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场集会 19811014

 

72.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2.1 发问者: 可否请你先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的肉身能量变貌如前所述. 生命能水平变得有些扭曲, 偏移了正常的水平, 有些向下的趋势; 这是由于该器皿的心智复合体活动中的扭曲, (认为)它要为达成这个通讯的适当配置的种种困难负责, 容我们说.

 

72.2 发问者: 我们刚才执行的驱逐仪式是否在净化工作场所, 以及筛除我们不想要的影响力上有任何效果?

Ra: 我是Ra. 这点是相当正确的.

 

72.3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我能做什么以改善这个仪式的有效性?

Ra: 我是Ra. 不可以.

 

72.4 发问者: 该器皿在这次集会之前的最近两次冥想期间都进入了接近无意识的状态, 情况严重到我们必须中断它们; 你可否告诉我这背后的起因?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

 

72.5 发问者: 那么请你告诉我?

Ra: 我是Ra. 这个向该器皿致意的实体[来自猎户集团], 首先尝试欺骗器皿相信它正在准备Ra通讯, 使其心//灵复合体[你可以称为灵]离开黄色光芒的身体复合体. 你很清楚这个战术及其后果. 当感觉到这个致意时, 该器皿没有停顿, (立刻)呼求接地于身体复合体之内, 借由请求双手被握住. 因此猎户实体无法达成最大的目的. 然而, 它发现那些在场的实体没有能力分辨无意识[//灵完整无缺]与出神状态[//灵复合体不在场]两者的区别.

于是, 它倾注最大程度的力量来致意, 导致(器皿)晕眩, 并在未受到保护的冥想过程中导致这个器皿一种单纯的无意识状态, 你们称之为晕倒或头晕. 因此, 猎户实体使用这个战术来阻止Ra通讯有机会被完成.

 

72.6 发问者: 该器皿预计在下个月进行手部手术. 如果使用一般的麻醉剂造成无意识状态, 这一点或手术中的其他因素是否会使得猎户实体们能找到任何侵入的道路?

Ra: 我是Ra. 这是极端不可能的, 由于心//灵复合体的意图是必要条件; 也就是说, 当离开黄色光芒身体复合体时, 它必须以十分明确的方式服务造物者. 如果一个实体接近你所描述的经验(状态), 它不会有刚才描述的态度.

 

72.7 发问者: 我相信我们在此找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则, 与一的法则相关. 你刚才陈述个体的态度对于猎户实体能否起作用有着至高的重要性. 可否请你解释这个机制如何配合一的法则运作, 以及为什么一个实体的态度有至高的重要性, 以及为什么这点允许猎户实体的行动?

Ra: 我是Ra. 混淆法则或自由意志法则在无限造物的运作中是完全至高无上的. 一个被意愿的东西所吸引的相反极性, 它的强度与该意愿或渴望本身的强度是相等的.

因此, 对于那些只有浅薄或短暂渴望的实体们而言, 它们只会经历到瞬息般的[或许可被称为]魔法情境的配置. 有一个转折点, 当一个心//灵复合体调频它的意志对准服务, 这个杠杆支点会将该实体摆动(到一端). 如果这个意志与渴望是为了服务他人, 相对应的极性将会被启动. 以这个小组的情况而论, 有三个这样的实体决意如同一体般行动; 容我们说, 该器皿在这个忠诚服务中位于中心的位置. 这是它所必须是的样子, 为了工作的平衡以及通讯的持续之故. 我们的振动复合体在这些工作中也是单一指向的, 我们服务的意志也具有某种程度的纯粹; 这点产生了对相反极性的吸引力, 如你们所经验的.

我们可以补充说明, 这样一个[单一地指向服务他人的]自由意志配置也有潜力警醒大量的光之力量. 然而, 这股正面的光之力量同样在自由意志底下运作, 并且必须被祈请. 我们不能详述这点, 也不会指引你们, 因为这个通讯的性质是如此, 也就是你们的自由意志要被保护, 这点是最重要的. 因此你们通过经验前行, 在一路上发现那些可能有帮助的倾向.

 

72.8 发问者: 在这个星球上接触我们以及其他人的负面导向实体, 它们受到第一变貌的限制. 它们已经明显地受到刚才执行的驱逐仪式的限制. 你可否依据自由意志描述它们如何限制自己以在第一变貌内工作, 以及驱逐仪式本身是如何运作的?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包含几个部分. 首先, 那些属于负面极性的实体并不依照自由意志运作, 除非它是必要的. 它们呼叫自己, 并且在任何觉得可能的时候冒犯.

其次, 它们被伟大的混淆法则所限制的原因主要是, 它们无法进入这个星球的影响圈. 只有当一些呼求产生, 为了平衡正面的呼求, 它们才能使用时间/空间变貌的窗户. 一旦它们到达这里, 它们的渴望是征服.

第三, 在这个器皿的存有(可能)被永久地从这个空间/时间移除的例子中, 必要条件是允许器皿以它的自由意志离开其黄色光芒身体复合体. 这个伎俩曾经被尝试过.

使用这种光的形式所产生的结果是使得这类实体发现一道它们无法穿过的墙. 这是由于光之存有和太一无限造物者的(一些)面向之能量复合体被祈请与召唤, 用于建造这道光之墙.

 

72.9 发问者: 我们经验到的所有与这个通讯有关的事情, 我们为了服务而朝向知识的变貌, 猎户实体朝向降低这个服务之有效性的变貌, 所有这些都是第一变貌的结果, 以我的看法, 为造物者创造一个完全自由的氛围, 好让祂通过彼此相对的各个部分之相互作用而更知晓祂自己. 关于我刚才所说的, 我的观点正确吗?

Ra: 我是Ra. 是的.

 

72.10 发问者: 在上次的集会, 你提到如果该器皿将任何她经验到的增加的生命能使用在肉身活动上, 她将付出一个“严厉的代价”. 你可否告诉我那个严厉代价的本质, 以及为什么要经验这个代价?

Ra: 我是Ra. 肉身能量水平是对一个心//灵复合体之身体复合体的可用能量的衡量. 生命能的度量则表达一个心//灵复合体之生命(being)能量的总额.

这个实体有很大的变貌朝向心智复合体的活动, 灵性复合体的活动, 以及那个通往造物者的伟大导管——意志. 因此, 这个器皿即使在没有任何可测量的肉身能量储备的情况下, 仍然有相当可观的生命能. 然而, 将这股意志、心智、灵性的能量使用在肉身复合体的事物上将导致非常巨大的扭曲, 从而减少生命能; 相较之下, 若将这股能量用在符合该心//灵复合体最深的渴望和意志的事物上, 扭曲则会少许多. 这个实体内在的渴望是服务造物者. 这个实体看待所有服务都是服务造物者,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方面告诫该支援小组以及器皿自身. 所有服务的变貌深度并不相等. 过度使用这股生命能, 不夸张地说, 会快速地去除生命力.

 

72.11 发问者: 你刚才提到大量的光可兹利用. 通过适当的仪式, 我或者这个小组是否可能使用这道光来为该器皿重新补充生命能?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然而, 我们告诫(你们)避免任何会抬举任一人格的工作; 毋宁在你们的工作中保持严格谨慎.

 

72.12 发问者: 你可否解释你所谓的“抬举人格”?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提供线索; 解释就是冒犯. 我们只要求你领悟到一切为一.

 

72.13 发问者: 我们将“Shin”纳入驱逐仪式中, 把“Yod Heh Vau Heh”变为“Yod Heh Shin Vau Heh.”这是否有帮助?

Ra: 我是Ra. 这是有帮助的, 特别是该实体的变貌有很大程度与这个声音振动复合体一致地振动.

 

72.14 发问者: 我们在未来会有团体冥想, 如我们周日晚上的冥想. 我担心的是...这个器皿的保护, 她可能再次担任这些冥想的管道. 要让驱逐仪式有效, 是否有个最佳时段或有时间量的限制? 我们持续每日以驱逐仪式净化我们周日晚上冥想的工作场所, 这个效果是否会持续一长段时间; 或者说这个仪式必须在这些冥想开始前即刻完成?

Ra: 我是Ra. 你前者的假设比较正确.

 

72.15 发问者: 关于周日晚上的冥想, 目前是否有任何危险, 以我们目前采取的预防措施, 该器皿是否有可能被猎户实体带走?

Ra: 我是Ra. 猎户实体的机会完全取决于该器皿的觉知与准备状态. 我们提示, 这个器皿仍旧是个太嫩的新手, 而不要开放自己面对(多个)问题, 因为那是Ra使用的格式. 当该器皿的觉知成长, 这个预防措施或许就不需要了.

 

72.16 发问者: 在性能量转移方面, 是否可能对器皿过度充能?

Ra: 我是Ra. 不会.

 

72.17 发问者: 为什么驱逐仪式在地板或底部没有保护? 应该要有吗?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超心灵致意的发展只可能通过能量中心从紫罗兰色光芒的位置开始移动通过行家的能量中心; 从那一点前往机会的目标. 依照致意的目的与振动本质, 不管是正面或负面, 该实体将以(致意者)渴望的方式被充能或被阻碍.

我们Ra群体以窄波段通讯通过紫罗兰色光芒接洽这个器皿. 其他实体在向下穿透这个光芒之后, 可能前往任何能量中心. 举例来说, 我们大量使用这个器皿的蓝色光芒能量中心, 因为我们正尝试沟通我们对于一的法则之变貌/理解.

该猎户实体穿透同样的紫罗兰色光芒, 并前往两个地方, 尝试它大多数的非物理的机会. 它启动绿色光芒能量中心, 同时进一步阻碍靛蓝色光芒能量中心. 这个组合造成该器皿的混淆, 以及随后不明智地在身体复合体的工作上过度活动. 它单纯地寻求(器皿)投生前规划并在投生时期发展的扭曲.

生命自身的能量, 即是太一无限造物者, 从磁性的形式来看, 该能量从南极流入. 因此唯有造物者可以通过双脚进入身体的能量外壳, 并且产生任何效果. 行家的效应是从上面的方向而来, 是故建造光之墙是相当有利的.

容我们问, 此时是否有任何较短的询问?

 

72.18 发问者: 我只问有没有任何我们可以做的事,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在颈部区域的扭曲有一些增加. 多放些注意力在这里可以提供更大程度的舒适.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Ra观察到(你们的)坚忍与耐心, 这是值得赞许的. 继续保持这种严谨的决心, 并照顾适当的通讯配置, 那么我们持续通讯将继续是可能的. 这是我们可以接受的.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离开你们,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引以自豪.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