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场集会 1981221

 

27.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27.1 发问者: 在这次集会, 我想是一的法则之卷二的开端, 它将聚焦在[我们认为是]我们存在的唯一重要面向.

不过, Jim感到有义务为Paul Shockley问两个问题, 在我们正式开始之前, 我将先问这两个问题, 或许你能够回答. 第一个问题是: Paul Shockley目前传讯的来源与埃德加·凯西的来源相同, 他过去接收到一份资讯叙述他曾参与埃及人金字塔的设计与建造. 你可否告诉我们, 他在那次的努力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Ra: 我是Ra. 这件事发生在你们空间/时间连续体的两个时期与两次人生. 第一次属于物理性质的工作, 他与邦联实体们在你们所知的亚特兰蒂斯大陆一起工作, 时间大约是[以你们纪年的方式]13千年前. 容我们说, 这次的记忆被整合到这个实体的心//灵复合体的无意识之中; 这是由于它极度渴望记得治疗的服务, 以及借由水晶与充能医者的机制达成可能的极化.

第二次的经验大约在1千年以后. 在该次经验中, 这个实体在某个程度上准备埃及人群的意识, 好让他们能够提供呼求, 使得我们的社会记忆复合体能够行走在你们人群当中. 在这次的人生经验期间, 这个实体属于僧侣的身份, 并从事教导, 它成功地记得在亚特兰蒂斯金字塔经验时期的学习/教导, (虽然)是半扭曲的形式. 于是这个实体成为一的法则之原型思维的一个建造者; 带着朝向治疗的变貌, 这个特点协助我们人群在稍后的时期[以你们的时间尺度]将该变貌带入物理显化当中.

 

27.2 发问者: 第二个问题是: Paul还接收到一份资讯, 其中提到有其他存有协助金字塔的建造, 但它们并未完全地具体现身在第三密度当中. 它们的身体从腰部到头部是具体可见的, 但腰部到双足则未具体显现. 这样的实体是否存在于金字塔的建造过程中, 以及它们是谁?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考量这点, 当智能无限被有秩序地编码进入智能能量之际, 智能无限出现在活力性与存在性的吸收过程中; 这是由于那些进行协助的实体的思想铭印所造成的, 它们协助有生命的石头进入存在性的一个新外形. 智能无限的释放与使用持续一段短暂的时期, 开始吸收所有连贯或连锁的次元, 于是提供短暂的一瞥, 看见那些将它们的思想投射到物质上的存有们; 这些存有因此开始物质化, 但并未保持可见的状态. 当我们提供[从我们的智能无限到石头的智能无限之]联系时, 这些存有是我们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思想形态或第三密度可见的显化.

 

27.3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我现在将开始一的法则之卷二的(工作)过程. 我假定这将是一个比卷一困难许多的任务, 因为我们想将焦点集中在那些不是短暂性质的事物上, 并且作为发问者, 我有时候可能会有些困难.

当我确实有这样的困难时, 我可能会退回到某些部分短暂的问题上, 只因为我无法明确地阐述那些我真正需要去阐述的(问题), 我为此感到抱歉, 但我将尽力停留在正轨上, 并把没有价值的事物从本书中去除[如果它们确实发生在我的询问过程中].

我开头的声明, 我已经写下来了. 它是: 在这个密度中, 大多数实体将他们的心智聚焦于一些短暂的状态或活动, 却很少关心它作为一个工具或帮助的价值, 让他们成长和理解造物之真实或未受扭曲的本质, 他们是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们将尝试, 借由从造物的开端出发, 建立一个关于[在造物中的]我们自己的概述, 借此获致一个关于[我们认为的]实相的更为通晓的视察点. 我们希望这个过程将允许我们更有效地参与进化过程.

我想先从一些词汇的定义开始, 先前我们使用过这些词汇, 却尚未完全地理解它们, 可能无法(做到), 但既然我们使用的第一个词汇为智能无限(intelligent infinity), 我们希望你定义每一个单词的意义, 以及组合在一起的词汇意义.

Ra: 我是Ra. 你的心智复合体之振动显示一个疑问. 然而, 你的振动声音复合体所表现的却是一种偏好. 请重新叙述.

 

27.4 发问者: 你是否能定义智能在智能无限里的意义?

Ra: 我是Ra. 在回答你的定义问题之前, 我们将就这个问题的完整光谱做说明. 你们的语言, 使用振动声音复合体, 在最佳情况下, 是对于显意识思想本质之理解[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近似描述. 感知与振动声音并不是同样的事, 因此尝试去定义将是令人挫折的, 虽然我们乐意在你们声音振动复合体的限制内协助你.

要将智能与无限分开定义是困难的, 因为这两个振动复合体等同于一个概念. 就好比将你们的一个声音振动概念, 信心(faith), 要分成两半一样. 无论如何, 我们将试着协助你.

 

27.5 发问者: 分开它不是必需的, 定义智能无限就够了. 你可以就此定义吗?

Ra: 我是Ra. 这样就简单太多了, 也比较不会混淆. 合一是存在的. 合一就是一切万有. 这个合一具有动能与位能. 这位能就是智能无限. 撷取(tap)此位能将产生功. 这功已经被我们称为智能能量.

这功的本质取决于自由意志的特殊变貌, 反过来, 自由意志是合一[或全体]之位能的一个特殊的智能能量或动态焦点之本质.

 

27.6 发问者: 我想稍微详细地探讨功的概念. 在牛顿物理学中, 功的概念是我们称为的一种移动通过空间的力, 它等于力乘以距离[如我们所衡量的]. 我假设你所说的功是一个更加宽泛的术语, 可能包括意识内的功.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当我们使用这个术语, 它在应用中是通用的. 智能无限有个律动或流动, 好比一颗巨大的心从中心太阳[如你所思考或设想的]开始跳动, 这流动的存在无可避免地形成存在性的浪潮, 没有极性, 也没有限度; 那广大且宁静的全体向外、向外地脉动(扩散), 向外和向内地聚焦着, 直到所有焦点完成. 焦点的智能或意识已经达到一个状态, 在其中, 它们的[容我们说]灵性本质或质量呼唤着它们向内、向内、向内(收敛), 直到一切融合.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实相之韵律.

 

27.7 发问者: 现在我想我已经从中萃取到重要的一点: 在智能无限里的功是没有极性的, 或者说位能的差异不必要存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在合一中, 不管是位能或动能, 都没有差别. 智能无限的基本律动完全没有任何种类的扭曲. 这些律动被覆盖于神秘中, 因为它们是存在本身. 从这毫无扭曲的合一中, 不知怎的, 出现一个与智能能量相关的位能(潜能).

以此方式, 你可以把该术语观察为有些两面性, 其中一个用法是毫无扭曲的合一, 没有任何动能或位能的面向. 这个术语的另一个应用面, 我们无差别地使用它是因为缺乏其他术语来描述那个被(多个)能量焦点[我们称之为智能能量]所撷取的广大的位能.

 

27.8 发问者: 就我的理解, 智能无限的第一变貌是我们称为的自由意志变貌. 你可以给予我这个变貌的定义吗?

Ra: 我是Ra. 在一的法则的这个变貌中, 一般认为, 造物者愿认识祂自己.

 

27.9 发问者: 那么我假定造物者愿知晓祂自己为造物者, 然后祂把自由的概念[即在知晓的各种道路上完全自由的选择]授予给这个知晓.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相当正确的.

 

27.10 发问者: 那么作为一的法则之第一变貌, 我假设它是智能无限的法则, 所有其他变貌[即造物的全部经验]从这个法则跃出.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既正确亦不正确. 在你们的幻象中, 所有经验从自由意志法则或混淆之道中跃出. 就另一个意义而言, 我们正在学习的, (所有)经验即是这变貌.

 

27.11 发问者: 我必须好好想一想, 然后在下次集会问这方面的问题. 接下来我想讨论[你曾告诉我的]第二变貌, 也就是爱的变貌.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7.12 发问者: 我想要你定义爱, 就它作为第二变貌的意义而言.

Ra: 我是Ra. 它的定义必须奠基在带着自由意志之原初变貌的智能无限或合一或太一造物者之背景上. 那么爱这个术语可以被视为焦点, 专攻的选择, 一种[容我们说]极高位阶的能量, 它促使智能能量从智能无限的位能中如此这般地成形. 然后, 这个(焦点)被你们人群中的一些人看成一个客体, 而非一个活动; 并且这个极度强健的能量焦点之原则被崇拜为造物者, 而非合一或太一性[所有爱(复数)从其中源起].

 

27.13 发问者: 是不是有一种爱的显化, 我们可以称之为振动?

Ra: 我是Ra. 再一次, 我们碰到语义上的困难. 爱或理解的振动或密度与第二变貌中的爱有不同的意义; [这个变貌]作为伟大的启动者以及原初的共同造物者, 使用智能无限创造许多造物; [这个振动]作为那个密度, 在其中, 那些实体学习一项活动[被称为没有显著扭曲的“表示爱”(loving)], 接着寻求光之道或智慧之道. 因此, 在振动的意义中, 爱进入光. 就合一在其自由意志中活动的意义中, 爱使用光, 并且有大能依它的变貌去指引光. 因此振动复合体们重现了造物在合一中的反向过程, 从而展现了伟大心跳的律动或流动, 如果你愿意使用这个类比.

 

27.14 发问者: 我将做个声明, 那是我从杜威·拉森的物理学中摘录的, 或许接近我们正尝试解释的东西. 拉森说一切都是运动(motion), 我们可以视为一种振动, 这振动是纯粹的, 它不是物质的——在任何形式或密度中都如是; 那个振动的第一个产物是我们所称的光子(photon), 光之粒子. 我尝试在物理的解答和爱与光的概念之间做类比. 这是否与爱创造光的概念相近?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27.15 发问者: 那么, 我将把这个概念扩张一些. 我们有爱的无限振动, 我假设可以在不同的频率上发生. 我再假设它从一个基本频率开始. 这样说有任何意义吗?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每一种爱, 也就是你对原初发起者的称谓, 都来自一个频率[如果你想要用这个词]. 这个频率就是合一. 我们或许情愿将它比拟为气力(strength), 而非一个频率. 这气力是无限的, 某些有限的品质被这原初运动的特殊性质所拣选.

 

27.16 发问者: 那么, 由于缺乏更好的理解, 我们将这振动称为纯粹的运动; 它是纯粹的爱; 尚没有东西凝结[容我们说]以形成幻象的任何类型或密度. 这爱借由该振动过程创造出一个光子[以我们的称谓], 即光的基本粒子. 接着这光子借由附加的振动与旋转, 进一步地凝结成各个密度[我们所经历的各个密度]的粒子.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27.17 发问者: 那么这构成密度的光拥有我们所称的颜色, 并且这颜色分成七种. 你可否告诉我, 对这些颜色的分类是否有个原因或解释? 你能告诉我吗?

Ra: 我是Ra. 这将是这次集会的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 因为这器皿的生命能是低落的. 我们将简短地回答, 你可以在随后的集会中进一步询问.

你们宇宙的振动型态之本质取决于爱或该焦点安置在起初材料或光上面的配置, 爱使用其智能能量去创造一组幻象或密度的特定型态, 好满足祂对于一个认识自己的方法的智能估计. 因此, 如你所称呼的这些颜色, 在爱的意志下, 尽可能地以狭窄的或狭长的或必要的方式去表现.

还有更进一步的资讯, 我们乐于通过回答问题与你分享. 然而, 我们不愿耗尽这器皿. 在我们离去之前, 是否有个简短的询问?

 

27.18 发问者: 我唯一需要知道的是,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帮助她或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这器皿有轻微的不舒适. 或许一个更简单的身体之配置会是恰当的, 基于器皿的身体复合体状态已经有所改善.

我是Ra. 你们的努力是谨慎认真的. 我们应与你们同在.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庆吧.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