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场集会 1981519

 

52.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52.1 发问者: 在上一场集会中, 你曾说:“另一种经验类型是其他星系的第四、第五或第六密度, 以及一些位于你们星系的实体. 他们已经学到必要的人格修炼, 将宇宙看待为一个存有, 并因而得以单凭思想, 就能从一个地点移动到另一个地点, 物质化必要的飞行器.”我想问你, 当你说“其他星系的第四、第五或第六密度, 以及一些位于你们星系的实体”时, 你是否想说明与这个星系相比, 其他星系有更多的实体发展出人格之能力, 好从事这类的旅行? 我这里说的星系指的是双凸透镜形状、拥有2,500亿颗恒星的星系.

Ra: 我是Ra. 我们再次使用了“星系”的一个不存在于你们现今词汇中的意义, 如果你愿如此称呼它. 我们意指你们的恒星系统.

去假设其他恒星系统比你们自己的恒星系统更能操纵次元是不正确的. 我们仅只单纯地表示, 除了你们自己的(系统), 还有许多其他的恒星系统.

 

52.2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我正位于一个要点之上, 因为我认为进化的伟大工作是人格修炼. 看起来, 我们有两种实体在宇宙中移动, 一种借由人格修炼, 另一种借由你所谓的弹弓效应. 我不想讨论光速以下的速度, 因为我不认为那很重要. 我认为这题材很重要, 因为我们讨论的主题是人格修炼.

使用弹弓效应来旅行是否可以说是一种牵涉智力或左脑类型的理解, 而非右脑类型?

Ra: 我是Ra. 你对于这主题的觉察是广泛的, 你穿透了外表的教导. 我们倾向于不使用左右脑的分类词汇, 因为这样说是不正确的. 有些机能是同时重复存在于两片脑叶中的. 进一步说, 对某些实体而言, 左右脑的机能是相反的. 无论如何, 这询问的中心值得一些思量.

你们, 作为一个社会复合体, 所倾心的现代科技不过是操纵子理则的智能能量的开端, 如果进一步发展, 有可能演化成能够使用[我们先前说的]重力效应的科技; 我们注意到这个词汇并不精确, 然而没有更贴切的词汇了.

因此, 使用科技来操纵自我外面的(环境)与通过心//灵复合体之修炼来获得自我在小宇宙和大宇宙之中的完整知识, 两者相比较, 前者对于个人演化的帮助远远少于后者的功效.

对于已修炼的实体而言, 所有事物都是开放且自由的. 这修炼不仅开启了宇宙, 也开启了进化的大门. 这两者的差别在于: 一个是选择搭便车到一个地方观看美景; 另一个是选择走路, 一步一脚印, 独立且自由, 在这独立中赞美那行走的气力, 以及那觉察美的机会.

相反地, 搭便车旅行者被路上的交谈及变幻无常的情况分散注意力, 且依赖他人的突发兴致(whims), 一心只想着准时赴约. 搭便车旅行者看到同样的美, 但是没有将自身准备好, 在心智的根部扎实地建立这体验.

 

52.3 发问者: 我问这个问题是为了理解心智修炼以及它们是如何演进的. 第四、第五、第六密度正面或服务他人导向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是否同时使用弹弓效应和人格修炼来从事旅行, 或者他们只用一种?

Ra: 我是Ra. 正面导向的社会记忆复合体会尝试学习心智、身体、灵性的修炼, 然而, 对于一些已经拥有科技来使用智能能量达成旅行的群体, 他们会使用这科技, 同时学习更适当的修炼.

 

52.4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比较正面导向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有较高比率的成员使用人格修炼来旅行.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当正面第五密度移向第六密度之后, 几乎没有实体会再去使用外部的科技来达成旅行或通讯.

 

52.5 发问者: 你能否给我关于负面导向社会记忆复合体的相同资讯, 即他们使用两种旅行方式的比率, 以及他们如何使用弹弓效应或另外的效应——人格修炼?

Ra: 我是Ra. 负面第四密度使用弹弓式重力光效应, 大概有80%的成员无法精通必要的(人格)修炼以进行另类的旅行. 到了负面第五密度, 大约有50%的成员在某个时点获得必要的人格修炼, 能以思想完成旅行. 当第六密度迫近时, 负面实体被丢到困惑中, 因此很少尝试旅行. 当旅行发生时, 大约73%使用光/思想.

 

52.6 发问者: 那么在接近第五密度的尾声时, 在达成这种旅行所需的人格修炼方面, 正面与负面导向[属于较高的第五密度]之间是否有任何不同?

Ra: 我是Ra. 在极性上有显著的不同, 但在完成必要的自我知识以达成这种修炼上却无丝毫不同.

 

52.7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人格修炼、自我的知识, 以及在意志之强化中的控制[容我说], 会是任何第五密度实体都视为重要的事情.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实际上, 这些事情从第三直到早期第七密度都是重要的. 唯一需要更正的细节是你的用词——控制. 理解这一点是至为重要的: 控制思想过程或冲动对一个实体的理解[容我们说]之成长是没有助益的; 除非那些思想过程或冲动会导致与一的法则不一致的行动. 控制似乎是获致修炼、和平以及启蒙的捷径. 然而, 正是这控制使得进一步的投生经验成为必要, 好平衡这个[对本是完美的自我的]控制或压抑.

与其如此, 我们欣赏并推荐使用你们的第二个动词[关于意志之使用]: 对自我的接纳、对自我的宽恕、对意志的引导; 这些是通往已修炼人格的途径. 你们内在的意志机能是强有力的, 好比共同造物者. 你再怎么强调这机能的重要性也不为过. 因此, 对于走在正面导向途径上的人而言, 它必须被谨慎地使用, 并被导向服务他人.

当人格变得日益强壮, 使用意志会有很大的危险, 因为它甚至可能以各种方式被潜意识地使用, 伴随着降低该实体的极性.

 

52.8 发问者: 我感觉到, 在为什么这么多流浪者选择在这个行星的收割时节投生于此与你刚才所说的之间可能有一个联系. 我是否正确? 这是一个模糊的观念.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在记起那遗忘的记忆之过程中蕴含着许多正面极化的机会. 我们相信这是你询问的特定推动力. 如果不是, 请进一步询问.

 

52.9 发问者: 我只想问, 为什么这么多流浪者选择收割时节作为投生的时间?

Ra: 我是Ra. 在收割时节投生, 有数个原因. 这些原因可以被自我和其他自我这两个名称所区分.

忧伤的兄弟姊妹投生的最主要原因是有可能借由减少全球意识扭曲而协助其他自我, 以及很有可能提供催化剂给其他自我, 促成收割量的增加.

对于选择这种服务, 还有两个原因与自我有关.

流浪者, 如果记得并奉献自身于服务, 将更加快速地极化. 因为在较高的密度中, 催化剂要远为苍白(etiolated)得多.

最后一个原因是, 一个心//灵全体或社会记忆复合全体会判断一个实体或[一个社会性实体的]一些成员可以利用第三密度的催化剂来重点式复习一个[被判定为]未臻完美平衡的学习/教导. 这特别适用于那些正要进入或持续穿越第六密度的实体, 在那儿寻求完善怜悯与智慧之间的平衡.

 

52.10 发问者: 谢谢你. 我对一件事有点好奇, 并不是太重要, 但我直觉地获得一些灵感, 兹叙述如下. 我可能是错的.

你提到弹弓效应, 这个名词使我困惑.

我唯一看到的是你必须将能量投入到一个载具中, 直到它接近光速, 当然, 这需要越来越多的能量. 接着出现时间的扩张效应, 并且我认为有可能, 借由旋转90°于原本旅行的方向, 以某种方法改变这股已储备的能量[在它对感觉或方向的应用中], 从而你以90°的偏向移出空间/时间, 进入时间/空间. 随后, 当能量在时间/空间被取走之后, 你将在能量逆转(reversal)之尽头重新进入空间/时间. 我的陈述是否有些许正确?

Ra: 我是Ra. 你是相当正确的, 至少就你们语言容许的范围极限而言. 由于你(所受)的训练, 比我们更能表达这概念. 我们唯一的修正[如果你愿意这么说]是建议: 你所说的这个角度[90°]可以被最好地理解为四维立方体(tesseract)的一部分.

 

52.11 发问者: 谢谢你. 这只是桩困扰我的小事, 没有真正的重要性.

那么, 对于想要跟随服务他人途径的个体而言, 从我们目前在第三密度的位置来看, 除了人格修炼、自我知识、强化意志之外,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Ra: 我是Ra. 这些是技巧, 并不是中心. 让我们来检验进化的中心.

让我们记得我们都是一, 这是伟大的学习/教导.

在这合一之中蕴含着爱, 这是一个伟大的学习/教导.

在这合一之中蕴含着光, 这是根本的教导, 属于所有在物质化中的存在层面.

合一、爱、光, 和喜悦; 这是灵性进化的核心.

第二顺位的课程是在冥想与服务中被学习/教导的. 到了某个点, //灵复合体是如此平顺地被这些中心思想或变貌所启动和平衡, 然后你所提到的技巧就变得相当有意义. 无论如何, 这宇宙是合一的, 它的神秘是完好无损的. 总是始于造物者并终于造物者, 而不在于技巧.

 

52.12 发问者: 谢谢你. 在上次集会中, 当提及收割, 你提到来自某个八度音程的荷光者. 我可否如此理解, 那些为毕业分层(gradation)提供光的存有来自于我们目前所经验的八度音程之上? 你可否告诉我更多关于荷光者的事, 他们是谁等等?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我们所说的八度音程密度, 同时是欧米伽(omega)与阿尔法(alpha), 无限多个宇宙的灵性质量再一次成为单一中心太阳或造物者. 然后诞生一个新的宇宙、一个新的无限、一个新的理则, 包含造物者曾经经验过祂自己的一切. 在这新的八度音程中也有一些流浪的实体. 我们对于跨越八度音程的边界所知甚少, 除了知道这些存有来这里帮助我们的八度音程[在其理则完满的过程中].

此刻, 你有任何简短的询问吗?

 

52.13 发问者: 我唯一想问的是: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通讯?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的肺部区域有些扭曲, 但借由身体复合体的姿势已经得到很好的补偿.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