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场集会 1981216

 

25.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25.1 发问者: ...首先问是什么原因或复合原因导致了器皿的胸部发冷[以它一般的称呼]?

Ra: 我是Ra. 这个朝向疾病的变貌产生, 是由于器皿的自由意志接受了你们称为LSD的化学物质. 这事件经过那些不想让器皿存活的实体们仔细地策划. 这个物质可以轻易地移去摄取者大量的生命能储存. 猎户实体安排这个机会, 首先希望这个器皿会变得减少朝向[你们所称的]正面的极化. 由于这个器皿有意识的努力, 使用该物质是作为服务他人与感恩的编程工具, 该器皿免受这方面的扭曲, 没有产生让猎户集团满意的结果.

其次的希望放在特定能量传送可能被误用上, 在你们人与人之间的身体复合体变貌上, 该能量传送是最强有力的方式. 我们过去还没有说过不同类型的能量阻塞与转移, 正面与负面的, 可能发生在参与你们的有性生殖复合体的行为中. 然而, 这个实体, 是非常强壮的实体, 在普世绿色光芒之爱的能量上的扭曲非常小. 因而这个特殊的计划也不太有效, 由于这个实体继续给予自我的一切, 以一种敞开或绿色光芒的方式进行, 而非试图欺骗(deceive* )或操控其他自我.

(即使)在这个化学物质影响下, 这个实体并没有走调, 也没有停止分享普世大爱, 唯一残留的可能扭曲只是尽可能地耗尽这个实体的能量. 这个实体有个朝向忙碌的强力变貌, 它尝试去克服这变貌已经有好一段时间, 它了解对于这个工作而言, 这并不是适当的态度. 在这方面, 摄取这个物质确实, 容我们说, 造成存活力减少的扭曲, 这是由于忙碌与缺乏去休息的期望; 这个器皿停留在警醒的时刻远超过适宜的时间. 因此损失了不少的生命能, 造成这个器皿异常地容易遭受感染, 好比它现在经验的.

(*编注: 最新重听版显示Ra说的是receive, 但作者群改为deceive.)

 

25.2 发问者: 该器皿问的第二个问题是: 我怎样才能让自己最佳地恢复活力, 不只现在, 也包括未来?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觉察到了它的体质的基本需要: 冥想、接受各种限制、与他人交往的欢喜体验、歌唱时感受美好、以及在运动的时候尽可能大量接触第二密度的生命力, 特别是树林; 这个实体也需要认识到要有适度但稳定的食材摄取, 在运动时机上建议清晨和休息前的两个时段.

 

25.3 发问者: 她要求问的第三个问题是: DonJim要如何帮我恢复活力?

Ra: 我是Ra. 给予这个问题完整的答案并不恰当. 我们只能说这些实体是十分尽责的. 我们可以补充一点, 由于这个器皿的变貌在这个空间/时间链结里倾向不平衡, 这个实体在运动时最好要有同伴.

 

25.4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们将继续昨天讨论的题材. 你陈述大约3千年前, 由于大分散, 猎户集团离开. 那么星际邦联是否能够在猎户集团离开后有任何进展?

Ra: 我是Ra. 许多世纪以来, 星际邦联与猎户同盟双方在你们之上的层面上彼此忙碌着, 容我们说, 在时间/空间中的数个层面上, 一方阴谋尽出, 另一方则束紧了光之甲胄. 在这些层级上, 从古至今, 战役持续进行着.

在地球层面上, 能量之前已经被设定在运作中, 这并没有导致大规模的呼求. 有一些孤立的呼求事例, 其中一个发生在约你们的二六零零(26)年前, 地点是你们称为的希腊, 结果产生书写的进步, 以及对于一的法则某些切面之认知. 我们特别注意到的实体有: 泰勒斯(Thales), 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 他们是哲学家[以你们的称呼], 教导他们的学生. 我们也要指出伯里克利(Pericles)的各种理解.

在这个时候, 邦联被允许以心电感应传递的愿景(visionary)资讯是有限的. 无论如何, 在大部分期间, 帝国[根据很久以前就被设定在运作中的态度与能量]灭亡与兴起, 并没有导致强烈的极化, 而是正面与好战或负面的混合物, 可谓最后这个小周期的存在状态的特色.

 

25.5 发问者: 你提到猎户同盟以及它与星际邦联之间的战役. 是否有可能传达任何概念, 关于这场战役是如何进行的?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想象你的心智, 想象它与你们社会上其他所有心智处于完全的合一中. 那么你们就成了单一心智, 原本在你们物理幻象中微弱的电荷现在是个巨大的强力机器; 借此, 任何思想都可以被投射为东西.

在这个努力中, 猎户集团突击或攻击装备着光的邦联. 结果是你们所谓的不分胜负, 双方能量都多少被这(交战)所消耗, 并需要重新集结; 负面一方因无法操控(对方)而耗损, 正面一方因无法接受被给予的东西而耗损.

 

25.6 发问者: 你可否详述关于“无法接受被给予的东西”这句话的意思?

Ra: 我是Ra. 在时间/空间的层面上进行你们所称的思想战争, 最具接受性与爱的能量会是如此地爱那些想要操控的实体, 以致于他们被爱所围绕、淹没, 接着被正面能量转变.

然而, 这是一场实力相当的战役, 星际邦联察觉到它不能, 在平等的立足点上, 允许它自己被操控以便维持纯粹的正面; 因为这样的纯粹不会有任何结果, 由于被所谓的黑暗力量踩在脚跟下, 如你可能采用的说法.

因此那些应付这场思想战争的实体们必须处于守势而非全然接受, 好保存他们的用处以服务他人. 于是, 他们不能全然地接受猎户同盟想要给的东西, 即奴役. 所以, 由于这种摩擦, 双方都损失了一些极性, 必须重新集结.

对于双方而言, 它还不是富有成效的. 唯一有帮助的结果是平衡这个星球可用的能量, 使得这些能量在空间/时间中比较不需要被平衡, 从而减轻了地球全面毁灭的机会.

 

25.7 发问者: 我相信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是否有一部分的星际邦联参与这场思想战役? 有多少百分比参战?

Ra: 我是Ra. 这是邦联最困难的工作. 在任何一个时间, 仅有四个行星实体被要求参与这场冲突.

 

25.8 发问者: 这四个行星实体属于什么密度?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属于爱的密度, 编号为四.

 

25.9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这是对该工作而言最有效的密度. 这个密度——一个属于这个密度的实体从事这类工作是否比一个属于第五或第六密度的实体更有效?

Ra: 我是Ra. 第四密度是除了你们自己的密度之外, 欠缺避免战役的智慧, 唯一认为战役有必要的密度. 因此, 使用第四密度社会记忆复合体是必须的.

 

25.10 发问者: 我假设星际邦联与猎户集团双方在这场战役中的都是第四密度, 猎户集团的第五与第六密度并未参与其中.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将是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 因为这个实体的能量低落.

它有部分是正确的. 第五与第六密度的正面实体不会参与这场战役. 第五密度的负面实体不会参与这场战役. 因此, 双方的第四密度(实体)加入这场冲突.

在我们结束之前, 是否有几个简短的问题?

 

25.11 发问者: 好的, 我先想问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如果该器皿还剩下一点能量, 我才要问这个问题, 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第五密度负面实体不参与这场战役的态度?

Ra: 我是Ra. 第五密度是光或智慧的密度. 在此密度的所谓负面服务自我实体处于高水平的觉知与智慧, 并且他们已经终止活动, 除了借由思想. 第五密度负面实体是非常压紧的(compacted), 分离于其他一切事物.

 

25.12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我们不想耗尽器皿的能量, 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你们是非常谨慎认真的. 正如我们先前要求的, 最好去观察器皿较为笔直姿势的角度. 它造成身体复合体中[被称为]手肘部分的某种神经阻塞.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