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场集会 19811021

 

73.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3.1 发问者: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除了这个实体的生命能水平更为扭转朝向接近正常的状态.

 

73.2 发问者: 我们已经执行的驱逐仪式是否对于这次通讯有帮助?

Ra: 我是Ra. 你所描述的仪式在每一次工作中逐渐增进其效力, 这种通讯的纯净度不只是Ra通讯需要的, 也是行家进行任何工作所需之要件.

 

73.3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在这个时机感谢Ra(我们)机会服务那些想要我们在此获得的这份资讯的地球人.

你陈述[单一地指向服务他人的]自由意志有潜力警醒大量的光之力量. 我假设同样的道理用在服务自我极性上也完全成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但在细微处是对的. 在祈请与召唤所谓的负面实体或素质之过程中, 这种表达所警醒的量与正面导向相当. 然而, 那些走在服务他人途径上的实体等待被呼叫, 并只能传送爱.

 

73.4 发问者: 我想查明的是: 这个光之力量的警醒[据我来看]是一个过程, 它必定完全是自由意志的机能[如你所言], 并且当行家的渴望的意志与纯度增加, 所警醒的光之力量随之也增加. 这部分在正面与负面势能两方面是否都是一样的, 我这个叙述正确吗?

Ra: 我是Ra. 为避免困惑, 我们只单纯地重述你的正确假设, 以增加清晰度.

那些走在服务他人途径上的实体可以请求光明力量, 其程度与它们服务意志的气力与纯度成正比. 那些走在服务自我途径上的实体可以请求暗黑力量, 其程度与它们服务意志的气力与纯度成正比.

 

73.5 发问者: 我今天无疑会在我的陈述中犯很多错误, 因为我将要做的是尝试去猜测这是怎么运作的, 并让你更正我.

考虑中柱(Middle Pillar)的练习, 我曾经认为它是错误的, 因为在此练习中, 行家看见或观想光从顶轮移动向下到达双脚. Ra曾经叙述造物者从双脚进入并向上移动, 也就是这道螺旋光从双脚进入并向上移动. 在我看来, 一个正在警醒光之力量的行家在观想使用它的过程中, 将会观想它从双脚进入, 首先供能给红色能量中心, 然后向上移动, 以此方式通过各个能量中心.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正确.

 

73.6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我的那个叙述如何有误?

Ra: 我是Ra. 可以.

 

73.7 发问者: 请你开始吧?

Ra: 我是Ra. 你在此探讨的有两个概念. 首先是在小宇宙心//灵中发展光的伟大之道. 我们假设一个行家在魔法工作开始之前, 已经尽力将它的能量中心运行顺畅, 并处于平衡状态. 所有魔法工作皆奠基于召唤(evocation)/或祈请(invocation)之上.

任何魔法工作的第一个祈请是祈请魔法人格, 如你所熟悉的称谓. 在你所说的工作中, 第一站是开始祈请这个魔法人格, 通过穿戴某个东西的动作来引发. 既然你没有一个服饰或护身符的项目, 你刚才打的手势是适当的.

第二站是召唤生命的伟大十字. 这是魔法人格的延伸以成为造物者. 再次地, 所有召唤与祈请被牵引穿过紫罗兰能量中心. 然后这股力量可以继续前往任何行家渴望使用的能量中心.

 

73.8 发问者: 那么请你讲述螺旋光进入双脚与祈请光穿过顶轮, 这两者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借由意志的牵引, 向上螺旋光与太一无限造物者之内在光的相会可以比拟为心跳、肺部周围肌肉的运动以及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所有其他机能. 行家的呼求可以比拟为那些心//灵复合体可以有意识控制的神经与肌肉动作.

 

73.9 发问者: 先前你曾说过在那两个方向相会之处, 我相信我这么说是正确的, 你可以衡量出任何特定的心//灵复合体的发展(程度).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3.10 发问者: 那么, 在祈请或警醒光的过程中, 在我看来, 祈请的观想仰赖光的用途; 该用途可以是治疗、通讯或一般对造物与造物者的觉察. 可否请你讲述这个过程以及这个假设的正确性?

Ra: 我是Ra. 我们将提供一些想法, 虽然我们怀疑我们能够穷尽这个主题. 每一个具象化, 不管工作的要点(何在), 都从靛蓝色光芒内在的工作开始. 如你所觉察, 你已经开始的仪式完全是靛蓝色光芒内在的工作, 这是好的, 因为它是个入口. 从这个开端, 光可以被祈请, 用于通讯或治疗.

你可以注意到, 在我们提供给你们以适当地开始Ra之工作集会的仪式中, 第一个焦点是在造物者上. 我们进一步补充一个细微且有些趣味的要点. 向上螺旋光借由意志在它的路径上发展, 最终抵达一个高处, 与太一造物者的内部火焰交合; 然而这只是行家工作心//(之前)的准备. 在每次工作期间都有能量中心的某个结晶体被使用, 于是魔法师越来越成为它所寻求的.

更重要的是, 时间/空间心//灵的类比物, 被召唤为魔法人格, 它唯一快速获得经验的机会来自于第三密度空间/时间心//灵手边可用的催化性行动之经验. 因此, 行家大大地协助造物者, 借由提供大量催化剂给造物的更大部分; 这部分被识别为一个实体的心//灵全体.

 

73.11 发问者: 在这个过程中, 关键要素是渴望与意志.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会增加一个品质. 在魔法人格中, 渴望、意志、极性是钥匙.

 

73.12 发问者: 那么目前我们社会中有许多所谓的传教士, 我会假定他们有着很大的渴望与意志, 可能也有蛮大的极性. 在我看来, 有许多例子显示出觉察或资讯的欠缺, 以魔法的角度而言, 创造了一个较低效用的工作. 我的这个分析正确吗?

Ra: 我是Ra. 你有部分是正确的. 在检验服务他人工作的极性中, 自由意志必须被视为至高无上. 你说的这些实体尝试在意识中产生正面的改变, 却同时删减了自由意志. 这样造成该工作的魔法性质受到阻碍, 除了在某些例子中, 一个实体自由地渴望接受传教士[如你所称]的工作成果.

 

73.13 发问者: 有关这类的通讯, 拿撒勒的耶稣在这方面的态度方针是什么?

Ra: 我是Ra. 你或许已经阅读过这个实体的一些工作成果, 它提供自己为老师给那些聚集来聆听的心//灵复合体; 即便那时, 仍透过罩纱来讲话, 好预留空间给那些不想听的实体们. 当这个实体被请求去治疗, 它经常如此做, 并总是在工作结尾附带两个告诫: 首先, 这个被治疗的实体是凭着它自己的信心被治疗的, 也就是说, 该实体的能力允许并接受通过紫罗兰色光芒进入智能能量大门的改变; 其次, 它总是说“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些工作在保持忠实于工作之正面纯度的同时尝试(确保)自由意志的最高品质.

 

73.14 发问者: 在我看来, 另一个实体对该工作本身的观察似乎会部分地删减自由意志, 因为作为行家的工作结果, 一个表面上的魔法事件发生了. 这点可以延伸到任何不同于一般可接受的现象. 你可否讲述这个矛盾, 也就是任何实体行使治疗后立即发生的问题?

Ra: 我是Ra. 我们是一的法则的谦卑使者. 对我们来说, 不存在矛盾. 那些看似魔法并因此似乎冒犯自由意志的工作, 就它们自身而言, 并未这么做; 因为感知的扭曲就与目击者的人数一样多, 每一个目击者看到它渴望看到的东西. 冒犯自由意志只发生在一种情况下, 即执行该工作的实体把这个事件的作者身份归功给自我或它自己的技术. 若该实体陈述工作成果并不来自它, 而是经由它呈现, 那就是冒犯自由意志.

 

73.15 发问者: 你刚才说, 若该实体陈述工作成果并不来自它, 而是经由它呈现, 那也是在冒犯.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我们刚才说, 在那个事件中没有冒犯.

 

73.16 发问者: 被知晓为耶稣的实体聚集了十二位门徒. 他拥有这些门徒的目的是什么?

Ra: 我是Ra. 如果没有学习/教导者, 教导/学习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实体接受那些被这个实体所吸引的实体们, 而不顾任何后果. 这个实体依它的本质与见识, 接受寄托给它的荣誉/义务; 去讲说即是它的使命.

 

73.17 发问者: 那么, 在火的练习中, 我假设医者工作的能量与我们刚才说的通过顶轮而进入的能量是一致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需要一些额外的注释好让你的思维可以继续这条路线的研读. 当魔法人格为了治疗工作而被安置于绿色光芒能量中心, 那么该能量可以被视为结晶体中心; 通过它, 身体能量得以被传导. 因此这个特别的治疗形式同时使用行家的能量和向上的螺旋光能量. 随着绿色光芒中心变得更明亮,[我们补充说明, 这种明亮并不暗示过度启动, 毋宁说是结晶化,]身体复合体的绿色光芒中心的能量盘旋了两次; 首先, 从绿色光芒能量中心顺时针穿过头部, 走到右肩膀、右手肘, 向下穿过太阳神经丛, 接着到达左手. 这个过程席卷所有身体复合体能量进入一个管道, 然后再次旋转出一个大圆圈, 从右边顺时针——我们更正这个器皿——从左边到达双足、到右手、到头顶、到左手, 诸如此类.

因此, 从内而来(in-coming)的身体能量——由抵达绿色光芒能量中心的行家人格所结晶化、规律化和传导——然后可以将在世的行家的综合能量向外灌注, 从而提供治疗服务给一个请求该服务的实体. 当有一个实体为了治疗而通过一个管道工作时, 这个基本的状况同样也被完成了.

 

73.18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这个光的转移如何影响要被治疗的病人[我相信它可以]?

Ra: 我是Ra. 这个效应属于极化. 该实体可能会或不会接受这股被提供的极化的生命-能量[不管是多少百分比]. 至于按手(治疗)的情况, 这股能量被更明确地传导, 于是接受这股能量的机会同样也更加明确.

你可以看到, 在这种形式的工作中, 国王密室效应并未被尝试; 毋宁说是对于低能量状态的实体, 使它有更多机会增进其能量. 你们许多被称为疾病的扭曲可以被此类方法协助.

 

73.19 发问者: 你可以更正我以下的一般叙述. 在我看来, 医者与病人之间的整体图像是: 这个要被治疗的实体, 由于在一个或多个能量中心内有阻塞——我们将只考虑一个特别的问题——由于这个能量中心的阻塞, 向上螺旋光在七个身体之一受到阻碍, 即那个身体的维护受到阻碍; 这就导致身体的完美产生扭曲, 也即我们所称的疾病或身体的异常现象. 医者已经适当地配置其能量中心群, 能够传导光[向下灌注的光]通过它适当配置的能量状态到达要被治疗的实体(身上). 如果要被治疗的实体拥有接受这道光的心智配置, 光就进入其身体复合体, 并重新配置由起初的阻塞所造成的扭曲. 我确定我在这描述过程中有犯一些错误. 可否请你更正它们?

Ra: 我是Ra. 你的错误是小的. 我们不会在此时尝试大范围地精炼该叙述, 因为有一些无疑将会被提出来讨论的预备材料. 我们可以说有各式各样的治疗形式. 在许多方式中, 只有行家的能量被用到. 在火的练习中, 一些身体复合体能量也被传导.

我们可以进一步说明, 当一个实体希望被治疗, 虽然态度诚挚, 却保持未被治疗的状态[如你对此种扭曲的称呼], 你可以考虑这是投生前的选择, 你对这样的实体更有益的协助是建议它冥想这些限制的肯定(正面)用途, 不管它经验到何种限制. 我们也补充说明, 在这些情况下, 靛蓝色光芒的工作常常是有帮助的.

除了这些说明, 我们不想进一步评论你在此次工作期间的叙述.

 

73.20 发问者: 在我看来, 对于那些走在服务他人路径上的实体而言, 主要重要的事情为发展一种态度, 我只能描述为一种振动. 这个态度可以通过冥想、仪式来发展; 以及发展对于造物或造物者的欣赏, 结果是一种心智状态, 我只能表达为增进与全体的共振或一体性. 你能否扩展和更正以上叙述?

Ra: 我是Ra. 我们不会更正这个叙述, 但可以加以扩展, (我们)建议关于你所提到的那些品质, 你可以附加这段话: 一天一天地、时时刻刻地活出来; 因为真正的行家越来越活出它之所是.

 

73.21 发问者: 谢谢你. 你可否告诉我在两个或更多个心//灵复合体之间可能的能量转移之数量? 这个数字很大或很小?

Ra: 我是Ra. 这个数字是无限, 因为每个心//灵复合体不都是独特的?

 

73.22 发问者: 你可否定义这个陈述:“两个心//灵复合体之间的能量转移”?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这个实体还有可用的转移能量, 但我们发现快速增加的扭曲——朝向颈部、背部、手腕与双手的痛苦.

肉身能量转移可以通过许多方式被达成.

我们给予两个例子. 每个转移开始时, 都带有一些自我如同造物者的感觉, 或者魔法人格以某种方式被祈请. 这个过程可能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被完成. 首先, 我们曾谈到的练习称为火的练习: 虽然这是肉身能量转移, 但并未深入涉及身体复合体的组合. 因此该转移是细微的, 并且每一个转移在被提供与被接受的东西上都是独特的. 在这点, 我们可以附带说明这是可能的能量转移有无限多排列的原因.

我们要说的第二种能量转移是性能量转移. 这个转移借由那些绿色光芒活跃振动的实体们, 发生在非魔法层级上. 有可能进一步精炼这种能量转移, 好比这个器皿奉献它自我以服务太一无限造物者. 当其他自我也奉献自己于服务太一无限造物者, 该转移是倍增的. 于是被转移的能量总数取决于被创造与释放的极化的性能量之总额. 从这点开始有精炼的方式通往高等性魔法的领域.

在心智身(复数)的领域中, 被转移的心智能量有不同的变化. 再一次, 这仰赖实体要寻求的知识, 以及它被提供的知识. 最常见的心智能量转移存在于老师和弟子之间. 能量的总额取决于提供品的品质; 在老师这边, 与它渴望服务的纯度, 以及提供资讯的品质有关; 在学生这边, 与渴望学习的纯度, 以及接受知识的心智振动复合体的品质有关.

心智能量转移的另一种形式存在于倾听者和说话者之间. 当说话者经验到心智/情绪复合体的扭曲——朝向苦恼、忧伤或其他心智上的痛苦, 从我们过去所说, 你或许可以获得一些知识, 关于在这个转移中可能会有的各种变化.

灵性能量转移位于所有能量转移的核心, 因为自我与其他自我即为造物者的这一知识是至高无上的, 并且这是灵性工作. 灵性能量转移的多样性包括今天我们在谈论行家的主题时所提到的内容.

在我们离开此次工作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73.23 发问者: 只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该器皿的舒适度或这个通讯? 其次, 在今天的集会中, 是否有任何东西是你不想要出版的?

Ra: 我是Ra. 我们呼求你们注意两个项目. 首先, 每次工作中的蜡烛, (烛烟)10度盘旋向上, 这是好的; 绝对不要让(火焰)摇晃闪烁, 因为这会导致附属物排列的不平衡, (影响)它们扮演保护器皿的角色的功用. 其次, 我们建议注意颈部区域, 让支撑的垫子更舒适. 这方面的困难已经缩短许多次工作(的时间).

我们感谢你们, 我的朋友们, 因为你们对这些附属物的认真与严谨[随着我们工作的进展]似乎逐渐增加. 另外, 关于此次工作的材料, 想要出版哪些部分完全由你们自己决定.

我是Ra. 我离开你们,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引以自豪.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