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场集会 1981525

 

53.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53.1 发问者: 我首先想知道器皿的状态, 然后为她问两个问题. 她想知道是否可以一天做一次运动, 持续一小时; 还有她在集会之前感到的疼痛是否源于猎户集团的攻击?

Ra: 我是Ra. 器皿的状态如前所述. 回应关于运动的问题, 现在密集训练期已结束, 这器皿可以选择做一次运动而非两次. 扫描该器皿的肉身复合体变貌, 我们发现目前的运动量是这器皿力量的极限, 以长期而言是好的, 可以逐渐累积其生命能; 但短期而言, 该实体会感到疲倦. 因此我们建议该实体注意我们先前的劝告, 关于其他适当的身体协助. 回答第二个询问, 我们可以说, 器皿在与我们的社会记忆复合体通讯之前遭遇的肉身复合体困难是由于该器皿的潜意识意志之行动. 这个意志是极度强健的, 要求心//灵复合体为该通讯保留所有可利用的肉身能量和生命能. 因此当能量被转向时, 由于肉身戏剧性地变衰弱, 器皿感到一些不舒适. 值得注意的是, 该实体同时也承受超心灵攻击, 这加强了早已存在的状态, 造成痉挛和眩晕, 以及心智复合体的扭曲.

 

53.2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知道[某某]是否可以在不久的未来参加这样的一场集会?

Ra: 我是Ra. 该心//灵复合体, [某某], 在灵性上属于这个小组, 并且是受欢迎的. 你们可以要求一个特别的冥想期间给该实体练习, 直到其加入这个工作. 我们也建议将James Allen*的照片[附上他手写的表明爱与光的字句]送给这个实体. 当冥想时, 手持这照片将把该实体带入与你们每一人的平安和谐状态, 这样当你们在打招呼时, 不会有额外的能量被浪费, 他们两位都具有独处与害羞的倾向[如你所称]. 同样的做法, 可以让James Allen持有[某某]的照片.

(*原注: 等同于Jim McCarty.)

 

53.3 发问者: 谢谢. 在我前往拉勒米(Laramie)的旅程期间, 对我而言, 有些事情变得很明显, 关于散布一的法则之卷一给那些UFO体验者和其他的流浪者们, 我现在必须问一些问题, 好让我加入卷一当中, 以去除一些可能会发生的误解. 因此, 这些问题虽然大部分是短暂性质的, 却能去除一些关于理解卷一内容上的特定扭曲. 我希望我在这里使用了正确的方法. 你或许无法回答某些问题, 但没关系. 如果你无法回答我现在问的问题, 我们就继续问其他问题.

首先, 我要请问你, 是否可以告诉我接触Betty Andreasson女士的实体们属于哪个阵营?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是不重要的. 由于自由意志受到删减, 给予这资讯将损失一些极性, ()我们这次愿意做出让步. 我们恳求这种性质的问题维持在最低限度.

这些实体涉入这个与某些其他被清晰记得的案例中, 他们感觉有需要以如此的方式[不会废除自由意志]植入星际邦联的形象, 使用死亡、复活、爱与和平的标志作为一种手段, 在思想层级上, 创造一个系统化的序列事件的时间/空间幻象, 来给予爱与希望的讯息. 这类通讯经过星际邦联成员们的谨慎考量, 选择那些属于相近家乡振动[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的实体接触. 这个计划呈交到土星议会之前, 如果通过, 将被完整地执行. 这类接触的特征包括经验到无痛苦性质的思维, 并且讯息内容不讲末日, 而是讲述新的、即将破晓的时代.

 

53.4 发问者: 我并不一定要将你刚才给的资讯放在这本书中来达成我的目的. 为了保存你的极性, 容我说, 如果你想要如此, 我可以将它保留为私人资料. 你是否希望我不要出版它?

Ra: 我是Ra. 我们提供给你的资讯已被自由地给予, 依照你的判断决定去向.

 

53.5 发问者: 我猜想你会这么说. 在这个情况下, 你能否告诉我任何与该案例中贝蒂提到的“蓝皮书”有关的资讯?

Ra: 我是Ra. 不行.

 

53.6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告诉我, 服务他人或正面导向的星际邦联在接触地球人群时所使用的不同技巧, 各式各样的进行接触的形式与技巧?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

 

53.7 发问者: 请你开始吧?

Ra: 我是Ra. 最有效率的接触模式就是你在这个空间/时间体验到的. 我们十分不愿侵犯自由意志. 因此, 那些流浪者是我们唯一会思想投射的对象, 即构成正面社会记忆复合体与流浪者之间的会面和所谓的近距离接触(Close Encounters) .

 

53.8 发问者: 你可以给我一个例子吗? 关于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与流浪者之间的会面, 以及流浪者会经历到什么事件?

Ra: 我是Ra. 一个这样的例子[属于你所熟悉的案例]为一个被知晓为Morris*的男子的案例. 在这个案例中, 这个实体的朋友圈中的其他实体们先前经验到的接触是负面导向的. 然而, 你该记得这个实体[Morris]没有受到这次接触的影响, 并且他的身体视觉器官无法看到这次接触.

无论如何, Morris的内在声音警示他单独地前往另一个地方, 在那里, 一个[属于另一次接触的]带有思想形态外形和外貌的实体出现(在他面前), 并凝视他, 因此唤醒了他寻找关于这次事件以及此生经历之真理的渴望.

感觉被唤醒或被启动是这类接触的目标. 事件的持续时间以及使用的形象, 端赖经验这个启动机会的流浪者的潜意识期待.

(*原注: 这里指的是Secrets of the UFO书中的第一个案例, 作者是: D. T. Elkins with Carla L. Rueckert, Louisville, KY., L/L Research, 1976, p. 10-11.)

 

53.9 发问者: 在由星际邦联飞行器为主导的“近距离接触”中, 我假设这种“近距离接触”的飞行器是一种思想形态. 在过去几年, 是否有流浪者曾与降落的思想形态飞行器有过“近距离接触”?

Ra: 我是Ra. 这种情况曾发生过, 虽然次数远比猎户型的“近距离接触”要少得多. 容我补充一点, 在这个无尽头的合一宇宙, 所谓“近距离接触”的观念是很幽默的, 因为所有的接触不都是自我与自我的相遇? 因此, 怎么会有接触不是非常非常靠近的?

 

53.10 发问者: 好吧, 说到这类的自我对自我的相遇, 是否有任何正面极化的流浪者曾经与猎户或负向极化的实体有过所谓的“近距离接触”?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

 

53.11 发问者: [打断Ra.] 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

Ra: 我是Ra. 当它发生的时候, 它是相当罕见的, 而且发生的原因不是猎户实体们没有感知到对方正面性的深度, 就是猎户实体们渴望[容我们说]去尝试将这个正向流浪者从该存在层面中去除. 猎户(集团)通常的策略是选择那些心智具备单纯变貌的实体, 意指较少心智与灵性复合体的活动.

 

53.12 发问者: 我注意到这类与个体的接触有许多不同的形式. 我假设星际邦联使用一种接触形式来唤醒流浪者们; 你可否给我一些普遍的例子, 说明星际邦联使用什么方法来唤醒或部分唤醒他们所接触的流浪者?

Ra: 我是Ra. 用来唤醒流浪者的方式是各式各样的. 每一种方法的中心是进入其显意识与潜意识, 用避免造成恐惧的方式, 将一个可理解的[并对该实体是有意义的]主观经验之潜能最大化. 许多接触发生在睡眠中; 其他则发生在清醒期间的许多活动中. 方法是有弹性的, 并不一定要包括如你所知的“近距离接触”症候群.

 

53.13 发问者: 身体检查症候群是怎么回事? 这个现象与流浪者以及星际邦联和猎户的接触有何关联?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的潜意识期待促成了这类[由邦联思想形态实体们所提供的]思想形态经验的细节与性质. 因此, 如果一个流浪者期待一个身体检查, 它将必然被经历到, 伴随尽可能少的朝向惊慌或不适感的变貌, 在该流浪者潜意识变貌的期望的允许范围内.

 

53.14 发问者: , 那么, 被带入星际邦联和猎户(集团)飞行器中的实体们是否都体验到一种貌似真实的身体检查?

Ra: 我是Ra. 你的询问指向不正确的思考. 猎户集团使用身体检查作为一种恐吓个体的方式, 致使它感受到一种高等第二密度存有的感觉, 好比是一个实验室的动物. 某些人的性经验是这类经验的附属类型. 其意图在于展示猎户实体的控制力凌驾于地球人(Terran)居民之上.

思想形态的体验是主观的, 而且大部分并不发生在这个密度中.

 

53.15 发问者: 那么, 就我的理解, 星际邦联和猎户集团的接触都在被执行, 并且“近距离接触”具有着双重性质. 它们既可以是属于星际邦联类型的接触, 也可以是属于猎户类型的接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虽然多数的(近距离)接触是猎户导向的.

 

53.16 发问者: 好的, 关于收割性, 地球上的实体们形成一个巨大的光谱, 一端是正面导向的, 一端是负面导向的. 当与地球的实体们接触时, 猎户集团是否会将目标集中于光谱的两端, 包括正面与负面导向?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是有些难以精确回答的. 然而, 我们将尝试如此做.

猎户实体最典型的手段是选择[你们或许会称为]心智衰弱的实体, 如此, 猎户哲学可以更大量地被散播.

有少数的猎户实体被那些更高度负面极化的实体[属于你们的空间/时间链结]所呼叫. 在这种情况中, 他们就像我们现在做的一样分享资讯. 然而, 猎户实体这样做有个风险: 由于这些可收割的负面在地实体所带有的频率, 他们会尝试吩咐并指挥这次猎户接触, 就如这些(猎户)实体指挥与地球人的负面接触一样. 结果是争夺统治权的斗争, 如果输了, 将损害猎户集团的极性.

同样地, 如果一个猎户实体错误地与那些高度正面极化的实体接触, 可能会对猎户部队造成大破坏, 除非这些十字军能够将这正面实体之极性消除. 这种结果几乎从未听闻. 因此, 猎户集团比较喜欢与心智较衰弱的实体做实质接触.

 

53.17 发问者: 那么一般而言, 我可以说, 如果某一个体有着一次与UFO的“近距离接触”, 或任何看似与UFO相关的其他类型的经验, 他必先注视这次遭遇的核心, 审视这事件对他的效果, 才能判定这到底是猎户的接触还是星际邦联的接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如果有恐惧与末日(的感觉)在其中, 这接触就相当可能是负面性质的. 如果结果是希望、友善的感觉, 以及唤醒果决服务他人的正面感觉, 邦联接触的记号就很明显了.

 

53.18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不希望我们在卷一中包含的相关资料给人产生错误的印象, 所以我发觉有必要添加一些资料. 我知道它是短暂性质的, 但为了得到完整的理解, 容我说, 或一个进入这份资料的正确方法, 我相信这是必要的.

我在此将问一些问题. 如果你不想回答, 我们就跳过它们. 无论如何, 我想要问, 你可否告诉我大部分星际邦联实体的长相为何?

Ra: 我是Ra. 第四密度的邦联实体长相各异, 容我们说, 从他们原先的肉身载具衍生而出.

 

53.19 发问者: 是否有些实体长得与我们很像? 可以通过地球人的检查?

Ra: 我是Ra. 那些具有这种性质的实体多半属于第五密度.

 

53.20 发问者: 我假设相同的答案也可以套用在猎户集团上. 这是否正确? 包括第四与第五密度?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53.21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 为什么[某人]身上有如此多的银色亮点?

Ra: 我是Ra. 这是个冒犯. 不行.

 

53.22 发问者: 谢谢你. 你能否告诉我, Carl Rushkey的谈话时间中, 我为什么生病了?

Ra: 我是Ra. 我们扫描你的想法. 它们是正确的, 所以我们不会冒犯, 只是肯定它们. 你被分配到的讲话空间/时间接近了, 接着你承受猎户(实体)的攻击, 这是由于一些正面导向的实体们有很大的渴望去察觉一的法则. 这现象是可以预期的, 特别是当你没有在一个[彼此可以借气力给对方的]小组中.

 

53.23 发问者: 谢谢你. 如果该器皿同意, 你能否评论我与她在童年时期都有的球形闪电经验*?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询问.

你们当时正被你们的族群造访, (他们)祝愿你们安好.

有没有任何其他简短的询问是我们可以回答的?

(*原注: 来自Carla的口述:“当我一岁大的时候, 我睡在一个摇篮里, 离敞开的窗户有段距离. 当时外面正在下暴风雨, 妈妈走进来关上窗户, 她同时看见一个球形闪电进入房间, 它绕行摇篮一圈半之后就飞走了. 当我把这个故事告诉Don, 他说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的婴儿时期. 但他的母亲没有详细地描述, 所以他只知道有这件事发生.)

 

53.24 发问者: 没有. 在这次集会中, 我问了许多短暂性质的问题, 我为此道歉. 我希望我们不会对你造成任何麻烦, 特别是关于极性损失和那一个问题; 但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个资料的一部分包括在内, 这样才不会引起流浪者与其他读者在读一的法则之卷一时, 对他们的UFO接触经验有错误的印象. 如果我已造成任何麻烦, 我感到抱歉.

我只想问,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这通讯或协助该器皿?

Ra: 我是Ra. 该器皿的情况是良好的. 请仔细守护你们的校准.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