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场集会 1981324

 

43.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在我们开始通讯之前, 在不碰触器皿的肉身复合体之前提下, 容我们要求调整一个压迫到器皿头部的物体. 这对我们的通讯造成某种干扰.

 

43.1 发问者: 是指那个枕头还是别的东西? ...你说的是在脖子下面的枕头吗?

Ra: 我是Ra. 有一条干扰线横跨其头顶.

 

43.2 发问者: 是这个吗? [离器皿头顶三英寸的位置, 该床单有两英寸的折痕——被铺平在床上.] 就是这个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请增加它与头顶的距离.

 

43.3 发问者: [将皱褶的床单沿着边缘弄平, 一直到器皿头部附近.] 这样是否符合要求?

Ra: 我是Ra. 是的.

 

43.4 发问者: 我很抱歉我们未能注意到这点.

Ra: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43.5 发问者: 我将尝试捡起上次集会遗留的最后问题. 如果你可以回答它——我不知道它是否具有任何重要性, 但我突然想到在那些牛只肢解中, 被移除的部位每次都是相同的, 我只是在想这现象是否与能量中心有关, 以及如果真是如此, 它们为何是重要的?

Ra: 我是Ra. 这基本上是正确的, 如果你可以理解在能量中心与各式各样的思想形态之间有种连结. 因此大众意识的恐惧[为这种在身体部位移除上的集中]创造了这种风气, 那些部位象征着大众意识中有关担心或恐惧的区域.

 

43.6 发问者: 那么你是在说, 这些被移除的部位与这个星球上第三密度人类形态的大众意识有关, 并且这个恐惧被那些参与肢解过程的第二密度实体或[更正]思想形态实体以某种方式利用?

Ra: 我是Ra. 以你后半段的陈述, 这是正确的. 这种思想形态实体以恐惧为食物; 因此它们能够依据象征学系统造成精确的伤害. 你所说的其他的第二密度类型(实体)需要你们称为的血液.

 

43.7 发问者: 这些其他的第二密度类型(实体)需要血液来停留于物质界? 它们是否从某一星光层进进出出我们的物质性密度?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是[容我们说]猎户集团的生物. 它们并不像思想形态那样存在于星光层中, 而是在地球表面之内等待着. 一如以往, 我们提醒你, 我们认为这类资讯是不重要的.

 

43.8 发问者: 我由衷地赞同你, 但我有时在探究进入一个领域之前会迷失方向, 不知道它是否会通往更佳的理解. 好比刚才讨论的东西似乎与能量中心有些关联.

我将做个声明, 然后让你评论它的正确性. 声明如下: 当造物者的光被分离或分割成不同颜色与能量中心以获得经验, 那么为了重新与造物者结合, 能量中心必须被精确地平衡, 好变得与当初源自造物者的分离光芒一模一样.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要给予这个询问一个简单的答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将设法简化, 借由专注于我们认为你所努力追求的中心思想. 我们有许多次说到平衡的相对重要性, [对照于]最大程度活化各个能量中心的相对不重要性. 这原因你已经正确地推测到了. 因此, 如果一个实体走在正面收割性的路径上, 他关心的是: 规律化经验的各种能量. 于是最脆弱的实体有可能比一个在服务他人中有着极度能量与活动的实体更加平衡, 由于该实体一丝不苟地将意志聚焦于使用经验来认识自我. 在你们(第三密度)之上的密度给予最低限度平衡的个体许多时间/空间与空间/时间继续精炼这些内在的平衡.

 

43.9 发问者: 在下一个密度中, ...在第四密度中, 肉身痛苦的催化剂是否被用来作为经验性平衡的一个机制?

Ra: 我是Ra. 肉身痛苦之使用是极少的, 只与第四密度的每次投生之结束有关. 这种肉身痛苦放在第三密度中, 容我们说, 不会被认为严重到需要治疗的地步. 在第四密度中, 心智和灵性痛苦之催化剂被使用.

 

43.10 发问者: 为什么肉身痛苦是第四密度的(一生)结束过程的一部分?

Ra: 我是Ra. 你可以称呼这个痛苦种类为疲倦.

 

43.11 发问者: 什么是...你可否叙述在第四密度中, (一个实体)投生于空间/时间的平均寿命?

Ra: 我是Ra. 在和谐的第四密度中, 典型的空间/时间投生期间[以你们的时间尺度而言]大约为9万年.

 

43.12 发问者: 那么, 是否有个时间/空间...在第四密度中, (一个实体)是否有许多次投生, 以及每次投生之间的时间/空间经验?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43.13 发问者: 第四密度的一个经验周期有多少年[以我们的年(度量)]?

Ra: 假设实体们无法更快地被收割, 该经验周期大约有你们的3千万年之久. 在这个密度, 收割完全取决于(整个)社会记忆复合体准备程度之函数. 它的结构与你们的不同, 因为它所处理的是太一无限造物者较为透明的变貌.

 

43.14 发问者: 那么第三与第四密度在可收割状态上有很大的不同, 在第三密度尽头, 个体依照个人的紫罗兰色光芒作为收割的依据, 但在第四密度中, 那么是否得看整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的紫罗兰色光芒[之等价物], 它必须具备进入第五密度的可收割性质?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虽然在第五密度中, 实体们可以选择(加入)社会记忆复合体或以心//灵复合体的方式学习; 在这些条件下, 都可以毕业进入第六密度, 因为智慧密度是个极端自由的密度, 然而通往智慧的怜悯心课程则必须与其他自我相处.

 

43.15 发问者: 那么第六密度的收割全然具有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性质, 因为我们再一次使用智慧将怜悯心调和回来?

Ra: 我是Ra. 这是相当正确的.

 

43.16 发问者: 我们知道, 在第四密度空间/时间期间被使用的肉身载具, 我假设, 相当近似于我们目前在第三密度中使用的载具.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使用的化学元素并不相同. 然而, 外貌是相似的.

 

43.17 发问者: 在第四密度之中需要进食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43.18 发问者: 由于需要喂养身体, 容我们说, 社会催化剂的机制因此在第四密度中活跃起来.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第四密度存有渴望服务, 并且由于实体与鲜活的食材之间增加的交流, 食材之准备是极度简单的. 因此, 这不是个显著的催化剂, 毋宁说是空间/时间体验的一个简单的先决条件. 这里牵涉的催化剂是摄取食物之必要性. 这不会被第四密度实体视为具有重要性, 因此它协助的是教导/学习耐心.

 

43.19 发问者: 你可否稍微阐述下, 关于它如何协助教导/学习耐心?

Ra: 我是Ra. 为了有够长的时间摄取食材, 则必须在一段时间内停止服务他人的机能, 这足以引发耐心(问题).

 

43.20 发问者: 我猜想在第五密度并不需要摄取食物.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无论如何, 载具所需的食物可以用思想来准备.

 

43.21 发问者: 那会是什么类型的食物?

Ra: 我是Ra. 你可以称呼这类食物为: 众神之酒(nectar), 或众神之馔(ambrosia), 或带着金白色泽的光之高汤.

 

43.22 发问者: 在第五密度, 摄取食物的目的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是个相当核心的要点. 空间/时间的目的是增加适合于该密度的催化剂行动. 空间/时间存在的一个先决条件是某种形态的身体复合体, 这样一个身体复合体必须以某种方式补给燃料.

 

43.23 发问者: 那么...在第三密度, 给我们的身体复合体补充燃料不单纯只是给这个复合体补充燃料, 也给予我们机会去学习服务. 在第四密度, 它不只是给这个复合体补充燃料, 也给予我们机会去学习耐心. 在第五密度, 它给这个复合体补充燃料, 此外它是否也教导?

Ra: 我是Ra. 在第五密度, 它是一种安慰, 因为那些心智相近的实体们聚到一起来分享这个高汤, 于是在实质的活动中手牵手、心连心, 同时在光与智慧中成为一体. 因此, 在这个密度, 它成为一种慰藉, 而非学习的催化剂.

 

43.24 发问者: 我单纯地尝试追溯关于这个催化剂的演化, 如你所说, 它在第五密度有些改变. 我想完成这个历程, 请问在第六密度是否有任何食物的摄取?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无论如何, 这个食物的本质属于光, 并且就你询问的要点而言, 不可能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向你描述.

 

43.25 发问者: 在这个星球上的第四密度中, 当我们已经完全过渡, 并且收割已经完成, 那么第四密度存有们将会投生在这个星球的[我们现在所知的]地表上, 这个特定的地表上.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或然率/可能性的漩涡(复数)指出这是最有可能的.

 

43.26 发问者: 那么在那个时候, 是否有任何第五密度和[/]第六密度的存有待在地球的表面上?

Ra: 我是Ra. 这个时间[以你们的尺度]不会太久, 因为第四密度存有需要与他们自己密度的实体们一起度过他们的学习/教导之空间/时间.

 

43.27 发问者: 那么基本上你是在说, 在那个时点, 第五或第六密度存有们的教导无法很好地被第四密度, 新的第四密度(存有们)所理解?

Ra: 我是Ra. 你想要询问我们这一点吗?

 

43.28 发问者: 我猜我刚才没有正确地叙述. 那么第四密度, 新的第四密度存有们是否需要在他们的思想上进化到某种程度, 第五密度的课程才会有价值?

Ra: 我是Ra. 我们掌握到你询问的要点了. 尽管这是真实的: 随着第四密度存有们不断进步, 他们越来越需要其他密度的教导; 这也是真实的: 正如我们因着呼求向你们说话, 所以只要呼求, 资讯总是可得的. 简言之, 第五密度存有们不会居住在该星球地表上, 直到该星球到达第五密度振动层级为止.

 

43.29 发问者: 那么我在想, 如果相对来说, 第四密度的学习/教导机制与我们是相同的. 根据你所说的, 首先需要有个呼求存在, 第五密度的教导/学习才可以被给予第四密度, 正如必须有个呼求存在于此, 第四密度的课程才可以被给予第三密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被误导了, 因为第四密度的经验与第三密度的经验是断然不同的. 无论如何, 呼求的机制是相同的, 这部分是正确的, 呼求先于接收资讯以符合自由意志.

在此次工作中, 你可以再问一个完整的问题.

 

43.30 发问者: 你曾经提到强化意志的关键是专心. 你可否告诉我下列协助专心之工具的相对重要性? 我列举如下: 静默、温度控制、身体的舒适、筛网[如同法拉第罩会筛除电磁放射波]、可见光之筛除、以及恒常的气味[例如使用馨香以强化你在冥想时的专注程度]. 换句话说, 一个孤立隔绝的情境. 你曾提到这是金字塔的功能之一.

Ra: 我是Ra. 我们先前讨论过身体复合体对心智与灵性复合体活动的类比. 你可以考虑所有上述这些协助皆有助于刺激那个真正协助专注的东西, 那就是该实体的意志. 这个自由意志便可以聚焦在任何物体或目标上.

 

43.31 发问者: 事实上, 我正尝试去查明建构一个更佳的冥想场所是否具有很大的重要性. 我们这里有我提到过的各种分心事物, 并且我知道我们是否要建构这个场所完全是我们自由意志的功能, 但我只是尝试去查明某些原则. 举例来说, 建造法拉第罩是个相当大的工程, 我在想它是否有任何真正的价值?

Ra: 我是Ra. 在不冒犯自由意志的前提下, 我们觉得这么陈述是可能的: 法拉第罩以及孤立槽都只是小玩意儿.

让自我被茂密的森林围绕, 远离分心事物, 处在一个不用于其他目标的工作场所, 在那儿, 你与你的伙伴们同意放下其他所有目标, 只在冥想中寻求无限造物者, 容我们说, 这不是小玩意儿, 而是使用在第二密度爱中的天父造物, 以及处于其他自我的爱与支持之中. 在此次工作结束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43.32 发问者: 我只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