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场集会 1981415

 

46.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46.1 发问者: 可否先告诉我们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我们)扫描这个器皿, ()目前处在极其低落的肉身能量水平上, 并且正遭受攻击. 这状况将会持续你们的几个星期. 无论如何, 这个器皿的生命能正逐渐恢复到先前的水平上.

 

46.2 发问者: 在这种情况下, 我最好只问你一个问题, 除非你认为之后再问任何问题是可以的, 但这个正在困扰我们的问题[我在冥想中得到该问题]或许是一个不适当的问题, 但我感觉我有责任去问它, 因为它对于该器皿与我们的心智状态都是中心的问题. 主题是我们的两只猫, 今天要清洁牙齿以及去除甘道夫腿上的小肿瘤. 我的印象是猎户集团可能找到一条侵入的道路, 我主要的关切是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以保护这两只猫? 我问这个问题或许有些脱线, 但我感觉我有责任问这点. 关于这个主题, 可否请你给我所有你能够分享的资讯?

Ra: 我是Ra. 该实体[//灵复合体]甘道夫可以被收割到第三密度, 与你们自己易受到超心灵攻击一样, 它也向相同类型的超心灵攻击敞开. 于是, 通过图像与梦境的机制, 提供负面概念给这个心//灵复合体是潜在可能的, 因此造成可能的有害结果. 好小子实体, 虽然通过投资过程而能被收割, 由于心智复合体活动中缺乏有意识奉献的变貌, 容易受到攻击的程度并没有这么大.

为了保护这些实体, 我们可以指出两个可能性. 首先, 在冥想中(给它们)穿上光之盔甲. 其次, 重复念诵这些该器皿从[为其变貌着灵性太一状态的](教会)组织学到的简短仪式句子. 这个器皿的知识是足够的. 由于许多同样觉察这些仪式句子的无形实体之警醒, 这过程将有帮助. 在活动进行的时候代表这些实体冥想是适当的. 从这个时间开始, 在方便的各个间隔中重复仪式是有效的, 直到安全的返回.

 

46.3 发问者: 我不大熟悉这些仪式的句子. 如果该器皿熟悉的话, 你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但你所指的是哪些句子?

Ra: [沉默. Ra没有反应.]

 

46.4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该器皿是熟悉(这些句子)?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46.5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甘道夫腿上的小肿瘤的情况, 是什么导致了这个肿瘤, 并且这个肿瘤是否会对他造成危险?

Ra: 我是Ra. 这类肿瘤的起因先前已经被讨论过了. 对于该肉身复合体的危险是轻微的, 因为缺乏对愤怒的重复刺激.

 

46.6 发问者: 此时, 我要问我们是否应该结束这场集会, 因为该器皿的生命力很低; 或者这没有关联, 因为(能量)早已奉献给此次集会?

Ra: 我是Ra. 后者是正确的. 你可以继续. 我们将监看这个器皿的生命能.

 

46.7 发问者: 我刚才在想, 如果一个实体极化朝向服务自我的途径, 愤怒对于该实体也有同样的物理效果吗, 如同作用于服务他人的实体一般? 它是否也会造成癌症, 或者它的催化效果只作用于正面极化的实体?

Ra: 我是Ra. 催化剂机制与一个心//灵复合体选择的极性无关, 端看这个催化剂被用在什么地方. 因此有意识地使用愤怒经验朝向正面或负面极化的实体不会经历身体催化剂, 而是将这个催化剂用在心智配置上.

 

46.8 发问者: 我不确定我理解这点. 让我们举些例子: 如果一个朝向负面途径极化的实体变得愤怒...让我们假设他得了癌症. 运行在他身上的原则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看到你所询问的要点, 如果得到你的允许, 我们将以不同的方式回答这个特定的询问.

 

46.9 发问者: 当然可以.

Ra: 正面极化的实体察觉到愤怒. 这个实体如果在心智上使用该催化剂, 祝福并爱这个愤怒. 于是它有意识地单独在心智中强化这个愤怒, 直到这股红色光芒能量的愚蠢不被觉察为愚蠢, 而被觉察为[由于被使用的能量之无秩序状态而]受灵性熵支配的能量. 于是正面的导向提供意志与信心继续这个心智上强烈的经验, 让愤怒被理解、接受, 并整合到心//灵复合体之中. 作为愤怒对象的其他自我因此被转化成一个接受、理解、适应的对象, 这一切[使用由愤怒起始的伟大能量]被再度整合.

负面导向的心//灵复合体以类似的方式有意识地使用这个愤怒, 拒绝接受愤怒的这股未被导引或随机的能量, 相反地, 通过意志与信念, 将这股能量导入一种实用的手段——发泄这股情绪的负面的方面, 以便获得对其他自我的控制, 或控制这个导致愤怒的情境.

控制是负面极化使用催化剂的关键. 接受是正面极化使用催化剂的关键. 在这两个极性之间潜藏着一股潜能——使这股未被导引且随机的能量创造出身体复合体的类比物, 你们称之为组织的癌症肿瘤.

 

46.10 发问者: 那么以我的理解, 你是说如果正面极化的实体无法接受其他自我, 或者如果负面极化的实体无法控制其他自我, 任何一种情况都可能造成癌症.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只有部分正确. 首先的接受或控制[依照极性而定]属于自我. 如同许多事物, 愤怒需要被爱与被接受为自我的一部分, 或者被控制为自我的一部分, 如果该实体想要做功的话.

 

46.11 发问者: 那么你是在说, 如果负面极化的实体无法控制他自己的愤怒或无法在愤怒中控制他自己, 他就可能会引发癌症?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相当正确的. 负面的极化对于控制及压抑有很大的需求.

 

46.12 发问者: 压抑什么?

Ra: 我是Ra. 任何心智复合体的扭曲, 你或许会称之为情绪上的扭曲, 它的本质是无秩序的, 为了使它变得有用, 负面导向的实体需要先去压抑它, 然后在一个有组织的使用中把它带到表层. 因此你可以找到这样的例子: 负面极化的实体控制并压抑基本的身体复合体需求, 如性欲, 于是当性行为被允许时, 能够更有效率地将其意志强加在其他自我之上.

 

46.13 发问者: 那么正面导向的实体会平衡情绪, 而不是尝试压抑情绪, 如同先前通讯所言.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并且阐明了合一之道.

 

46.14 发问者: 那么癌症是个训练的催化剂, 大约以同样的方式运作于两个极性, 但尝试创造出两个方向的极化, 正面与负面, 依经验该催化剂的实体之导向而决定.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因为催化剂是无意识的, 并不与智能一同工作, 毋宁说它是学习/教导机制[容我们说]的一部分, 由子理则在你们的空间/时间开始之前即设定了.

 

46.15 发问者: 当一个实体得了癌症, 却并未有意识地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癌症在这种情况如何发挥学习/教导的作用?

Ra: 我是Ra. 在许多情况中, 催化剂没有被使用.

 

46.16 发问者: 使用癌症催化剂的计划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个催化剂和所有催化剂都是被设计来提供经验的, 这个第三密度的经验可以被爱与接纳或被控制. 这里有两条路径. 当两者皆不被选择, 催化剂失去原先设计的功用, 该实体继续其人生, 直到催化剂击打到它, 促使它形成一种偏见: 朝向接受与爱或分离与控制. 在这里, 不缺空间/时间让催化剂发挥功用.

 

46.17 发问者: 我假设子理则或理则的计划是为了正面与负面极化的社会记忆复合体, 含第四密度及更高的密度. 你可否告诉我, 对于这两种社会记忆复合体的计划之目的, 以及它与库仑定律或正负电性的关联, 或以任何方式告诉我们?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越来越疲倦. 我们将再次与你谈话. 我们指出一个可能性, 不会进一步伤害到该器皿, 大约每周两次集会, 直到这段具有攻击潜能和十分低落的肉身能量的时期过去. 容我们说, 与这个小组在一起是好的. 我们欣赏你们的忠实. 在结束这次工作时间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46.18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每一位成员在支持器皿方面做得很好, 并且器皿对于其目标也保持着稳定.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一切都好. 我们提醒你们留心附加物的排列与方向是否有任何松散之处.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