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场集会 1981529

 

54.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54.1 发问者: 首先, 我想询问器皿目前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54.2 发问者: 我有一个来自Jim的问题, 关于他曾经有过的一次经历, 当他刚搬到自己的土地上时, 有个声音告诉他:“通向你生存的钥匙来自间接的方式, 通过神经质(获得).”该实体是安洁莉卡(Angelica). 你可否告诉他这方面的资讯?

Ra: 我是Ra. 可以.

 

54.3 发问者: 请你开始吧?

Ra: 我是Ra. 如我们先前指出, 每一个心//灵复合体都拥有好几个指导灵, 其中有两个角色分别属于男性与女性的极性. 第三个是不分男女(androgynous), 代表一个更为统合的概念化天赋.

(当时)说话的指导灵属于一个声音振动复合体, 安洁莉卡, 是一个女性极化的角色. 由于混淆法则, 该讯息不能被完整地阐述. 我们可以暗示, 为了有所进展, 需要存在某种不满足的状态, 于是给予该实体进一步寻求的刺激因素. 这股不满足、神经质、或忧虑[如果你愿意这么说], 它自身并不是有用的因此它的用途是间接的.

 

54.4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追溯一股能量, 假设它来自理则. 我将做个声明, 并让你更正并扩展我的概念.

光之放射的所有频率都来自理则. 这些放射的频率构成所有由理则创造的经验密度. 我假设我们太阳的行星系统, 包括所有密度, 是我们太阳[作为一个理则]所创造的经验之总体.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54.5 发问者: 现在, 我假设不同的频率被分离为七个颜色[如同我们已经说过的], 并且这些颜色中的每一个都可以是我们太阳理则的子理则的基本频率. 一个子理则, [容我们说]一个个体可以启动任何一个基本频率或颜色, 并使用启动该频率或颜色后产生的身体.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如果我们正确地掌握到你的询问, 这是不正确的, 因为子子理则并不居住在[多个]次元性之中, 而只存在于共同造物者或心//灵复合体之中.

 

54.6 发问者: 我的意思是, 一个心//灵复合体能够使七色光芒的任何一个身体启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这好比说任何一个实体都可以弹奏复杂的乐器, 好比钢琴, 产生悦耳和谐的振动复合体, 并且弹奏得如此地好, 以致于可以开音乐会供大众欣赏, 如你会说的方式. 换句话说, 虽然每一个真实颜色载具都是潜在可得的, 仍需要技巧与修炼, 好让自我取得更先进或更明亮(lighter)的载具.

 

54.7 发问者: 我刚才做这些叙述只是为了抵达我想问的基本问题. 这是个难问的问题.

我们有来自太阳[子理则]的智能能量, 它形成一个子子理则, 也就是一个心//灵复合体[我们以此为一个范例]. 这股智能能量被某种方式调变或扭曲, 结果是一个有着特定人格扭曲(distortion)的心//灵复合体; 为了再一次精准地与起初智能能量一致, 该心//灵复合体或该复合体的心智部分必须得解除扭曲(undistort).

首先, 我想知道我的陈述是否正确; 其次, 我想知道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是否除了一的法则之第一变貌外还有其他答案?

Ra: 我是Ra. 这个陈述实质上是正确的. 如果你可以[在自我知晓自我的应用上]穿透第一变貌的本质, 你可以开始辨别出无限造物者的优良标记——多样性. 如果没有误解的潜能, 以及因此(产生)的理解, 就不会有经验.

 

54.8 发问者: 好的. 一旦一个心//灵复合体觉察到这个过程, 它于是决定, 为了拥有(宇宙)造物与造物者——它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同时又是全部——的完整能力; 为了拥有相随于整个造物的各种能力, 它需要[在精准的振动或振动频率中]重新联合或重新调和它的思想与起初创造思维一致. 为了做到这点, 它必须修炼人格, 好让它与起初思维或起初振动精准地一致, 这个修炼又可拆解成七个领域, 每一个对应到光谱中的一个颜色.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个陈述虽然是正确的, 却有很大的潜能被误解. 要使每一个能量中心与起初思维精准地相配并不在于系统化地放置每一个能量链结, 而是平衡地调和这些能量中心, 以流动且柔顺的方式布置它们, 如此, 智能能量能够以最小的扭曲传导它自身.

//灵复合体并不是一架机器. 它毋宁是你们所称呼的一首交响诗.

 

54.9 发问者: 在整个造物中, 是否所有心//灵复合体都有七个能量中心[一旦他们已经完整地发展到可以拥有七个能量中心的地步]?

Ra: 我是Ra. [理则创造]造物的起初, 这些能量中心就以势能存在于大宇宙中. 从无时性状态出来之际, 一切都准备好了. 无限造物是这样的.

 

54.10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造物者在祂智能评估一种知晓祂自己的方式之际, 创造了七个认知的领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有部分是不正确的. 理则创造光. 这光的本质于是创造了造物中经验之催化性(层级)与能量层级之本质. 因此, 下一个八度音程的存有们被赋予一个最高的荣誉/责任, 即在你们各个周期的经验时期[如果你愿意这么说]监管光的各种显化.

 

54.11 发问者: 我将做另一个声明. 因为第一变貌, //灵复合体可以选择某种心智配置, 将其充分偏移于[在内流能量之某一特定频率或颜色中的]智能能量的配置, 以致于阻塞在那个特定频率或颜色中的一部分内流能量. 这个陈述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54.12 发问者: 这可能不是个好问题, 但我要问一下. 你可否推估一下, 在任何一种颜色中, 能量可能被阻塞的最大百分比? 或者这问题有没有任何意义?

Ra: 我是Ra. 在一个实体的内流能量型态中, 有可能完全阻塞任何一个颜色[或能量]或者几个颜色[或能量]的组合.

 

54.13 发问者: 好的. 那么我假设, 第一变貌是发起者[容我说]或允许这个阻塞发生的东西.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不希望吹毛求疵, 但比较喜欢避免用一些词汇, 如“允许”这个动词. 自由意志并没有允许经验的扭曲, 预先命定也不会不允许经验的扭曲. 毋宁是混淆法则为每个心//灵复合体的各种能量提供了一个自由的范围.“允许”这个动词会被认为有轻蔑的意味, 因为它暗示着对与错的极性, 或允许与不允许的极性. 这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一点. 然而, 就我们最佳的思考, 它承载了某些重量.

 

54.14 发问者: 谢谢你. 它在我自己的思考方式中也承载了重量, 我感激你刚才告诉我的话.

现在, 我想考量催化剂的起源. 首先, 我们知道心//灵复合体的状态, 作为第一变貌的一个机能, 它已经抵达一个或多个能量中心阻塞或部分阻塞的状态. 我假设只有在至少有一个能量中心部分阻塞的情况下, 催化剂才是必要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正确.

 

54.15 发问者: 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Ra: 我是Ra. 虽然启动每个能量中心或清除它们的阻塞是一个主要优先事项, 在那个时点还有一个主要优先事项是开始精炼各个能量之间的平衡, 好让全体振动存在性之和弦的每一个音调都在清晰、旋律、和谐中[与其他每一个能量]彼此共鸣着. 自我的这种平衡、调音、和谐对于更为先进或行家级的心//灵复合体而言是最为核心的(工作). 每一个能量都可以不具美感地被开启, 然而通过修炼与鉴赏个人能量或[你所称的]深层人格或灵魂身份, 美才成为一种可能性.

 

54.16 发问者: 让我打个比方, 那是我刚才想到的: 弹奏一件七弦乐器, 一个人可以完全地拉紧一根弦, 然后释放它并制造音符; 或者, 一旦这些弦能够被完全地拉动[而制造一个音符], 与其以这种方式制造音符, 另一种方式是使用个体的创造性人格, 适量地拉动每一根弦, 并以适当顺序拉弦, 来产生音乐.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在平衡的个体中, 内含的能量等待着造物者之手来弹拨和声.

 

54.17 发问者: 我想要追溯作用于心//灵复合体之上的催化剂之演化, 以及它如何开始被完整地使用来创造这个调音. 我假设, 子理则[形成我们在造物中的微小部分]使用它所属的理则的智能()提供基础催化剂[容我说], 作用于心/身复合体与心//灵复合体之上, 这个过程持续到实体抵达发展的某个状态, 他们可以开始规划自己的催化剂为止.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只有部分正确. 子理则在较低的能量层级提供催化剂, 即第一组三和弦; 这些与身体复合体的生存有关. 较高的能量中心从心//灵复合体自身[在对所有随机与受导引的经验之反应中]的各种偏好(biases)中获得催化剂.

因此, 较少发展的实体将依据身体复合体之生存[伴随它所偏好的变貌]来觉察催化剂. 一个更为觉知的实体[意识到催化剂过程]将开始转化由子理则所提供的催化剂, 使之成为能作用于较高能量链结的催化剂. 因此, 子理则仅能提供催化剂的基本骨架, 容我们说. 与智慧、爱、怜悯和服务之存续[容我们说]有关的肌和肉借由心//灵复合体作用于基本催化剂而产生, 以创造出更为复杂的催化剂, 接着被用来形成更高能量中心内的变貌.

一个实体越是先进, 子理则与被感知的催化剂之间的连结越是稀薄, 直到最后, 所有的催化剂都是由自我为了自我所选择、产生、制造的.

 

54.18 发问者: 此刻投生于这个行星的实体中, 哪些人属于那个制造所有自身催化剂的类别?

Ra: 我是Ra. 我们发现你的询问模糊不清, 但仍可回复: 那些已经完全主宰外部催化剂的实体们之数量是相当少的.

在这个空间/时间链结, 大多数可收割的实体对于外部幻象有部分的控制力, 并使用外部催化剂来工作一些尚未平衡的偏见.

 

54.19 发问者: 在服务自我极化的案例中, 当这类实体抵达可以编程自身催化剂的水平, 它们会编程何种催化剂?

Ra: 我是Ra. 负面导向实体会编程最大程度的分离, 以及控制所有东西与知觉实体——它感知为自我以外的存有.

 

54.20 发问者: 我的意思...我理解一个正面导向的实体会如何编程催化剂, 诸如会导致肉身痛苦的催化剂. 我假设, 如果一个实体没有跟随它已选取的道路, 它会编程某个东西, 给予它肉身痛苦之经验.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请重述问题.

 

54.21 发问者: 在一次投生期间, 一个正面导向的实体可能会选择一条思考与活动的特定狭窄路径, 并编程一些条件, 如果这条路径没有被跟随, 则会创造出肉身痛苦.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54.22 发问者: 一个负面导向的实体会做这种事情吗? 你可以给我一个例子吗?

Ra: 我是Ra. 一个负面导向的心//灵复合体通常的编程是财富、悠闲的生活方式、获得权力的最大机会. 因此, 许多负面实体的肉身复合体变貌充满着你们称为的健康.

无论如何, 一个负面导向的实体可能选择一个痛苦的状态以增进特定变貌, 朝向所谓的负面情绪的心理活动, 如愤怒、憎恨、挫折. 如此的实体使用一辈子的经验磨利一把迟钝的愤怒或憎恨之刀锋, 好让它可以更加地朝负面或分离端极化.

 

54.23 发问者: 现在, 看起来我们在投生之前, 在任何一次的投生, 当一个实体越来越觉察到演化的过程, 并且已经选择了一条途径, 不论是正面或负面, 在某个时点, 该实体觉察到它想要做什么, 关于除去阻塞与平衡能量中心. 在那个点, 该实体能够为其生命经验编程那些催化剂经验, 以协助它除去阻塞与平衡的过程.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那是正确的.

 

54.24 发问者: 那么, 投生之前来看, 我们所称的物质界投生状态之目的似乎完全, 或近乎完全是[在那个点]体验先前已编程好的催化剂, 然后作为催化剂的机能, 随之进化.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为了清晰度, 我们将重新叙述. 投生存在之目的是心智、身体、灵性的进化. 为了做到这点, 严格地说, 并非必须要有催化剂. 然而, 若没有催化剂, 对于进化的渴望以及过程中的信心通常不会显现, 因此进化也就不会发生. 所以, 催化剂被编程, 该程式针对心//灵复合体独特的需求而被设计. 因此, 有件值得追求的事, 即一个心//灵复合体觉察并倾听它的经验性催化剂的声音, 从中拾取到它投生要拾取的东西.

 

54.25 发问者: 那么, 那些走在正面途径上的实体们相对于走在负面途径上的实体们在前三个光芒[红、橙、黄]中似乎有着对等的目标. 两个途径尝试以恰恰相反的方式利用这些光芒.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部分正确的, 甚至可以说实质上是正确的. 每个(能量)中心都需要一股能量来维持心//灵复合体[即经验的载具]在正确的构造与组成状态中. 负面与正面实体们在保存各个(能量)中心的一小部分能量上都做得不错, 以此维持心//灵复合体的完整状态. 经过这点之后, 无论如何, (你的)叙述是正确的, 负面实体会使用较低的三个中心, 并借由性的手段、个人主张以及在你们社会中的行为等, 达成与他人分离, 及控制他人的目的.

相反地, 正面导向的实体会将强烈的红色光芒之性能量转化为绿色光芒能量转移, 并放射蓝色与靛蓝色(光芒); 同样地, 将自我本位(selfhood)与社会地位转化为融入他人与服务他人的能量转移之情境; 最终, 照耀他人而不期待任何(能量)转移的回报.

 

54.26 发问者: 你可否描述进入任何这些能量中心的能量? 你可否描述它从其源头开始的途径, 它的形态, 和它的效应? 我不知道这是否可能, 但你能够做到吗?

Ra: 我是Ra. 这有部分是可能的.

 

54.27 发问者: 请你开始描述吧?

Ra: 所有能量的源头是自由意志在爱之上的作用. 所有能量的本质是光. 它进入心//灵复合体的方式是双重的.

首先, 有个内在光是自我的北极星(Polaris), 指引之星. 这是所有实体的真实本质和与生俱来的权利. 这股能量居住在里内.

第二个进入点是相对于北极星的一端, 容我们说, 如果你愿意用肉身作为磁场的类比, 这股能量从地球穿过双脚, 并通过脊椎的低点. 这个宇宙光能量的进入点是无差别的, 直到它开始其通过能量中心的过滤程序(而有差异). 每个中心的需求和个体学习汲取内在光的效率决定了该实体的内流能量的使用性质.

 

54.28 发问者: 经验性催化剂是否遵循同样的途径? 这可能是个笨问题.

Ra: 我是Ra. 这不是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因为这些能量中心的需求或变貌和催化剂是两个紧紧连结在一起的概念, 如同绳索的双绞线一般.

 

54.29 发问者: 那么, 你在稍早的集会中提到经验性催化剂首先由南极经历, 并依其生存价值做评估等等. 所以我问这个问题, ——你可以详述那个概念吗?

Ra: 我是Ra. 我们已经讲述过这个过滤过程, 借此进来的能量被向上拉, 依照每个能量中心的变貌与来自内在光之觉知所放射的意志或渴望之气力(, 而有不同拉力). 如果我们可以更明确, 请针对特定议题询问.

 

54.30 发问者: 我在此做个叙述, 可能有些扭曲, 然后让你更正它. 我们拥有: 全体能量穿过脚部, 接着脊椎基底, 该心//灵复合体在这条[我们所称的]光之道中接收之. 每个能量中心[当其被触及时]都滤出并使用这股能量的一部分, 从红色到紫罗兰色. 这是否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大体上是正确的. 例外如下: 能量的进入到靛蓝色为止. 紫罗兰色光芒是整体的温度计或指示器.

 

54.31 发问者: 当这股能量被能量中心吸收, 到了某一点, 它不只是被吸收进入存有, 还通过能量中心向外放射. 我相信这个点开始于蓝色中心, 同时也发生在靛蓝色与紫罗兰色?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首先, 我们声明我们尚未回答完上一个询问, 所以现在一并回答两个问题. 我们陈述, 在一个完全启动的实体中, 只有小部份的内流光需要用来调节能量中心, 剩下的大部分()可以自由地被引导和被向上吸引.

要更充分地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 我们可以说不需回应的放射开始于蓝色光芒, 这是正确的; 虽然, 绿色光芒[作为伟大的转变性光芒]必须被给予一切可能的小心关注, 因为直到所有类型的能量转移都被经验并熟练到一个相当的程度之前, 在蓝色及靛蓝色的放射中将会有阻塞.

再次的, 紫罗兰色放射, 就此情况而言, 是一个资源, 通过靛蓝色(中心), 得以接触智能无限. 因此, 放射区不会是紫罗兰色光芒, 毋宁是绿色、蓝色或靛蓝色, 取决于[无限已将其转为可识别能量的]智能类型的性质.

在这个例子中, 绿色光芒类型的放射是治疗; 蓝色光芒是沟通与灵感; 靛蓝色(光芒)是行家的能量, 它的位置在信心(faith)之中.

 

54.32 发问者: 如果一个心//灵复合体在冥想时, 其靛蓝色中心有感觉, 他感觉到什么?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一个实体感觉到这个启动, 即一个实体经验到该能量中心的内流, 有几种可能的用途: 除去这个(能量)中心的阻塞, 使它调音以与其他能量中心的和声相匹配, 或启动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

我们无法是明确的, 因为这三者中的每一个都被该[感觉到这个身体复合体变貌的]实体所体验.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有没有一个简短的询问?

 

54.33 发问者: 我只想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请留心该器皿颈部需要支撑.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