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场集会 1981829

 

69.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在我们开始之前, 我们针对未来的工作有个小请求. 在这次特定的工作, 由于器皿的头发而有一些轻微的通讯干扰. 我们建议在每次工作之前, 梳理这个像天线一样的物质, 让它进入更有秩序的配置结构.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69.1 发问者: [询问该器皿的状态, 录音带中听不到.]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69.2 发问者: 你的意思是肉身能量被完全地消耗殆尽?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不过我们拥有转移的肉身能量, 可用于此次工作.

 

69.3 发问者: 谢谢你. 有个问题我在前场集会中没有来得及问, 我这次被迫要继续问: 是否只有在出神状态, 一个正面的心//灵实体才可能被一个负面实体或行家引诱进入负面的时间/空间配置?

Ra: 我是Ra. 这是一个被误解的概念. 当适当的保护无法随手可得时, 自由离开第三密度身体复合体的心//灵复合体才容易受伤. 你可以仔细地感知到, 极少数选择离开身体复合体的实体在进行这类的工作时会吸引负面导向实体的极化注意. 大部分出神状态[如你们对于存有离开身体复合体的说法]的危险在于碰触该身体复合体而造成该心//灵复合体被吸引回来, 或破坏[你们称为的]灵质身(ectoplasm)由之被召回的方法.

这个器皿是个异常现象, 因为在出神过程中, 该器皿并没有被碰触或有人造的灯光照在它上面, 这是好的. 然而, 灵质身的活动是内化的. 那么, 主要的困难, 如你所察觉, 是先前讨论的在自由意志下负面地移除该实体.

(我们)不完全确定这个状况只会发生在出神状态, 但如果在另一种出体经验中, 例如死亡, 该器皿, 如同大多数正面极化的实体, 将有大量来自同伴、指导灵的保护, 自我的部分(复数)会觉察到这种转移——你们称之为肉身死亡.

 

69.4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所谓的具保护作用的朋友们会在每一种状态出现, 除了我们所称的出神状态, 因为与其他状态相比, 出神状态似乎是异常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9.5 发问者: 为什么这个出神状态与其他状态不同? 为什么保护的实体们不能在这种特别的状态出现?

Ra: 我是Ra. 这个状况的特殊性并不在于缺乏朋友, 因为这个实体, 与所有实体一样, 都有指导灵或天使的临在, 依照极化的方向, 还有老师与朋友. 这个[由社会记忆复合体Ra与你们小组创建的]工作之独特的特征是: 意图以最高的尝试去服务他人, 并且接近我们, 作为伙伴, 可以达到的最大纯度.

这点已经警醒该负面极性的朋友, 使得它更为坚定地关注于除去这个特别的机会.

我们在此重申两点: 首先, 我们搜寻了很久才找到一个适合的管道或器皿, 以及一个适合的支援小组. 如果这个机会结束了, 我们将对于已经完成的(工作)心怀感激; 但可能性/或然率漩涡指出再次发现这种配置的机率是微小的. 其次, 我们感谢你们, 因为我们知道你们牺牲了什么好达成你们小组想做到的事.

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 我们不会耗尽这个器皿. 我们曾经尝试说明该器皿如何因为过分奉献到这个工作上而有耗尽自身的可能性. 我们曾说过的这些事以及其他事项都被听进去了. 我们满怀感谢. 在目前的情况中, 我们向称呼他们自己为Latwii的实体们表示谢意.

 

69.6 发问者: 那么, 就我的理解, 死亡不管是借由自然的方式或意外死亡或自杀, 所有这类死亡都会创造同样的死后状态, 该实体都可取得来自(无形)朋友的保护.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假设你的意思是不管死亡经验的起因为何, 负面朋友都无法去除一个实体. 这大致上是正确的, 因为没有与空间/时间身体复合体连结的实体(比起生前)是更远为觉察的, 而没有容易受骗的特性; 这多少是那些全心爱人的实体之优良标记.

无论如何, 死亡, 如果是自然的, 无疑地将较为和谐; 被谋杀的死亡会造成困惑, 该实体需要一些时间/空间好掌握方向[可以这么说]; 自杀造成的死亡需要许多治疗的工作以及, 容我们说, 高我设立重新学习课程的机会, (让它)产生对第三密度的献身.

 

69.7 发问者: 在无意识状态下(死亡), 如意外事故、治疗麻醉、毒品等, 是否也适用刚才的答案?

Ra: 我是Ra. 假设该实体并未尝试以特别的方式[如目前进行的方式]去服务, 负面导向的实体不可能找到方法移除该心//. 如我们先前所说, 导致危险的唯一特性在于该心//灵复合体为了服务他人的目的, 自愿向外脱离第三密度的身体复合体. 在任何其他状况, 这种情势并不会有效应.

 

69.8 发问者: 这是否为第一变貌之下的平衡作用的一个机能?

Ra: 我是Ra. 你的询问有些不透明, 请重新具体地叙述.

 

69.9 发问者: 我只是在猜, //灵复合体的意志决定离开第三密度身体进行一项特殊的服务他人的职责, 这件事会创造出一个与第一变貌相关的情境, 也就是说为了平衡的缘故, 负面实体有机会提供服务, 因此, 可能以魔法的方式侵入另一种极化. 这个思考是否有点正确?

Ra: 我是Ra. . 该器皿的自由意志确实构成提供给猎户集团的机会的必要一部分. 然而, 这个自由意志与第一变貌只适用于该器皿. 猎户集团的整个希望在于冒犯自由意志而不损失极性. 因此这个集团, 如果是由一个智慧的实体作为代表, 尝试成为聪明的.

 

69.10 发问者: 现在, 是否曾经有流浪者被负面的行家或任何实体如此地冒犯[容我说], 以致于被置放于负面的时间/空间?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9.11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该流浪者[发现自己身处其中]的处境, 以及关于返回的路径, 为什么它不能单纯地移动返回等价的正面时间/空间?

Ra: 我是Ra. 返回的路径所回旋的中心, 首先是高我不情愿进入负面空间/时间. 那条路径的长度可能是相当显著的. 其次, 当一个正面导向实体投生到一个完全负面的环境时, 它必须学习/教导自我之爱的课程, 才能与其他自我们合一.

当这点已被完成之后, 该实体就可以选择释放位能差异, 同时改变极性.

然而, 学习累积自我之爱的课程会是一个相当冗长的过程. 同样地, 该实体在学习这些课程的过程中, 会损失许多正面的导向, 使得逆转极性的选择时间可能会延迟到第六密度中期. 所有这一切, 以你们的衡量方式, 都是很耗时间的, 虽然最终结果是好的.

 

69.12 发问者: 是否可能告诉我, 大概有多少个流浪者曾经在这个大师周期来到这个星球, 并且经历移位到负面空间/时间的事件? 只想知道是否曾有许多个?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提出这类事件的数字. 迄今只有一位. 由于混淆法则, 我们不能讨论该实体.

 

69.13 发问者: 你刚才说高我不情愿进入负面的空间/时间.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投生过程关乎实体从时间/空间投生进入空间/时间. 这是正确的.

 

69.14 发问者: 那么该正面极化的实体[我将做出以下声明, 看看我是否正确], 当它首先移动进入负面极化的时间/空间之际, 该实体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经验不到. 于是, 借由高我, 该实体投生进入负面的空间/时间. 它经验到一个负面的空间/时间环境, 伴随着负面极化的其他自我们.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69.15 发问者: 在我看来, 这对于正面极化的实体将是个极端困难的处境, 那会是个极端创伤的学习过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让我们这么说, 正面极化的个体在(学习)对自我之爱方面是个差劲的学生, 因此要花费多很多的时间, 与那些天生习惯这种振动型态的实体相比而言.

 

69.16 发问者: 一旦该实体被错置, 是否没有什么方式或过程——我假设这个错置在某种程度上必定是他自由意志的机能.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绝对正确的.

 

69.17 发问者: 现在, 我发现这一点令我相当困惑.

正面极化的实体移动进入负面极化的时间/空间, 这是他自由意志的机能. 然而, 那同时也是他缺乏理解自己在做什么的一个作用. 我确定, 如果该实体充分理解自己在做什么, 他不会做这件事. 负面极化的其他自我创造一个情境来引诱该实体进入那个配置. 就第一变貌而言, 允许这种事发生的原则是什么, 因为我们有造物者的两部分, 两边都有同等的价值或同等的潜能[容我说], 但朝相反的方向极化, 并造成这种情况. 你可否告诉我在这个特殊举动背后的哲学原则?

Ra: 我是Ra. 在这方面有两个要点. 首先, 我们注意到在这个情境中, 该实体拿到一张标示不明的道路地图, 事实上, 它是相当不正确的. 该实体出发前往目的地, 它只希望能抵达目的地, 但被有缺失的权威所混淆, 不知道它要行经的地域, 无望地迷失了.

自由意志并不意味在任何情况下估算都不会出错. 在生命经验的所有方面也都是如此. 虽然(宇宙)没有疏失, 却有惊奇.

其次, 我们与你们在工作集会中所做的事[好比这一场]携带着魔法电荷, 如果你愿意使用这个经常被误解的术语. 或许我们可以说是一种形而上的力量. 那些从事力量工作的实体可以与大致相似力量的实体进行往返的沟通. 幸运的是, 该猎户实体并没有这个小组的原生力量. 然而, 它具备相当的修炼, 相形之下, 这个小组缺乏与它的力量相等的手腕. 每一位都在意识内工作, 但这个小组还未开始以一个小组工作. 个体的工作是有帮助的, 因为小组是个互相的协助, 对彼此都是如此.

(原注: 69.1769.18之间停顿48.)

 

69.18 发问者: 这个器皿执行的服务包括周日晚上的通灵, 传达星际邦联其他成员的讯息. 我们不情愿继续这个工作, 因为她有可能滑入出神状态, (被迫)接受负面极化的实体或行家提供的服务. 是否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可以让她无法进入出神状态, 除了目前这个受保护的工作(环境)?

Ra: 我是Ra. 有三种措施. 首先, 该器皿必须有纪律地改善潜意识的禁忌, 不要呼求Ra. 这需要每日清醒与严肃的思考. 第二项防护措施是暂且避免让器皿在问答时间开启. 第三项措施表面上看起来相当粗糙, 但足以保持器皿在它的身体复合体之内. 手可以被握着.

 

69.19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 在这些通灵集会中, 只是握着器皿的手就可以避免出神?

Ra: 我是Ra. 这会避免(进入)那些冥想水平, 即出神前所需的前奏. 同时在这种事件中, 虽然似乎不大靠得住, 当实体逐渐发展出离开身体复合体的态势, 灵光的侵入以及触觉的压力会导致心//灵复合体避免离开(身体).

 

69.20 发问者: 我们持续从《爱斯米兰达·甘露》一书中提出一些要点, 在这本书中特别的一点. 我想知道, 因为我们当时尝试从必定是负面的时间/空间中取回太空女孩之心//灵复合体, 当它被魔法师Trostrick放置在那里: Trostrick对太空女孩采取行动的场景以及爱斯米兰达·甘露的魔法仪式[她设计来帮助取回太空女孩的心//灵复合体], 这些技巧都大致上合理吗? 或在这些魔法技巧的设计上是否有任何错误?

Ra: 我是Ra. 没有错误. 我们只提醒每一位, 这个被你们想象出来的特定人物是一个富有经验的行家.

 

69.21 发问者: 你意指的人物是Trostrick?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我们提及的是爱斯米兰达, 依照这个被想象出来的实体被称呼的(名字).

我们补充说明, 长期练习你们每一位直觉知道的技艺是有帮助的. 我们不能讲述其中的方法, 因为这会是至为巨大的侵犯. 然而, 当我们扫描每一位, 谈论小组的努力只不过是确认已经知道的事情. 因此, 我们可以讲.

我们还有可用的能量接受一个相当简短的询问.

 

69.22 发问者: 在练习所谓的白魔法艺术上, 有着许多的技巧与方式. 一个特定小组专门设计一些仪式给他们自己使用, 这种方式是否与使用其他团体[好比黄金黎明协会和其他魔法团体]所实行的仪式一样有效, 或可能更好?

Ra: 我是Ra. 虽然我们不能精确地谈论这个询问, 我们有些满足地指出发问者已经穿透一个可敬畏的服务与修炼系统的一些要旨.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容我们再次感谢你们, 为了你们的谨慎认真. 一切都好.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地离开你们. 怀着喜乐向前去吧.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