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场集会 1981818

 

68.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68.1 发问者: 首先, 你能否给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的肉身能量已完全消耗. 其他部分如前所述.

 

68.2 发问者: 在肉身能量已完全消耗的情况下, 我是否应该继续这场集会? 我不完全确定你刚才的意思.

Ra: 我是Ra. 我们拥有可用的转移能量, 这是由这个小组的两位成员所提供的, 因此我们能够继续. 如果不是有这份转移的能量, 这个具有强烈意志的器皿将耗损其生命能, 借由运用意志力使用现有资源. 因此, 如果没有能量的转移, 同时该器皿消耗的程度如目前一般, 最好避免使用该器皿. 如果还有转移的能量, 则这个服务可以被接受, 而不会伤害到正常生命能的变貌.

我们可以补充说明, 肉身能量并非由于朝向痛苦的变貌而已经被耗尽, 虽然该痛苦在目前的空间/时间是巨大的, 但主要是因为持续经验该变貌(而产生)的积累效应.

 

68.3 发问者: 你是否推荐将这次与下次的工作间的休息时间拉长? 那样是否对该器皿有帮助?

Ra: 我是Ra. 一如往常, 我们建议该支援小组小心地观察该器皿, 并基于观察的事实做决定. 具体推荐一个未来的决定并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以内. 我们愿补充说明, 我们先前推荐每隔一天进行一次工作, 却没有考虑到该器皿的脆弱性, 为了这个建议, 我们请求你们的原谅.

在这个链结, 我们的变貌朝向一个有弹性的工作排程, 如我们先前所说, 基于该支援小组的关系到该器皿的决定. 我们再次注意到有一条微妙纤细的线, 介于持续使用该器皿[在我们可接受的程度内]所需的照顾, 与适当地理解[如果你愿意体谅这个误称]这整个小组在服务中工作的需要之间.

因此, 如果这个器皿的状态真的位于最低底限, 请务必让更多休息发生在两次工作之间. 然而, 如果有渴望进行这个工作, 同时以你们谨慎的看法, 该器皿能够工作, 容我们说, 这个小组此次工作会是一次出色的行动. 我们无法说得更精确, 因为这个通讯是你们自由意志的一个机能.

 

68.4 发问者: 我们认为今天举行这个集会是重要的, 主要原因是我会离开这里一些日子, 同时我有个迫切的问题, 关于周日晚上发生的事情; 明显地, 该器皿在正规的周日冥想夜滑入出神状态, 我想询问你关于这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可给予我资讯吗?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

 

68.5 发问者: 请告诉我在那个场景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Ra: 我是Ra. 我们曾经指示这个器皿避免呼叫我们, 除非是在目前这样的特定环境中. 在你所说的事件中, 该器皿被问到一个与[你们已称为的]Ra资料相关的问题. 这个器皿当时正提供声音给我们在智慧密度的兄弟姊妹——你们知道的Latwii.

这个器皿心里想着,“我不知道这个答案, 我但愿我正在传导Ra.Latwii群体发现它们正被猎户实体逼近, 这实体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寻求服务. 该器皿开始准备与Ra通讯, Latwii知道如果这个过程被完成了, 猎户实体将会有机会(服务), 那是Latwii想要避免的.

这个器皿是幸运的, 首先, Latwii属于第五密度, 有能力应付这个特别的振动复合体, 由该猎户实体所显化. 其次, 当时的支援小组在紧要关头送出大量的支持给该器皿. 因此, 当时发生的情况是Latwii群体绝不对这个器皿放手, 虽然这个举动十分惊险, 几乎要打破混淆之道. Latwii继续持守与该器皿之心//灵复合体的连结, 即使当器皿开始滑出其肉身载具之际, 仍持续通过器皿产生资讯.

这个持续通讯的举动导致该(猎户)实体无法握紧器皿的心//灵复合体, 只经过一小段你们的空间/时间后, Latwii恢复了器皿的完全整合状态, 并持续给予通讯, 以在过渡回到整合状态的期间使它安定.

(原注: 68.5的问答涉及L/L研究中心的一场周日冥想, 请参阅:

http://www.llresearch.org/transcripts/issues/1981/1981_0816.aspx)

 

68.6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这个第五密度负面导向实体的计划是什么? 以及它如何达成其目的, 以及如果该计划成功了, 后果会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个持续进行的计划之目的是趁器皿与黄色身体物理复合体躯壳分离之际, 夺取其心//灵复合体, 将它放置在你们时间/空间的负面部分. 于是该躯壳便会变得没有知觉、没有意识, 容我们说, (该实体)可以在其上面工作而导致故障, 最后进入昏迷状态, 然后便是你们所称的身体之死亡. 到这个地步, 该器皿的高我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让心//灵复合体停留在负面的时间/空间, 或者允许它投生于等价的振动与极性变貌之空间/时间. 因此这个实体会成为一个负面极化的实体, 却没有原生的负面极化之优势. 在这些情况下, 它返回造物者之路将是漫长的, 虽然这条路的结局终究是好的.

 

68.7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 如果这个第五密度负面实体在该心//灵复合体处于出神状态时成功地将该复合体转移到负面极化的时间/空间, 那么高我就别无选择, 必须允许它投生在负面极化的空间/时间?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高我可以允许心//灵复合体停留在时间/空间中. 无论如何, 高我不大可能无限期地这样做, 因为高我的变貌倾向相信心//灵复合体的机能在于从其他自我那儿经验与学习, 从而经验造物者. 一个被空间/时间的负面部分所围绕的高度极化的正面心//灵复合体只会经验到黑暗, 因为这就像磁铁一样, (这两者)没有相似的地方. 因此一道障碍自动地形成.

 

68.8 发问者: 让我确定我理解你. 那黑暗是在负面的空间/时间中被经验, 还是在负面的时间/空间中被经验?

Ra: 我是Ra. 负面的时间/空间.

68.9 发问者: 那么在一个那样的情况中, 若投生在负面的空间/时间, 这会导致它投生在哪一个密度层级, 让我们以该器皿作为例子?

Ra: 我是Ra. 回答这个询问违反第一变貌.

 

68.10 发问者: 好吧, 我们不以器皿作为例子. 让我们假设一个第六密度的流浪者遭遇这种事情. 如果这个答案违反第一变貌, 则不要回答. 但我们假设一个第六密度的流浪者让这发生了, 并且进入了负面的时间/空间. 那是否为第六密度的负面时间/空间, 接着他是否会投生于第六密度的负面空间/时间之中?

Ra: 我是Ra. 你的假设是正确的. 极化之气力会尽可能地被匹配. 在一些正面的第六密度流浪者中, 近似值不会那么完整, 由于缺乏相等气力的负面第六密度能量场.

68.11 发问者: 当这个流浪者的心//灵复合体被萃取到[我们所称的]出神状态, 离开第三密度的身体, 在这个状态中, 该流浪者没有充分的能力以魔法防护自我, 所以会发生如同刚才被讨论的状况?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以这个器皿的情况而言, 这是正确的. 几乎没有例外, 对于那些在出神状态下工作的器皿们, 如果在[容我们说]当前的投生中尚未有意识地体验过时间/空间中的魔法训练, 你也是正确的. 你们密度中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进行魔法防御的实体是极端罕见的.

 

68.12 发问者: 在我看来, 或许除了心//灵复合体由于遭受原子弹攻击而完全被分解之外, 我无法想象还有任何事情会比这个特殊的结果更糟[容我说], 因此我认为寻求魔法训练与防御是十分明智的. Ra是否能够, Ra是否愿意指导我们这类的魔法防御?

Ra: 我是Ra. 这个请求在第一变貌之外. 寻求魔法能力的实体必须以特定的方式执行. 我们可以给予一般性的指示. 这点我们已经做过了. 该器皿已经开始平衡自我的过程. 这是一个冗长的过程.

在一个实体还没准备好之前就给予它魔法力量的权杖等于是以不平衡的方式冒犯. 容我们有些严厉地建议该器皿绝对不要在缺乏目前这个(完整)配置之保护的情况下, 以任何方式呼求Ra.

 

68.13 发问者: 我们方才谈论的几乎与[我们过去撰写的]《爱斯米兰达·甘露》这本书的一部分完全相同, 关于Trostrick错置太空女孩之心//灵复合体的过程. 我们过去的这个作品对我们的生活有何重大意义? 那是如何缠绕进来的, 我已为此困惑好些时候了. 你能否告诉我?

Ra: 我是Ra. 我们扫描每一位, 发觉我们可以讲述.

 

68.14 发问者: 请你现在开始吧?

Ra: 我是Ra. 我们肯定以下陈述, 容我们说, 早已被(你们)推测或假定.

当这个小组的两位成员曾做出承诺要共同为了改善该行星球体而工作, 这个承诺启动了一个具有某种气力的可能性/或然率漩涡. 产生这本书卷的经验是不寻常的, 因为它被视觉化, 仿佛在观看活动图像(moving picture*)一般.

(在那时,)时间以当下此刻的形式变得可兹利用. 该书卷的剧本走得很平顺, 直到它的结尾. 你们无法结束该书卷, 结局不像该书全部内容一般, 它无法被视觉化, 而是被撰写或著述.

这是由于存在于所有造物中的自由意志之行动. 无论如何, 该书卷象征性地与具体性地包含着一个对显著事件(复数)的综览; 你们在磁性吸引力的影响下看见这些; 当承诺被做出, 并且这个[你们可能会称为的]使命之奉献被完全地忆起, 该磁性吸引力便被释放出来.

(*译注: moving picture 即美国最初发明电影时所用的称谓.)

 

68.15 发问者: 我们现在有个令人担心的状况, 关于完全地理解, 容我说[当然, 一个贫乏的字眼]...这个活动由于极性而发生...如果这问题在第一变貌的范围之内, 我认为探究这个[想要将这个小组的一个心//灵复合体移位的]第五密度实体的技巧是重要的. 可否请你描述这个实体如何进行这个工作, 我问这个问题是否在第一变貌范围之内?

Ra: 我是Ra. 是的.

 

68.16 发问者: 好的, 这个第五密度实体是如何进行这个工作的, 打从一开始他警觉到我们存在的事实? 那是怎么发生的? 可否请你追踪他涉入的步骤?

Ra: 我是Ra. 该实体觉察到力量. 这股力量有能力供给能量给那些可能收割的实体. 这个实体渴望关闭这个力量的源头. 它送出其军团. 各种诱惑被提供. 它们都被忽略或拒绝. 该力量的源头持续存在, 并确实改善其内在的和谐与服务之爱的连结.

该实体决定它必须要自己出来尝试关闭(该源头). 借由(思想)投射的方式, 它进入这个力量源头的周边地带. 它评估局势. 它受到第一变貌的束缚, 但可以利用任何的自由意志变貌. 该器皿的自由意志, 投生前(选择)的肉身载具扭曲似乎是最有希望的目标, 任何偏离服务他人的扭曲也是恰当的(目标).

当该器皿离开其肉身载具时, 它自由地这么做. 因此, 如果它自由地跟随该实体, 将器皿的心//灵复合体放错位置就不会违反自由意志. 这是整个过程.

我们觉察到你们迫切渴望知道如何使(你们的)小组不被任何这类的影响所渗透. 你们寻求的过程取决于你们的自由选择. 你觉察到魔法工作的原则. 我们不能指点你, 只能够给予建议, 一如以往, 这条路径最好由这个小组一起行走, 而不是单独进行, 这些原因是很明显的.

 

68.17 发问者: 我感兴趣的是第一变貌如何应用于这个(意图)错置心//灵复合体的负面极化实体上? 为什么该负面极化实体可以被(某人)跟随到负面的时间/空间? 为什么我们当中的一员会自由地跟随该实体?

Ra: 我是Ra. 正面极性在所有事物中都看到爱. 负面极性是聪明的.

 

68.18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 如果该负面极性(实体)使用任何无视其他自我之自由意志的手段, 他会失去极性与魔法力量. 这是正确的, 不是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转移能量逐渐降低. 我们希望结束.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68.19 发问者: 只想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我们了解你们对这些询问的需要.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我们感谢你们, 并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