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场集会 1981513

 

51.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51.1 发问者: 在一的法则之卷三的开端, 我有两个问题要问, 一个问题具有相当非短暂性质的重要性, 另外一个问题被我认为是有点短暂性质的, 为了与他人的交谊, 我感到有义务问这两个问题.

首先是为我们的朋友[某某]澄清关于收割的最后疑点. 我怀疑是否有实体在监督收割过程, 如果有, 为什么这样的监督是必要的, 以及它是如何运作的? 既然一个实体的收割性是其紫罗兰色光芒, 怎还需要实体监督收割过程? 或它是自动进行的? 可否请你回答这个问题?

Ra: 我是Ra. 在收割的季节, 总会有收割者. 果实会自然成熟, 但需要有些监督以确保这个收成被妥当地放置, 没有擦伤或瑕疵.

看顾的收割者有三个层级.

第一个层级是行星的, 可以称为天使的. 这类的保护者包括该实体的心//灵复合全体或高我; 以及那些被该实体之内在寻求所吸引的内在层面实体.

第二类守护这过程的实体属于邦联, 他们拥有此荣誉/责任, 站在光/爱之阶梯的边缘[的小地方], 以确保那些被收割的实体, 不管是多么困惑或无法与高我接触, 也不致于因为任何除了光之气力以外的原因而跌倒或坠落. 这些邦联成员会接住那些跌落的人, 将他们归位, 好让他们继续走入光中.

第三类看顾这个过程的群体, 你们称为守护者. 这群体来自于比我们高的八度音程, 他们作为荷光者以此方式服务. 这些守护者以精巧、近乎苛求的辨别之传播方式提供精准的光/爱放射, 如此每一个实体的精确光/爱振动能被确认.

因此, 收割固然是自动发生的, 那些被收割的实体会根据[在收割期间不会改变的]紫罗兰色光芒的放射而做出反应. 然而, 围绕周围的帮助者可以确保妥善的收割, 好让每一个实体都有最充分的机会表现他的紫罗兰色光芒自我状态.

 

51.2 发问者: 谢谢你. 接下来的问题, 我觉得是一个短暂类型的问题; 然而, 这是一个密集研究UFO现象的朋友问我的问题. 如果你认为这问题是太短暂性的或不重要的, 我们可以跳过它, 但我被问到, 让第四密度的飞行器到达这里, 这如何是可能的, 因为当你接近光速时, 质量会趋近无限. 我们已经谈论过灵性质量的增加, 那么这一个问题仅仅是, 从遥远的星球跃迁到这里, 这过程如何在飞行器中被完成; 我的问题则是, 到底为什么会需要飞行器? 这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Ra: 我是Ra. 你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们将依次回答.

首先, 我们同意这题材是短暂性质的.

其次, 那些从远方来的实体大多数不需要飞行器. 这个询问涉及你们还未拥有的理解. 我们将试着在可以陈述的范围内回答.

首先, 有些第三密度的实体学习使用飞行器往返于各个恒星系统, 同时经验到你们当前所理解的限制. 然而, 这些实体学到以一种不同于你们当前理解的方式来使用氢. 这些实体仍然花很长的时间[在星际间]四处移动. 然而, 这些实体能够使用降低体温的技术来延缓身体与心智复合体的过程, 以经受长期的飞行. 那些[例如]来自天狼星的实体是属于这一类的. 还有其他两种类型.

一种类型是来自你们星系的第四、第五或第六密度, 他们能够使用一种能量系统, 可以将光速作为一把弹弓, 并因此到达任何想去的地方, 以你们的观点而言, 几乎不花任何可感知的时间.

另一种经验类型属于其他星系的第四、第五或第六密度, 以及一些位于你们星系的实体. 他们已经学到必要的人格修炼, 将宇宙看待为一个存有, 并因而得以单凭思想, 就能从一个地点移动到另一个地点, 物质化必要的飞行器, 以包围该实体的光体.

 

51.3 发问者: 我假设来自猎户集团的大部分降落属于后面的类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猎户集团混杂在倒数第二与之后的群体之间.

 

51.4 发问者: 为什么需要一个载具来达到转移的目的? 当你从前以Ra的身份前往埃及, 你使用钟型的飞行器, 但你是以思想来完成它的. 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你要使用一个载具, 而不干脆物质化一个身体?

Ra: 我是Ra. 这个载具或飞行器是种思想形态, 我们的集中专注可以在其之上起到动力器的作用. 我们不会选择使用我们的心//灵复合体作为这类工作的焦点.

 

51.5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做一个声明. 我确定我有些偏离. 对我来说, 这是个非常难问的问题, 因为实际上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但在我看来, 你可以告诉我哪里说错了. 我们有七个身体, 每一个对应到光谱的七种颜色之一, 那创造这七个身体的能量是一种普遍类型的能量, 它流入我们的行星环境, 并通过七个能量中心[我们称为脉轮]进入(我们的身体), 以发展并完善这些身体. 每一个身体多少都与我们的心智配置有关联, 对这些身体之完善以及让这种能量完全内流是这个心智配置的功能之一, 并且通过这个心智配置, 我们或多或少会阻挡[创造七个身体的]能量之内流. 你能否评论我在哪里说错了, 并在这个陈述中改正我?

Ra: 我是Ra. 你的陈述大体上是正确的. 使用“心智配置”这个词汇却是过分简化了[在你们密度中发生的]内流被阻塞的方式. 心智复合体与灵性和身体复合体的关系不是固定的. 因此, 阻塞可能发生在灵性与心智之间, 或身体与心智之间, 在许多不同的层级上. 我们重申每个能量中心都有七个子颜色, 为了方便之故, 容我们如此说. 因此, 灵性/心智阻塞与心智/身体阻塞联合在一起能够以几种不同的方式影响每一个能量中心. 因此你可以看到平衡与演化过程的微妙性质.

 

51.6 发问者: 我不大确定这是否会提供一条能够带来收获的询问路线, 然而我将问这个问题, 因为在我看来, 这里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在这本书《大金字塔的秘密》(Secrets of The Great Pyramid)的背面, 有几幅埃及绘画的复制像, 其中某些画上的内容是几只鸟飞过水平的实体们. 你可否告诉我那是什么, 以及它是否与Ra有任何关系?

Ra: 我是Ra. 你所说的这些绘画是许多作品中的一部分, 它们扭曲了我们感知的教导, 即死亡乃是通往进一步经验之大门. 这些扭曲关切那些具有特定性质的注意事项, 关于处理所谓的“已死亡”的心//灵复合体. 以你们的哲学角度, 这或许可以被称为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之变貌: 也就是相信一个人可以借由被仔细感知和强调的活动、概念或标志来获致知识和适当的位置. 事实上, 肉身死亡的过程如我们先前所述: 援助随时可得, 对于死者周遭的人而言, 死亡时唯一需要做的是放下那个实体, 让其离开身体, 即使悲伤, (仍然)赞美这个过程. 借由这些方式, 经历肉身死亡的心//灵可以得到协助, 而非借由各种仔细安排且重复的仪式.

 

51.7 发问者: 你稍早时曾提到能量中心的旋转速度. 我假设它是能量中心阻塞的一个函数, 并且能量中心阻塞得越少, 旋转速度就越快, 于是表明更大的能量内流. 我的假设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有部分是正确的. 在前三个能量中心, 能量在完全不被阻塞的情况下会产生旋转速度. 然而, 当一个实体发展较高的能量中心时, 这些中心将会开始借由形成水晶结构来表达它们的性质. 这是能量中心启动之较高或更平衡的形式, 能量的空间/时间性质被转化为规则化与平衡化的时间/空间性质.

 

51.8 发问者: 你说的水晶结构是什么意思?

Ra: 我是Ra. 在更为发展的实体中, 身体复合体的每一个能量中心都可被视为具有独特的结晶状结构. 每一个都有些不同, 正如在你们的世界, 没有两片雪花是相同的. 然而, 每一个都是规则的. 红色能量中心通常是辐条轮的形状. 橙色能量中心为包含三片花瓣的花朵形状.

黄色中心又回到圆形, 有许多切面, 如同一颗星星.

绿色能量中心有时被称为莲花形状, 结晶状结构的顶点数目取决于该中心的气力.

蓝色能量中心或许可拥有上百个切面, 并能够大量地闪耀光芒.

靛蓝色中心是个较为平静的中心, 由许多基本的三角形或三片花瓣的形状所组成, 尽管如此, 一些已经平衡较低能量中心的行家们可以创造出更多切面的形态.

紫罗兰色能量中心的形状变化最少, 有时在你们的哲学中被描述为具有千片花瓣, 因为它是心//灵复合体变貌全体之总和.

 

51.9 发问者: 此刻我在靛蓝色中心有个感觉. 如果这个中心被完全地启动, 没有一点阻塞, 是否我就不会有任何感觉?

Ra: 我是Ra. 这个问题, 如果被回答的话, 会侵犯混淆法则.

 

51.10 发问者: 紧接着肉身死亡之后, 你曾经说到, 我相信我这么说是正确的: 主要被启动的身体是靛蓝色的, 并且你说它是形体制造者. 为什么是这样的? 你能够回答吗?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靛蓝色身体可以被视为智能能量的类比. 在小宇宙中, 它即是理则. //灵复合全体的智能能量从智能无限或造物者中拉拔出(draw)它自身的存在. 在大宇宙与小宇宙中, 这个造物者都被理解为, 如同我们曾说过的, 具有两种性质: 尚未赋能的无限, 它是智能的; 此即是一切万有.

自由意志已经给两者赋能, 这两者是我们一切之造物者与身为共同造物者的我们, 偕同具有意志之智能无限. 这个意志可以被靛蓝色身体或形体制造者所汲取, 并且它的智慧被用来选择适当的位置和经验的类型, 给予这个共同造物者或子子理则[你们如此随意地称之为一个人].

我是Ra. 此时接受任何简短的询问.

 

51.11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我的兄弟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