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场集会 1981713

 

62.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在我们开始之前, 容我们要求(你们)在这个器皿周围走一圈, 并且让支援小组的每一位强有力地在器皿头上大约2.5英尺上方吐气, 然后于该器皿周围再走一圈.

[这个要求照指示完成了.]

我是Ra. 我们感激你们的亲切合作. 请重新检查垂直性的校准, 我们将要开始.

[这个要求照指示完成了.]

我是Ra.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62.1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什么地方出错了, 或什么原因导致需要重走圆圈, 以及吐气的目的?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在此次工作的一开始遭受特定的超心灵攻击. 你们在行走保护圆圈的过程中, 由你们的声音复合振动机制所念诵的话语中稍微有些不规则. 这个(负面)实体借由这个开口进入, 并趁着器皿在[如你所称的]出神状态中进行它的工作. 这个器皿在身体复合体的各种扭曲中受到相当不利的影响.

因此(你们)适当地重走圆圈, 以公义的气息驱赶(expel*)该思想形态, 然后再走一圈.

(*译注: expel同时有吐气与驱赶的意义.)

 

62.2 发问者: 这个思想形态的本质或它的从属关系为何?

Ra: 我是Ra. 这个思想形态隶属于猎户集团.

 

62.3 发问者: 这个攻击是否成功地在该器皿的身体复合体中创造了进一步的扭曲?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2.4 发问者: 这个扭曲的本质为何?

Ra: 这个思想形态寻求终结该器皿的这次投生, 借由运作其肾脏的扭曲, 虽然先前已经在时间/空间中被更正, 但仍处于易受伤害的状态, 因这个实体知道如何分离时间/空间的铸造与空间/时间的扭曲; 这些扭曲正在被解构,并与治疗[容我们说]之前一样易受伤害.

 

62.5 发问者: 是否已经造成什么有害的效应?

Ra: 我是Ra. 将会有些不舒服. 然而, 我们是幸运的, 因为这个器皿对于我们很敞开, 并且调频良好. 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能及时接触到这个器皿, 并指示你们, 这个器皿的肉身载具很快就会无法存活.

 

62.6 发问者: 就该器皿的肉身载具而论, 这次攻击是否产生什么持续的效应?

Ra: 我是Ra. 这是难以述说的. 我们的看法是没有持续的伤害或扭曲会发生.

该医者是强壮的, 并且重新铸造这些肾脏变貌的合同也仍然生效. 在这个时点, 问题在于两种[你们可以称为的]魔咒或魔法工作之残留形式; 医者的变貌对决猎户变貌的尝试; 医者的变貌充满着爱; 猎户变貌也在分离中保持着纯粹. 看起来一切都好, 除了有些可能的不舒适, 如果持续存在, 则应该被照料.

 

62.7 发问者: 刚才保护圈的开口是否由猎户实体所策划制造的? 那是一个尝试制造出一个开口的特定预谋, 或者只是某个突发事件?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寻求一个机会目标[如你们人群的措辞]. 遗漏的字眼是个偶然的事件, 并非预先策划好的.

我们可以建议在你们空间/时间的未来, 当你们开始一次工作之际, 请觉察到该器皿可能会被密切注意, (猎户实体)等待着任何可乘之机. 因此, 如果保护圈没有被完美地走好, 最好立刻重走一次. 吐气也是适当的, 方向总是朝左边.

 

62.8 发问者: 你可否详述你刚才说的吐气? 我不大确定你的意思.

Ra: 我是Ra. 如果保护圈的行走方式少于恰当的配置, 在这次工作中重复执行这个步骤是明智的.

 

62.9 发问者: 但你提到吐气到左边. 你可否告诉我, 你的意思是什么?

Ra: 我是Ra. 那就是你们刚才完成的事, 将气息从器皿头部上方从其右边送到左边.

 

62.10 发问者: 当她脱离出神状态之后,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帮助该器皿从这次攻击中复原?

Ra: 我是Ra. 可以做的事很少. 你们可以观察这些扭曲是否持续, 如果困难持续的话, 找适当的医者来看顾这个心//灵复合体. 这状况可能不会发生. 这场战斗甚至到现在仍正在被完成. 每个成员可以建议器皿继续它的工作, 如先前所勾勒的.

 

62.11 发问者: 谁是适当的医者, 我们要如何找到他们?

Ra: 我是Ra. 有四位. 如果有任何身体的困难扭曲产生, 可以找Don实体和Jim实体, 他们可以工作该器皿的身体复合体, 借由正在每一位实体中发展的实践方式. 如果扭曲持续存在, 应该找Stuart. 如果困难超过两星期, 应该找Douglas.

 

62.12 发问者: 该器皿认识这些人[StuartDouglas]?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2.13 发问者: 那就是我们能协助该器皿的全部了?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我们注意到和谐与深情的社交可以创造一个有利于你们每个人工作的环境, 这点在这个小组已经惯常地盛行了.

 

62.14 发问者: 就猎户集团在行星地球上的活动而论, 他们将降低或消除这个小组的有效性排在何种优先顺序[容我说]? 你可以告诉我吗?

Ra: 我是Ra. 这个小组, 如同所有正面的管道与支援小组, 都是猎户集团高度优先选择的目标. 这个器皿的身体变貌是它最容易无约束或松散的变貌, 如果猎户集团成功地入侵, 将分解这个心//灵复合体. 这个特殊的小组, 我们可以说, 已经学习到在任何心智与灵性复合体振动型态之中没有严重的裂缝. 在其他的管道中, 可能有更多明显的裂缝.

 

62.15 发问者: 将做以下声明, 并由你更正它: 猎户集团有个目标是将服务自我极化的实体带到收割的境地, 尽可能地创造大量的收割. 这个收割将增进他们的潜能或能力, 以从事意识内的工作, 基于平方法则或倍增法则, 为一的法则的变貌.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2.16 发问者: 是否有其他位于服务自我途径上的群体与那些来自猎户星座的实体们结合在一起? 好比说那些南十字星的实体们, 目前在地球上工作着, 为了同样类别的收割.

Ra: 我是Ra. 你提到的这些南十字星的实体们是猎户集团的成员. 容我们说, 这并不是依照不言自明的措辞——一个来自各种星系的集团应该被一个名字统称. 然而, 那些所谓的猎户星座的行星级社会记忆复合体们占上风, 因此统治着其他成员. 你必须记得在负面思考模式中, 一定有个啄序[容我们说], 在分离中权力对抗着权力.

 

62.17 发问者: 那么, 借由在地球上创造尽可能大的负面导向实体之收割, 猎户集团的社会记忆复合体增进其气力. 我假设这股气力进入该复合体的全体气力中, 啄序大致维持不变, 那些在顶端的实体依照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总体气力获得气力.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越强壮的实体获取更多部分的极性.

 

62.18 发问者: 那么, 在猎户集团的啄序顶端的实体们——让我先问这点: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第四密度群体吗?

Ra: 我是Ra. 猎户集团包含第四密度, 以及为数不多的第五密度成员.

 

62.19 发问者: 那么啄序的顶端是不是第五密度的?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2.20 发问者: 位于猎户集团的啄序顶端之第五密度实体, 即其领袖[容我们说], 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要理解他的哲学, 关于他的目的以及他对于未来的计划, 我们称为的未来或他的未来.

Ra: 我是Ra. 这种想法对于你们而言不会如此陌生. 因此, 我们可以讲述穿过密度的事情, 因为你们星球在这个空间/时间链结有一些负面导向的行动正产生影响.

早期的第五密度负面实体, 如果倾向维持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的凝聚力, 可以依它的自由意志决定智慧的路径仰赖于操控, 以精巧的规矩操控所有其他自我. 于是它凭借自己在智慧中的各种能力, 能够成为第四密度存有们的领袖, 领导它们走向通往智慧的道路, 借由探索自我之爱与自我之理解的次元. 这些第五密度实体认为整个造物必须被放置在秩序之中.

在这个收割过程中处理一个层面, 好比这个第三密度, 它会更清楚地看到呼求的机制, 并且有着少很多的朝向掠夺或思想操控的变貌, 这些变貌被给予负面导向实体. 虽然允许这种事发生, 即遣送较不睿智的实体做这种工作, 任何成功(果实)都将回馈给它们的领袖.

该第五密度(实体)看到光所造成的困难, 因此引导这个振动的实体们去寻求机会目标, 好比这一个. 如果第四密度(实体)的朝向自高自大(ego)等变貌的诱惑[容我们说]无法成功, 那么第五密度实体便开始思考如何去除光.

 

62.21 发问者: 当这个等待着机会攻击的猎户实体与我们在一起, 你可否描述他来到这里的方式, 他看起来像什么, 以及他如何等待? 我知道这些不是很重要的, 但或许可以给我一点洞见深入我们正讨论的东西.

Ra: 我是Ra. 第五密度实体是非常光亮的存有, 虽然他们确实拥有你们理解的物理载具. 以你们的美貌标准而言, 第五密度实体看上去是十分美丽的(fair).

思想是被传送的东西, 因为一个第五密度实体很可能已经精通这项技术或修炼. 很少或几乎没有方法可以察觉到这样的一个实体, 因为它们不像第四密度负面实体, 第五密度实体以光的脚步行走.

在过去的一日周期中, 这个器皿觉察到极度的冰冷, 并且花了很多时间处在一个极度温暖的气候(环境), 超过你们一般态度会认为的适当时间. 该器皿并没有感知到这个现象, 但主观温度的下降是一个负面或非正面或吸取的实体之临在记号.

这个器皿之前确实有提到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但被这个小组所滋养, 并且能够遣散它. 如果不是因为方才随机的小事故, 一切都会很好, 因为你们已经学习到在爱与光中生活, 并且没有忽略一件事: 记得太一无限造物者.

 

62.22 发问者: 那么今天攻击器皿的实体是一个第五密度实体?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2.23 发问者: 这是否很不寻常? 一个第五密度(实体)竟不嫌麻烦去做这件事, 而非派遣第四密度仆人(去做), 容我这么说?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几乎所有的正面管道及群体都可能被第四密度负面思想形态提供的诱惑所影响, 结果是正面性降低或变得无用. 它们可能提议许多种扭曲: 朝向特定资讯, 朝向自我膨胀; 或该组织在政治、社会、财政方面蓬勃发展.

这些扭曲将焦点从爱与光的太一无限源头中移除; 我们全都是该源头的信使, 谦卑并知晓我们自己不过是造物者最微小的部分, 那无限智能之宏伟完整体的一小部分.

 

62.24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是该器皿可以做的, 或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消除她现有的问题, 即持续体验这些攻击带来的冰冷感觉?

Ra: 我是Ra. 有的.

 

62.25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我们可以做什么?

Ra: 我是Ra. 你们可以停止尝试成为太一无限造物者之爱与光的管道.

 

62.26 发问者: 我是否遗漏了任何东西? 在集会进行之前、当中、之后, 或在任何时刻, 是否遗漏任何我们可以协助该器皿的事物?

Ra: 我是Ra. 这个小组的爱与奉献没有遗漏任何东西. 安心吧. 从事这个工作要付出一些代价. 该器皿拥抱这点, 否则我们无法说话. 那么在那平安与爱中安歇吧, 并做你想做的, 如你所愿, 如你所感. 当这件事被完成了, 让忧虑到此为止. 各种扭曲的伟大医者是爱.

 

62.27 发问者: 昨晚Morris问我一个问题, 我无法适当地回答他. 这个问题与各个密度的振动有关. 我理解第一密度是由核心原子振动组成的, 位于红色光谱; 第二(密度)位于橙色光谱, 等等. 我是否要这样理解: 在当下的这个时间/空间或空间/时间, 我们星球的核心振动仍然在红色, 第二密度存有仍在橙色, 并且此刻存在于我们星球上的每个密度都有着一个不同的核心振动, 或这是不正确的?

Ra: 我是Ra. 这是精准地正确.

 

62.28 发问者: 那么当第四密度振动到达, 这意味着地球可以支撑属于第四密度核心振动的实体们. 届时, 地球是否仍是第一密度核心振动, 其上的第二密度实体们处于第二密度振动, 以及第三密度实体们处于第三密度振动?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还有些能量, 但该器皿的扭曲提示我们最好在你的许可之下缩短这次的工作时间.

 

62.29 发问者: 好的.

Ra: 你必须看待地球[如你所称]为七个地球. 有红色、橙色、黄色(的地球), 很快将有一个完整的绿色振动场所, 第四密度实体将称之为地球. 在第四密度经验期间, 由于第四密度实体尚欠缺发展, 第三密度的星球并不适宜居住, 因为早期第四密度实体还不知道如何精确地维持一种幻象, 好让第四密度无法被看见, 或无法被第三密度的任何仪器判别出来.

因此在第四密度中, 你们星球的红色、橙色、绿色能量链结将被启动, 而黄色连同蓝色与靛蓝色处于赋能状态.

容我们问, 此刻有没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62.30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一切都好. 你们已经是最为谨慎认真的了.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的荣耀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和平与大能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