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场集会 1981316

 

39.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39.1 发问者: 该器皿想知道她现在虚弱的感觉是否为六周前摄取化学药品的结果?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这个器皿现在正经历身体复合体之衰弱变貌的最剧烈时期, 起因是两次摄取的倍增效应. 这个器皿可以预期这个极度的困境将持续1520个日间周期. 然后这些虚弱变貌将开始减轻, 然而, 由于这个器皿的不间断的虚弱变貌, 没有我们原先想得那么快. 这个器皿很幸运拥有一个支援小组, 该小组在这段时间的各场集会将必要的注意事项铭刻在她心上. 这个器皿几乎能够瞬间地清理心智/情绪复合体与灵性复合体, 这是此工作需要的纯净度, 但这个器皿朝向忠实服务的变貌并未在这件事上发挥最佳用途, (由于)它对身体复合体之虚弱变貌的批判. 因此我们感激(欣赏)你们在空间/时间中的协助, 好比你们最近决定减少一次工作. 这是恰当的决定, 同时给予这个器皿的指引是有帮助的.

 

39.2 发问者: 除了该器皿现在为了改善状态尝试做的事情, 还有没有额外的事情是她可以做的, 好使她的状况更快好转? 我知道因为几天前的足部问题导致她不能去运动——不能够行走, 但我们希望能回到常轨. 有没有其他事情是她能做的?

Ra: 我是Ra. 如我们曾经暗示的, 负面实体们正在竭尽全力, 为的是在此时损坏这个器皿. 这是先前提到的脚指问题的起因. 幸运的是这个器皿将在这段时期大大地投入崇敬太一无限造物者的行列, 借由(唱颂)神圣歌曲的振动复合体. 更活跃的身体生活, 包括运动与性活动, 是有帮助的. 然而, 这个器皿朝向[你会称之为]伦理道德变貌的要求对后者[活动]有影响. 再次, 这个器皿幸运地拥有充满爱的社交活动, 这些活动具有实质的利益. 基本上, 在你们第三密度连续体中, (好转)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39.3 发问者: 从你对该器皿状态的解读, 你可否大略估计在我们未来的工作中我们可以计划多长时间工作一次以及每次工作多长时间?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濒临冒犯的边缘. 先前给予的资讯设立着相当可遵循的指南. 无论如何, 我们觉察到不仅你们每一位都无法读出这个器皿的灵光场, 于是看见其身体复合体的状态; 而且器皿自身也有可观的困难穿透其身体复合体的精准扭曲状态, 这是由于它恒常地仰赖其意志去服务. 所以, 我们相信我们并未冒犯, 我们指出每次间隔一日, 在清晨时分进行工作是最恰当的, 可能的话, 缩短清晨的工作时间, 如果你们认为合适的话. 这个建议不只适用于这段时间, 也是一般性的建议.

 

39.4 发问者: 那么我将继续一般的询问, 尝试找到一条询问路线, 把我们带入一个理解非短暂机能的领域, 然后我们与其他人可以工作这个领域以提升我们的意识. 在尝试找到这条路线的过程中, 我可能会犯下好些错误. 如果我的询问方向是错误的, 我预先为此道歉. 我注意到一切事物似乎...或大多数基本的事物似乎都被分为七个单元. 在观看Henry Puharich的“九”(the Nine)之抄本时, 我发现其中有段叙述写着,“如果我们取得人体之电性等价物的七倍, 就会引发电流质量的七个量子(sevenon).”你可否解释这点?

Ra: 我是Ra. 要解释这点超出你们语言的能力. 无论如何, 我们将尝试讲述这个概念.

如你所觉察, 在由各个理则所设定的造物之开端, 完整的潜能被创造, 同时包含电性[以拉森的观点]与形而上(的潜能). 在理解[容我们说]这个叙述中, 形而上的电流与(物理)电流的概念是同等重要的.

这个概念, 如你所觉知, 与赋能态能量有关. 电子被认为没有质量, 只有一个场域. 其他(学者)宣称有个无限小的质量. 两者都是正确的. 赋能态能量的真实质量是场域的强度. 就形而上而言, 这也是真的.

无论如何, 在你们目前的物理知识系统中, 拿电子的质量数来做功是有用的, 你们可以借此找到物理宇宙其他问题的解答. 如此, 你们可以方便地考量每一个(更高的)存在密度有着越来越大的灵性质量. 容我们说, 这质量显著地增加, 但不算庞大, 直到入口密度. 在这个密度中, 总括一切, 向后看——简而言之, 所有极性的有用功能都被用到了. 所以, 个体的形而上电性的灵性质量便越来越大.

这里有个类比, 一个实体可以观察[被知晓为]阿尔伯特的工作成果, 他假定当一个质量(的速率)逼近光速, 该质量便会增长到无限大. 因此, 第七密度的存有、完整的存有、知晓祂自己的造物者, 累积质量并再次紧密地进入太一造物者之中.

 

39.5 发问者: 那么我在这一页上有的这个方程式中, 我假设Mi是灵性质量. 这是否正确?

M = (moc²)/(1 - v²/c²)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39.6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告诉我——你可否诠释“九”传达的一段讯息, 他们说,CH原则是知识与法则的揭露性原则”? 你可否告诉我那个原则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个[被如此地隐蔽在那个陈述中的]原则其实只是关于恒常者或造物者与短暂者或投生存有之简单原则, 以及存在于这两者之间的对彼此的渴慕; 这个渴慕在爱与光中, 在自由意志变貌之中, 作用于这个受到幻象束缚的实体.

 

39.7 发问者:“九”以这种形式来传递这个原则的原因是...这其中的原因是第一变貌吗?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39.8 发问者: 那么你可否告诉我, 为何他们要以如此隐晦的形式来给予这个原则?

Ra: 我是Ra. 该书记员对于谜题与算式十分感兴趣.

 

39.9 发问者: 我懂了.“九”描述他们自己为“上帝的九个首长(principals). 你可否告诉我, 他们的意思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也是个隐晦的叙述, 尝试指出九个坐在议会座上的实体是造物者、太一造物者的代表群; 如同在一个法庭中可以有九个见证者为一个被告做见证. 首长这个词汇也有此意义.

我们可以在这个资料中看到, 书记员的渴望多处影响了呈现的方式, 如同这个小组的能力与偏好决定着此次通讯的性质. 不同点在于一个事实: 我们就是我们本然的样子. 因此, 我们照我们的意志说话, 不然就完全不说话. 容我们说, 这需要一个非常精准调频的小组.

 

39.10 发问者: 我感觉到, 追溯身体能量中心的演化对调查我们的发展而言是个会带来收获的领域, 因为这七个中心似乎与我先前说过的所有与七有关的东西连结在一起, 这些东西似乎对于我们自己的发展有中心的重要性. 你可否描述这些身体能量中心的演化过程, 从最原始的具有能量中心的生命形态开始?

Ra: 我是Ra. 这个题材先前已经被提到一些. 因此, 我们将不会重复资讯, 如哪个光芒居住在第一密度与第二密度以及其中的原因; 而是尝试去扩大这个资讯.

各个发展水平的基本枢纽点, 换言之, 第二密度之外的各个密度, 可以作如是观: 首先, 所谓的红色光芒基本能量. 这个光芒可以被理解为各个密度的基本强化光芒. 它绝不可以被贬低为较不重要或较不具灵性进化上的生产力, 因为它是基础光芒.

下一个基础光芒是黄色. 这是伟大的踏脚石光芒. 在这个光芒里, /身赋能到它最完整的平衡. 这强健的红//黄三和弦(能量)成为一个实体进入绿色光芒中心的跳板. 这又是个基本光芒, 但不是主要光芒.

这是灵性工作的资源. 当绿色光芒已经被启动, 我们发现第三个主要光芒得以进入赋能态. 这是第一个真实的灵性光芒, 因为所有(能量)转移都具有整合的心//灵性质. 蓝色光芒将每个密度中的灵性学习/教导安置于心/身复合体之内, 同时赋予整体活力, 与其他实体沟通这个存在性的整体.

靛蓝色光芒, 虽然珍贵, 却只有行家[如你所称]方能工作这个光芒. 它是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带入智能能量. 在那些被视为内在的、隐藏的与玄奥的教导中, 这是被工作的能量中心, 因为这个光芒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如你所觉察的, 那些医者、教导者、为造物者工作的实体们, 不管以什么方式, 只要可以被视为光辉与平衡的, 那些活动是靛蓝色光芒.

如你觉察的, 紫罗兰色光芒是个常数, 不用算入光芒启动函数的讨论中, 因为它是个记号、记录、身份, 一个实体的真实振动.

 

39.11 发问者: 为了澄清一点, 我想问这个问题: 如果有一个高度极化的实体朝向服务他人极化以及一个高度极化的实体朝向服务自我极化, 检视每一个光芒, 从红色开始, 这两个实体的红色光芒会有差异吗?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对于同等极化强度的正面与负面实体而言, 在红色光芒上没有差异.

 

39.12 发问者: 这点在其他所有光芒上也都是如此吗?

Ra: 我是Ra. 我们将简短地回答. 你可以在另一个工作期间进一步发问.

负面光芒型态为红//黄直接移动到蓝色*, 这个光芒被使用只是为了接触智能无限. 在正面导向的实体中, 配置是均匀的, 水晶般地清晰, 符合七个光芒的描述.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原注: Ra47.4修正说负面型态从红//黄直接移动到靛蓝色.)

 

39.13 发问者: 我只需要知道,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该器皿更舒适, 或帮助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你们是至为谨慎认真的.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