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场集会 1981225

 

31.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31.1 发问者: 我首先想要为器皿问一个问题, 她觉得现在感觉比较好, 她想一个人单独散步, 她要求知道这举动是否合宜?

Ra: 我是Ra. 这是可以接受的.

 

31.2 发问者: 好的. 我现在要做的是使用我们上一本书(卷一)的结尾资讯, 当时你建议它将更适用于较为先进的资料. 我们将把它放在本书这里*, 因为我们正在谈论两性生殖, 我想要在该资料上扩展一点, 以获得一些定义和更好的理解. 你在该资料中谈到性能量转移. 可否请你定义那个能量转移并详述其意义?

Ra: 我是Ra. 能量转移暗示着释放潜在的能量穿过一个赋能空间[容我们说]. 性能量转移的发生是由于两个心//灵复合体的极化, 彼此之间有一些位能差. 这种能量转移或阻碍则是这两个位能之间的互动机能. (能量)转移发生的例子中, 你可以把它比拟为一个闭合的电路. 如同所有经验上的活动, 你也可以将这个活动视为造物者体验祂自己.

(*编注: 请参阅26.38 )

 

31.3 发问者: 那么这个活动是否为造物者体验祂自己的原初机制?

Ra: 我是Ra. 这不是个恰当的用语. 或许该形容词可改为“适当”, 即造物者知晓祂自己的一种适当方式. 因为在每一个互动中, 不管有何扭曲, 都是造物者在体验祂自己. 造物者以这种两性方式认识祂自己有两个潜在的好处.

第一, 启动绿色光芒产生一股潜能, 直接简单的类比是你们所称的喜乐, 存在于智能能量中的灵性或形而上特质. 这对于领会存在性之较真实的本质有很大的帮助. 两性生殖行为的另外一个潜在好处是有可能获致圣礼的理解或与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相连结[容我们说]; 借着适当的准备, 你们所称的魔法工作可以被完成, 可以体验到智能无限. 专注于以此方法抵达智能无限的正面导向的个体们, 通过寻求或意志的行动, 便能够导引这无限智能到达该实体渴望做的工作中, 不论是知识的服务或治疗的能力或任何渴望的服务他人方式.

这些是造物者以这种特别的方式体验祂自己的两个好处. 如我们先前所说, 这个特别的能量转移的气力的必然结果是: 它开启了一扇门, 容我们说, 通往个体心//灵复合体们的渴望, 即以无限多种方式服务一个其他自我, 于是朝正面极化.

 

31.4 发问者: 你可否详述一下这个概念, 关于性行为不只让造物者更了解祂自己, 也在我们密度中创造一个后代, 或开了一条路径让另一个实体可以进入这个密度?

Ra: 我是Ra. 如我们先前所说, 性能量转移包括那随机的红色光芒转移, 它是第二密度实体的机能, 容我们说, 尝试去成长、求生存. 这是性互动的一个恰当机能. 你们所称的后代, 即掌握了由这个随机行为或称为卵受精的事件所提供的心/身复合体机会的已投生实体, 使得一个实体有机会作为具肉身的实体进入该密度.

从事两性生殖能量转移的双方有潜能在这方面提供伟大的服务: 滋养一个较少经验的小实体, 在它获取经验的过程中.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总会有可能使用这些机会极化到负面, 这是由于你们社会复合体数千年、数万年来逐渐累积的扭曲, 从而创造出混淆的倾向, 容我们说, 或阻挠了这种能量转移的服务其他自我方面, 以及随后服务其他自我的机会.

 

31.5 发问者: 如果一次性能量转移发生在绿色光芒中——我假设在这个例子中没有红色光芒能量转移——这是否意味这种特定(能量)转移不可能包含受孕过程, 不会诞生出一个实体?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由于身体复合体的性质, 总是会有红色光芒能量转移. 这种能量转移的随机结果就是它本然的样子, 作为一个机能, 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伴侣当中带来受孕的可能性. 只要各个实体的振动率在任何关键的意义上都没有被黄色或橙色光芒能量所扭曲, 绿色光芒能量转移就会发生; 于是这个礼物[容我们说]被自由地给予, 不要求心智、身体、灵性方面的报酬. 绿色光芒是一种完整的普世爱, 也就是给予而不期待回报.

 

31.6 发问者: 性结合不必然带来受孕, 我想知道这个事实背后的某种原则. 我对于化学或物理原则没有兴趣, 我有兴趣的是何种形而上原则引导伴侣有没有小孩, 或它纯粹是随机的?

Ra: 我是Ra. 这个随机程度在特定的限制之内. 如果一个实体已经具备老资格, 它可选择生命经验的基本结构, 这个实体可以选择投生在一个无法生育的身体复合体中. 因此, 我们发现有些实体选择不结果实. 其他实体, 通过自由意志, 使用各式各样的装置确保不孕. 除了这些状况, (一般)状况是随机的.

 

31.7 发问者: 谢谢你. 在先前的资料中, 你提到“磁性吸引”. 你可否定义并详述这个术语?

Ra: 我是Ra. 我们使用这个术语以指出你们两性的本质具有极性. 这个极性是多变的, 依照每个实体的男性/女性极化, 不管一个实体属于生物上的男性或女性. 因此, 当两个[就男性/女性对女性/男性极性而言]具有适当平衡的实体相遇并因此感觉到极化力量作用在彼此身上的吸引力时, 你可以看到磁力.

这是两性机制的气力. 不需要一个意志的行动去感受到异性的吸引力. 它将不可避免地发生, 给予能量一个可自由流动的适当途径. 这条途径可能会被某种朝向信仰/状况的变貌所阻碍, 该变貌对实体声明不渴望吸引力. 无论如何, 基本的机制, 容我们说, 就如同磁石与铁的单纯作用.

 

31.8 发问者: 我们似乎有越来越多的[现在投生在这里的]实体拥有被称为同性恋的倾向. 你可否解释并详述这个概念?

Ra: 我是Ra. 在这种状态的实体们经历到大量的扭曲, 由于他们在之前许多世都经历生物男性与生物女性.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地球困难的振动状态, 这扭曲并不会导致同性恋倾向进入活跃阶段. 在你们人口更加稠密的国家[如你对星球表面这些部分的称呼]中的拥挤都市区, 存在着[你会称为的]大量的灵光侵犯. 在这些状态下, 混淆将发生.

 

31.9 发问者: 为什么稠密的人口会创造这些混淆?

Ra: 我是Ra. 两性的生殖冲动有其目标, 不只是单纯的生殖机能, 尤有胜之的是借由这个活动唤醒服务他人的渴望.

在过度拥挤的状况中, 每一个心//灵复合体恒常地被其他自我们轰炸, 那些特别敏感的实体会感觉不到服务其他自我的渴望, 这是可以理解的. 这也会增加这个或然率——缺乏对于红色光芒生殖能量的渴望或造成阻塞.

在不拥挤的氛围中, 同样一个实体, 通过孤独的感觉刺激, 将有更多的渴望寻求某个人作为服务的对象, 于是规律化了有性生殖的机能.

 

31.10 发问者: 概略来说, 一个男性实体要有多少个前世是女性使得他在这一世有高度的同性恋倾向?

Ra: 我是Ra. 如果一个实体的累世约有65%处于与目前身体复合体极性相反的性别/生物身体复合体中, 则这个实体容易受到都市区的灵光侵犯, 或许便成为你所称的同性恋特质.

在这个节骨眼上值得注意的是, 虽然困难许多, 但在这种交往类型中, 一个实体仍然可能在忠实且诚挚的[无性别性质的]绿色光芒的爱之中, 大程度地服务他人, 从而调整或减轻它在性方面的损伤之扭曲.

 

31.11 发问者: 提摩太(Timothy Leary), 一位研究人员, 在书中写到: 在一个实体的青春期中, 早期或第一次性经验产生的性倾向会铭印在该实体的DNA编码中. 类似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吗?

Ra: 我是Ra. 有部分是正确的. 由于独自性经验的性质, 在大多数情况, 你们称呼的自慰不大可能对于后期的经验有铭印效应. 同样真实地, 一些早期(青少年)的相遇可能被视为同性恋倾向, 通常只是好奇的天真练习.

无论如何, 正确的部分是: 一个心//灵复合体强烈涉入的第一个()经验确实将铭印该实体, 成为他此生经验的一组偏好.

 

31.12 发问者: 猎户集团是否使用这点作为一个入口, 好铭印一些属于负面极化的偏好在实体上?

Ra: 我是Ra. 正如我们星际邦联在被给予机会的任何时候都尝试照耀我们的爱与光, 包括性的机会, 猎户集团也利用机会, 如果这个机会是负面导向的或该个体是负面导向的.

 

31.13 发问者: 是否有任何一种情绪偏向与男性/女性极性无关, 而能够增加一个实体的性能量?

Ra: 我是Ra. 没有性偏向而能增加性能量是极度不可能的. 或许我们不理解你的问题, 但这似乎是很明显的, 需要一个有性活动潜能的实体去经验性能量的累积.

 

31.14 发问者: 我想的更多的可能性是: 猎户集团曾经影响[好比说]第三德意志帝国(Third Reich)的特定成员, 我读过一些关于他们的报告, 在某些例子中, 一些成员从观察在毒气室以瓦斯毒杀实体们的过程中得到性满足.

Ra: 我是Ra. 我们重述, 这些实体有潜能去累积性能量. 选择何种刺激则是该实体的选择. 在你说的例子中, 这些实体重度地朝橙色光芒极化, 于是发现权力的能量阻塞, 将人处死即是凌驾他人的终极权力; 这个行为于是以性欲方式表达, 虽然是孤独的.

在这个例子中, ()渴望将持续不衰, 并且事实上是不能遏制的.

你将发现, 如果你观察你们人群中性风俗的整个光谱, 有些实体在支配他人过程中经验到如此的满足, 不管是以强暴或其他的支配方式. 在每个例子中, 这是性能量阻塞的例子.

 

31.15 发问者: 那么猎户集团是否能够把这种橙色光芒效应铭印在实体之上, 或者他们...这是这(概念)产生的方式吗? 这是我尝试去了解的. 这是这些概念来到这个星球的方式吗? 因为如果我们回到第三密度的开端, 一定有个原初的起因.

Ra: 我是Ra. 这个起因并不是猎户(集团), 而是你们人群的自由选择. 这有些难以解释, 我们将尝试.

性能量转移及阻塞比起其他途径是更为根本的显化或范例. 因此, 当你们人群向好战与拥有权的贪婪等概念敞开, 这些各式各样的扭曲便开始向下渗透通过心智之树, 进入身体复合体的表达, 性是该复合体的基本表达. 所以这些性能量的阻塞, 虽然有猎户(集团)的影响与强化, 基本上是由你们人群自由选择的存在性的产物.

这将是最后一个问题, 除了我们需要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以使它更清晰, 或在我们结束前回答任何简短的询问.

 

31.16 发问者: 我只需要知道它的作用是否会进入种族记忆, 并以某种方式感染所有人群? 那种事会发生吗?

Ra: 我是Ra. 种族记忆包含所有曾被经历的事情. 容我们说, 存在一些性的玷污, 这在你们自己的文化中主要表现为各式各样的敌对关系倾向, 或者你会称呼它们为婚姻(制度), 而非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自由地互相给予.

 

31.17 发问者: 那正是我想陈述的重点. 非常感谢你. 我不想使这器皿劳累, 那么我只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该通讯?

Ra: 我是Ra. 请觉察到这个器皿有些疲倦, (通讯)管道十分清晰. 无论如何, 我们发现生命能颇低. 我们不想耗尽该器皿. 然而, 当这个器皿敞开它自己, 容我们说, 我们感到一种荣誉/责任去提供能量交换. 所以我们忠告这个器皿在提供自己为开放管道之前要小心地评估其生命能.

一切都好,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该器皿与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