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场集会 19811028

 

74.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4.1 发问者: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74.2 发问者: 在我们着手新的材料之前, 在上次的集会中似乎有个小错误, 并且我那时更正了它, 与以下叙述有关,“工作成果并不来自它, 而是经由它呈现.”在(讯息)传送过程中是否有个错误? 或是什么造成了这个问题?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 虽然完全地向我们的窄波段通讯敞开, 有时会经验到一种突然强化的扭曲, 你们称为痛苦. 这扭曲短暂地弱化了通讯. 以你们的时间尺度, 在过去两周内, 这类增加的扭曲已更频繁地发生在这个器皿的身体复合体中. 虽然这个现象通常不会导致传送上的困难, 在前次工作中, 它确实发生了两次. 在这两次(事件), 都需要更正或改正通讯.

 

74.3 发问者: 可否请你描述出神状态? 我有些困惑, 当处于出神状态, 器皿如何能被痛苦所影响, 因为我的见解是身体复合体在出神状态中不会有痛苦的感觉?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该器皿不会觉察到这个或其他的知觉. 然而, 我们Ra群体使用黄色光芒启动的身体复合体作为我们说话的管道, 当这个器皿的心//灵复合体留下这个身体躯壳给我们保管, 它被精巧地调整适合我们的通讯.

无论如何, 你们所称的痛苦变貌, 当到达足够严重的程度时, 会减少适当的通讯; 并且当增加的扭曲变得激烈, 将导致管道的调音开始摇晃. 然后这个调音必须被校正, 这是我们可以做的事, 因为该器皿自由地提供我们这个机会.

 

74.4 发问者: 在先前的集会, 有一个关于原型心智的问题没有被完整地回答. 我想要继续该问题的答案, 可否请你继续, 或需要我重新念完整的问题?

Ra: 我是Ra. 依照一般惯例, 当渴求答案时, 在同一个空间/时间发出询问的振动是好的. 然而, 在这个情况, 我们可以接受在你们记录这些声音振动复合体的这点, 插入一个注记, 指出先前工作中询问的位置.*

(*原注: 该问题指的是67.28)

该询问, 虽然考虑周到, 在某种程度上缺少对于原型心智本质的领悟. 我们不能为任何其他实体教导/学习到我们成为学习/教导者的程度. 所以, 我们将针对这个有趣的主题做一般性的注释, 允许发问者考虑并进一步精炼任何询问.

原型心智可以被定义为这个星球的理则所特有的心智. 因此与伟大的宇宙全体心智不同, 它包含的原料是令该理则欢喜的, 用来作为献给伟大宇宙存在性的精炼品. 那么, 原型心智包含着所有可能会影响心智或经验的面相.

魔法师被命名为一个深具意义的原型. 然而, 你们没有认识到, 原型心智的这部分并不代表深沉的潜意识, 而是显意识心智, 特别是意志. 那么, 被一些实体称为女祭司的原型则是对应的直觉或潜意识机能.

让我们观察一个实体与原型心智的关系. 你可以考虑各种可能性, 关于利用小宇宙中的心//灵与原型的心//[密切地靠近造物者]之间的一致对应关系. 举例来说, 在你们为了净化这个场所而举行的仪式中, 你们使用“Ve Geburah”这个术语; (你们的)假设是正确的, 即它是太一造物者的一部分或一个面向. 无论如何, 原型心智有着各式各样的对应关系, 它们可以被行家持续不断地精炼.

Ve Geburah”与米迦勒(Michael)、火星、阳性、男性特征有对应关系.

Ve Gedulah”与木星、女性特征、阴性、以及生命之树中跟奥瑞儿(Auriel)关联的部分有对应关系.

我们可以继续提出更多更多关于这两个原型心智入口的精炼品. 我们可以讨论颜色的对应关系, 与其他原型的关系, 诸如此类. ()这是行家的工作, 不是教导/学习者的工作. 我们只能建议有(几种)研读系统致力于探讨原型心智的各个方面, 选择其中一种并细心研读是好的. 如果行家越过任何曾被书写的东西, (自行)制作此类的对应关系, 于是任凭己意地呼唤原型; 这是更近乎好的.

 

74.5 发问者: 我有一个问题, 我将自行回答, 并让你更正.

我看到人格的各项修炼喂养着靛蓝色光芒能量中心, 并借由清除较低能量中心的阻塞, 允许向上螺旋光自由流动到达靛蓝色中心, 从而影响白魔法师的力量.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

 

74.6 发问者: 请你更正我?

Ra: 我是Ra. 靛蓝色中心对于行家的工作确实是最重要的. 然而, 不管它有多么结晶化, 它不能[在任何程度上]更正其他能量中心的不平衡或阻塞. 它们必须依序从红色(中心)向上被清理.

 

74.7 发问者: 我并不十分确定我理解这点. 该问题是, 人格修炼如何喂养靛蓝色光芒能量中心, 并影响白魔法师的力量? 这个问题有意义吗?

Ra: 我是Ra. .

 

74.8 发问者: 请你开始回答?

Ra: 我是Ra. 我们乐意回答这个询问. 我们理解到先前的询问具有其他的涵义. 靛蓝色光芒是行家的光芒. 你所寻求的答案有大部分就在这一句之中. 当它开始超越空间/时间的平衡, 并进入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的联合境域时, 该能量中心的结晶化与心//灵工作的改善有某种同一的关系.

 

74.9 发问者: 让我看看我对于人格修炼的效应是否有错误的见解. 容我们说, 我假设修炼人格达到对单一的同伴实体有一个平衡的态度, 这会在某种程度上适当地清理与平衡橙色能量中心.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不能说你讲得不对, 但只是比较不完整. 已修炼的人格, 当面对一个其他自我时, 会依照它独特的平衡将所有的(能量)中心平衡. 因此这个其他自我在一面镜子中看见它自己.

 

74.10 发问者: 现在, 我以为, 人格修炼对任何已有意识地觉察到进化过程的实体而言是最为重要的工作. 我的陈述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相当正确.

 

74.11 发问者: 我尝试要了解的是这些修炼如何影响白魔法师[容我说]的能量中心群与力量. 你能不能, 你愿意告诉我那是如何运作的吗?

Ra: 我是Ra. 人格修炼的核心有三方面.

, 知晓你自己. , 接受你自己. , 成为造物者.

第三步, 当被达成了, 会使一个实体成为全体最谦卑的仆人, 在人格上是透明的, 并且完全能够知晓与接受其他自我. 在追求魔法工作方面, 持续的人格修炼涉及行家知晓它自己, 接受它自己, 并因此清扫通往伟大靛蓝色大门、(进而)前往造物者的道路. 成为造物者就是成为一切万有. 于是, 没有人格在其中[这里意指行家开始它的学习/教导时具有的人格]. 当靛蓝色光芒的意识变得更加地结晶状, 更多的工作可以被完成; 更多(东西)可以从智能无限中被表达.

 

74.12 发问者: 你曾经声明一个服务他人的工作有潜力警醒大量的光之力量. 你可否精确地描述这是如何运作的, 以及这有什么用途?

Ra: 我是Ra. 有些声音振动复合体的作用很像你们打电话的情形. 当它们被适当地振动, 伴随意志与集中(心神), 就好像许多位于你们形而上或内在层面的实体们接收到一通电话. 它们回答这通电话的方式为关照你们的工作.

 

74.13 发问者: 有许多这类的振动. 在我们社会中最明显的是教堂使用的振动, 而非魔法行家使用的那些. 我们(社会)形形色色的教堂使用的振动与行家特定使用的魔法咒语有何不同?

Ra: 我是Ra. 如果你们教堂中所有的实体都是行家, 有意识地充满着意志、寻求力、专注力以及关于呼求的显意识知识, 那就没有不同. 呼求的功效取决于那些呼求实体的魔法品质; 也就是说, 它们寻求[想要的]意识转变状态的渴望.

 

74.14 发问者: 在挑选防护仪式的过程中, 我们最终同意用小五芒星的驱逐仪式. 我假设这些声音振动复合体属于你所说的类型, 用于警醒那些内在层面的实体们.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4.15 发问者: 如果我们已经建构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仪式, 在该保护(仪式)序列中使用第一次被用到的话语, 那么它与我们已选用的仪式相比, 会有什么相对好处?

Ra: 我是Ra. 好处比较少. 在建构仪式的过程中, 最好研读已写成的著作, 了解哪些正面或服务他人的力量之名是可用的.

 

74.16 发问者: 我将电话铃声的响度类比为施法者使用仪式的效率. 我看到有几件事影响仪式的效率: 首先, 施法者对于服务的渴望, 他们祈请魔法人格的能力, 当仪式进行时, 他们观想的能力; 让我问你这些项目的相对重要性, 以及每一项要如何强化?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濒临过度明确的边缘. 行家最重要的是去感觉它自己的成长, 如同教导/学习者.

我们只能说, 你正确地推测到了魔法人格的最重要涵义. 这本身就是门学问. 配合适当的带有情绪的意志、极性和纯度, 工作就可以被完成; 有没有恰当的声音振动复合体都行. 无论如何, 当外科手术刀就在手边时, 就不需要用到鲁钝的工具.

 

74.17 发问者: 我假设先前被使用的仪式有效果的原因是, 这些话语在那些曾经在这些领域工作的实体们的意识中已经建造了一个偏好(bias), 所以我们寻求的那些属于该心智变貌的实体会对在这系列话语之意识中的铭印有所回应.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 例外情形是一些你们所称的希伯来文和梵文元音的发音. 这些声音振动复合体在时间与空间存在前就具有力量, 并且代表着建构一切万有的光之配置.

 

74.18 发问者: 为什么这些声音具有这种属性?

Ra: 我是Ra. (它们)在振动复合体中具有数学上的对应关系.

此时我们还有足够的转移能量进行一个完整的询问.

 

74.19 发问者: 这些声音[梵文与希伯来文]的使用者如何确定这些声音是什么?

Ra: 我是Ra. 在希伯来文的例子中, 被知晓为亚威的实体通过对基因编码材料的铭印, 协助将这个知识变为语言, 如你所称.

在梵文的例子中, 由于缺乏先前的字母或文字命名, 这些声音振动是纯粹的. 因此, 这些来自理则之声音振动复合体似乎是逐渐被了解的. 容我们说, 这是个比较自然或不靠外力的情况或过程.

我们愿在此时做个补充说明, 关于上次工作中的一个意外事件, 也就是我们的通讯被短暂地错置, 然后被更正. 在火的练习中, 你可以看到初始螺旋从绿色光芒能量中心顺时针穿过双肩与头部, 然后穿过双肘, 然后到达左手. 在这个回答的剩余部分结束之前, 该管道已经被更正.

此时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74.20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这个器皿的一些痛苦变貌仍然持续着. 虽然先前的改变在小程度上有帮助, 但颈部区域仍维持极度扭曲的状态. (器具)排列是好的.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自豪与欣喜.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