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场集会 1982224

 

79.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79.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79.2 发问者: 该器皿想问, 如果以她目前的状况, 接收太多转移能量是否会有任何危险?

Ra: 我是Ra. 不会.

 

79.3 发问者: 她也想问, 上次集会中非常大量的能量转移是否全部是性(能量)转移?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9.4 发问者: 在这种情况, 她想知道能量转移在集会期间的作用.

Ra: 我是Ra. 这个能量转移的作用是最有帮助的一种, 因为它的作用是强化穿梭载具; 内流的通讯通过该穿梭载具被接收到. 联络者(contact)自身会监测器皿的状况, 当该器皿的变貌开始波动朝向虚弱或痛苦的扭曲时, 通讯即中止. 无论如何, 当该通讯进行的期间, 这个通讯所流经的管道的气力可以被你所说的能量转移所协助.

 

79.5 发问者: 在这次集会之前, 我们用一个手势卸除魔法人格, 作为我们驱逐仪式的结尾. 我刚才在想, 我们是否应该省略那个手势, 以便在行走太一圆圈时维持这个魔法人格, 然后只有在圆圈形成之后或集会之后, 才放松对魔法人格的掌握? 哪一个是比较适合的?

Ra: 我是Ra. 魔法工作的实行要求最为严格的诚实. 如果你估计你的能力能够在整个工作期间支撑魔法人格, 那是好的. 只要你有一些疑虑, 则是不妥的. 对于这个器皿, 在任何情况归还它的魔法人格都比把这个角色(persona)带入出神状态来得适当, 因为它不具有在这种环境中运作所必需的魔法技巧, 并且会比清醒的人格被提供为管道更远为容易受伤. 以基本观点来说, 这个工作本质上确实是魔法的(工作). 然而, 移动的速度快过一个实体的双脚所能走的程度是不恰当的.

 

79.6 发问者: 我想要询问, 起初第一变貌延伸到子理则[以创造极性分离]之前, 那些实体的第三密度经验. 你可否一般性地描述那些心//灵复合体的第三密度经验和在这个行星上进化的人们的经验之间的差异?

Ra: 我是Ra. 这个题材先前已被涵盖*, 请针对特定的兴趣询问.

(*原注: 请参阅78.20以及往后的几个问答.)

 

79.7 发问者: 明确地说, [第三密度中]只有服务他人的极性持续进化到更高密度的经验中, 就前世等知识而言被拉上的罩纱当时是否作用在那些实体上?

Ra: 我是Ra. 没有.

 

79.8 发问者: 当时的转世过程是否就像我们在这里所经验的一样, 在周期中进进出出第三密度身体许多次?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9.9 发问者: 以我们的年岁为基准, 是否可能告诉我, (他们的)一次投生有多久?

Ra: 我是Ra. 理想的投生时期大约接近你们量度的一千年. 这是一个[如你可能会说的]常数, 不管第三密度的经验中有任何其他的因素.

 

79.10 发问者: 那么在第一变貌的首次延伸之前, 觉知的丧失或罩纱并未发生. 那么, 我将从这点做个假设: 这个罩纱, 或失去有意识忆起投生前曾发生之事(的能力), 就是延伸第一变貌的主要工具.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的正确性是有限的. 这是首先的工具.

 

79.11 发问者: 那么从以上叙述, 我假设[沉思一个机制以成为它所不是的东西的]理则首先发明了一个可以在我们所称的物质界投生期间分离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工具, 以达成它的目标.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79.12 发问者: 那么从以上叙述, 我还假设在第一工具[所谓的罩纱]之后, 有许多其他工具被构想与使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曾有一些精炼.

 

79.13 发问者: 在这个实验[延伸第一变貌]之前, 我认为该理则的原型心智与现在的(原型)相比, 是比较不复杂的, 可能包含较少的原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必须请求你的耐心. 我们在这个器皿的左臂和手部察觉到一个突然爆发的痛苦扭曲. 请不要碰这个器皿. 我们将检验其心智复合体, 并尝试改变其肢体的位置, 好让工作得以继续. 然后请重复该询问.

[停顿两分钟.]

我是Ra. 你可以继续了.

 

79.14 发问者: 谢谢你. 在这个延伸第一变貌的实验之前, 在那个时期, 在该理则的造物中有多少个原型?

Ra: 我是Ra. 有九个.

 

79.15 发问者: 九个原型, 我猜那九个当中有三个属于心智、三个属于身体、三个属于灵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9.16 发问者: 我将会猜, 那些原型在塔罗系统中粗略地对应到, 以心智为例, 魔法师、皇帝和双轮战车(Chariot).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79.17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它们对应到什么()?

Ra: 我是Ra. 身体、心智和灵性各自都包含母体、赋能者和形意者; 并在它们的庇护下运作. 心智、身体和灵性的形意者并不等同于心智(复合体)、身体(复合体)和灵性复合体的形意者.

 

79.18 发问者: 我现在理解到你在前次集会中说“为了延伸自由意志, 形意者必须成为一个复合体”这句话时所指的意思了. 似乎形意者已经成为复合体, 也就是心智的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和第七号; 身体的第十号依次类推; 以及灵性的第十七号依次类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79.19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形意者必须成为一个复合体”的意涵?

Ra: 我是Ra.“成为复合的”即是包含一个以上的特征元素或概念.

 

79.20 发问者: 我想要尝试理解这个理则在延伸第一变貌之前的心智原型. 为了更佳地理解我们现在所经验的(原型), 我相信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方法.

如你曾经陈述, 我们有母体、赋能者和形意者. 我理解(心智)母体是有意识的, 即我们称呼的显意识心智, 但因为心智也是从那个地方被制作的, 我在充分理解这三个术语上有些茫然, 特别是在显意识与无意识之间出现分隔前的时期. 我认为好好理解这三个东西是重要的. 你能否更多地详述心智的母体、赋能者和形意者; 它们有何不同, 以及它们的关系, 请开始?

Ra: 我是Ra. 心智的母体是一切到来事物的源头. 它是不动的, 然而它是所有心智活动的潜在启动者(activator). 心智的赋能者是那伟大的资源, 它可以被视为大海; 意识不断更深与更完整地浸入其中, 为了去创造、形成观念以及变得更为自我觉察.

每个心智、身体和灵性的形意者可以被视为一个单纯且统合的概念.

身体的母体可以被视为心智的反面映照; 也就是说, 不受限制的运动. 那么, 身体的赋能者是通晓(身体)状况的, 它调节着活动.

灵性的母体之特征是难以描述, 因为灵性的本质较少具有运动性. 灵性的能量和活动显然是最深奥的, 然而由于与时间/空间有着更紧密的关联, 它并没有动态运动的特征. 因此一个实体可以将该母体视为最深邃的黑暗, 并且将灵性的赋能者视为最突然的觉醒、照亮(启发)以及创生性(generative)的影响.

以上是对[共同造物者或子理则实现自由意志(这件事)开始发生影响之前的]原型一号到九号的描述.

 

79.21 发问者: 那么为了这个自由意志的延伸, 首先的改变是使心智的母体与赋能者之间的信息或通讯在投生期间变得[相对而言]无法接通.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或许宁愿把这个状态称为: 相对而言充满更多的神秘, 而非相对而言无法接通.

 

79.22 发问者: , 当时的构想是在母体与赋能者之间创造某种罩纱.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9.23 发问者: 这个罩纱于是存在于我们现在所称的显意识与无意识心智之间.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79.24 发问者: 这很可能是理则的设计, 允许显意识心智在第一变貌之下获得更大的自由, 借由分隔[你可以说]心智中个体化的部份与赋能者或无意识, 后者与全体心智有着更大程度的通讯; 于是, 允许意识中未受教育[用一个欠佳的称谓]的部分诞生[你可以说].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粗略而言, 这是正确的.

 

79.25 发问者: 你可否降低它的粗略程度, 或稍微阐述一下?

Ra: 我是Ra. 在我们可以这么做之前, (需要)有一些中介的资料.

 

79.26 发问者: 好的. 现在, 执行这个简单的实验之后, 这个实验的成果被观察, 然后尝试更大的复杂性?

Ra: 我是Ra. 如我们之前说过的, 有大量的连续实验.

 

79.27 发问者: 我只是在想, 既然这似乎是该实验的核心, 在没有延伸第一变貌与延伸第一变貌之间的大转化点, 这个起初实验的结果是什么. 就从中创造出什么而言, 它的结果是什么?

Ra: 我是Ra. 这是先前涵盖过的题材*. 这些实验的结果是一个更为生动、多样与强烈的经验, 属于造物者, 借由造物者(产生).

(*原注: 参阅78.24)

 

79.28 发问者: , 我有觉察到这点. 我大概没有正确地陈述问题. 它是个很难陈述的问题. 我不知道是否值得继续尝试, 但我的意思是当这首先的罩纱实验发生时, 它是否产生了服务自我的极化?

Ra: 我是Ra. 早期[如果我们可以用这个称谓]的理则们立即地出产了服务自我与服务他人的心//灵复合体. 这些实体的收割性尚未立即出现, 因此原型的精炼急速地展开.

 

79.29 发问者: 现在我们正到达我尝试判定的一点. 那么在这个时点, 当罩纱刚在母体与赋能者之间被拉上时, 是否仍然只有九个原型?

Ra: 我是Ra. 有九个原型以及许多个幻影(shadows).

 

79.30 发问者: 你说的幻影, 我会把它关联为小的原型倾向的诞生, 你是这个意思吗?

Ra: 我是Ra. 毋宁, 我们会形容这些幻影为一些关于有益结构的初期思维, 但尚未完整构思好.

 

79.31 发问者: 那么在创造出第一个服务自我极性的时点, 是否存在选择(原型)? 在那一点, 是否存在一个选择, 或者它是一个非选择?

Ra: 我是Ra. 在遮蔽或分离两个原型的过程中, 其中就隐含了选择的概念. 精炼这个概念花了许多经验.

 

79.32 发问者: 我很抱歉在问这些问题上有许多困难, 但我发现这个题材有些困难.

我认为这是有趣的: 首先的实验遮蔽了母体, 使其与赋能者分隔, 并且反之亦然, 创造了服务自我的极性. 这在造物的发展过程中似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哲学观点, 并且可能是我们所称的魔法系统的开始, 那是以前未被设想过的.

让我问这个问题. 在第一变貌延伸之前, 当意识在各个密度达到最大的潜能时, 较高密度的魔法潜能是否与今日一样大? 这有些难问. 我要问的是在第四密度的尽头, 自由意识延伸之前, 当时的魔法潜能[我们所称的魔法, 或能力、效应]是否与现在第四密度尽头的(魔法潜能)一样大?

Ra: 我是Ra. 以你的理解[如果我们可以使用这个误称], 魔法, 当时第三与第四密度的魔法潜能远比改变之后要大. 然而, 使用这个潜能的渴望或意志要少很多很多.

 

79.33 发问者: 现在, 让我确定我理解你: 在改变和自由意志延伸之前, 让我们明确地举第四密度尽头为例, 在这个当时只有服务他人极化的状态下, 其魔法能力或潜能比极化分离与自由意志延伸后的第四密度尽头要大许多.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魔法能力是有意识地使用所谓的无意识. 所以, 在子理则的自由意志的创新出现之前, 有着最大的能力.

79.34 发问者: 好的. 目前我们正经验着更为复杂或更多数量的原型的效应, 并且我猜我们在心智中经验的东西如下: 我们有魔法师与高等女祭司, 分别对应到母体与赋能者; 在两者间拉上的罩纱是第一变貌之延伸的主要创造者. 那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没有中介的材料, 我们无法回答这个询问.

79.35 发问者: 好吧. 抱歉了.

下一个原型[皇后]是心智的催化剂, 作用于显意识心智之上以改变它. 第四个原型是皇帝, 心智的经验, 它是储存在无意识中的材料, 借此创造它持续的倾向(bias). 我的这些陈述正确吗?

Ra: 我是Ra. 虽然你的陈述太过僵硬, 你观察到正确的关系. 在这前四个原型中, 有着大量的动态相互关系.

 

79.36 发问者: 那么解经祭司(Hierophant)是否有些像是这些效应的统驭者或分类者, 以便于无意识适当地消化经由显意识传来的东西?

Ra: 我是Ra. 虽然经过深思, 该假定的核心是不正确的.

 

79.37 发问者: 什么会是解经祭司?

Ra: 我是Ra. 解经祭司是身体*的形意者, (此即)它真正的本质. 我们可以指出, 你所说的特征确实与心智复合体的形意者有关联, 但并不是核心. 心智复合体的核心是一个动态的实体, 它吸收、寻求并尝试去学习.

(*原注: Ra在第80场集会更正这个错误. 解经祭司是心智的形意者.)

 

79.38 发问者: 那么, 你可以说, 解经祭司是心智与身体之间的连结?

Ra: 我是Ra. 在心智、身体、灵性的形意者之间有一个强健的关系. 你的陈述太过宽泛了.

 

79.39 发问者: 让我暂时跳过解经祭司, 因为我真的一点也不理解它; 现在只问情侣(Lovers)是否代表着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合并; 或显意识与无意识的通讯?

Ra: 我是Ra. 再次地, 虽然不是完全地没有感知, 你错失了这个特别原型的核心, 它可以被更适切地称为心智的蜕变(Transformation).

 

79.40 发问者: 心智蜕变成什么?

Ra: 我是Ra. 当你观察第六号原型, 你可以看到秘义的学生正被一种需要所蜕变, 该需要是: 在心智中的光明与暗黑之间选择其一.

79.41 发问者: 那么征服者(Conqueror)双轮战车代表了前六个原型行动的顶点, 达到对心智过程的征服, 甚至可能去除罩纱?

Ra: 我是Ra. 这个感知至为敏锐. 要清楚地表达第七号原型是困难的. 我们可以称它为心智的途径(Path)、道路(Way)或大道(Great Way). 它的根基是对一号到六号原型的一个回响和实质的概要.

一个实体也可以把心智的道路看成是展示了穿过心智的恰当旅程(所产生)的果实或王国, 因为心智继续庄严地向前移动, 通过一个用具, 设想它为一辆由皇家狮子或骏马牵引的双轮战车.

此时我们建议再提出一个完整的询问, 因为这个器皿正在经验一些朝向痛苦的变貌.

 

79.42 发问者: 那么我将只问一个原型, 那是我在这个时点最不能理解的[如果我可以用这个字眼的话]. 可以这么说, 我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黑暗当中, 即与解经祭司有关的部分, 以及精确地描述解经祭司是什么. 你可否给我一些关于它是什么的其他指示, ?

Ra: 我是Ra. 你一直对这个必须成为复合的形意者十分感兴趣. 解经祭司是心智的起初原型; 它通过显意识与无意识的微妙运动, 已经变得复杂. 心智的复杂性是演化而来的, 而不是单纯地将经验从赋能者融合到母体之中.

心智它自身变成一个拥有自由意志[以及, 尤其是意志]的行动者(actor). 作为心智的形意者, 解经祭司有种要去知晓的意志, 但它将怎样对待它的知识, 又为了什么原因它要寻求? 一个复合的形意者的潜能是多方面的.

在这次工作期间,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79.43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 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对于你们未来的一小段时间, 该器皿最好在双手戴上那些协助舒适的东西, 它原先忽略使用的东西. 其双手与双臂已经有一些创伤, 所以, 我们必须稍微缩短这次的工作.

 

79.44 发问者: 谢谢你.

Ra: 我是Ra.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我的朋友们.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荣光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