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场集会 198199

 

70.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0.1 发问者: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我们满意地说状态如前所述.

 

70.2 发问者: 为什么你说你们觉得满意?

Ra: 我是Ra. 我们这么说是源于一种感激, 即使在很不利的情势下, 某些要素使这个器皿仍能够将它的生命能维持在正常的振动气力上. 只要这个能量复合体是符合要求的, 我们就可以使用这个器皿, 而不会使它耗竭, 不管有多少先前提及的扭曲.

 

70.3 发问者: 这个器皿抱怨昨天遭受密集的超心灵攻击. 此时, 这个加剧(现象)有个原因吗?

Ra: 我是Ra. 有的.

 

70.4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这原因是什么, ?

Ra: 我是Ra. 这个起因是你们正密切涉入的, 也就是说, 该起因是(你们)密集地寻求你们所称的觉悟. 你们在这部分的寻求非但没有减轻, 反而加强了.

一般而言, 痛苦[你们对这个变貌的称呼]以及因超心灵攻击而导致的痛苦之各种夸大(结果), 在耗尽身体复合体能量之后, 将开始消耗生命能. 由于这个器皿先前犯的错误, 它守卫其生命能. 以这个密度而言, 它的潜意识意志超乎寻常地强壮, 已经在这个能量复合体上放置了一个保护罩(ward). 因此, 随着这个小组经由觉悟强化它对于服务的奉献, 该猎户访客努力以越来越大的强度来扰乱这股生命能.

 

70.5 发问者: 在这个时候, 我想穿插一个额外的小问题. 对一个个体施行回溯催眠, 以揭露它的前世记忆, 这是一个服务或帮倒忙?

Ra: 我是Ra. 我们扫描你的询问, 发现你将应用这个答案到你的未来中. 这点使得我们有些关切第一变貌. 然而, 这个询问也是一般性的, 并包含一个机会让我们表达一个显著的要点. 所以, 我们将谈论.

在时间回溯催眠[如你们对这个协助记忆的方法的称呼]的情况中, 有无限多种服务/帮倒忙的可能性. 它与催眠师是没关系的. 它只与受催眠者如何利用这个以此方式搜集到的资讯有关. 如果催眠师渴望服务, 并且只有在接收到诚挚要求时才执行这项服务, 则催眠师正在尝试有所服务.

 

70.6 发问者: 在上次集会中, Ra陈述“从第六密度负面时间/空间返回的路径所回旋的中心, 首先是高我不情愿进入负面的时间/空间.”你可否解释高我的位置, 与正面和负面时间/空间之间的关系; 以及为什么它如此不情愿进入负面时间/空间而必须让该心//灵复合体投生在负面空间/时间以找到返回的路径?

Ra: 我是Ra. 简言之, 你已经回答你自己的询问. 请进一步询问以获得更精确的资讯.

70.7 发问者: 为什么高我不情愿进入负面时间/空间?

Ra: 我是Ra. 高我不情愿允许它的心//灵复合体进入负面时间/空间就如同你们社会复合体的一个实体不情愿进入监牢一样; 两者之基本理由是相同的.

 

70.8 发问者: 我在此尝试理解更多关于高我(的事实), 以及它与心//灵复合体的关系. 高我是否有个第六密度的心//灵复合体; 它与[在这个例子中]被移位到负面时间/空间的心//灵复合体是两个分别的单元?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高我是第六密度中期的实体, 它转身提供这个服务给它的自我.

 

70.9 发问者: 我想我对于心//灵复合体有个错误的概念, 好比说, 我在这里代表这个密度中(的我)和我的高我. 这概念八成来自于我对空间与时间的概念. 我将尝试使它清晰. 我现在看到的是我存在于两个不同的地方; 同时在这里与第六密度中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同时地存在于所有的层级. 你的高我是第六密度中期的你, 这是明确的事实; 以你们衡量时间的方式, 你的高我是在你们未来的你自己.

 

70.10 发问者: 我假设所有处于第六密度中期以下的心//灵复合体都有一个在第六密度中期的高我.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0.11 发问者: 这个情境的类比会是一个个体的高我在某种程度上操作[容我说]该心//灵复合体[也即它的同源存在, 你可以说], 将它移动穿过较低的密度, 目的是获得经验, 并最终转移那经验或在第六密度中期与高我联合在一起?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高我不会操作它过去的自我们. 当时机合适时, 它会保护; 当收到请求时, 它会指引; 但自由意志的原力是至高无上的. 如果接受有这么一个东西为真实同时性, 决定论与自由意志表面上的矛盾将会融解. 高我是到那个点为止, 所有该心//灵复合体所经验的发展之最终结果.

 

70.12 发问者: 那么我们正在注视的是一条漫长的经验路径, 穿过各个密度直到第六密度中期, 这过程完全是自由意志的机能, 结果是第六密度中期高我的觉知; 但由于时间是虚幻的, 并且有一个时间与空间的统一[容我说], [我们以为的]时间之消解, 那么, 当进化进行的同时, 所有这些成就着高我——也即进化穿过各个密度的起因(目标)——的经验都是存在着的; 由于这全都是同时发生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避免谈论正确性, 因为我们理解, 要吸收形而上存在的概念是极为困难的. 在时间/空间中, 你的自我完全与空间/时间中一样真实, 所有时间都是同时发生的, 正如在你们的地理上, 你们所有的城市与村落都在运行着, 忙碌熙攘着, 实体们在其中活跃地从事他们的生意, 这都是同时进行的. 时间/空间中的自我也是如此.

 

70.13 发问者: 高我存在于第六密度中期, 这个时点似乎是负面与正面经验路径合而为一的时刻, 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吗?

Ra: 我是Ra. 我们先前已经涵盖过这个题材.

 

70.14 发问者: , 是的. 抱歉, 我忘记了. 现在, 如果一个正面实体被移位到负面时间/空间, 我理解高我不情愿进入负面时间/空间. 为了某个原因, 它认为有需要让该心//灵复合体投生到负面空间/时间. 为何投生到负面空间/时间是必要的?

Ra: 我是Ra. 首先, 让我们将“不情愿”从方程式中去除, 然后接着能更切中要点地讲述你的询问. 每一个时间/空间都可以类比为一个特别的空间/时间的种类或振动. 当一个实体进入一个负面时间/空间, 接下来的经验将是适合的空间/时间. 这件事通常是由该心//灵复合体的形体制造身所完成的, 它将该实体放置于适合投生的时间/空间.

 

70.15 发问者: 我想尝试澄清这一点, 我将问一些相关的问题, 或许可以帮助我更佳地理解这点, 因为我对此真的很困惑. 我想在理解造物与造物者的一般方面, 这是十分重要的一点. 如果一个第四、第五或第六密度的流浪者在第三密度的状态[即我们目前身处的状态]中死亡, 那么他在死后会发现自己位于第三密度的时间/空间?

Ra: 我是Ra. 这将取决于已经被九的议会批准的计划. 有些流浪者提供他们自己的时间只有一辈子, 而其他实体提供他们自己的时间长度不等, 最长期限包括过去的两个25千年周期. 如果当时一致同意的任务完成了, 该流浪者的心//灵复合体将前往家乡的振动.

 

70.16 发问者: 那些过去已待在这个星球上5万年的流浪者, 现在, 他们当中是否有任何实体还待在这里?

Ra: 我是Ra. 为数不多. 有更多的流浪者选择在最后的25千年周期加入这个星球, 以及更多更多的流浪者为了收割来到这里.

 

70.17 发问者: 现在, 我困惑的关键点是在这里: 在肉身死亡之后, 如果一个流浪者可以返回他的家乡星球, 为什么同样的实体不能从负面时间/空间被萃取出来, 回到家乡星球; 而要投生在负面空间/时间?

Ra: 我是Ra. 如同我们曾陈述的, [我们先前谈论的]在负面时间/空间中的位置是那个投生前的位置. [处于黄色光芒启动态的]身体复合体死亡之后, //灵复合体移动到时间/空间中的一个远为不同的部分; 在其中, 靛蓝色身体将允许大量的治疗与回顾进行, ()移动前往另一次投生经验之前.

我发觉到你这边有个基本的错估, 因为时间/空间并不比空间/时间具有更多的同质性(homogenous). 它也是一个复杂且完整的幻象、舞蹈、型态之系统, 如同空间/时间; 并且拥有一个同样结构化的[你可以称为的]自然法则之系统.

 

70.18 发问者: 我将问这个问题, 以帮助我多了解一点你刚才陈述的话语. 当你们乘坐飞行器来到这个星球, 分别在18千年与11千年前, 这些飞行器被称为钟型载具, 并且曾被乔治·亚当斯基(George Adamski)拍摄到. 如果我是正确的, 这些飞行器看起来有些像一个大钟; 在上半部周缘有舷窗环绕; 在正下方有三个半球体, 相对位置均为120.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0.19 发问者: 这些飞行器是在时间/空间中被建造的, 还是在空间/时间中被建造的?

Ra: 我是Ra. 我们要求你具备坚持不懈的耐心, 因为我们的答案必然是复杂的.

一个思想的建构是在时间/空间中被塑造成形的. 时间/空间的这部分趋近于光速. 在时间/空间中, 在这样的趋近中, 状态是这样的: 时间变得无限, 且质量终止; 于是一个能够飞快地掠过[容我们说]这个时间/空间的边界气力的实体能够依照它的意志选择安置的地方.

当我们来到我们想要存在的地方时, 我们于是披上光的建构, 它看起来如同一个水晶钟. 这是在穿过边界进入空间/时间之际成形的. 因此有两个建构, 一个是时间/空间的或非物质的建构, 另一个是空间/时间的或物质化的建构.

 

70.20 发问者: 现在, 你们选择一个特别的外形是否有个理由, 特别是底部的三个半圆球?

Ra: 我是Ra. 它似乎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学形状, 并在满足你们空间/时间的驱动需求上, 良好地符合我们所必需的有限用途.

 

70.21 发问者: 在底部的三个半圆球里面是否有个驱动原则, 或者它们只是美观的, 或者它们是降落装置?

Ra: 我是Ra. 它们是美观的, 并且是一个推进系统的一部分. 这些半圆球不是降落装置.

 

70.22 发问者: 我很抱歉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但我正尝试判定一个与空间/时间、时间/空间有关的东西; 以及[你可以说]这个进化机制中的十分艰难的领域. 我认为它对理解我们的进化具有中心意义. 然而, 我并不确定这点, 并且我可能在浪费我的时间. Ra可否评论这点, 在这个特殊的[轻笑声]调查中, 我是否在浪费我的时间, 或者这会带来丰硕的成果?

Ra: 我是Ra. 由于空间/时间或物理学, 与时间/空间或形而上学都属于力学, 它们对于心//灵复合体的灵性进化并不具有中心意义. 对于衡量这类概念的实体们, 研读爱与光带来的生产力远大于前者, 就移动前往合一性的目的而言. 无论如何, 这个题材, 容我们说, 有一点小趣味, 并且是无害的.

 

70.23 发问者: 我问这些问题主要是去理解或建造一个根基, 以尝试获得一点时间/空间和空间/时间与心//灵复合体进化过程的关联, 及其启发; 好让我更佳地理解[你可以说]进化的技巧. 举例而言, 如果一个正面的实体发现自我处于负面的时间/空间, 并且必须投生于负面空间/时间; 你曾叙述,“该实体必须完成学习/教导自我之爱的课程, 然后它才可以选择释放位能差异, 并改变极性.”我尝试要做的是建立一个基础, 好试图理解一点你陈述中的涵义: 在经过以上步骤后, 释放位能差异, 并改变极性. 我很有兴趣知道的是, 如果被放置到负面时间/空间, 为什么需要投生在负面空间/时间, 并且学习/教导对自我之爱, 以及在你可以释放位能差之前, 我猜测, 发展一个第六密度的极性层级. 我尝试建立一小块立足点或平台, 从这里把事情弄得更显明. 你可否讲述这个主题, ?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投生到负面时间/空间的实体将发现不可能维持任何显著的正面极性, 因为当负面性(保持)纯粹时, 它是一种重力井, 容我们说, 将所有一切拉进它里头. 因此该实体, 虽然记得它所学的与偏好的极性, 必须利用既定的催化剂, 概括地重现服务自我的课程, 为了建立足够的极性, 促成位能浮现, 产生(极性的)逆转.

这条问题的路线有一些杂乱. 在这个时点, 容我们允许发问者重新措辞或转变询问的方向朝向它关切的核心.

 

70.24 发问者: 在下次集会, 我将试图更加转向核心. 我在此次集会中尝试获取一个我认为是灵性进化的中心观点, 但我似乎走偏了. 我对此感到抱歉. 对我而言, 有时候要明智地询问这些领域的问题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我只想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有益于这个通讯, 或使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你们是至为谨慎认真的, (器具)排列特别地好. 我们感谢你, 我的朋友们, 并且很高兴与你们谈话. 我们尝试最大程度地协助你们, 小心留意地不耗竭这个器皿. 因此, 虽然还存留一些(能量)储藏, 我们尝试从这次工作起, 保存这个储藏量, 因为这个器皿已经安排它的潜意识接受这个配置.

我是Ra. 你们全都做得很好,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与自豪.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