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场集会 1981812

 

66.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66.1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在此时, 生命能有一些耗损, 但并不严重. 肉身能量水平是极其低落的. 除此之外, 如前所述.

 

66.2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能做的, 停留在第一变貌之内, 去寻求星际邦联的协助, 以减轻该器皿的身体问题?

Ra: 我是Ra. 没有.

 

66.3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在尝试减轻该器皿的身体问题方面, 什么是最适当的方法?

Ra: 我是Ra. 该基本的资料先前已经被涵盖, 关于滋养这个器皿. 我们摘要重述: 根据能力做运动, 不要逾越适当的参数, 营养品, 与同伴的社交, 位于绿色光芒或更上层的性交活动, 以及一般而言, 以一种有益、钟爱的方式分享这个小组的个别经验的变貌.

以你们舞蹈其中的密度为前提, 你们正以[我们认为的]很大的和谐度达成这些事情. 特定的专注与活动, 伴随着一些身体复合体变貌, 可以减轻这些扭曲; 这个器皿知道这些事情.

最后, 这个器皿继续它最近开始的练习是好的.

 

66.4 发问者: 哪些练习?

Ra: 我是Ra. 这些练习与我们先前勾勒的运动有关. 我们可以说, 这个实体所寻求的经验之多样性是有益的, 如我们先前所说; 但只要这个器皿工作这些练习, 扭曲似乎变得比较不具强制性.

 

66.5 发问者: 我想要探究[使用结晶化医者的]治疗机制. 我将陈述一个声明, 如果你能更正我的思考, 我会很感激的.

在我看来, 一旦医者获得适当的平衡, 并且除去能量中心的阻塞, 他就能以某种方式扮演光的收集者与聚焦者, 与金字塔运作的方式类似. 他通过左手收集光, 并从右手放射出去; 这于是以某种方式穿透了身体的第一与第七脉轮的振动性包膜[你可以这么说], 允许被治疗实体之能量中心的重新校准. 我相当确定我说的不完全正确, 还可能差得蛮远的. 你可否重新整理我的思考, 好让它合理有意义?

Ra: 我是Ra. 你假设一个结晶化医者可被类比为位于国王密室的金字塔作用, 这是正确的. 我们可以建议一些()调整的地方.

首先, 借由伸展的那只(), 能量被带入医者的场域复合体, 以极化的方式被使用. 然而, 这股能量循环经过各个能量点, 到达脊椎的底部, 以及某种程度地到达双脚, 从而穿过医者的主要能量中心, 螺旋穿过双脚, (能量)在红色能量中心转向, 朝向位于黄色能量中心的螺旋, 接着穿过绿色能量中心[在小宇宙中, 即为普拉那能量配置中的国王密室]; 然后第三螺旋继续穿过蓝色能量中心, 然后从那里通过大门入口被遣送返回智能无限.

治疗普拉那正是从绿色(能量)中心移往极化的治疗右手, 再从那儿到达要被治疗的实体处.

我们补充说明, 有些实体使用黄色光芒的配置来转移能量, 这是做得到的, 但其效果令人质疑; 寻求者将倾向在医者不在场的情况下继续要求这类的能量转移, 但由于缺乏你方才说的盔甲被穿透的结果, 任何真正的治疗都不会发生, 故考虑到医者、治疗能量与寻求(治疗)者之间的关系, (治疗)效果是有问题的.

 

66.6 发问者: 现在, 一个来自第五或第六密度的流浪者可以尝试这类的治疗, 但只有很少或没有成果. 这给我指出存在某个机能属于被启动的身体, 由于——你可否告诉我流浪者遗失了什么, 为什么他需要重获特定的平衡与能力以完备他的治疗能力?

Ra: 我是Ra. 你可以将流浪者视为尝试说出你们人群的声音复合体的婴儿. 在婴儿尚未发展的心智复合体中有着沟通能力的记忆, 但实行或显化它的能力尚未随手可得, 这是因为它在这个经验中选择的心//灵复合体的限制.

所以流浪者的情况也是如此, 它记得在家乡密度中可以轻易地做各种调整, 然而进入到第三密度之后, 由于已选择的经验之限制而无法显化那个记忆. 一个流浪者在第三密度能够治疗的机会只比第三密度原住民多一些, 原因是它们服务的渴望可能比较强烈, 并且选择这种服务的方法.

 

66.7 发问者: 那些同时启动第三与第四密度身体的实体们, 不是流浪者, 而是[来自其他第三密度星球的]已收割的实体, 它们又如何呢? 它们是否能够使用我们刚才讨论的治疗技艺?

Ra: 我是Ra. 这在许多情况中确实是如此的, 但作为第四密度的初学者, 这样的渴望可能并不存在.

 

66.8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一个流浪者具有学习治疗技艺的渴望, 容我说, 却陷入第三密度的圈套. 在我看来, 他主要的关切会是平衡与去除能量中心的阻塞. 我的假设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唯有当一个医者已经平衡自我, 它才能成为平衡其他自我的管道. 治疗首先被实行于自我身上, 如果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说这点.

 

66.9 发问者: 现在, 当医者接洽一个其他自我以执行治疗的工作, 我们有个情况是其他自我可能已经通过催化剂的编程过程, 创造出了一种被视为需要治疗的状态. 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另外, 医者作用于一个编程催化剂状况以带来治疗, 这有什么后续的影响吗? 我假设在治疗过程中, 编程的催化剂是有用的, 因为对于患者而言, 他觉察到他当初规划该催化剂时想要觉察的东西.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的思维不能说是完全不正确的, 但显示着一种僵化; 它在催化剂的经验性使用之流动中并不是显而易见的.

医者的角色在于提供一个重新校准的机会, 或协助重新校准能量中心或在心智与身体、灵性与心智、或灵性与身体之能量之间的连结. 后者是十分罕见的.

寻求(治疗)者于是将拥有交互的机会去接受一个对于自我的崭新观点、能量涌入型态的不同安排. 如果该实体, 在任何层级, 渴望停留在似乎需要治疗的变貌配置上, 它将如此做. 在另一方面, 如果该寻求者选择了崭新的配置, 这便是通过自由意志而被完成的.

这是伴随其他形式能量转移的一大困难, 由于它们并不通过自由意志过程而进行, 因为这个过程并非黄色光芒的原生物.

 

66.10 发问者: 哲学上而言, 一个心//灵复合体通过心智配置[容我说]治疗自我, 或它被一个医者所治疗; 这两者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你有个误解. 医者并不治疗. 结晶化的医者是智能能量的管道, 提供一个机会给该实体, 让它可以治疗自我.

再没有其他关于治疗的描述了. 因此(两者)并无不同, 只要医者绝对不在收到患者请求协助之前就接洽它. 这点对于你们文化中较为传统的医者也是真的, 并且如果这些医者能够充分地了解他们负责的只是提供治疗的机会, 而非治愈, 许多这些实体就会感觉到一个[被误解的责任之]巨大的负担从他们身上脱落.

 

66.11 发问者: 那么, 在寻求治疗一个心//灵复合体的过程中, 在某些情况就如同寻求一种聚合与聚焦的光能量. 这个来源可以是另一个充分结晶化的心//灵复合体, 或金字塔形状, 或者是其他东西.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些是一个实体可以寻求治疗的某些方式. 是的.

 

66.12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一个实体能够寻求治疗的其他方式?

Ra: 我是Ra. 或许最伟大的医者就在自我之内, 可以通过[如我们已建议的]持续冥想而被取用.

有许多的治疗形式可供你们人群使用, 每一种都有其益处, 并可被任何希望由此改变肉身复合体的扭曲或改变心//灵各个部分之间的连结的寻求者认为是适当的.

 

66.13 发问者: 我曾观察到在菲律宾群岛一带有许多超心灵手术的活动. 我的假设是当相对天真的患者在看见被物质化的血液等东西之过程中观察医者的动作时, 这些医者提供了一个[我称之为的]训练辅助, 或一种重新配置患者心智的方式, 于是让患者重新配置其心智根部, 去相信治疗已被完成, 从而治疗他自己. 我刚才做的这个分析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我们可以稍微进一步地讲述这类的机会.

有些时, 一个实体对于要被改变的不良状况并不具有情绪、思想或灵性的兴趣, 而且这个状况或许只是由于偶然的基因排列而发生的. 在这种情况下, 表面上被非物质化的东西将会保持消失的状态, 任何观察者来观察都是同样的结果. 若该不良状况含有情绪、思想或灵性的电荷, 它就可能不会维持消失的状态, 就观察者看到客观的指示物而言. 然而, 如果寻求(治疗)者拿取这个机会, 那么表面上的身体复合体的不良状况与该寻求者的实际健康[如你们对此变貌的称谓]会有不同. 虽然不再经验该扭曲, 这个客观的指示物会仍然显示有影响.

举例来说, 这个器皿被移除三个小囊肿, 该器皿对被移除的材质没有兴趣. 因此在超心灵手术之后, 这些囊肿维持消失的状态. 在另一场超心灵手术中, 这个器皿的肾脏被谨慎地给予了一个新的存在性配置, 该实体拥抱这个机会. 然而, 该心//灵复合体的这个特别的部分携带着大量的情绪、思想与灵性的电荷, 因为这个扭曲的机能是在一些特定配置的事件中的大疾病之起因; 这些事件在这个实体想要有所服务之显意识决定中积累达到最高点. 因此, 任何对该实体的肾脏复合体的客观扫描都会发现相当极端的机能失常现象, 与超心灵手术经验[如你们的称呼]存在之前是一样的结果.

关键并不在于一个扭曲持续在观察者眼前消失, 而是在于选择一个最近被具体化的存在于时间/空间中的配置.

 

66.14 发问者: 你可否解释刚才的评论, 关于时间/空间中的配置?

Ra: 我是Ra. 治疗是在心//灵复合体的时间/空间部份被完成的, 由形体制造身或以太身所采用, 然后被输出到空间/时间物理幻象让已启动的黄色光芒心//灵复合体使用. 时间/空间中的以太身决定采用你所称的健康的配置才是关键, 而非任何发生在空间/时间中的事件. 在这个过程中, 你可以看见你所称的意志具备着跨越次元的方面, 因为正是该实体的意志、寻求、渴望引起靛蓝色身体去使用崭新的配置并改良存在于空间/时间中的身体. 这个过程在一瞬间被完成, 可以说是不考虑时间的操作. 我们可以补充说明, 一般认为在治疗年纪很小的孩子的过程中, 表面上是医者在治疗, 该很年轻的实体并没有参与其中. 绝非如此, 因为位于时间/空间的心//灵复合体总是能够运用意志力决定它要经验的扭曲, 不管该实体表面上的年纪[如你所称]是多少.

 

66.15 发问者: 这个可以抵达时间/空间区域的渴望与意志仅是被治疗的实体的机能, 或者也是医者, 结晶化医者的机能?

Ra: 我是Ra. 容我们借此机会说这是造物者的活动. (现在)明确地回答你的询问, 结晶化医者并没有(投入)意志. 它提供一个机会而不执着于(特定)结果, 因为它觉察到一切为一, 造物者正在知晓祂自己.

 

66.16 发问者: 那么寻求治疗的心//灵复合体必须有强烈渴望, 好让治愈产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但有分不同的层级. 一个实体可能并未有意识地寻求治疗, 却潜意识地觉察到需要新的一组治愈后的变貌. 相似地, 一个实体可能有意识地十分渴望被治愈, 但在它的存有之内, 在某个层级, 发现一些特定的配置, 虽然看上去是相当扭曲的, 但事实上, 在那个层级, 其起因却被认为是恰当的.

 

66.17 发问者: 我假设某些扭曲被认为是恰当的之原因是: 这些扭曲可以协助该实体抵达其终极目标, 即沿着进化的路径, 移动前往其渴望的极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6.18 发问者: 那么, 一个朝向服务他人极化的实体或许会碰到一个矛盾的情境, 它过去选择了某些扭曲来获致[那个它当前已获致的]理解, 但由于这些扭曲, 它不能够充分地服务. 此时, 觉察到这个机制的实体或许可以通过冥想, 理解必要的心智配置以减轻肉身扭曲, 好让它在这个特别的链结可以更大程度地服务他人. 我的思考正确吗?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虽然我们可以指出, 对于编程一个扭曲的肉身复合体型态而言, 背后经常有着复杂的原因. 不管在任何情况, 冥想都是知晓自我的一个协助.

 

66.19 发问者: 脊椎保持垂直姿势是否有助于冥想程序?

Ra: 我是Ra. 有几分帮助.

 

66.20 发问者: 我这边有一个已写好的问题, 其实是两个. 首先, 可否请你列出身体内的极性, 与平衡未显化实体的[不同身体的]能量中心有关的极性?

Ra: 我是Ra. 在这个问题中有着许多我们赏识的思维. 这个问题本身就有可能协助在这一课题上的冥想. 每个未显化自我都是独特的. 基本的(身体)极性与平衡的振动率以及前三个能量中心间的关系有关; 也与其他能量中心有关, 但关联程度较少.

我们可否更具体地回答你?

 

66.21 发问者: 可能在下一次集会, 我们将进一步探讨这个主题.

我想要问第二个问题. 原型(archetypical)心智的结构与内容是什么? 原型心智是如何作用的, 以告知个别的心//灵复合体之直觉与显意识心智?

Ra: 我是Ra. 你必须了解到我们提供这些概念给你们, 好让你们通过考量它们而增长关于自我的知识. 特别是对于后面的这个询问, 我们比较喜欢聆听做过练习的学生说出他的观察, 然后建议与该询问有关的进一步精炼途径. 我们感觉我们可以用这种方式带来更多的协助.

 

66.22 发问者: 你提到一个供能螺旋从任何一个金字塔顶端放射, 并且你可以借由将它放在头部底下大约30分钟而获得益处. 你可否告诉我这第三螺旋如何带来帮助, 以及接受的实体又获得怎样的帮助?

Ra: 我是Ra. 你可以摄取一些物质促使肉身载具经验到朝向能量增加的变貌. 这些物质是粗糙的, 它们相当粗略地作用于身体复合体之上, 增加肾上腺素的流动.

由金字塔的供能螺旋所提供的振动是这样的: 每一个同时在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中的细胞都会被充能, 好比接上了电源. 心智的敏锐度, 身体的肉身能量和性能量, 以及灵性之意志的协调, 这些都被这个供能影响所碰触. 它能以这些中的任何一种方式被使用. 一个电池可能被过度充电, 因此我们提醒任何使用金字塔能量的实体, 当接受到一次充电之后, 将金字塔移开.

 

66.23 发问者: 关于放在头部底下的小金字塔, 它是否有个理想尺寸或最佳材质?

Ra: 我是Ra. 假设采用吉萨金字塔的比例来发展螺旋, 用于头部底下的最适当的大小为整体高度小到足以使得将它放在枕头底下是一件舒适的事情.

 

66.24 发问者: 没有最佳的材质?

Ra: 我是Ra. 有一些较佳的材质, 在你们的交易系统中是相当昂贵的. 它们比我们先前提到的物质相比并没有好很多. 唯一不正确的物质是较贱的金属*.

(*译注: 铜铁铅锡等金属.)

 

66.25 发问者: 你曾提到关于吉萨型金字塔的国王密室中的作用的某些问题. 我现在假设, 如果我们使用与吉萨金字塔同样的几何比例, 那么这对于被放在头部底下的金字塔来说将是十分适合的, 因为我们不会使用到国王密室的放射, 而只有来自顶端的第三螺旋; 我也想问使用60度的顶点角是否要比较大的顶点角好? 它是否可以提供更好的能量来源?

Ra: 我是Ra. 关于通过顶点角的能量, 吉萨金字塔提供了一个优良的模型. 只要确定该金字塔够小, 不会让任何小实体爬进去.

 

66.26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这股能量, 这股螺旋光能量, 以某种方式被身体的能量场吸收. 这是否多少与靛蓝色能量中心有连结? 我的这个猜测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这股能量的特性是在身体复合体场域内移动, 并且照射空间/时间身体的每个细胞, 当这个过程完成之后, 也照射时间/空间中的等价物——它与空间/时间的黄色光芒身密切对准. 这并不是以太身或自由意志的机能. 这一个照射很像是你们的太阳光. 因此它应该被小心地使用.

 

66.27 发问者: 在一天的期间内, 应用30分钟或更少的时间, 多少次算是适当的?

Ra: 我是Ra. 在大多数的情况, 不要超过一次. 在少数情况, 特别是当能量将被用于灵性工作时, 实验两个较短的周期是可能的, 但任何突然疲倦的感觉都是一个确切的信号, 表示该实体已经被过度照射.

 

66.28 发问者: 这股能量是否有助于治疗肉身扭曲?

Ra: 我是Ra. 虽然无法使用这股能量进行直接的治疗, 若结合冥想则可以给特定百分比的实体们提供一些在冥想中的协助. 在大多数的情况中, 它最有帮助的方面在于减轻疲倦, 以及刺激身体活动或性活动.

 

66.29 发问者: 从第三到第四密度的转换过程中, 除了我们目前经历的, 我们有两种其他可能性. 一种是完全正面极化的收割, 另一种是完全负面极化的收割; 就我的理解, 这两种在宇宙其他地方都已经发生过许多次. 当发生完全负面极化的收割, 当整个星球已经负面地极化, 从第三进入第四密度, 这样的星球是否会经历疾病的变貌, 如同地球目前在转变前所经历的一样?

Ra: 我是Ra. 你是敏锐的. 负面收割是一种密集的不和谐, 该星球会表达出这点.

 

66.30 发问者: 该星球在第三密度晚期有特定的一组状态, 并且这些状态在第四密度早期有所不同. 你可否给我一个关于负面极化星球的例子, 描述它在第三密度晚期的状态, 以及第四密度早期的不同状态, 好让我可以看到它们是如何改变的?

Ra: 我是Ra. 负面导向的星球从第三到第四密度的振动改变与正面导向的星球是完全一样的. 许多你所熟悉的能力与可能性会随着第四负面密度而到来. 第四密度更为密集, 想要隐藏心//灵复合体的真实振动要远为困难许多. 这使得第四负面密度, 如同正面导向, 有机会形成社会记忆复合体. 它使得负面导向实体有机会以不同组的参数来展示它们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权力, 并服务自我. 以振动而言, 状态是一样的.

 

66.31 发问者: 我所关切的是肉身扭曲、疾病的数量, 以及那类在接近收割之前的第三负面密度和在刚收割后的第四负面密度[或在过渡期]之中的事情. 在第三负面密度晚期, 肉身的问题、疾病等的状态是怎样的呢?

Ra: 我是Ra. 每一个行星经验都是独特的. 相较于大地(earth)对全球心智的负面性之反应, 敌对行动[容我们说]的问题更有可能是晚期第三密度负面实体们所迫切关心的事, 因为必要的负面极化通常是借由这类全球规模的战争态度而被达成的.

当第四(负面)密度发生之际, 将产生一颗新的星球与新的肉身载具系统[逐渐表达着自身], 并且敌对行动的参数逐渐从外显的武器转变成思想(武器).

 

66.32 发问者: 好的, 那么第三负面密度星球在即将收割进入第四负面密度之前, 是否会有[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知道的]身体的传染病与疾病四处蔓延?

Ra: 我是Ra. 你说的肉身复合体扭曲比较不会发生在第四负面密度开始成为收割选项之际, 这是由于第三密度负面可收割实体的一个特征是对于自我的极度兴趣. 这样的实体会十分细心地照顾肉身, 同时心智上有着许多针对自我的纪律. 其倾向为大量的自我兴趣和自我纪律. 仍然有些疾病种类与心智复合体的负面情绪有关联, 如愤怒. 然而, 对于一个可收割实体, 些情绪扭曲有着更多的可能性被用来作为催化剂, 以毁灭性与外显的方式投注到愤怒的对象上.

66.33 发问者: 我正尝试理解疾病和身体扭曲的产生与极性的关联, 包含正面与负面两方面. 似乎它们的产生以某种方式创造了分裂或极化, 并且在创造发生于第三密度的起初极化中, 它们有着一个功能.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并不完全正确. 身体或心智复合体的扭曲即是那些被发现于需要经验来协助极化的存有们之内的扭曲. 这些实体可能早已选择了要追随的极化或路径.

由于缺乏对自我的强烈兴趣, 并强调服务他人, 正面导向的个体比较可能会经验肉身复合体内的扭曲. 此外, 对于一个尚未极化的实体, 肉身扭曲的催化剂会随机地产生. 正如你所言, 希望的结果即是起初的极性选择. 通常情况是实体尚未做选择, 于是催化剂持续被产生. 对于负面导向的个体, 肉身很有可能被更为仔细地照顾, 心智也被仔细地锻炼以抵抗肉身的扭曲.

 

66.34 发问者: 这个星球对我而言, 似乎是个[我会称为的]充满扭曲的污水池. 一般而言, 这包含着所有的疾病以及肉身的机能障碍. 在我看来, 如果我们只看这些问题的总体数量, 平均而言, 这个星球在(扭曲)排行榜上会处于很高很高的位置. 我是否——我在这个假设中的感觉正确吗?

Ra: 我是Ra. 我们将回顾先前的资料.

催化剂被提供给一个实体, 如果该心智复合体并未使用催化剂, 它就会渗入身体复合体, 并且以某种肉身扭曲的形式显化. 越有效率地使用催化剂, 该实体的肉身扭曲就越少.

对于你们称为的流浪者而言, 它们不仅在应对第三密度振动型态之过程中有着先天的困难, 而且不管是多么朦胧, 还有着一个回忆——这些扭曲在家乡振动中是不需要或不寻常的.

我们总是会过度归纳, 因为还有许多情况是由于投生前的决定而导致了肉身或心智的限制与扭曲, 但我们觉得你所谈论的问题与分布广泛的[以各种形式呈现的]苦难变貌有关. 的确, 在某些第三密度的星球上, 催化剂以比较有效率的方式被使用. 在你们星球上, 存在着许多低效使用催化剂的情况, 因此, 有着许多的肉身扭曲.

此时, 我们还有足够的能量回答一个询问.

 

66.35 发问者: 那么我将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一如往常地在爱中继续进行. 一切都好.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和平与大能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