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场集会 1981122

 

4.0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4.1 发问者: 结束上一场集会的时候, 我问了一个太长的问题而难以回答, 主题是金字塔的形状以及它与启蒙的关系, 请问现在是问这问题的适当时间吗?

Ra: 我是Ra. 是的, 这是问该问题的适当时间/空间.

 

4.2 发问者: 金字塔的形状是否对启蒙有作用?

Ra: 我是Ra. 当我们开始上次集会的问题之际, 你的个人记忆复合体已经记录了该形状第一个用途与身体复合体的启蒙有关, 灵的启蒙是一种被更仔细设计的方式, 与时间/空间比率有关, 让接受启蒙的实体找到自己.

如果你愿意, 跟着我一起画出所谓金字塔的(每个)侧面, 并在心里想象, 该三角形被划分成四个相等的三角形, 你将发现这个三角形中的横断线(intersection), 位于四个侧面的第一层(高度), 在一个水平面上形成一个钻石(形状). 在这平面的中央就是一个适当的场所, 从无限次元流入的能量与心//灵复合体各式各样交织在一起的能量场在此相交. 因此它被设计的目的是: 一个即将被启蒙的实体可以借由心智去感知, 然后传导这个[容我们说]入口(gateway)通往智能无限. 那么, 这就是设计该特定(金字塔)形状的第二个要点.

关于你的询问, 我们可否提供你更进一步的描述?

 

4.3 发问者: 那么就我的了解, 入门者(initate)位于金字塔的中心线, 但高于地基, 高度则由[通过把每个侧面切分为四个三角形所得的]这四个三角形的横断线所决定. 那是否正确?

Ra: 这是正确的.

 

4.4 发问者: 那么在这个(中心), 是能量的汇聚焦点, 那能量来自我们的外次元(extra-dimensional), 我说得正确吗?

Ra: 你可以使用那个声音振动复合体, 然而, 这种说法并不全然正确. 因为没有所谓“额外”(extra)的次元, 我们比较喜欢用“多重”(multi)次元这个词汇.

 

4.5 发问者: 金字塔的大小是否会影响启蒙的效力?

Ra: 我是Ra. 每种尺寸的金字塔都有它自己的智能无限流入点, 因此一个微小的金字塔可以放在人体下方或上方, 以达成特定与不同的效果, (该效果)则取决于放置的身体部位与智能无限之进入点的关系.

为了启蒙的目的, 该尺寸一定要大到足以创造出某种高耸的视觉印象, 好让智能无限的多重次元进入点足以完整地弥漫与充满该传导者, 其整个身体得以安歇在这聚焦区域. 再者, 为了治疗的目的, 传导者与需要被治疗的实体都要能安歇在这焦点之内.

 

4.6 发问者: 吉萨的大金字塔是否还能用于这些目的, 或它不再有作用?

Ra: 我是Ra. 这一点, 与许多其他金字塔一样, 它像是失去音准的钢琴. 这个器皿会如此表达: , 这台钢琴弹出来的音调好糟糕. 那刺耳的不和谐音干扰了(原有的)敏感度. 只有能量流的鬼魂还残留着, 这是由于(能量)流入点的转移, 接着是由于你们星球的电磁场的移转; 另一方面是因为以前有些实体曾把这个启蒙与治疗的场所用在比较没有同情心的用途上.

 

4.7 发问者: 有没有可能使用我们现有的材料建造一个金字塔, 并且适当地校准它, 接着使用它?

Ra: 我是Ra. 你们相当有可能建造一个金字塔结构, 使用的材料并不那么要紧, 仅只是时间/空间复合体的比例. 无论如何, 使用金字塔结构来启蒙或治疗, (其效果)完全取决于尝试这类工作的传导者之内在修为.

 

4.8 发问者: 那么我的问题是, 投生(incarnate)到今日世界的人类, 是否有人拥有这样的内在修为, 利用你的指导, 他们建造金字塔, 并在其中受到启蒙, 然后可能再次这么做? 现今地球上, 有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 或者无人有这样的资格?

Ra: 我是Ra. 在这个链结点(nexus), 确实有些人[如你们的称呼]能够承接这呼召, 然而, 我们要再次指出 金字塔[以你们的称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它的确是超越时代(timeless)的建筑. 然而, 在我们过去尝试协助这个行星之际, 来自宇宙的能流需要某种纯度的理解. 这个理解随着(宇宙)能流的运转与所有事物的演进, 已经变化为一个对纯度更为开明的视野. 因此, 你们有些人的纯净程度已经与智能无限合一. 无须使用这些建筑物, 医者/患者(healer/patient)即可获得治疗.

针对某个特定点, 我们需要进一步讲说吗?

 

4.9 发问者: 如果我们找到有这种天赋能力的个体, 你可能指导他治疗的技术吗?

Ra: 我是Ra. 有可能. 我们必须补充说明, 许多教导/学习治疗/病患链结的系统被适当地给予各式各样的心//灵复合体. 我们要求你以想象力考量, 在较早的周期中, (人类)心智的相对单纯性, 以及经过许多次转世后, 这些相同的心//灵复合体的观点与思维/灵性过程变得较少扭曲, 但通常过度复杂.

我们也要求你以想象力去设想那些选择服务变貌的实体们, 他们可以离开其心//灵复合体, 从这个次元前往另一个次元, 因此有些时候, 他们带回许多技能与理解的完全潜在形式, 以更密切地符合治疗/病患的(各种)变貌.

 

4.10 发问者: 我很想继续探查治疗过程的各种可能性, 但我对要从哪里开始有点迷惑, 你可以告诉我第一步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不能告诉你要问什么. 我建议你思考一下刚刚给予的有些复杂的资讯, 从中寻找几个询问的途径. 其中一个是[在你们的极化环境中]你们称为的“健康”, 还有其他几个显著不同的心//灵复合体变貌类型, 每一个类型在这个领域都有它自己必须追寻的学习/教导.

 

4.11 发问者: 我会假设第一步将是找到一个带着能力进入这次投生的个体?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4.12 发问者: 一旦我挑选了一个人来执行治疗工作, 你的指导对他会有帮助. 这是否可能?

Ra: 我是Ra. 根据这些声音振动复合体的变貌, 这是可能的.

 

4.13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 这个被挑选的人会是与一的法则十分和谐相处的人, 即使他可能对于一的法则没有智力上的理解, 他应该活出一的法则?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点既正确又不正确, 正确的部分适用于如发问者这样的人, 拥有朝向治疗[依你的称呼]的变貌.

不正确的部分[可以被观察]: 有些人在你们的空间/时间幻象之活动没有反映出一的法则, ()可以治疗, 他们具有能力去找出一条通往智能无限的途径, 不管是从哪一个存在层面中找到该变貌.

 

4.14 发问者: [对一旁的Jim: 你理解吗?] 我有点困惑. 我部分理解你; 不确定是否完全理解你, 你能够用另一种方式重新叙述吗?

Ra: 我能够以许多方式重新叙述, 只要是在器皿的词汇范围之内. 这一次我会努力使扭曲变少.

有两种人可以治疗: 一种是像你这样, 天生就倾向给予关于一的法则的知识, 可以治疗却不这么做; 另一种人拥有同样的知识, 却在心、身或灵(方面)并未有意识地展现显著的变貌朝向一的法则, 虽然如此, 还是开启了一个相同能力的管道.

重点在于那些没有经过适当训练[容我们这么说], 依然可以治疗的人们, 这是个令人感兴趣的课题, 他们的生命无法与他们的工作相称, 因此在吸收智能无限的能量上会有些困难, 造成相当的扭曲, 以致于自己体内产生不和谐, 也造成他人的不和谐, 或许, 甚至发现必须停止其治疗活动. 是故, 那些属于第一种的人们, 他们寻求服务, 也愿意在思维、言语、及行动上接受训练; 他们将能舒适地维持在治疗领域中服务的变貌.

 

4.15 发问者: 那么, 你可否在治疗的练习方面训练我们?

Ra: 我是Ra. 这是可能的.

 

4.16 发问者: 你会训练我们吗?

Ra: 我们会.

 

4.17 发问者: 我不知道这要花多少时间, 你可以给我们一个训练计划的大纲吗? 目前在这方面, 我不知道该问怎样的问题.

Ra: 我是Ra. 我们考量你对资讯的请求, 如你所知, 有显著数量的声音振动复合体可以依序被用来训练医者.

一个大纲是很合宜的, 让你可以理解治疗牵涉的范围.

首先, 心智必须被它自己所知晓, 这或许是治疗工作中最吃力的部分. 如果心智知晓它自己, 那么治疗最重要的方面就发生了, 因为意识是一的法则之小宇宙.

第二个部分是关于身体复合体的锻炼, 以目前抵达地球的能流而言, 这些理解和修炼跟在使用身体的自然机能之中爱和智慧的平衡有关.

第三个领域是灵性的, 在这个领域, 通过与智能无限的接触, 将前两个学科连结起来.

 

4.18 发问者: 我相信我对于达成第一步有些概念, 其他两个步骤我不大熟悉, 你可以再说详细一些吗?

Ra: 我是Ra. 想象身体, 想象身体较稠密的层面, 由此开始逐渐进入(各个)能量路径的最精细知识, (这些路径)环绕并促使身体被充能. 理解身体所有的自然机能都蕴含所有的层面, 从稠密到精细, 并且能够被质变为你们称为的圣礼(sacramental). 这是对于第二个领域的简要研究.

说到第三项, 如果你愿意, 想象磁铁的功能, 磁铁有两极, 一个向上, 另一个向下. 灵性的机能在于整合心/身能量向上探寻的热望与无限智能倾盆而下的能流. 这是对第三个领域的简要阐述.

 

4.19 发问者: 那么这个训练计划是否需要做特定的事, 明确的指令及练习?

Ra: 我是Ra. 我们并未在此刻化身在你们的人群当中; 因此我们只能导引, 尝试详细说明, 但我们无法现身示范, 这是个障碍. 无论如何, 在教导/学习过程中, 我们的确会给予相当明确的心、身、灵的练习. 我们要再次重申治疗只是一的法则之中的一项变貌. 要获致对该法则没有扭曲的理解, 并不一定要治疗或显化任何东西, 只要练习理解的修为即可.

在这次集会结束之前, 我们可以再回答一到两个问题.

 

4.20 发问者: 我的目的主要在于发现更多属于一的法则的东西, 发现治疗的技术将会很有帮助. 我觉察你在自由意志方面的问题. 你可否...你无法给予建议, 所以我要请求你向我陈述一的法则与治疗的法则?

Ra: 我是Ra. 一的法则虽然超越任何名字[这是你对声音振动复合体的称呼]的限制, 或许可以近似地解释: 所有事物为一, 没有极性, 没有对或错, 没有不和谐, 只有同一的性质. 一切为一, 那个一即是爱/, /, 无限造物者.

一的法则的原初变貌之一为治疗, 当一个心//灵复合体从自己的内在深深了解到一的法则; 也就是, 没有不和谐, 没有不完美, 一切都是完整、健全、完美的. 那么治疗就会发生. 从而, 在这心//灵复合体里面的智能无限将重组身体、心智、或灵的幻象, (使之)成为与一的法则调和一致的形体. 在这个完全个别化的过程中, 医者扮演充能者或催化剂的角色.

一个值得关心的项目是: 要求学习的医者在要求/领受治疗变貌时, 必须了解到这是一种责任. 在要求之前, 必须谨慎地在自由意志之中考量这一个荣誉/职责.

 

4.21 发问者: 我假定我们应该明天继续讨论.

Ra: 我是Ra. 你的假定是正确的, 除非你感觉有必要的特定问题出现. 在大约这样的工作长度中, 这个器皿可获得最佳的滋养.

 

4.22 发问者: 我还有一个简短的问题, 这器皿可以一天进行两场集会, 或我们应该维持一场?

Ra: 我是Ra. 这器皿有能力一天进行两次集会, 然而, 她必须被鼓励保持其身体复合体的强健, 摄取你们的食材超过她平常吸收的食材量, 这是由于我们使用身体材料讲话.

再者, 这器皿的活动必须被监督, 避免过度活动, 因为她参与这个活动(集会), 相当于在身体水平上一次费力的工作.

如果这些忠告都获得采纳, (一天)两次集会是可能的. 我们不希望耗尽这个器皿.

 

4.23 发问者: 谢谢你, Ra.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智能, 即造物者, 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向前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庆.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