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场集会 1981125

 

7.0 Ra: 我是Ra. 我在我们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7.1 发问者: 你上次提到众星球的邦联有许多成员, 有哪些服务途径或服务种类提供给邦联的成员? 你可愿描述一些?

Ra: 我是Ra. 我假设你指的是我们邦联可以提供(给他人)的服务, 而不是提供给我们使用的服务. 我们所能提供的服务相等于呼求的平方(square)除以或整合[由基本一的法则之变貌指出]尚未觉察造物合一性的自由意志.

 

7.2 发问者: 从这点, 我假设你目前与地球接触的困难来自于这里混杂的人种, 有些觉察到合一, 有些则没有, 因为这个原因, 你不能公开来临或给予任何你们的接触的证据,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如同我们刚才通过这个器皿重述的, 我们必须整合你们社会记忆复合体[目前以幻象的分解形式呈现]的所有部分, 整合的结果可以视为我们所能服务的极限. 我们很幸运, 因为服务法则对那些呼求者的渴望乘以平方, 否则, 我们无法在目前幻象连续体的这个时间/空间存在. 简短地说, 你基本上是正确的. 不能的想法并不是我们对你们人群的基本思想形态复合体的一部分, 毋宁说是考虑最大的可能性.

 

7.3 发问者: 乘以平方, 你的意思是, 假设整个星球只有100个人, 其中有10个人呼叫你们, 10的平方结果是100,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并不正确, 平方(总合)是依序从1234, 每个数字承接下个数字的平方.

 

7.4 发问者: 使用一个例子, 如果地球上只有十个人需要你的服务, 使用这个平方公式, 你会如何计算他们的呼叫?

Ra: 我们会从1开始做连续10次平方运算, 直到第10平方.

 

7.5 发问者: 这个计算的结果是多少?

Ra: [24秒的停顿] 结果有些难以传递, 答案大约是一千加十二(1012), 因为呼叫的个体有时候并未完全统合在他们的呼叫中, 因此平方的总数会稍微减少. 其次, 经过一段时间, 会产生统计上的损失. 然而, 借由统计上的修正, 你或许可以看出该平方过程的机制.

 

7.6 发问者: 目前在地球上, 有多少实体目前正要求你的服务?

Ra: 我个人被352千个实体呼求; 在整个实体-复合体的光谱范围内, 星际邦联则被6亿32百万个心//灵复合体所呼求, 这些是简化过的数字.

 

7.7 发问者: 对于那些数字, 你能告诉我应用平方法则的结果是什么?

Ra: 就有限的观点, 该数字是没有意义的, 数字是非常庞大的. 无论如何, 它构成一个巨大的呼叫, 我们全体造物都能感觉到和听到, 仿佛我们自己的实体受到扭曲朝向一股巨大和压倒性的忧伤, 急切需要我们的服务.

 

7.8 发问者: 呼叫的数量要大到什么程度, 才足以使你们公开地来到地球人群当中? 需要多少地球实体呼叫邦联?

Ra: 我是Ra. 我们并不以呼叫的数量来计算光临地球的可能性, 而是以整个社会记忆群体觉察到一切万有之无限意识的共识来决定. 迄今, 只有孤立的个案曾发生.

在这些个案中, 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造物者的仆人]看到这个情况, 并对只能在你们人群当中被完成的适当协助有个构想, 然后渴望这个计划的社会记忆复合体就在土星议会上提出它. 如果它获得通过, 隔离的状态会被(暂时)解除.

 

7.9 发问者: 关于那个议会, 我相信Jim有个问题: 谁是那些成员, 以及议会是如何运作的?

Ra: 我是Ra. 该议会的成员有的来自星际邦联的代表, 有的来自你们的内在层面[对你们的第三密度负有责任]. 这些名字并不重要, 因为没有名字. 你们的心//灵复合体要求名字, 因此在许多情况, (成员)会使用与每个实体[的振动变貌]调和的振动声音复合体当作名字. 然而, 名字这概念并非议会的一部分. 如果你们要求名字, 我们会尝试说, 虽然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有选定的名字.

恒常参与议会集会的主要成员有九位, 但其中人选不定期[以你们的用语]会更换以保持平衡, 这是开庭议会. 为了支援这个议会, 24位实体在需要的时候提供他们的服务, 这些实体信实地看顾着议会, 他们被称为守护者(guardians).

该议会借由与九位成员的一体性(oneness)或合一性(unity)[你们会称为的]心电感应联系而运作, 彼此的变貌和谐地调和在一起, 好让一的法则能轻易地蔓延. 当一个思考的需求升起, 议会保持这需求的变貌复合体, 然后加以平衡, 最后建议应该采行的适当行动, 这包括: , 准许社会记忆复合体加入邦联的义务; , 提供协助给那些不确定如何协助其他群体的实体, 这里的群体指的是一个要求援助的社会记忆复合体, 前提是他们的呼求符合法则, 同时有足够的呼求数量[也就是说, 有时要考量关于该呼求的阻力]; , 议会内部需要裁决的问题.

上述是议会显著的任务, 如果他们有任何的怀疑, 可以连络特定的24, 然后他们会提供共识/判断力/思考过程给议会. 然后议会可以重新考量任何一个问题.

 

7.10 发问者: 这个九的议会是否与这本书提到的九是相同的?

[发问者手指向Uri一书.]

Ra: 我是Ra. 九的议会的资讯以半纯粹(semi-undistorted)的形式存在于两个主要来源, 一个名为Mark, 另一个名为Henry. 在前一个例子, 该管道变成了书记员; 另一个例子, 该管道不是书记员. 无论如何, 若没有书记员的协助, 该能量不会来到该管道身边.

 

7.11 发问者: 你提到的两个名字, 全名是否为Mark ProbertHenry Puharich?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12 发问者: 我对于一的法则之应用感兴趣, 只要它符合自由意志; 关于UFO与地球的接触, 我以为这是一种广告. 在过去30年间, 议会似乎曾多次解除隔离状态, 这似乎是针对我们正在做的事的一种广告形式, 好让更多人得以觉醒,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需要一些时间解开你心智复合体的概念化(状态), 将你的询问重组为适当的形式, 请忍耐我们一下.

在你所提的时间/空间连续体之中, 土星议会并没有多次允许隔离状态之解除. 有一些降落事件发生, 有些来自你们的人群, 有些来自你们知晓的猎户集团(group of Orion).

其次, 土星议会并未[借由打破隔离状态]允许(外星人)居住在你们之间, 但曾允许一些思想形态出现在一些有眼看见的人面前.

第三, 你假设我们在打广告的想法是正确的, 当你们的第一个核子装置被开发使用的时间/空间, 星际邦联的成员获得允许来看顾你们人类, 因此引发神秘(现象). 我们被允许提供这些神秘和未知的事件, 希望它们使你们觉察到无限的可能性. 唯有当你们人类领会无限, 那么通往一的法则之大门方会开启.

 

7.13 发问者: 你刚才提到我们人群与那些猎户实体来到这里. 你可以详述这点吗?

Ra: 我是Ra. 你的思想复合体与声音振动复合体并不匹配, 我们无法回应, 请重述你的询问.

7.14 发问者: 我现在只问关于猎户的事情, 你刚才说猎户星座是某些UFO接触的源头, 你能告诉我一些这类接触的事情, 及其目的吗?

Ra: 我是Ra. 如果你愿意, 考量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坏/好的动机. 依据你们的声音振动复合体, 这个例子是阿道夫(Adolf). 他的意图是选择社会中所谓的精英份子[一种变貌复合体], 然后借由各种效应, 来奴役那些他们视为的非精英份子, 这是他假定的统一方式. 这个概念是将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杂草去除, 然后纳入所谓猎户集团设想的变貌, 即一个帝国. 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是由分离之概念所引发的随机能量释放; 这情况造成他们容易受伤, 因为他们的成员之间的变貌并不和谐.

 

7.15 发问者: 猎户集团的密度是什么?

Ra: 我是Ra. 如同邦联, 组成那个集团的大众意识的密度是多样的. 在这个组织中, 非常少数是第三密度, 有大量的第四与第五密度[两者比例相近*], 以及非常少数的第六密度实体, 共同构成这个组织. 在空间/时间连续体的任何一点上, 他们的数目大概是我们的十分之一, 因为灵性熵(entropy)的问题导致他们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持续地崩解. 他们的力量与我们是相同的, 一的法则并不漠视光明或黑暗, 同时提供给服务他人与服务自我. 无论如何, 服务他人结果是服务自我, 因此保留并进一步调和那些通过这些锻炼寻求智能无限的实体们的变貌.

通过服务自我来寻求智能无限的人创造出等量的力量, 但如我们方才说过的, 由于分离的概念导致他们面临恒常的困难, 因为服务自我的显化隐含着以权力凌驾他人的想法, 这过程削弱, 最终分解了猎户集团[包括多个社会记忆复合体]收集到的能量.

我们提醒你注意, 并仔细地思索与接受这件事: 一的法则提供给任何社会记忆复合体使用, 只要他们决定共同为某个目标奋斗, 不管是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 于是这些法则, 一的法则的原始变貌, 开始运行后, 空间/时间幻象被当作一种媒介以发展这些自由选择的结果. 因此, 所有实体都在学习, 不管他们寻求什么, 所有实体学到相同的东西, 有的进度很快, 有的缓慢.

(*原注: 此处关于猎户集团第五密度实体数量的资讯与48.6所给的资讯有矛盾.)

 

7.16 发问者: 以猎户集团中的一个第五密度群体或社会记忆复合体为例, 他们在成为第五密度之前, 处于哪一个密度?

Ra: 我是Ra. 通过密度的进程是接续的, 一个第五密度的社会记忆复合体来自于第四密度的收割. 然后许多群聚的心//灵复合体进行结合, 其结果基于无限变化的组合变貌的可能性.

 

7.17 发问者: 我试图理解像猎户集团这样的团体是如何进展的. 我的看法是一个对一的法则的更靠近的理解创造了一种可接受的状态, 好比[在我们当前的过渡中]从我们的第三密度进入第四密度, 并且我试图理解这如何是可能的, 如果你处在猎户集团中并选择了服务自我, 你是如何进展的, 比如从第三密度进入第四密度. 那将需要何种学习?

Ra: 我是Ra. 这将是给该器皿的最后一个较长的问题.

你记得我们曾经提到一些不朝向寻求服务他人的个体依旧能找到并使用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 这一点在我们八度音程的所有密度中都是真的. 我们无法为那些在我们之上[如你会说的]的实体说话; 他们位于下一个音程或量子阶(quantum)的存在状态. 然而, 在这个密度的八度音程中真是这样的. 这些生命会被收割是因为他们能看到并享受所在密度的光/. 那些找到光/, /光的个体, 纵使无心于服务(他人), 依据自由意志法则, 有权将这光/爱使用在任何目的上. 此外, 补充说明, 有些研究系统允许分离的寻求者进入这些大门.

这种研究与我们先前提过的方法同样困难, 但还是有人以坚忍不拔的精神追寻这条路径, 就好像你渴望追求的困难路径——知晓是为了服务. 这个变貌基于一个事实, 对于一的法则而言, 它精准地看待服务自我与服务他人是一样的, 因为所有一切不都为一? 如果你能理解一的法则之精华, 服务你自己与服务他人其实是述说同一件事的双重方法.

此刻, 我们愿回答你可能有的任何简短问题.

 

7.18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使这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你可以做一些小的调整. 不过, 我们现在能以最小的扭曲程度使用这器皿, 并且不使器皿精力消耗殆尽. 你想要更进一步发问吗?

 

7.19 发问者: 我们不愿使该器皿过度劳累, 非常感谢你. 那是很有帮助的. 我们下次集会将从这里继续讨论. 我相信我开始理解进展的方式, 非常感谢你.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