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场集会 19811031

 

75.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5.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除了)生命能储存量些微地减少, 起因是某些心智/情绪变貌, 关系到你们称为的未来.

 

75.2 发问者: 我感觉在该器皿拥有她的医院经验之前, 举行这次集会是合宜的. 如果可能, 她想要问一些这方面的问题.

首先, 是否有任何该器皿或我们可以做的事, 好改善该医院经验或以任何方式[在这方面]协助该器皿?

Ra: 我是Ra. 是的. 有些方式可以协助这个实体的心智/情绪状态; 附带说明, 这只对这个实体或具有相似变貌之个体有效. 还有一件普遍的事可以被完成, 以改善这个被称为医院的地点.

首先的协助与这个实体最熟悉的仪式之振动有关; 这个实体长久以来使用该仪式来扭转自己对太一无限造物者之感知. 在白昼期间的任何一点做这件事都是有益的, 但当你们的太阳体离开你们的区域视野时, 做这件事是特别有帮助的.

改善该地方的一般方法是已知的, 即在现场执行净化仪式. 我们可以补充说明, 朝向爱的变貌[即你们对这个灵性/情绪复合体的称呼, 你们每位对这个实体都感觉到该复合体]将会有帮助, 不管它被表达出来还是未显化的, 因为没有任何保护大于爱.

 

75.3 发问者: 你的意思是, 当她住在医院的期间, 在她居住的房间内执行小五芒星的驱逐仪式是有价值的?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5.4 发问者: 我想知道手术间的情况. 那可能会十分困难. 它在那儿会有帮助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我们可以补充说明它总是有帮助的. 因此, 要提出一个[你不会收到我们现在所提供的答案的]询问并不容易. 这并不表示去净化一个地方是不可或缺的. 当你们无法以物理形态闯入一个地方, 观想的力量可以协助你们的支援.

 

75.5 发问者: 我看见的做法是观想这个手术间, 接着观想我们三个人正在手术间执行驱逐仪式, 同时我们在另一处执行它. 这是正确的程序吗?

Ra: 我是Ra. 这是获致你们所渴望的配置的一个正确方法.

 

75.6 发问者: 是否有更好的方法?

Ra: 我是Ra. 对那些更有经验的实体而言, 存在一些更好的方法. 对这个小组而言, 这个方法是好的.

 

75.7 发问者: 我假设那些更有经验的实体们会离开他们的肉身, 并以另一个身体进入手术间, 接着实施驱逐仪式. 这是不是你的意思?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5.8 发问者: 该器皿想知道, 她能否在没有人握住她的手的情况下, 自己在医院中冥想, 这会是一个安全的练习吗?

Ra: 我是Ra. 我们认为该器皿可以安全地祈祷, 但只有在另一个实体之触觉保护下, 才能冥想.

 

75.9 发问者: 该器皿想知道她能做什么以改善她背部的状态, 因为她感觉这将成为手术中的一个问题?

Ra: 我是Ra. 我们扫描该身体复合体, 我们发现几个因素促成了该器皿所经验的一般性扭曲. 这些扭曲(因素)有两个已经被诊断出来; 一个还没有; 这个实体也不会愿意接受足够的化学药剂以促使[你们称为的]痛苦变貌中止.

一般而言, 我们可以说, 目前尚未被使用的[具体针对所有三个促成扭曲之因素的]单一治疗方法是温水疗法, 即以缓和的动力反复地鼓动温水, 使之碰撞整个身体复合体; 在此期间, 该肉身载具呈坐姿. 这个疗法如果在运动之后每天都被实行, 将会有些帮助.

 

75.10 发问者: 刚才在集会前被执行的火之练习对该器皿有没有帮助?

Ra: 我是Ra. 对该器皿有些微身体上的帮助. 随着实行者学习/教导它的治疗艺术, 这个练习的效用将自行扩大. 再者, 在心智/情绪复合体中, 有个喂养生命能朝向舒适的变貌, 这是由于(该小组的)支持倾向于增长其生命能水平, 因为这个实体是一个敏感的器皿.

 

75.11 发问者: 先前的火之练习是否适当地被完成?

Ra: 我是Ra. 指挥棒已经被良好地观想. 指挥者将学习去听见其艺术之伟大音乐的整个乐谱.

 

75.12 发问者: 我假设, 如果这点今天能被充分地达成, 那么该练习将完全治愈该器皿的各项扭曲, 以致于没有需要动手术.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正确.

 

75.13 发问者: 还需要其他东西, 该器皿的接纳?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这个器皿的情况是纤细的, 因为它必须完全接纳它现在正经验的限制所引发的许多事情[其发生不受意志控制]. 这是一个投生前的选择.

 

75.14 发问者: 该器皿想知道为什么她在团体音乐会练习时, 当唱到“撒迦利亚颂”(Benedictus)的部分, 她两次经验到[她相信是]一种超心灵攻击?

Ra: 我是Ra. 这不是个小问题. 我们将首先移除那些次要的注记. 这个器皿将弥撒(Mass)视为神圣仪式, 在该次振动[你们称为歌唱]的过程中, 有一段歌唱需要耗费一定量的体力才能完成, 任何实体都会因此精疲力竭; 我们说的这段音乐被称为“圣哉”(Sanctus). 紧接着就是一个(防护)裂缝, 它被称为“和撒那”(Hosanna). 现在我们来到关切的主题上.

当这个实体, Jehoshua*, 决定在它同胞的神圣节日返回被称为耶路撒冷的地方, 它转身背对调和爱与智慧的工作, 并拥抱殉道, 即没有智慧的爱之工作.

被称为“和撒那”的音乐, 以及随后的“撒迦利亚颂”, 是一段书写的摘要, 记载当Jehoshua进入它的殉道场所时, 群众高喊的话语. 一般被[你们称为的]教会所认可的这段呼喊,“和撒那归于大卫的子孙! 和撒那归于至高之天! 奉主名而来的是蒙福的!”其实是对事件的错误陈述, 这或许是不幸的, 因为它比[所谓的]弥撒中的许多东西要更为扭曲.

(当时)有两个派别在场迎接Jehoshua, 首先, 一小群人盼望一个俗世的君王. 然而, Jehoshua骑在驴子上(进城)正表明了它的态度, 它不是一个俗世的君王, 也不希望与罗马人或撒都该教徒有纷争.

人数较多的一派由拉比与长老命令前来嘲弄这个实体, 因为那些属于神职阶级的实体们畏惧这个实体; 它们认为这个实体曾经似乎是它们的一员, 尊重它们的律法, 然后, 在它们的眼中, 背叛了那些由来已久的律法, 并带领人群跟随它.

对于这个器皿而言, 该裂缝即是这个微妙的情况, 顺着你们的空间/时间(之流)回响着; 此外,“和撒那”持守的位置如同转向殉道的前兆. 我们只能大致说到这里. 当音乐进行到“和撒那”段落, 该器皿并未经验到该致意的完整力量, 但它正确地辨识出该致意, 这是由于此时需要强烈专心于振动这部分的乐章. 然而, 当演奏来到“撒迦利亚颂”的段落, 这些词句仅由一个实体振动. 因此这个器皿放松它的专注程度, 并立刻向更完整的致意敞开.

(*原注: Ra先前曾确认这个名字是耶稣在圣经时代的名字, 请参阅33.11)

 

75.15 发问者: 那么, 就我的理解, 该裂缝起初被创造的来由是耶稣决定走上殉道的途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就这个器皿与这件事的关系来说, 这是相当正确的. 它觉察到某种程度上过度倒向爱的失衡, 甚至到了殉道的地步; 但尚未以任何显著程度平衡这些扭曲. 我们并没有暗示这条不受拘束的怜悯心之路有任何缺陷, 但肯定它的完美. 它是一个爱的范例, 如同烽火台一般服务了许多实体.

对于那些进一步寻求的实体而言, 殉道的后果必须被考量, 因为殉道表示[在殉道者的密度中]提供爱与光的机会之终结. 每一个实体必须寻求它最深沉的途径.

 

75.16 发问者: 那么, 让我看看我是否理解猎户集团如何在这个扭曲中找到一个裂缝. 一个实体不管在任何程度上认同朝向殉道的途径, 于是依它的自由意志向猎户集团的协助敞开, 使它成为一个殉道者.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只有在相当特殊的情况下, 你才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 该器皿发现自己涉入并奉献于具有魔法或极度极化性质的工作时. 这个小组带着极性进入这个工作, 但实质上对于这个[它正开始发现的]极性之魔法性质是天真无知的.

 

75.17 发问者: 该猎户实体如何能够通过“和撒那”的连结而作用? 是否单纯由于该器皿在这个时期的心智扭曲, 由于受到音乐的暗示作用, 或者这是一个从基督时代就有的更为具体或形而上的连结?

Ra: 我是Ra. 首先, 后者的假设是错误的. 这个实体并未与该实体[Jehoshua]相连结. 其次, 这是一个最为独特的情况. 有一个实体已经吸引了一个猎户座的光之存有的注意. 这是极度罕见的.

这个实体强烈地奉献于[它称为]耶稣的教导和范例. 这个实体当时振动的歌曲是个要求最高的版本[属于典范的誓愿性的声音振动复合体], 被称为巴赫B小调弥撒曲(The Mass in B Minor by Bach). 该实体有意识地认同这个弥撒的每一个部分. 唯有如此, 该裂缝才可被利用. 如你所见, 它不是一个普通的事件, 如果任何成分被遗漏, 它就不会发生: 精疲力竭、信仰复合体中的偏见、一个猎户实体的注意、以及那组特定话语的形而上本质.

 

75.18 发问者: 该猎户实体对这个你刚才说到的实体, 很费力地唱弥撒的那位, 有什么目的?

Ra: 我是Ra. 该猎户实体希望去除该器皿.

 

75.19 发问者: 这是一个第四或第五密度的实体?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正在被一个第五密度的实体致意; 由于它在该器皿的心//灵或其黄色光芒启动的身体复合体之处置上缺乏独裁权, 它已经失去了一些极性.

 

75.20 发问者: 你是在说另一个在唱弥撒曲的人? 对吗?

Ra: 我是Ra. 不对.

 

75.21 发问者: 我想这里有一点沟通不良. 你提到的另一个在唱弥撒曲并协助创造这个裂缝的人也被一个猎户实体致意, 我的问题是向另一个在唱弥撒曲的人致意的猎户实体属于什么密度?

Ra: 我是Ra. 除了该器皿以外, 我们并未论及任何实体.

 

75.22 发问者: 好的. 我误解了. 我以为你说的是该歌唱小组中的另一个成员曾经认同这些歌唱. 整个时段我们谈论的都只限于该器皿, Carla?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5.23 发问者: 我对于混淆感到抱歉. 有时候, 如你所说, 声音振动复合体并不十分够用, 我感到抱歉.

你曾在先前的集会声明, 真正的行家越来越活出它之所是. 你是否愿意解释并扩充那个声明?

Ra: 我是Ra. 每一个实体都是造物者. 该实体, 随着它越来越意识到它的自我, 逐渐来到一个转折点, 它在此决定寻求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 当寻求者在红色、橙色、黄色、蓝色的能量中心平衡上达到最小的适当程度, 正面极性再加上绿色, 于是移动进入靛蓝色的工作.

然后行家开始比较少做预备性或外在的工作, ()与功能有关; 而开始促成与存在有关的内在工作. 随着行家成为一个越来越有意识地结晶化的实体, 它逐渐越来越多地显化它从时间(存在)以前就一直是的; 那就是, 太一无限造物者.

75.24 发问者: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与我们扭曲的时间视野有关, 但我看到这个密度中的流浪者来自第五或第六密度. 在我看来, 他们应该早已具备相对高程度的行家性, 而且必须追随一条稍微或有些不同的途径以返回他们曾经在较高密度拥有的行家性, 并在第三密度中尽可能地接近原先的状态.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的询问尚未完美地聚焦. 我们将一般性地谈论这个主题.

有许多流浪者, 你们可以称为行家, 它们在此生并未做有意识的工作. 这是一个注意力的问题. 一个实体可以是一个优秀的捕手[捕捉你们的游戏球体], 但如果球体被投出之际, 双眼没有转向它, 那么它就可能越过该实体. 如果该实体将双眼转向球体, 接球就是容易的. 在那些寻求重现[各自在这辈子前就已获得的]行家程度的流浪者的例子中, 我们会指出, 即使在遗忘过程被穿透之后, 依然存在黄色光芒启动的身体, 它的反应不及一个行家拥有绿色或蓝色光芒启动的身体. 因此, 你可以看到, 挫折与困惑是不可避免的, 这是由于通过黄色光芒启动的身体之化学组织来操纵意识之较精微力量所固有的困难.

 

75.25 发问者: 你大概不能回答这点, 但关于该器皿即将到来的医院经历, 你可否给予任何对她有益处的建议?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提出一个建议, 并把剩余的交给造物者. (在座)每一位领悟到它的自我为造物者, 这样是好的. 因此每一个(实体)可以支持彼此, 包括对自我的支持, 借由自我[如同造物者]的谦卑之爱.

 

75.26 发问者: 你在先前的集会讲到特定的希伯来文和梵文声音振动复合体是强有力的, 因为它们与造物有数学上的关系. 你可否详述这个理解, 关于它们是如何被连结的, ?

Ra: 我是Ra. 如同我们先前所陈述的, 该连结是数学的或属于比例. 你可以考量它为音乐的. 有些实体会在心智复合体的活动中尝试解决这个数学比例, 但目前被吟唱的元音音色是不能被准确衡量之振动的一部分. 无论如何, 它相当于你们主要物质粒子的各种旋转类型.

 

75.27 发问者: 如果这些声音被精准地振动, 那么以行家的目的而言, 它们会有什么效果或用途?

Ra: 我是Ra. 你可以考量交感共鸣的概念. 当特定的声音被正确地振动, (整个)造物歌唱着.

 

75.28 发问者: 那么这些声音是否具有音乐的性质, 因为存在着由许多不同声音振动所组成的音乐编曲, 或它适用于单一音符? 何者应用得比较多?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并不容易被回答. 在某些例子中, 只有吟唱元音才有效果; 在其他例子中, 尤其是梵文的组合, 和音间隔的选择也具有共鸣的性质.

75.29 发问者: 那么行家会不会使用这个共鸣品质而变得越来越与造物合一, 并因此以那种方式达成他的目标?

Ra: 我是Ra. 在这个情况中, 或许更准确的陈述是, 整个造物变得越来越多地被包含在实践者之内. 你的询问之平衡是正确的.

 

75.30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具有这种品质的用于吟唱的音符之音乐名称?

Ra: 我是Ra. 我们不可以.

 

75.31 发问者: 我不认为你可以, 但我想问一下也无妨.

那么我假设, 这些音符必须借由寻求者对其效果的经验观察而被找出和确定.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部分正确的. 当你的寻求继续下去, 除了经验资料之外, 还会有感觉力之敏锐度; 它由[以行家的各种方式]持续工作所提供.

 

75.32 发问者: 魔法人格的三个面向被叙述为力量、爱、智慧. 这是否正确, 这三者是魔法人格唯一的主要面向吗?

Ra: 我是Ra. 魔法人格的三个面向, 力量、爱、智慧, 它们被如此称呼是为了让注意力放在每一个面向, 以发展行家的基本工具; 也就是它的自我. 它绝不是一个()包含三个面向的人格. 它是一个合一的存有, 一个第六密度的存有, 相当于你们所称的高我, 它同时是一个极其富有经验多样性和情感细微处的人格.

给予新手这三个面向不是让它滥用这些专业工具, 毋宁在爱与智慧的中心平衡地使用这些工具, 于是寻求力量为了去服务.

75.33 发问者: 你在稍早的集会提到头发是一种天线. 你可否详述该陈述, 关于它如何运作?

Ra: 我是Ra. 由于这个天线效应的形而上性质, 要回答这个问题是困难的. 你们的物理学关心的是你们经验的身体复合体中的衡量. 那些属于时间/空间中的通讯之形而上性质是当头发到达显著的长度, 它成为一种电池, 维持被充能与调频好的状态, 于是能够协助通讯, 即使当通讯中有小规模的异常现象.

 

75.34 发问者: , 在提供这个协助上, 是否有个最理想的头发长度?

Ra: 我是Ra. 并没有长度的上限, 但容我们说, 下限大约是44.5英寸, 依通讯的强度和器皿的特质而有所不同.

 

75.35 发问者: 任何第三密度中的实体, 只要他们有适当的意志、渴望、极性, 都能达成某种程度的治疗; 或者医者的能量中心之最小程度的平衡也是必要的?

Ra: 我是Ra. 任何实体可以在任何时间瞬间清除和平衡它的能量中心. 因此, 在许多例子中, 那些通常相当阻塞、虚弱、扭曲的实体可以通过爱与意志的气力, 短暂地成为医者. 要在本质上成为医者, 一个实体必须确实地在人格修炼上训练它的自我.

 

75.36 发问者: 使用魔法仪式祈请魔法人格如何可以协助其心//灵复合全体? 你可否根据上场集会中你给予的答案加以扩充?

Ra: 我是Ra. 当魔法人格被适当地、有效地祈请, 该自我已经祈请它的高我. 如此一道横跨空间/时间与时间/空间的桥梁被打造, 在该工作期间, 第六密度的魔法人格直接经验第三密度的催化剂. 在工作完成后, 刻意地卸除魔法人格是最为中心的事, 好让高我恢复它适当的配置, 如同空间/时间的心//灵之类比.

 

75.37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 用于祈请魔法人格的动作、信号、或钥匙, 也即把某件东西穿上或者是一个姿势, 应该被谨慎地(完成)——或许在祈请过程的尾声, 你应该同样谨慎地脱下那件东西, 或者是反转该姿势.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不管在心智中或借由姿势, 应该严谨讲究地完成这件事, 仿佛这样做有显著的帮助.

 

75.38 发问者: 现在, 关于祈请魔法人格这件事, 它不必然对新手有效. 是否存在一个(临界), 在那有个明确的量子改变, 于是魔法人格确实地居住在新手之中; 或者在新手逐渐变成行家的过程中, 可以小程度或小百分比地祈请魔法人格?

Ra: 我是Ra. 后者是正确的.

 

75.39 发问者: 那么发展魔法人格之祈请的一个好次序会是交替式冥想, 首先是力量, 然后冥想爱, 然后冥想智慧; 接着持续以此循环. 这是否正确? 那是否为一个适当的技巧?

Ra: 我是Ra. 这的确是一个适当的技巧. 在这个特别的小组中, 还有额外的协助, 因为每一个实体显化这些品质的其中之一, 其方式趋近于原型. 因此观想可以是个人化的, 并且许多的爱与支持可以在该小组内被产生.

 

75.40 发问者: 火的练习是否对该器皿最好, 或有任何更好的方式是我们可以做的, 当然, 不同于你早已建议的协助该器皿的方式?

Ra: 我是Ra. 继续你们目前的方式. 我们不能谈论未来, 因为我们会影响它, 但如果你们遵循目前行走的途径, 有一个巨大的或然率/可能性, (你们)整个小组将建立更有效的方法.

这个器皿开始显现快速朝向痛苦增加的变貌. 所以, 在我们离开这次工作集会之前, 我们提供时间给任何简短的询问.

 

75.41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该通讯?

Ra: 我是Ra.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器具)排列是好的.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