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场集会 198171

 

60.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60.1 发问者: 首先, 你可否给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60.2 发问者: 这是我的看法——改善该器皿状态的最佳方式为通过多次的冥想, 伴随着对该状态及其改善的沉思. 你能否告诉我这是否正确, 并扩展我的想法?

Ra: 我是Ra. 冥想与沉思绝非不合宜的活动. 无论如何, 以我们的意见, 在所有的可能性当中, 这个活动不会显著地变更这个器皿造成根本扭曲的素质; 我们与你们一样感到担忧.

 

60.3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一个最佳的方法, 好将该器皿正经验的扭曲改变到一个更可接受的状态?

Ra: 我是Ra. 关于该器皿投生前的选择, 也就是在这个经验中服务无限造物者, 它可以做一些小量的工作. 然而, 当感知到服务(机会), 决定毫无保留地提供自我是一个如此根本的选择, 以致于它不会对显著的变更敞开, 我们也不想要干涉在这个特别的实体中发生的平衡过程. 借由复习第四密度的要点, 智慧与怜悯被这般地平衡; 这对于这个特别的心//灵复合体是有帮助. 该实体纯粹地执行它感觉为最好的事, 它的纯度没有什么好挑毛病的. 我们可以这么说是由于该器皿对于自我的知识在这点上是清楚的. 无论如何, 这里的讨论或许会促成[在任何一次工作中的]一个比完全无碍稍微少一点的服务奉献, 如此该服务可以持续你们空间/时间的一段更长的时期.

 

60.4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该器皿经验的物理扭曲是平衡过程的一部分?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这些物理扭曲源自于该器皿没有充分接受投生前所放置的限制——一旦它已经开始该工作, 该实体的活动便受到这些限制. 考虑到该实体所选的计划, 这个工作造成的扭曲是无可避免的; 这些扭曲是限制和疲倦, 在某种程度上与被消耗的生命能和肉身能量一致, 由于这工作相当于该器皿从事许许多多小时的严酷体力劳动.

这即是为什么我们建议该器皿的思想停驻在一个可能性上, 即建议它的高我或许可以在一次工作中稍微保留能量. 这个器皿在此时是相当敞开的, 直到所有资源被完全耗尽为止. 如果()这样渴望, 这是好的. 然而, 容我们说, 长期[以你们的说法]而言, 这样会缩短工作的总次数.

 

60.5 发问者: 将这些工作展开, 拉大时间间隔, 好让我们在各次工作之间有更多时间, 这样做有帮助吗?

Ra: 我是Ra. 你们早已完成这点. 关切该工作的一部分胜过其他部分会使你们小组变得不平衡, 这是没有帮助的. 如果依你的判断, 这个器皿有能力并且支援小组运作良好, 如果一切都是和谐的, 如果询问的问题被好好地考量, 该工作就会良好地开始. 过度强调该器皿的状态对于这个通讯的效率是有害的, 如同你们过去恰恰相反的行为.

 

60.6 发问者: 除了这些工作之外, 我关切该器皿在双手与双臂区域的物理扭曲. 容我们说, 是否有个心智练习或其他什么东西是器皿可以从事的, 好帮助她减轻此时双手上的严峻问题等等?

Ra: 我是Ra. 有的.

 

60.7 发问者: 这是不是一个针对减轻这些问题的冥想与沉思练习?

Ra: 我是Ra. 不是.

 

60.8 发问者: 她要做什么以减轻这些问题?

Ra: 我是Ra. 如同我们说过的, 这个器皿[感觉它缺乏怜悯去平衡智慧]选择了这次投生经验, 借此把它放置在必要的情境中, 即在没有其他自我的接纳的环境中去接纳自我; 以及不期待回报或能量转移的前提下接纳其他自我. 对一次投生而言,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课程计划, 但这个实体(那时)认为是恰当的. 因此这个实体需要冥想, 并且时时刻刻有意识地接纳自我的限制, 其真正目的是将这个实体带到我们正使用的精准调频之中. 此外, 在已经学习到不期待回报却仍然放射接纳与爱之后, 这个实体现在必须借由学习接受他人的爱与接纳来平衡; 目前这个器皿在接受中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两个平衡的工作将协助这个实体释放被称为痛苦的扭曲. 这些限制在很大程度上是固定的.

 

60.9 发问者: 是不是因为这个器皿早已有意识地觉察到这点, 所以第一变貌并未生效, 否则你不可能与我们沟通这点?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这个实体已经有意识地觉察到这些学习/教导好些年了[以你们的称谓], 不只如此, 这对支援小组的每个成员也是真实的. 直到这场集会以前, 提供该资讯中的某些部分之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60.10 发问者: 谢谢你. 当你在上一场集会中说到“供给能量的冲击”来自金字塔顶端时, 你是否意指它们有间隔地来临, 而非稳定不断地(供给)?

Ra: 我是Ra. 这些供能冲击以离散的间隔来临, 但如果是在一个适当作用的金字塔形状中, 这些间隔会非常非常地紧密. 如果在一个尺寸有些差错的金字塔中, 能量将不会被规律地或以量子态释放, 或许你会比较了解我们的意思.

 

60.11 发问者: 我的下一个陈述在我对金字塔能量的探究中可能会有所启发, 也可能没有, 但我突然想到所谓的百慕大三角(Bermuda Triangle)有可能是由于海水底下有个大金字塔, 它以离散与变化的间隔释放第三螺旋, 创造了一个状态, 当其他实体或载具在附近时, (使)它们以某种方式改变了空间/时间连续体.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60.12 发问者: 那么这个第三螺旋有供能的效应, 如果到达一定的强度, 确实可以改变空间/时间连续体. 这类改变是否有其用途或价值?

Ra: 我是Ra. 在一个第五密度或更高密度的实体手中, 这股特别的能量可以被撷取, 用于传递资讯、爱、光——横跨你们认为的广大距离, 但伴随这股能量的结果可以被视为穿越次元(transdimensional)的跳跃. 另外, 有可能使用这种构造的能量来从事旅行.

 

60.13 发问者: 这种旅行是否为瞬间的类型, 与主要由第六密度实体所使用的效应有关[而非弹弓效应], 或者你所说的是弹弓效应?

Ra: 我是Ra. 我们说的是前者. 你可以注意到, 当一个实体学到人格的修炼或理解[容我们说], 每一种普拉那配置都可为他所用, 而不需要形状的协助. 一个实体可以将位于吉萨的大金字塔视为形而上的训练转轮.

 

60.14 发问者: 那么佛罗里达(Florida)海岸附近的大型水下金字塔是不是Ra所建造的平衡金字塔之一, 或者是其他社会记忆复合体建造的[如果是, 哪一个复合体]?

Ra: 我是Ra. 你所说的金字塔是一个与亚特兰蒂斯人一起工作的社会记忆复合体的第六密度实体们所协助建造的, 比我们与[如你们所称的]埃及人工作的时期要早.

 

60.15 发问者: 你曾提到与埃及人以外的族群工作. 他们是谁?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属于南美洲. 我们分割我们的力量, 在这两个文化里面工作.

 

60.16 发问者: 那么就我的理解, 金字塔形状曾被你们社会记忆复合体认为是具有至高的重要性, 容我说, 作为灵性发展的一个身体训练辅助(工具). 在我们地球进化的这个特别时刻, 你似乎很少或不强调这个形状.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这是我们的荣誉/义务, 尝试去消除使用这个形状所带来的扭曲, 包括你们人群在思考上与活动上的扭曲. 我们不否认这类形状有效用, 我们也不会保留关于这个功效的一般要旨. 然而, 我们希望给予我们的理解, 虽然是有限的, 与我们于数万年前天真的信念相反, 启蒙的最佳形状并不存在.

让我们详述这点. 在我们自己的第三密度期间, 我们被第六密度实体协助, 由于我们较少极端的好战性, 发现这样的教导是有帮助的. 在我们天真的第三密度时期, 我们未曾发展出你们的易货贸易或金钱系统与权力的各种相互关系. 事实上, 我们那时是个较为哲学的第三密度星球, 并且我们的极性选择更多地集中于[容我们说]理解性能量转移以及自我与其他自我的适当关系.

我们花费了大许多的空间/时间部分与未显化存有一同工作. 在这样较不复杂的氛围中, 拥有这种学习/教导装置是相当有教学助益的, 我们获得益处, 而没有[我们发现的]发生在你们人群之中的扭曲.

我们已经极细心地将这些差异记录在造物的伟大记录之中, 好让这类的天真不必再一次发生.

在这个空间/时间, 我们相信服务你们的最佳方式是说明金字塔与其他圆顶、拱形或尖顶的环形等对于冥想都是有帮助的. 然而, 就我们的观察, 由于在这个空间/时间链结, 在你们星球的人群当中, 作用于未显化存有的影响相当复杂, 最好是不需要这些训练的辅助[如你的称呼], 让心//灵复合体的进展(自然地)发生. 因为当一个实体使用了训练辅助, 它便承担了责任法则, 由于加快或增加的学习/教导速率. 如果这个较大的理解[容我们使用这种误称]没有被实践于该实体时时刻刻的经验中, 那么该训练辅助的用途将变得负面.

 

60.17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否会产生任何有用的资讯, 但我想我必须问. 什么是约柜(Ark of the Covenant), 它的用途是什么?

Ra: 我是Ra. 依照摩西的理解, 约柜是那些最神圣的东西的置放所. 被放在其中的物品曾被你们人群称为两块石碑, 又称为十诫. 当时并没有两块石碑, 而是一个书写的卷轴. 这个卷轴与一些经过最为仔细撰写的文件被放在一起, 内容是不同实体记载他们关于太一造物者的造物的信仰.

约柜的设计是让僧侣们[这是你们对这些倾向渴望服务他们弟兄的实体之称呼]可以汲取他们的力量, 并感觉到太一造物者之临在. 然而, 值得注意的是这整个安排并不是由邦联认识的亚威所设计的, 而是由一些负面实体所设计的, 他们比较喜欢用这种方式创造一个精英(阶层), 称为利未之子(Sons of Levi).

 

60.18 发问者: 那么它是一个用于通讯的装置? 你也说到他们从它汲取力量. 什么类型的力量? 这是如何运作的?

Ra: 我是Ra. 这个装置借由建造它的材质而被充能, 获得一个电磁场. 这样它成为了一个力量的物体, 对于那些自身信仰变得如此不被不公义或分离所玷污的实体们, 这个原本为负面性设计的装置变成了正面, 并且直至今日, 对于那些真正与服务经验和谐相处的实体们而言仍是如此. 因此负面势力得到了部分的成功, 但这个正面导向的被称为摩西的实体, 给你们星球的人群提供了一个可能性, 即一条通往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完全正面之路径.

你们每个正统的宗教系统都有一样的情形, 全部在(极性的)定向上有些混杂, 然而在纯粹寻求者的眼中, 仍然提供了一条通往太一造物者的纯粹路径.

 

60.19 发问者: 约柜目前在什么地方? 它位于何处?

Ra: 我是Ra. 我们避答这个询问, 因为它的确还存在, 我们不想指出它的位置而冒犯你们人群.

 

60.20 发问者: 谢谢你. 在尝试理解这些创造性能量的过程中, 我突然想到一个我真的不理解的事件, 为什么当我们地球从第三移动到第四密度时会产生不能被使用的热量. 我知道它跟第三与第四密度振动之间的不和谐有关, 但为什么它会有物理热量显现于地球之内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你可否就此启迪我?

Ra: 我是Ra. 这个概念以你们的语言解释会有些难以穿透. 无论如何, 我们将尝试谈论这个主题. 如果一个实体与它的环境不和谐, 它会感到内在有股燃烧的火. 该肉身载具的温度尚未升高, 只有脾气或眼泪的热度[如我们会对这种不和谐的描述]. 然而, 如果一个实体在感受这股情绪性的热度与不和谐中持续了你们空间/时间的一长段时期, 那么整个身体复合体将开始与这股不和谐产生共振, 于是这不和谐将以癌症或其他持续恶化的变貌显现, 偏离你们所称的健康.

当一整个行星系统上的人群与文化重复地、大规模地经历不和谐时, 这些实体脚下的大地将开始与这股不和谐产生共振. 由于肉身载具的性质, //灵复合体的身体复合体的主要功能是成长与维持, 故不和谐以成长的阻碍或不受控制的成长(growth*)方式显现. 在你们地球的例子中, 该行星的目的是维持轨道以及与其他宇宙影响力的适当位置或定向. 为了使这个目的适当地发生, 你们星球的内部很热[用你们的物理术语], 相较于(人体)不受控制的成长, 你们开始经验到地球不受控制的热度及其广泛的后果.

(*译注: growth有成长、肿瘤两种意思, 这里有可能是一语双关.)

 

60.21 发问者: 地球从这一边到另外一边是否全都是固体?

Ra: 我是Ra. 你可以说你们星球具有蜂窝的性质. 然而, 其中心是固体, 如果你愿意将熔岩视为固体的话.

 

60.22 发问者: 蜂窝的性质...是否有第三密度实体居住在蜂窝的(空心)区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在过去的某个时期是正确的, 但在目前的空间/时间是不正确的.

 

60.23 发问者: 现在没有...是否有任何[并非投生在物质界的]内在文明或实体, 居住在这些区域? 他们是否偶尔来到并物质化在地球表面上?

Ra: 我是Ra. 如同我们已经提及的, 有一些你所说的实体存在. 再者, 有一些处于地球内在层面的实体比较喜欢在这些区域物质化进入第三密度可见(范围). 容我们说, 在这些区域还有一些基地,属于那些来自别处的实体, 包括正面与负面两种. (此外)还有一些被遗弃的城市.

 

60.24 发问者: 这些来自别处的实体使用这些基地来做什么?

Ra: 我是Ra. 这些基地被用于与第三密度实体通讯所需的装备之物质化工作, 还可作为一些装备[你们可能称之为小型飞行器]的休息处所. 这些飞行器被一些实体依需求用于监视. 因此, 一些邦联老师[容我们说]部分地通过这些配合电脑线路的监视器具来说话; 当需求资讯的实体属于适当的振动层级时, 该邦联实体将自己说话.

 

60.25 发问者: 那么就我的理解, 邦联实体需要通讯装备和飞行器来与需求资讯的第三密度具肉身实体通讯?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然而, 你们许多人重复着要求同样的基本资讯, 重复的数量很庞大, 并且对于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而言, 无止境地讲述冥想的必要性是对这类社会记忆复合体之可观能力的浪费.

因此, 一些实体已经获得土星议会的批准, 为那些需求简单的实体们放置并维护这些讯息给予器, 于是保存了邦联成员们的能力给那些早已开始冥想且准备好接受额外资讯的实体们.

 

60.26 发问者: 在过去30年间, 有大量的资讯与大量的混淆, 事实上, 我会说混淆法则已经超时工作了许久[轻笑声], 开个小玩笑, 将灵性催化剂的资讯带给需要的群体们, 并且我们知道, 正面与负面导向的社会记忆复合体都在尽可能地增加这类的资讯. 在大量的例子中, 这情况导致了人们对这类资讯的冷漠看待; 许多人正在真实地寻求着, 但已被这类资讯中的[我会称为的]灵性熵数状态所阻碍. 你可否评论这点, 以及减轻这些问题的机制?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就此评论.

 

60.27 发问者: 唯有在你认为这个问题具有重要性时, 我才会要求评论. 如果你感觉它不具重要性, 我们就跳过它.

Ra: 我是Ra. 这个资讯就某种程度而言是意义深远的, 因为它承载着我们自己在这个时刻的任务.

我们, 属于邦联, 回应你们地球上实体的呼求. 如果一个呼求, 虽然是诚挚的, 但在灵性进化由之可被加速的系统[容我们说]之意识中处于相当低的位置, 那么我们只能提供对于那个特定呼求者有用的资讯. 这是基本的困难. 实体们接收到关于起初思维的基本资讯, 以及获致起初思维的基本方法, 即冥想与服务他人.

请注意, 我们身为星际邦联成员, 我们为正面导向的实体说话; 我们相信猎户集团也有着完全相同的困难.

一旦这基本资讯被接收, 但该实体并未在心中与人生经验中付诸实践, 只是在心智复合体变貌中嘎嘎作响, 这就好比一个建筑基石离开了它的位置, 无用地从这一边滚到另一边; 然而该实体仍旧呼求. 所以相同的基本资讯重复着. 最终, 该实体厌烦了这些重复的资讯. 然而, 如果一个实体将它得到的资讯付诸实践, 它将不会找到重复的地方, 除了有需要的时候.

 

60.28 发问者: 谢谢你. 脉轮或身体能量中心是否与金字塔能量漏斗有关, 或者它们运作的方式是相似的?

Ra: 我是Ra. 没有(关系).

 

60.29 发问者: 木乃伊的制作(mummification)除了埋葬身体之外是否有其他目的?

Ra: 我是Ra. 虽然我们很想跟你说这个变貌, 那是我们在建造金字塔过程中的设计之变貌; 我们能说的非常少, 因为这部分的意图相当混杂, 并且虽然许多人觉得其用途是正面的, 却是属于非正面的衍生类别. 我们不能谈论这个主题, 否则地球上一些基本的能量平衡[横亘在正面势力与负面势力之间]将受到冒犯. 或许可以说那些献出自身的实体觉得他们献出自己以服务他人.

 

60.30 发问者: 过去曾帮助Ra在第三密度使用金字塔形状的文明, 那是什么文明?

Ra: 我是Ra. 你们人群很喜欢命名. 这些实体已经开始他们返回造物者的旅程, 并且不再经验时间.

 

60.31 发问者: 这个器皿希望知道, 当使用摆锤发现能量中心时, 前后摇摆的运动, 而非圆形的运动, 有什么意义?

Ra: 我是Ra. 这将是最后一个问题, 虽然这个实体仍旧提供我们能量, 它正在经验痛苦的变貌.

我们之前已讨论过转动的情况, 我们只单纯地说微弱的前后摇摆运动指出部份的阻塞, 还不是完全的阻塞. 强力的前后摇摆运动指出阻塞的反面, 即一个脉轮或能量中心的过度兴奋, 这是为了尝试平衡身体或心智复合体活动中的一些困难. 这个状态对于一个实体不是有益的, 因为它是不平衡的.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有没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60.32 发问者: 只想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当欢乐, 我的朋友们. 一切都好, 并且你们的尽责认真值得称许.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欢庆吧, 并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和平与荣光中向前走. 我是Ra.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