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场集会 198245

 

83.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83.1 发问者: 可否请你先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83.2 发问者: 可否请你告诉我, 为什么在一场集会之后, 该器皿的重量增加了, 而非减少?

Ra: 我是Ra. 假设器皿因为一场与Ra工作的集会就增加肉身复合体的重量是错误的. 该器皿不再有任何肉身材料必须被使用[在可观察的范围内]以确保这个通讯的发生. 这是由于该小组决心不让器皿使用生命能, 因为它的肉身能量复合体水平处于赤字状态. 所以提供这些通讯的能量来自能量转移的结果, 该器皿不再必须支付这个肉身代价. 因此该器皿的体重不再流失.

然而, 现在发生的体重增加的情况, 是两个因素的产物. 其一是这个肉身载具对于它眼前所有事物——包括它被以多种[你们称为过敏症的]方式扭曲朝向的东西——的敏感度逐渐增加. 第二个因素是对这些困难的供能.

从这个通讯以及这个实体的此次投生来看, 很幸运的, 它没有朝向过度饮食的扭曲, 因为这个相当扭曲的身体复合体(一旦)负荷过重, 即使是对于健康/疾病最热切的肯定也将被推翻, 而将器皿转向疾病/健康的变貌, 或是极端例子中的肉身死亡.

 

83.3 发问者: 谢谢你. 我将问一个相当长且复杂的问题; 我请求你针对这个问题的每一部分予以回答, 有关罩纱产生前与罩纱产生后是否有显著的差异, 借此我可以获得一个观念, 即我们现在所经验的事物是如何被用于更佳的极化的.

在罩纱产生前, 当投生在第三密度时, 下列事物是否有任何显著的差异, 以及差异是什么: 睡觉、梦、肉身痛苦、心智痛苦、性、疾病、催化剂编程、随机催化剂、关系、与高我或心//灵全体的沟通, 或者心智、身体或灵性中的任何其他在罩纱前后存在显著差异的机能?

Ra: 我是Ra. 首先, 让我们确认一件事, 在罩纱前后, 时间/空间中存在的状态都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 罩纱过程是一个空间/时间的现象.

其次, 经验的特性被罩纱过程剧烈地改变. 在某些例子中, 好比做梦以及与高我接触, 该经验过去在数量上是不同的, 这是由于罩纱是梦之价值的主要起因, 也是高我倚靠的单一门户; 高我必须倚门站立, 等待入场. 在罩纱之前, 梦的目的并不是使用所谓的无意识以进一步利用催化剂, 而是被用来向内在层面以及较高密度外在源头的那些教导/学习者学习/教导. 当你处理你所说的每一个主题时, 你可以观察到, 在罩纱过程期间, 经验中的改变不是数量上的改变, 而是性质上的改变.

让我们选择你们具有能量转移的性活动作为一个实例. 如果你渴望详细论述其他主题, 请随即询问. 在性活动方面, 对于那些不居住在罩纱之中的实体们来说, 每次活动都是一个转移. 有一些气力的转移. 由于缺乏罩纱, 绝大多数在转移的气力上是相当稀薄的.

在第三密度中, 实体们尝试学习爱之道. 如果所有生命可以被看见为同一个存有, 未修炼的人格会变得更加难以选择一个伴侣, 借此使它自我加入一个服务的计划. 性能量很可能被更随机地挥霍, 没有来自这些经验的大喜乐或大哀伤.

于是在罩纱之前, 几乎没有例外的, 性能量转移都是绿色光芒能量转移, 保持虚弱的状态, 并且没有显著的结晶化. 罩纱之后的性能量转移和阻塞先前已经被讨论过, 我们可以把它视为一门更为复杂的学问, 但对于那些寻求绿色光芒能量中心的实体而言, 在结晶化上远为有效率.

 

83.4 发问者: 既然我们在讨论性的主题, 那么让我们探讨疾病——在这个特别的例子中, 即性病——在罩纱发生前后的关系. 在罩纱之前, 这类的疾病是否存在?

Ra: 我是Ra. 在这个伟大实验发生的前后, 都有这类和其他种类的疾病. 然而, 因为性病有大部分是具扭曲性质的思想形态的一个机能, 与性能量阻塞有关; 性病几乎完全是罩纱之后, //灵复合体互动下的产物.

 

83.5 发问者: 你提到罩纱之前确实存在小部分的性病. 在罩纱过程前, 它的发展源头是什么?

Ra: 我是Ra. 一般而言, 这源头实际上是随机的, 如同疾病变貌的本质. 身体复合体的每一部分全天候处在一个成长的状态. 这个过程的逆转被视为疾病, 其良性功能是在适当的空间/时间链结终结一次投生. 这是疾病的本质, 包括你所称的性病.

 

83.6 发问者: 我将做一个声明, 然后, 你可以纠正我. 以我的观点, 疾病作用的本质, 特别是在罩纱之前, 在我看来似乎是理则早已决定一个计划, 个别的心//灵会持续在心智上成长, 而且身体会是这个心智在第三密度的类比. 成长是持续的, 除非由于某种原因, 心智不能继续沿着成长模式前进. 如果这个成长减速或停止了, 那么我们称为的疾病会以某个方式作用, 以便最后终止这次肉身经验, 好让一次新的肉身经验[在中阴期的生命回顾结束之后]得以开始, 继续这成长的过程. 你可否澄清我这里的思考, ?

Ra: 我是Ra. 你在这个主题上的思考是足够清楚的.

 

83.7 发问者: 我不懂的是, 如果没有罩纱, 为什么这辈子结束之后的生命回顾对于(进化)过程有帮助? 因为, 在我看来, 该实体应该早就觉察到过去发生的事情. 这可能与空间/时间和时间/空间的本质有关. 你可否澄清这点, ?

Ra: 我是Ra. 确实, 时间/空间的本质是此生可以被视为一整本书或记录, 书页被研读、被一页页翻过、被重读. 无论如何, 回顾的价值是关乎测试, 而非研读. 在一场测试中, 当测试是真实的, 所有研读的蒸馏物都变得清晰了.

在你可以称为一辈子的研读之过程中, 不管一个实体是否觉知这个正在发生的过程, 材料是扩散的, 并且过度的注意几乎无可避免地被放在细节上.

在此生结束之际举行的测试并不与正确记忆许多细节有关. 毋宁说, 这个测试是由自我观察自我, 通常有援助, 如我们先前所说. 在这个观察中, 一个实体看到所有细部研读的总和; 那是一个态度或各种态度的复合体, 使该心//灵的意识有不同的偏向.

83.8 发问者: 我刚才听你讲话时正好想到一个类比, 那就是我开飞机, 我也在模拟器中进行测验, 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测验, 因为我知道我们与地面栓在一起, 不可能受伤. 然而, 当我们真正地在一架飞机中飞行, 进行起飞、航行、降落等等, 纵使操作是相同的...我想这是一个差劲的类比来形容罩纱前发生的情况. 我知道这两者的所有状况, 不过我对于模拟飞行无法太有兴趣, 因为我知道模拟器与地面栓在一起. 我视之为实体们在罩纱之前知道他们与造物栓在一起[轻笑声], 可以这么说, 或属于造物的一部分. 这是不是一个合理的类比?

Ra: 我是Ra. 这是相当合理的, 虽然它与生命回顾的功能比较不相关, 毋宁是说明罩纱前后经验上的差异.

 

83.9 发问者: 在罩纱之前, 一个实体会觉察到他正在经验一个疾病. 如果你知道的话, 你可否给我一个例子, 关于一个实体在罩纱之前可能经验到的疾病, 以及他会如何反应与思考它, 以及它会在他身上产生什么效应, 就完整的意义而言? 可否请你给我一个例子?

Ra: 我是Ra. 有鉴于宇宙是由一个无限的实体阵列所组成的, 对刺激的反应也有无限多的回应. 如果你观察你们的人群, 你将发现对于同样朝向疾病的扭曲有着大为相异的回应. 所以, 我们不能回答你的询问, 因为没有希望做出任何真实的陈述, 因为被要求的过度归纳的范围太过宽广.

 

83.10 发问者: 在罩纱之前, 是否有任何一致的或相似的社会机能或社会组织?

Ra: 我是Ra. 第三密度, 就其实质构造而言, 是一个社会性的密度. 不管在何处, 只要有实体觉知到自我与其他自我, 并且具有适当的智力去处理那些表明着共同调和能量之益处的资讯; 就会产生社会(组织). 罩纱之前的社会结构, 如同罩纱之后, 都是形形色色的. 无论如何, 罩纱之前的社会在任何情况都不会仰赖蓄意奴役某些实体来利益其他实体, 因为当全体都被视为一体, 这件事不会被视为一种可能性. 然而, 在你们称为的政府性或社会性结构中, 为了制作不同的实验, 当时有着必要数量的不和谐.

 

83.11 发问者: 在我们目前的幻象, 我们无疑已经忽视各种被使用的奴役技巧, 因为我们离罩纱前的经验已经很远了. 我确定有许多服务他人导向的实体正使用着奴役的技巧, 即使他们并不觉察这些是奴役的技巧, 只因他们已经演化穿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 并且我们如此深地沉浸于这个幻象中. 这不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83.12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 服务他人导向的实体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使用这些作为我们社会结构演化的结果而产生的奴役技巧? 这是你的意思吗?

Ra: 我是Ra. 我们刚才理解为你的询问关注的是罩纱前的状况. 那个时期没有无意识的奴役[如你所称]. 在目前的空间/时间, 用意良好和无心的奴役状况是如此众多, 以致于穷尽我们的能力也无法一一列举.

 

83.13 发问者: 那么, 对于一个服务他人导向的实体而言, 在此时冥想这些很少被意料到的奴役形式之本质对于极化是富有成效的. 我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是相当正确的.

 

83.14 发问者: 我会说, 在我们司法制度中的法律和规范有十分高的百分比具有我刚才所说的奴役性质. 你会同意这点吗?

Ra: 我是Ra. 对于法律之意图[即保护]的一个必要平衡是, 结果会包含相等的朝向囚禁的变貌. 因此, 我们可以说你的假定是正确的. 这并不是要诋毁那些位于绿色和蓝色光芒能量的实体, 他们寻求将一个和平的民族从混沌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而只是指出把回应编成法典的不可避免的结果, 因为你们经验之中的每一个情况之独特性并未被认识到.

 

83.15 发问者: 罩纱应该是[我所谓的]半渗透的?

Ra: 我是Ra. 罩纱确实是这样.

 

83.16 发问者: 当时有哪些穿透罩纱的技巧和方法被规划, 以及后来是否有出现其他在规划范围之外的技巧和方法?

Ra: 我是Ra. 最初的伟大实验并没有规划这些(方法). 如同所有的实验, 它仰赖赤裸裸的假说. 结果是未知的. 根据经验和实验, 当时发现心//灵复合体们能提供多少想象力, 就有多少种穿透罩纱的方式. //灵复合体们想要知道未知事物的渴望吸引着它们去梦想, 并且(宇宙)逐渐向寻求者敞开所有的平衡机制, 引导它们通往行家之道, 并与能够穿透这个罩纱的教导/学习者们通讯.

在对罩纱之某种程度的穿透上, 自我的各种未显化活动被发现是富有成效的. 一般而言, 我们可以说, 迄今关于穿透罩纱, 最生动、甚至奢侈的机会是极化的实体之间互动的结果.

 

83.17 发问者: 你可否详述你刚才说的, 借由极化实体之间的互动, 穿透罩纱?

Ra: 我是Ra. 我们将陈述两个值得注意的项目. 首先是两个极化实体共同踏上服务他人的途径, 或在少数一些例子中踏上服务自我的途径, 并形成关系, 这其中有着极度的极化潜能. 其次, 我们会指出一个效应, 我们已经学到称之为倍增效应. 那些心智相似的实体一起寻道, 将更为有把握地找到.

83.18 发问者: 在第一个例子中, 当两个极化的实体尝试去穿透罩纱时, 不管他们是正面或负面极化, 具体地说, 借由什么过程——具体地说, 他们会借由什么技巧去穿透罩纱?

Ra: 我是Ra. 穿透罩纱可以被视为开始在绿色光芒活动[那全然慈悲、不求回报的爱]的孕育中生根. 如果这条途径被遵循, 更高的能量中心将被启动与结晶化, 直到行家诞生. 在行家的内在有着潜能或多或少地解除罩纱, 于是一切再次被视为一(). 其他自我在这条通往穿透罩纱[如果你愿意这么称呼]的特定途径上是主要的催化剂.

 

83.19 发问者: 最初的罩纱过程的机制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回答. 尽管如此, 你愿意尝试回答那问题吗?

Ra: 我是Ra. 横亘在心智的显意识与无意识部分之间的罩纱之机制是一个宣告, 即心智是复合的(complex). 接着, 这便促使身体和灵性成为复合的.

 

83.20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一个例子, 关于我们现在的身体的一个复合活动; 以及它在罩纱之前如何不是复合的?

Ra: 我是Ra. 在这伟大的实验之前, 一个心//灵能够控制血管内的血压、你们称为心脏的器官的搏动、你们所知悉的痛苦感觉的强度, 以及所有现在被理解为非自主的或无意识的机能.

 

83.21 发问者: 那么当罩纱过程起初发生时, 理则似乎必须有份清单, 或许可以这么说, 列举哪些机能要成为无意识的, 哪些机能要维持有意识控制的状态. 我假设如果这件事发生了, 一定有个好理由解释这些分割. 我在这方面说的是否有点正确?

Ra: 我是Ra. .

 

83.22 发问者: 你愿意更正我吗, ?

Ra: 我是Ra. 当时有许多的实验, 身体复合体的多种机能或变貌借此被遮蔽起来, 其余则未被遮蔽. 这些实验中有大量实验导致无法存活的或仅在边缘上存活的身体复合体. 举例来说, 让神经感受器无意识地去除任何朝向痛苦的变貌就不是个生存导向的机制.

 

83.23 发问者: 既然心智在罩纱之前可以去除痛苦, 那么我假设, 在那个时候, 痛苦的机能是向身体发出信号, 提醒它采取不同的配置, 好让痛苦的源头离开, 于是该痛苦可以从心智上被消除. 那是否正确, 以及在罩纱前, 痛苦还有其他机能吗?

Ra: 我是Ra. 你的假设是正确的. 当时痛苦的机能就如同火警的警告作用, 提醒那些还没闻到烟雾的实体.

 

83.24 发问者: 那么, 比方说一个实体在那个时候不小心烧到它的手. 它会立即将手从那个燃烧的物体移开, 然后, 为了不再感觉疼痛, 它会从心智上切断疼痛, 直到治疗已经发生为止.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83.25 发问者: 在目前的幻象中, 我们会将这件事视为消除特定数量的催化剂; 这些催化剂原本可以促成我们进化的加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同的心//灵复合体对待痛苦的态度是多样化的. 你刚才言语表达的对待痛苦变貌的态度能够产生对进化过程有益的变貌.

 

83.26 发问者: 我刚才尝试指出的是, 理则的计划是以罩纱隔开显意识与无意识心智, 于是痛苦不能被如此轻易地控制, 从而创造出一个先前无法使用的催化剂系统. 一般而言,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83.27 发问者: 在某些案例中, 对于某些实体而言, 使用这个催化剂好像几乎到了无法驾驭的状态; 即他们经验到太多的痛苦, 超过他们能善加利用的程度[就催化剂的性质而言]. 你可否就这个特定主题评论一下我们目前在这幻象中的状况?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工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询问.

你可以看见, 在某些案例中, 一个实体或是借由投生前的选择, 或是借由在此生中恒常地改写程序, 已经发展出一个极度饥渴的催化剂计划. 这样一个实体相当渴望使用催化剂, 并已经令自己满意地做出决定: 你们会称为的大木板需要被贴在额头上, 好得到自我的注意. 在这些案例中, 痛苦催化剂确实似乎被大量地浪费, 并且其他自我可能会经验一种变貌, 即感受到这个充满这么多痛苦的悲剧. 无论如何, 这样希望是好的: 其他自我正领会到它已经经历一些苦痛来提供给自己的东西, 即它为了进化而渴望使用的催化剂. 此时, 容我们问,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83.28 发问者: 我注意到你以“我现在开始通讯”开始这场集会, 你通常用“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这点是否有任何重要性或差异性? 接着,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这个通讯?

Ra: 我是Ra. 我们是Ra*. 你可以看到你们的语言结构在处理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时的语法困难. 当关联Ra, 在你们语言中的第一人称单数与复数之间没有分别.

(*译注:“我们是Ra”的原文为“We am Ra, 明显不合英文语法.)

我们提供以下意见, 不是冒犯你们的自由意志, 而是因为这个器皿已明确要求有关维护它自身的资讯, 并且支援小组在这个询问中这么做了. 我们可以指出, 该器皿有两方面潜在的扭曲, 两者都可以借由摄取那些在器皿看来值得渴望的食物而得以改善[从身体的意义上说]. 我们不建议在饮食上有任何硬性的规定, 虽然我们推荐液体的益处. 该器皿有着逐渐增强的能力去感觉什么东西将协助其身体复合体. 它正在被肯定, 以及光[也就是休息密度的食物]所协助.

我们要求支援小组如往常一样监督该器皿, 以便当它渴望更复杂的蛋白质时, 扭曲最小的食物可以被提供给该身体复合体; 它此时确实有可能大量地增加扭曲.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对于你们在实践你们服务他人之渴望的显化上持续的认真负责, 我们感谢你们. 你们是谨慎认真的. 附加物被相当良好地排列.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所以,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愉快地欢庆.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