哈米吉多顿(Armageddon).

 

24.7 发问者: 你可否再制造一次咳嗽, ?

Ra: [咳嗽声.]

 

24.8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有个问题, 猎户集团如何在36百年前溜进来? 他们如何穿过隔离? 那是不是一个随机的窗户效应?

Ra: 我是Ra. 在那个时间点, 并不完全如此, 因为对这个资讯有适当的呼求. 当有混杂的呼求存在, 依照密度之道, 窗户效应将会变得更活跃.

在这个案例, 由于缺乏强大的极性, 隔离的巡查[容我们说]没有如此紧密, 窗户因此需要变得很脆弱以容许穿透. 当你们的收割迫近, 你们称为的光之势力依据他们的呼求来工作. 猎户的存有则依照他们的呼求工作, (虽然)这方面的呼求实际上没有这么大.

因此, 由于授权之道或平方之道的缘故, 对于穿透有着许多抵抗. 然而自由意志必须被维持, 那些渴望获得负面导向资讯[如你所称]的人们必须被满足, 于是那些猎户存有借由窗户效应移动进来. [咳嗽声.]

 

24.9 发问者: 那么亚威尝试更正他看见的[我所谓的]错误[我知道你并不想要如此称呼它], 33百年前从正面的哲学开始. 当时猎户与亚威的哲学思想是否以心电感应的方式传递, 或使用其他技巧?

Ra: 我是Ra. 有两个其他的技巧被使用: 其中一个由不再被称为亚威的实体所使用, 他仍然觉得如果他能培养一些超越负面力量的实体们, 这些超群的实体们就能散布一的法则. 于是这个实体“Yod Heh Shin Vau Heh”以相符于具肉身存有的形态来到你们人群中, 并以一般的交配方式繁衍下一代, 于是产生一个世代, 其身躯相当巨大, 这些存有被称为“Anak.

另外一种方法在这个场景的后期被使用得更多, 如我们常在你们人群中使用的思想形态, 提醒人们(宇宙的)神秘或崇高. 你或许熟悉这些演出的一部份.

 

24.10 发问者: 关于那些演出, 你可否陈述一些, 在令器皿咳嗽之后, ?

Ra: [咳嗽声.] 我是Ra. 这是你可能发现的资讯. 无论如何, 我们可以简短地指出, 有个所谓的轮中之轮, 以及有着不眠双眼的基路伯(cherubim).

 

24.11 发问者: 很好. 36百年前, 猎户集团是否采用类似的方法带来铭印?

Ra: 我是Ra. 在那个时候, 该集团或帝国在天空中有密使.

 

24.12 发问者: 你可否描述那个密使?

Ra: 该密使具有烈火般的特质, 白天隐藏在云中. 如此可以抹除那些看到该载具的人的疑问, 并且使它与这些人心中对[你们称为的]造物者的概念一致.

 

24.13 发问者: 当他们看到这烈火的云朵, 实体们如何接收到这个铭印或资讯?

Ra: 我是Ra. 借由思想转移, 以及借由烈火现象和其他通过使用思想形态产生之奇迹般事件的影响.

 

24.14 发问者: 那么是否有任何我们已记载的先知从这个时代或稍后时期冒出来?

Ra: 我是Ra. 那些帝国的实体无法成功地维持他们的临在, (距今)大约三零零零(3)年前, 他们必须实质地离开天空. 所谓的先知经常被给予混杂的资讯, 但猎户集团所能做的最坏的举动就是促使这些先知讲述毁灭与末日. 在那些日子, 先知的工作就是讲预言, 他们爱其同胞, 一心只想服务同胞和造物者.

 

24.15 发问者: 令该器皿咳嗽之后...

Ra: [咳嗽声.]

 

24.16 发问者: ...你的意思是猎户集团成功地以末日讯息污染了一些正面导向的先知?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你的下一个询问将是这次集会的最后完整询问.

 

24.17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为什么猎户集团在经过[以我的计算]600年之后必须离开? 为什么他们必须撤退?

Ra: 我是Ra. 虽然他们给予那些实体的铭印是: 这些实体是精英群体. 然而你所知的大分散(Diaspora)发生了, 导致这些人分散各地, 使得他们成为更谦卑、更正直的种族, 敌意较少, 并且更觉知太一造物者爱意的亲切性.

他们周遭的世界(creation)有些好战, 有些倾向奴役他人, 但他们自身因具有基因上的优越性/弱点而成为猎户集团的目标, 成为你们所称的丧家之犬, 从而让他们对邻居、家庭以及太一造物者的感激之情开始治疗精英主义的感觉——它导向[凌驾他人之]权力扭曲, 这曾经导致了他们自身的好战性.

现在可以问任何简短的询问.

 

24.18 发问者: 我对一件事有点困惑, 当我正读到...

Ra: [咳嗽声.]

 

24.19 发问者: ...这不是很重要, 但我很想知道在1950年代,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是否曾与星际邦联或猎户集团接触?

Ra: 我是Ra. 你说的这个人和一些思想形态[在第三密度分不出与实体的差异]会面. 这是一个测试. 我们, 邦联, 希望看看当这个极端正向并且简朴和善的人, 没有趋向权力的显著扭曲, 恰巧收到和平讯息会发生什么事, 以及附带的可能性. 我们发现这个实体并不认为他所照顾的实体们能够处理其他存有和其他哲学的概念. 于是达成一个协议, 允许他继续走他的路, 我们也走自己的路. 一个十分安静的战役[如我们曾听你这么称呼]持续进行, 也就是逐渐地以我们的出现警醒你们. 各种事件已经追过这个计划.

[咳嗽声.] 在我们结束前还有什么简短询问吗?

 

24.20 发问者: 还有个与这相关的问题: 是否有个太空船坠毁, 是否有些小躯体现正保存在我们的军事设施中?

Ra: 我是Ra. 我们不希望侵犯你们的未来. 若给你这个讯息, 可能超出了你在目前这个空间/时间链结中做出适当处理的极限, 因你们军方和情报思想的配置目前相当混乱. 所以, 我们将保留这个资讯.

 

24.21 发问者: 好的. 抱歉用这些问题来烦你...

Ra: [咳嗽声.]

 

24.22 发问者: ...但它们就是烦扰我. 我们将在下一场集会讨论一的法则, 将它置于本书范畴的最上方, 并尝试更深入地探讨该哲学, 同时我们建构一个参考架构进入该哲学. 非常谢谢你.

Ra: ...

 

24.23 发问者: , 拜托, 我快要讲完了. 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如果器皿的上半身有升高的现象, 请注意只调整它上身的附属肢体(双臂).

我是Ra. 一切都好. 与你们谈话是我们的喜乐.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