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场集会 1982210

 

77.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7.1 发问者: 首先, 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之指示?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77.2 发问者: 就在这次集会开始之前, 该器皿是否遭受了攻击?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7.3 发问者: 在集会开始之前, 我们是否可以做些什么以帮助保护该器皿免于遭受攻击?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7.4 发问者: 我们可以做什么?

Ra: 我是Ra. 你们小组可以避免继续这个通讯.

 

77.5 发问者: 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Ra: 我是Ra. 那是你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你们尚未全心地尝试.

 

77.6 发问者: 该器皿要我问三个问题, 我将先让路(给她). 她想知道如果她必须重复其医院体验, 对此事的准备是否可以被改善?

Ra: 我是Ra. 除了一个例外, 一切都做得很好. 该器皿被指示花费空间/时间去沉思自己为造物者. 有时候其身体复合体之扭曲遭受到严厉的袭击而朝向痛苦, 于是心智复合体被弱化; 在这些时候, 这个指示若以更有决心的方式被完成, 则会是有益的. 不管痛苦变貌为何, 都没有必要产生负面的思想形态. 排除这类(思想)使得负面元素精灵和其他负面实体没有可能去使用这些思想形态来恶化心智复合体, 使其偏移离开正常的欢乐/焦虑变貌.

 

77.7 发问者: 该器皿还想知道, 当我们没有与Ra通讯的时候, 我们所称的调音是否可以被改善?

Ra: 我是Ra. 之前已被陈述过的东西[关于最近一个问题]将足以给目前这个询问指出一条路.

 

77.8 发问者: 最后, 她想知道几天前为什么她的心跳速率攀升到一分钟115, 以及那时为什么她的胃产生极度的疼痛. [她说,]那是一个猎户实体的致意?

Ra: 我是Ra. 虽然这个经验被猎户集团所供能, 但在这些被提到的事件以及其他更严重的事件中, 更接近(核心)的原因是摄取特定的食材, 你们称之为药片的形体.

 

77.9 发问者: 你可否明确地告诉我这些药片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为了混淆法则检验这个询问, 发现我们自己接近边界, 但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造成身体之心跳反应的物质被制造商称为脑垂体锭(Pituitone). 但那个造成[似乎是]下腹部肌肉组织痉挛之困难的东西, 事实上是一种本质上更为有机的物质, 它被称为脾脏锭(Spleentone).

这个器皿拥有一个具有复杂平衡的肉身复合体; 这些平衡让它得以在物质界存在. 若以下观点被接受了——[如你所称的]健康的身体复合体所应有的机能与化学物质在这个身体复合体中是缺乏的, 因此必须单纯地被补充; 那么这个器皿先前开始的对许多物质的摄取会是恰当的. 然而, 这个特别的肉身载具, 大约过去25年以来, 能够维持活力是由于其灵性、心智与意志皆和谐地奉献于实现它曾选择提供的服务.

因此, 肉身治疗技术是不适当的, 相反地, 心智与灵性治疗技术是有益的.

 

77.10 发问者: 是否有任何技巧是我们能够做到, 却尚未使用的, 且在这个情况下对于器皿是有益的?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不开玩笑地建议两点. 首先, 让该器皿去除进一步摄取这类食材的可能性.

其次, 这个小组的每一位可以对意志有更大程度的觉察. 我们不能给予详细指示, 但只能指出我们先前说过的要点——意志是心//灵复合体进化的一把关键钥匙.

 

77.11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回到这个理则对它的造物的计划, 并检验其哲学基本原则, 也就是在这个区域造物中被创造之物的基础; 以及该经验计划的哲学. 我假设我这么陈述是正确的: 这个基础, 如我们先前已陈述过许多次, 就是第一变貌. 在那之后, 以哲学观点来看, 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无法回答, 因为你的询问省略了一个必要的部分; 也即, 我们谈论的是这个特定的理则吗?

 

77.12 发问者: 是的. 我正在询问的主题与这个特定的理则[我们的太阳]有关; 在创造这个行星系统与属于它的(众多)子理则之经验的过程中.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现在有实质的内容. 我们将借由转向观察一系列的概念复合体[即你们熟悉的塔罗牌]而开始.

该哲学(的目的)是创造一个基础, 首先是心智, 接着是身体, 然后是灵性复合体.

这些你们称为塔罗牌的概念复合体以七为一组, 一共有三组: 心智(复合体)周期, 一到七; 身体复合体周期, 八到十四; 灵性复合体周期, 十五到二十一. 最后一个概念复合体的最佳称谓是选择.

在每个复合体之蜕变的基础上, 伴随自由意志被这些周期提供的根源概念所引导, 该理则给这个密度提供了一个基本架构, 用于资料之建造、建构和综合, 在选择当中达到顶点.

 

77.13 发问者: 那么将你的叙述浓缩, 我看到的意思是, 有七种基本的哲学基础用于心智经验, 七种用于身体(经验), 七种用于灵性(经验); 这些基础产生了我们在第三密度周期的某个时期所经验的极化. 我可能讲得很差劲. 我是否接近正确?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因为你准确地感知到我们先前叙述的内容. 你也是不正确的, 因为你没有提到所有这些概念复合体的位置[容我们说]; 它们存在于心智之根里头, 也就是从这个资源中, 它们的引导性影响和主乐旨(leitmotifs*)可以被追溯. 你可以进一步注意到, 每一个基础自身都不是单一的, 而是一个由多个概念所组成的复合体. 再者, 在八度音程的相同位置, 心智、身体、灵性三者之间有(对应)关系, 举例来说: 一、八、十五; 而且在每个八度音程之内也有多种关系, 它们有助于该心//灵复合体追寻选择. 这些基础的立足点是理则, 一个具有自由意志的存在. 因此这些基础对于每一个心//灵复合体而言都可以被视为有着独特的面向和关系. 只有二十二, 选择, 相对而言是固定且单一的.

(*原注: Leitmotif 一般定义为主导动机; 音乐上的定义为在歌剧中的一段显著的主旋律或乐节, 代表一个特定的人物、情境或情感, 并重复出现.)

 

77.14 发问者: 我八成对于时间的概念有问题, 因为看起来该理则[过去]觉察到极化选择. 在第三密度的尽头有个极化的选择, 它对于第三密度以后的经验似乎是一个重要的哲学计划. 我假设这个过程是一个创造适当或渴望的经验的过程; 该经验将在第三密度完结以后在造物中发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些哲学基础属于第三密度. 在第三密度之上, 依然维持着对理则之架构的认知, 但少了罩纱(veils)——那是在第三密度中做选择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77.15 发问者: 我刚才的问题, 明确地说, : 在我看来, 该选择被计划来创造第三密度之后的强烈极化, 所以经验到了第三密度之后还会是强烈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假设我们对你发出的声音振动复合体的诠释是适当的, 这是不正确的. 第四密度的强度好比是精细琢磨一个已经粗略雕好的雕像. 确实, 以它自己的方式, 这是相当强烈的, 促使心//灵复合体不断向内与向前移动, 为了更完整的表达. 然而, 在第三密度中, 这雕像是在火中锻造的. 这个类型的强度并不是第四、第五、第六或第七密度的属性.

 

77.16 发问者: 既然这所有二十一个哲学基础促成了二十二(), 也就是选择, 我真正尝试去理解的是, 为什么这个选择如此重要, 为什么该理则似乎放置如此多的强调在这个选择之上? 在理则创造的经验或进化中, 精准地说, 这个极性的选择有什么功能?

Ra: 我是Ra. 为了从第三密度获得收割性, 每一个心//灵的极化或选择是必要的. 更高密度(实体们)由于在这个选择中所获得的极性而做它们的工作.

 

77.17 发问者: 现在, 在一个理则的任何特定的表达或进化中, 如果所有的子理则都选择了同样的极性, 我们(第三)密度的工作还可能被执行吗? 让我们假设, 我们的太阳通过第一变貌, 只创造了正面极性, 除了正面极性外没有其他产物. 那么在第四密度和更高的密度中, 工作会不会仅根据这个[从我们的子理则之起初造物演化出来的]正面极化而被完成?

Ra: 我是Ra. 这个询问的元素阐明了为何我在不知道所涉及的理则的情况下无法回答你先前的问题. 现在转向你的问题, 过去有一些理则选择为心//灵复合体穿越每一个真实颜色体之启动设置一个计划, 即不依靠优先应用自由意志(的方式). 就我们的知识, 只有在自由意志缺席的情况下, 才可以达成你所说的状态. 在这样的密度进程中, 你会发现一个格外漫长[以你们的时间尺度]的第三密度; 第四密度亦然. 然后, 当实体们开始看见造物者之后, 就以十分快速[以你们的时间尺度]的进展前往第八密度. 这是由于一个事实: 一个不知晓的实体不关心.

让我们用实例说明, 观察你们的一个原始部落[以你们的称呼]中相对和谐与不变的存在特质. 这些实体有着合法与禁忌的概念, 但法律是不可改变的, 并且所有事件的发生都是注定的. 没有对与错, 好与坏的概念. 它是一个单色的文化. 在这个脉络中你可以看到, 你们称为路西法(Lucifer)的实体是真正的荷光者, 因为善与恶两者的知识使得这个理则的心//灵们从恒常满足的伊甸园状态中猛地摔了下来, 但也提供(实体们)冲力去移动、工作和学习.

那些未将自由意志纳入其造物的理则感觉它们并未将自己(足够)的经验品质与多样性给予造物者, (成果)不及那些将自由意志纳入为至高无上(原则)的理则. 因此, 你发现那些理则[在你会视为后来的空间/时间]移动穿越无时的状态, 当阐释各个理则的基础之时, 它们选择自由意志特性.

 

77.18 发问者: 我猜测, 在第一变貌下, 该理则以自由意志选择(实体们)无需自由意志的进化过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7.19 发问者: 选择这类进化方式的理则们是否有的选服务自我途径, 有的选服务他人途径; 或者它们只选择一条路径?

Ra: 我是Ra. 那些选择缺乏自由意志之基础(复数)[你会称为的]早期理则, 全都毫无例外地创立了服务他人路径的理则. 容我们说, 关于极性的冒险故事, 它的后果和限制都是当时无法想象的, 直到被经验为止.

 

77.20 发问者: 换句话说, 你是说起初理则们未选择这条自由意志途径的原因很单纯, 因为它们并未想到可以如此; 后来的理则们将第一变貌进一步向下延伸穿过它们的进化, 把它经验为一种源自第一变貌之延伸的显露或成长. 我这样说正确吗?

Ra: 我是Ra. 正确.

 

77.21 发问者: 那么我们所经验的这个特殊的理则, 它过去计划了这个极性, 并且在它计划之前就知道所有相关的事情? 我猜想这就是当时发生的事.

Ra: 我是Ra. 相当正确.

 

77.22 发问者: 在这个情况中, 作为一个理则, 它拥有一个优势, 即选择灵性进化的加速形式[我可以说], 借由规划[我们称为的]主要的原型哲学基础, 并将这些基础规划为一个极性的函数; (实体们)可以在第三密度获得这个极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绝妙地正确.

77.23 发问者: 在这样的情况, 完整地知晓这些哲学基础之精确本质似乎对研读心智、身体、灵性之进化具有主要的重要性. 我想要从心智开始, 仔细地走过这二十一个基础中的每一个; 如果Ra觉得合宜的话?

Ra: 我是Ra. 这是合宜的, 但我们必须发出两个请求. 第一, 学生要尝试去陈述它对于各个原型的领会. 然后我们可以评论. 我们的教导/学习不能到达学习/教导的程度. 第二, 我们要求一件事被恒常地摆在心智前面, 如同眼前的蜡烛一般, 也就是说, 每一个心//灵复合体将要、应该, 也的确必须以它自己的方式去领会每一个原型[如你所用的方便称谓]. 所以, 你可以看到精准并不是目标; 毋宁说对一般概念复合体之觉察的品质才是目标.

 

77.24 发问者: 现在, 在进入这个过程之前, 我想要确定我们已经澄清几个一般性的概念; 我当然会遵照你刚才陈述的要求.

当我们的理则过去在设计这个特殊的进化经验时, 它决定使用这个我们刚才谈到的系统, 以允许(实体们)通过完全的自由意志去极化. 这点与不这么做的理则有何不同? 我看见该理则创造了一种可能性, (实体们)穿越各个密度增加其振动. 让我先问这点: 这些密度是如何被理则所提供和设定的, 你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容我们说, 作用在这个器皿上的超心灵攻击已经留下一些伤痕, (你们)必须加以照顾[以我们自己的意见], 好维持该器皿.

让我们观察你们的第二密度. 许多实体比其他实体更快速地来到第三密度, 并不是因为它们天生具有高效率的催化作用, 而是因为不寻常的投资机会. 以此类推, 第四密度(实体)可以投资第三密度, 第五密度(实体)可以投资第四密度. (实体)获致第五密度, 这个过程自身就产生一股动量, 其基础是将智慧特征应用到环境. 于是该理则自己在这些例子中提供了投资机会[如果你愿意用这个词汇].

在这个空间/时间之际, 容我们问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77.25 发问者: 关于这个超心灵攻击, 在这次通讯之后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增加该器皿的舒适度; 或者在目前状况下,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每一位成员拥有的治疗机能已经开始供能, 这是可以被使用的. 该实体被鼓励保持不动一段时期. 因为它将不会欣赏这个意见, 我们建议(你们)有适当的讨论.

被称为馨香的物理附属品只偏移了一度, 这现象没有更深的意义. 为了该器皿的身体舒适度, 我们请求你们务必继续仔细地留意(器具)排列.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造物者荣耀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我是Ra.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