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场集会 1981217

 

26.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26.1 发问者: 第一个问题是, 我们已做的任何改变是否会影响该器皿的通讯? 我们在这里的设定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6.2 发问者: 你的意思是每一件事都令人满意, 可以继续通讯?

Ra: 我是Ra. 我们的意思是这些改变影响这次的通讯.

 

26.3 发问者: 因为这些改变, 我们是否应该中断通讯, 或者我们应该继续?

Ra: 我是Ra. 如果这是你的意愿, 你可以这样做. 无论如何, 在这个空间/时间链结, 如果没有这些修改, 我们将无法使用这个器皿.

 

26.4 发问者: 假设继续下去是妥当的, 我们来到目前周期的最后3千年, 我想知道一的法则是否曾以书写或口语形式在过去3千年间被完整地公布, 好比我们现在从事的工作? 它可以从任何其他源头取得吗?

Ra: 我是Ra. 在这个密度中, 没有可能存在一的法则之资讯的完整源头. 无论如何, 在你们传递下来的特定著作中, 你们所谓的神圣作品有部分的法则.

 

26.5 发问者: 我们所知的圣经是否有部分的法则?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6.6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 旧约是否含有关于一的法则的任何内容?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6.7 发问者: 哪一本书含有更多一的法则在其中, 旧约或新约?

Ra: 我是Ra. 从你所说的这两本文集来比较它们与一的法则之关联, 内容大致是相等的. 然而, 所谓的旧约有较大量受负面影响的材料, 如你所称.

 

26.8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猎户集团在旧约与新约各影响多少百分比?

Ra: 我们宁可让那些寻求一的法则之实体们自己谨慎考虑. 我们不是为了评判而说话. 如此的说明会被有些读者认为带有判断价值. 我们只能建议仔细的阅读以及向内去消化这些内容. 理解将会变得显明.

 

26.9 发问者: 你可否令器皿咳嗽?

Ra: [咳嗽声.]

 

26.10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在最近的时间可曾与任何我们第三密度的人口通讯?

Ra: 我是Ra. 请重述, 详细说明“最近的时间”以及代名词“你”.

 

26.11 发问者: Ra在这个世纪, 好比说最近80年间是否曾与任何我们的人群通讯?

Ra: 我是Ra. 我们未曾如此.

 

26.12 发问者: 在过去80年内, 一的法则是否曾借由任何其他源头被通讯给我们人群中的一个实体?

Ra: 我是Ra. 太一之道很少被通讯, 虽然在过去80年间曾有稀少的个案.

由于朝向第四密度的收割逐渐接近, 有许多通讯来自第四密度. 这些通讯是普世大爱和理解之道. 其他的教导则保留给某类实体, 他们的理解[如果你愿意谅解这个误称]深度推荐并吸引此类进一步的通讯.

 

26.13 发问者: 星际邦联是否在最后一个主要周期的后期增强它帮助地球的计划? 从先前的资料看起来, 他们确实这么做, 特别是工业革命. 你可否告诉我这个增强背后的态度及推理过程? 除了在这周期的最后一百年间制造更多闲暇时间, 是否还有其他原因? 或这就是全部的原因?

Ra: 我是Ra. 这不是全部的原因. 大约在你们的过去两百年间, 开始有显著数量的老资格实体, 他们投生是为了学习/教导目的, 而不是为了较次要的学习/教导[属于较不觉察此过程的实体]. 这是我们的信号, 允许通讯开始发生.

流浪者差不多在此时来到你们中间, 开始被(他人)感觉到, 首先给予包含自由意志变貌的想法或思想, 这是允许更多流浪者来给予更特定资讯的先决条件. 思想必须先于行动.

 

26.14 发问者: 你可否令器皿咳嗽?

Ra: [咳嗽声.]

 

26.15 发问者: 我想知道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是否可能为一个流浪者?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这个实体是个普通的[容我们说]地球人, 他选择离开载具, 并允许一个实体持久地使用它. 相较于流浪者现象而言, 这是相对罕见的.

你可以做的更好, 考虑流浪者的投生, 例如“托马斯”实体和“本杰明”实体.

 

26.16 发问者: 我假设你意指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与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Ra: 这是不正确的. 我们打算传达的是声音振动复合体, 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 另外一个是正确的.

 

26.17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告诉我, 使用亚伯拉罕·林肯身体的实体来自哪个密度, 来自何方?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是第四振动.

 

26.18 发问者: 我假设是正面的?

Ra: 这是正确的.

 

26.19 发问者: 他被暗杀是否受到猎户集团或任何其他负面势力的影响?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6.20 发问者: 谢谢你. 在最近3040年间, UFO现象已经广为我们的人群所知晓. 我知道有史以来, 一直都有UFO活动, 但在过去40年间, UFO活动增加的起初原因是什么?

Ra: 我是Ra. 邦联给予你们实体,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的资讯被误用了, 毁灭的工具开始被建造, 例如曼哈顿计划及其产物.

通过流浪者, [声音振动]尼古拉[·特斯拉], 被给予的资讯也被进行实验, 目的是其潜在的破坏力: 例子, 你们所谓的费城实验.

因此, 我们感到强烈的需求, 以任何可提供服务的方式涉入我们邦联的思想形态, 好平衡这些原本要帮助你们地球的资讯所带来的扭曲.

 

26.21 发问者: 那么你所做的, 我假设是用UFO现象[如我们所称]去创造一团神秘的空气, 然后借由心电感应传送许多讯息, 在一的法则之下, 人们当然可以接受或拒绝, 于是人们开始严肃地思考他们过去行为的后果.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只有部分正确. 有其他服务是我们可以执行的. 首先, 在核子装置被使用的事件中[位于你们的空间/时间连续体]整合灵魂或灵性[如果你同意这么说]. 这一点 邦联已经完成了.

 

26.22 发问者: 我不充分理解你的意思. 你可以再讲详细一点吗?

Ra: 我是Ra. 这些武器的特质是使用智能能量将物质转化为能量, 导致第三密度空间/时间过渡到第三密度时间/空间[或称为你们的天堂世界]的过程在许多情况下被中断. 于是, 我们提供我们的服务, 在从空间/时间过渡到时间/空间的期间继续整合那些灵魂或灵性复合体.

 

26.23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一个例子, 让我们说, 广岛或长崎, 关于这个工作是如何被完成的?

Ra: 我是Ra. 那些不是被辐射线摧毁, 而是被能量释放的创伤所摧毁的实体, 不只身//灵复合体无法存活, 那个独特的振动复合体, 你们称为灵性复合体[我们理解为一个心//灵复合体], 也被扰乱了. 当它被完全地扰乱, 则无法被重新整合. 这会是造物者的损失, 失去造物者的一部分, 因此我们被给予许可, 不是去阻止事件的发生, 但要确保那些[容我们说]脱离身体的心//灵复合体之存活. 在你所提的例子中我们做到了, 没有失去任何一个[宏观宇宙]无限太一的灵体或部分或全息图或小宇宙.

 

26.24 发问者: 可否请你令器皿咳嗽, 然后模糊地告诉我, 你们是怎样办到的?

Ra: [咳嗽声.] 我是Ra. 这是通过我们对于能量之次元场的理解达成的. 较高或较密集的能量场将控制较不密集的(能量场).

 

26.25 发问者: 那么你的说法是, 一般而言, 你们允许这个星球的人群进行核子战争, 以及战争带来的许多死亡, 但你们能够创造一个状态, 在其中这些死亡不会比被子弹杀死或年老死亡带来更多创伤, 容我说, 关于进入天堂世界或星光世界或不管我们称呼它为什么.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它会带来更多创伤. 无论如何, 一个实体会保持为一个实体.

 

26.26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那些在广岛或长崎被(原爆)杀死的实体们的状态? 在这个时间, 他们的状态是怎样的?

Ra: 我是Ra. 带有这种创伤的实体们尚未完整地开始治疗过程. 他们在最大的可能限度被给予协助.

 

26.27 发问者: 当这些实体们的治疗过程完成之后, 这个由于核子弹爆炸而死的经历是否会使他们在攀升到第四密度的进度中倒退[容我们说]?

Ra: 我是Ra. 核子毁灭这类的行动影响整个行星. 在这个毁灭的层级上并没有区别, 而且整个行星都需要被治疗.

 

26.28 发问者: 我具体所想的是如果一个实体当时在广岛或长崎, 而且他在我们周期的尽头正达到可收割的程度, 这个由核子弹造成的死亡是否可能会创造出这样一种创伤, 以致于他在本周期的尽头无法被收割? 那是我具体的问题.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一旦治疗开始进行, 收割可以不受阻碍地进行. 无论如何, 整个星球为了这个举动将经历治疗, 不分受难者与侵略者, 因为整个星球都受到了损害.

 

26.29 发问者: 可否请你令器皿咳嗽? 以及...

Ra: [咳嗽声.]

 

26.30 发问者: 那么你可否描述行星治疗的机制?

Ra: 我是Ra. 治疗是个接受、宽恕以及, 如果可能的话, 修补(restitution)的过程. 修补在时间/空间中是不可得的, 现在有许多在世的人们正尝试修补.

 

26.31 发问者: 这些在世的人是如何尝试修补的?

Ra: 我是Ra. 这些人尝试将爱的感觉送给地球, 抚慰和治疗这些举动带来的伤痕与不平衡.

 

26.32 发问者: 那么当UFO现象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 许多团体报道了接触; 许多团体报道了与UFO实体的心电感应, 并且许多人记录下了他们认为是心电感应通讯的结果. 星际邦联是否[容我们说]趋向于传送心电感应通讯给那些对UFOs有兴趣的团体?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虽然我们的一些成员不再选择在时间/空间中使用思想形态投射进入你们的空间/时间, 而是选择在(土星)议会的许可下, 不时出现在你们的天空却不降落.

 

26.33 发问者: 那么曾经发生的所有降落, 除了艾森豪威尔被接触的降落, 都属于猎户集团或类似群体的降落?

Ra: 我是Ra. 除了那些[容我们说]无结盟关系的独立个案, 这是正确的.

 

26.34 发问者: 在这些降落事件中, 是否需要牵涉其中之实体们呼求猎户集团, 或者有些实体即使没有呼求该集团, 仍然会与其接触?

Ra: 我是Ra. 你必须探测第四密度负面理解的深度. 这对你而言是困难的. 一旦通过你们所谓的窗户抵达了第三密度空间/时间连续体, 这些十字军便可以任意掠夺, 成果则完全是目击者/主体或受害者自身极性之函数.

这是由于第四负面密度诚挚地相信爱自己就是爱全体. 每一个其他自我不是被教导就是被奴役, 于是有个老师教导自我的爱. 暴露在这种教导下, 它的意图是在第四密度收割到来之际, 收割第四密度负面或自我服务的心//灵复合体之果实.

 

26.35 发问者: 你可否令器皿咳嗽, ?

Ra: [咳嗽声.]

 

26.36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所有从星际邦联取得心电感应接触的团体都是猎户十字军的高优先目标, 我还假设在这些团体中有大部分的资讯被猎户集团污染. 你可否告诉我, 这些团体的资讯有多少百分比被猎户集团重度污染[容我们说], 以及在他们当中, 是否有任何人能够持续成为一个纯粹的邦联管道?

Ra: 我是Ra. 给予你这个资讯将侵犯一些人的自由意志或混淆程度. 我们只能要求每个团体考虑哲学以及[你们所谓的]特定资讯的相对效应. 并不是资讯的特定性招来负面影响, 而是赋予在它上面的重要性.

这就是为什么当被问到特定的资讯时, 我们常常重申, 它黯然到微不足道, 如同青草会枯萎与死去, 而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光与爱却永远不断增益到无限的造物领域, 在永恒中创造着和创造着祂自己.

那么为什么要担心那些在它的季节中茂盛、枯萎与死去; 却由于太一造物者的无限光与爱而再次成长的青草? 这是我们带来的讯息. 就浅薄的层面而言, 每一个实体都会兴旺与死去. 就更深层的意义而言, 存在性没有尽头.

 

26.37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可否请你令器皿咳嗽?

Ra: [咳嗽声.]

 

26.38 发问者: 正如你曾经所陈述的, 它是一条狭窄和狭长的途径. (路上)有许多令人分心的事物.

我计划创造一篇关于一的法则的绪论[容我说], 行经并触及75千年周期的高点, 或许还有些问题探讨一般性的未来. 在这篇一的法则的绪论之后, 我想直接进入主要的工作, 就是创造一份理解, 可以散播给那些需要的人, 只给那些要求的人. 这份理解能够允许他们大大地加速他们的进化. 我很感激, 并感到极大的荣耀与特典能够做这件事, 并希望我们能完成下一个阶段.

(*编注: 以下关于能量转移的问答原先被发问者移至第31, 学者版予以还原.)

我有一个该器皿提出的问题, 我想为该器皿问这个问题. 她说, 你说到不同类型的能量阻塞与转移, 正面与负面的, 可能发生在参与我们的有性生殖复合体的行为中. 她陈述, 请解释这些能量的阻塞与转移, 重点放在一个寻求与一的法则一致的个人可以在这个领域中正面地做些什么? 你是否可能回答这个问题?

Ra: 我是Ra. 这是部分可能的, 基于我们曾铺设的背景(知识). 这是个恰当的、较为先进的问题. 由于这个问题相当具体, 我们可以给个一般性的答案.

第一个能量转移是红色光芒, 它是一个随机的转移, 只与你们的繁殖系统有关.

橙色与黄色光芒尝试去拥有性交, 如果只有一个实体在这个区域振动, 首先将造成一个阻塞, 因此导致这个在此区域(进行)性振动的实体对此活动产生永不终止的欲望. 这些振动层级正寻求的是绿色光芒活动. 橙色或黄色光芒的能量转移是有可能的; 这个情况将极化朝向负面: 一方被看作是个物体, 而非其他自我; 另一方看待自己为掠夺者或该情势的主人.

在第三光芒*中有两种可能性. 首先, 如果双方都在第三光芒*中振动, 这将会有一个互相强化的能量转移; 负极或女性[如你所称]从存在性的根部向上通过各个能量中心汲取能量, 于是身体上恢复活力; 正极或男性[依照你们幻象中的看法]在其能量转移中找到一种灵感去满足并喂养该身//灵复合体的灵性部分, 于是双方都被极化并释放各自[借由智能能量之性质]大量拥有的过剩能量, 也即负极/直觉能量, 正极/肉身能量[依你对它们的称谓]; 如果有一方或双方都对占有、被占有、渴望占有或渴望被占有感到害怕, 则能量转移会被阻碍.

(*原注: 这应该是第四或绿色光芒, 发问者和Ra32.3更正该错误.)

绿色光芒的另一种可能性是一个实体提供绿色光芒能量, 另一个没有提供这个普世爱之能量, 这便造成一个能量阻塞, 结果是不散发绿色光芒的实体增加挫折或性欲; 散发绿色光芒的实体则稍微朝向服务他人极化.

蓝色光芒能量转移此时在你们人群中是有些罕见的, 但有很大的帮助, 因为涉及其中的能量转移变得能够毫无保留、毫无恐惧地表达自我.

靛蓝光芒能量转移在你们人群中是极为罕见的. 这是身体复合体的圣礼部分, 由此可以通过紫罗兰色光芒与智能无限接触. 没有阻塞会发生在这最后两个层级, 因为这个事实: 如果双方都还没有准备好这股能量, 它便不是可见的, 并且转移或阻塞都不会发生. 这好比一个强有力的引擎被拿掉了配电器.

作为此次工作的范例, 这个器皿在[录音带空白]经验中, 如你对这个物质的称呼, 能够使猎户集团受挫, 这是由于它有效地、完全地开启其他自我到达第三光芒——我们更正这个器皿, 其生命能正在下降——绿色光芒能量, 并且部分开启其他自我到达蓝色光芒互动.

在我们结束之前, 容我们问, 你是否有任何询问?

 

26.39 发问者: 如果你愿意, 请使该器皿咳嗽, 我将快速问一两件事.

Ra: [咳嗽声.]

 

26.40 发问者: 该器皿问, 从上次LSD的使用, 我正经验的衰弱效应会有多长, 以及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首先, 身体复合体衰弱的时间大约是[你们的]三个月亮周期. 第一次摄取的效果大约是[你们的]一个月亮周期; 第二次摄取有累计或加倍的效果.

其次, 这个器皿状况良好. 你们十分尽责.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欢乐、快活地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欣喜着.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