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场集会 198134

 

34.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34.1 发问者: 该器皿想知道, 对她而言, 每天两次较短的运动时间是否比一次长的运动时间好?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在这三个月期间, 该器皿的肉身复合体扭曲容易受到强化, 因此它的肉身复合体的运动配置需要加强. 这大约可以估算为每日一段主要的运动时间, 然后在夜间冥想前再加入一段运动时间, 为时大约是前者的一半. 这么做将使该器皿很疲倦. 然而, 它将产生强化肉身复合体的效应, 并减少易受伤的程度, 减少(该弱点)被利用的可能性.

 

34.2 发问者: 非常感谢你. 我们开始一般性的询问. 你在早些时候曾陈述, 穿透第八层级或智能无限层级允许一个心//灵复合体得以被收割, 只要这个实体在该周期的任何时间/空间有此愿望. 当这个第八层级的穿透发生时, 穿透这个层级的实体会经验到什么? 你可以告诉我这点吗?

Ra: 我是Ra. 每个实体认知智能无限的经验是独特的. 投生状态中, 这个认知的范围从无限制的喜乐到强烈奉献于服务他人. 一个触及智能无限的实体最常发生的反应是将这个经验视为一个无以言喻的深奥(经验).

无论如何, 该实体立即渴望终止此生的情况并不常发生. 反而是渴望去沟通或使用这个经验去协助他人, 该渴望极度地强烈.

 

34.3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 我在1964年左右经验到了什么, 我相信那是在我冥想的时候, 我觉察到一个[我认为是]不同的密度与不同的星球, 并且似乎经历了移动到那个星球上(的过程)? 你有没有可能告诉我那个经验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看见完全揭露它将导致某种伤害, 由于冒犯之故. 我们可以满足地暗示这个实体, 虽然它还没准备好接受他人主导的催眠回溯, 不过它还是有机会理解它的存在性(状态).

 

34.4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定义业力(karma)?

Ra: 我是Ra. 我们对业力的理解是它可以被称为惯性. 那些运行中的行动将持续使用平衡的方式, 直到控制的或更高的原则[你们可以将其比喻为煞车或停止装置]被祈请. 行动之惯性的停止可以被称为宽恕. 这两个概念是不可分的.

 

34.5 发问者: 如果一个实体在一次投生中发展了所谓的业力, 那么是否有程式会在特定时候启动, 好让他经验到允许他获致宽恕的催化剂, 从而减轻业力?

Ra: 我是Ra. 一般而言, 这是正确的. 无论如何, 自我和任何牵连的其他自我双方可以在任何时刻通过理解、接纳、宽恕的过程, 改善这些型态. 这在一生中的任何时点都是真实的. 因此, 一个已经让某个行为运作的实体, 可以宽恕自我, 并绝不再犯那个错误, 这也会煞住或停止你所谓的业力.

 

34.6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给我一些例子, 关于产生学习的催化作用, 在上次集会中提到的下列各个标题底下...你可否给我一个例子, 关于未显化的自我产生学习的催化剂?

Ra: 我是Ra. 我们观察到你对于痛苦催化剂的兴趣. 这个经验在你们实体中是最常见的. 这个痛苦可能属于肉身复合体, 更多的情况属于心智和情绪复合体. 在少数的例子中, 这痛苦属于灵性复合体性质. 这些创造出学习的潜能. 要学习的功课因人而异. 这些功课几乎总是包括耐心、容忍和(保持)轻快步调的能力.

情绪痛苦是很常见的一种催化剂, 不管是心爱的其他自我的肉身复合体死亡或其他表面上的损失, 通常导致相反的结果: 悲痛、没耐心、乖戾的感觉. 这个催化剂便走偏了. 那么, 在这些情况中将会有额外的催化剂被提供来给予未显化的自我进一步的机会, 去发现自我为全然自足的造物者, 包含一切万有并充满喜乐.

 

34.7 发问者: 从未显化自我的角度来看, 我们所称的传染病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扮演某种角色?

Ra: 我是Ra. 这些所谓的传染病是第二密度的实体, 它们提供这类催化剂的机会. 如果这个催化剂是不需要的, 那么这些第二密度的()生物, 并不会产生作用. 在每一个归纳法中, 请注意会有异常情况, 所以我们不能说到每一种情境, 但只能提到事情的一般运作或方式[如你所经验的].

 

34.8 发问者: 天生的缺陷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Ra: 我是Ra. 这是该心/身复合全体程式的一部份显化在第三密度的心//(复合体)之中. 这些缺陷被计划为一些限制, 它们是由该实体的全体复合体有意计划的经验的一部份. 这包括基因的素质, 如你对它们的称呼.

 

34.9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给予我关于自我与社会性自我关系的同类资讯?

Ra: 我是Ra. 未显化自我可以找到它的那些(用来)发展[//灵复合体的]任何能量汇流中心的功课. 社会性(自我)与自我的互动最常集中在第二与第三能量中心. 因此, 那些最活跃于尝试去再造或改变社会的实体们, 他们个人感觉自己是正确的或拥有答案将权力放在更正确的配置中. 这个情况可以是从负面到正面导向的一个完整旅程. 任何一个导向都会启动这些能量光芒中心.

有少数人, 他们协助社会的渴望出自绿色光芒或更高的(光芒). 无论如何, 这些实体是少数, 因为第四密度光芒的理解[容我们说]比较渴望普世的、自由给予的爱, 而非领地或甚至人群、政治结构的重整.

 

34.10 发问者: 如果一个实体强烈地倾向正面的社会效应, 与一个想要创造一个帝国并以铁腕统治的实体相比, 这会对他在灵光中的黄色光芒产生什么(影响)? 这两个实体在黄色光芒活动上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让我们举两个正面导向的、曾经活跃一时的灵魂作为例子, 他们已经不在你们的物理时间/空间之中. 一个被知晓为阿尔伯特, 他走入一个陌生且[对他而言]蛮荒的社会, 为了要治疗它. 这个实体能够动员大量的能量和你们所谓的金钱. 这个实体耗费了许多绿色光芒能量用在医者与风琴[你们的一种乐器]爱好者两方面. 这个实体的黄色光芒是明亮的, 且由于他努力于取得资金以传播其志业, 结果黄色光芒得以结晶化. 无论如何, 绿色与蓝色光芒也具有高耸般明亮的性质. 如你所称, 较高的层级被启动; 较低的能量点保持在平衡中, 相当相当地明亮.

另外一个例子是马丁这个实体. 该实体处理很大程度的负面橙色光芒与黄色光芒振动型态. 无论如何, 这个实体能够保持绿色光芒能量的敞开, 并且因为其考验的严酷[要说有任何区别的话], 这个实体可以被视为已经更朝向正面地极化, 这是由于他在面临巨大的催化剂的时刻, ()忠实地服务他人.

 

34.11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阿尔伯特与马丁的姓氏?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为你们所知的阿尔伯特·史怀哲(Albert Schweitzer)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34.12 发问者: 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但我不确定. 你可否给我与我们刚才所获的资讯相类同的资讯, 关于在自我与小器具、玩具、发明等等之间互动的未显化自我?

Ra: 我是Ra. 在这个特别的实例中, 我们再次聚焦于橙色与黄色能量中心. 以负面的观点来看, 你们人群中的许多小玩意, 你们所谓的通讯装置以及其他分心的事物, 如较不具竞争性的游戏, 可以被看作具有保持心//灵复合体不活跃的变貌, 于是黄色与橙色光芒活动减弱许多, 于是仔细地减少最终绿色光芒启动的可能性.

你们其他的器具可以被视为一种工具, 帮助实体探索其身体或心智复合体以及[在少数情形中]灵性复合体之能力, 于是在你们所称的团队运动中和在其他器具[如你们的各种交通工具]中启动橙色光芒. 这些可以被视为探究力量感觉的方式; 特别是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力量; 或一个团体的力量超过另一个其他自我们之团体的力量.

 

34.13 发问者: 关于这个催化剂类别, 电视对我们社会的一般整体效果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没有忽略许多属于绿色光芒的尝试, 经由这个媒介传递真理与美的资讯, 这些或许是有帮助的; 我们必须表明, 这个器具的总合效果是分心与沉睡.

 

34.14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与我们刚才所谈论的资讯相类同的资讯, 关于自我与战争及战争流言的关系?

Ra: 我是Ra. 你可以看出这与你们的器具有关系. 战争与自我的关系是成熟中的实体的一个根本感知. 其中有很大的机会加速到任何渴望的方向. 一个实体可以借由认定敌对的态度, 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朝负面极化. 一个实体可以借由在战争中的英勇行为[如果你可以这么称呼], 即保存其他自我的心//灵复合体的行动, 朝正面极化一些程度, 启动橙色、黄色, 然后是绿色(光芒).

最后, 一个实体可以非常强烈地极化第三光芒, 借由表达普世大爱的原则, 即使面对敌对的行动, 也不惜代价坚持这个原则. 如此, 该实体可能在一段很短暂的时间/空间跨度中成为一个觉知的存有. 这可以被视为所谓的创伤性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 在你们实体当中, 有很大百分比的进展有着创伤的催化剂.

 

34.15 发问者: 你在刚才的叙述中使用第三光芒这个术语, 这是你想要用的术语吗?

Ra: 我是Ra. 我们意指绿色光芒. 我们的困难在于我们认知红色与紫罗兰色光芒为固定的; 因此只有内侧的光芒才会变动, 并且被观察, 作为老资格(实体)尝试形成一次收割时的各项指标.

 

34.16 发问者: 那么红色光芒, 一道强烈的红色光芒, 是否与强烈的紫罗兰色光芒一样, 可以用来作为老资格[老资格的投生系统]的一个索引?

Ra: 我是Ra. 这只有部分正确. 在毕业或收割进入第四正面密度中, 被启动的红色光芒仅仅被视为在各个振动层级上所发生的一切之基础, 这个总合是紫罗兰色光芒能量.

紫罗兰色光芒是第四正面密度的唯一考量. 在评估第四密度的负面可收割(实体), 红色以及橙色、黄色光芒的强度都会被相当仔细地观看, 因为负面的进展需要大量的耐力与这类的能量, 从太阳神经丛中心要打开智能无限大门是极度困难的. 故需要这些条件达成第四负面密度的收割.

 

34.17 发问者: 你是否可能以我们的巴顿(Patton)将军为例, 告诉我, 在他发展的过程中, 战争在他身上的效应?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你所说的乔治(George), 在他身上, 前几次投生的程式创造出一种在此次投生[位于你们的时间/空间]中无法抵抗的型态或惯性. 这个实体具有强烈的黄色光芒启动, 伴随着经常发生的绿色光芒开启以及偶尔发生的蓝色光芒开启. 无论如何, 它发现自己不能打破先前由敌对性质的创伤经验所塑造的模子.

这个实体有些朝向正面极化, 由于它专一地信仰真理与美. 这个实体相当地敏感, 它感到一个伟大的荣誉/责任去保存该实体感觉为真实、美丽并且需要保卫的东西. 这个实体认知自己为一个英勇的角色. 它有一些朝负面极化, 由于欠缺对于它携带的绿色光芒之理解, 拒绝了宽恕原则, 该原则隐含在普世大爱之中.

()这次投生的振动总合稍微增加了正面极性, 但收割性减少, 这是由于拒绝了责任之道或法则; 也就是说, 看见普世大爱却依然继续战斗.

 

34.18 发问者: 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询问, 该实体的死亡几乎立刻就在大战终止之后发生, 其中的原因是否为: 它可以立刻再投生, 好让它有可能完成收割?

Ra: 我是Ra. 这是精准地正确.

 

34.19 发问者: 谢谢你. 那么我只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我们离开你们, 我的朋友们, 在太一[全体中的全体]的爱与光中. 我在永远持续的和平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