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场集会 198254

 

86.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86.1 发问者: 首先, 你可否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自从上次询问以来, 该器皿朝向肉身能量复合体短缺的变貌略有增加. 生命能曾被显著地呼求, 其水平比上次询问时要少一些.

 

86.2 发问者: 这些对生命能的显著呼求之本质为何?

Ra: 我是Ra. 有些实体怀着一种思想变貌, 即认为这个实体可以为其他自我们移除其他自我的所有扭曲. 该实体最近密切接触着带有这些思想复合体变貌的实体们, 比平常的数量要多. 该实体具有提供任何可能的服务的变貌, 并未有意识地觉察到这样会侵蚀其生命能.

 

86.3 发问者: 我这样假设是否正确: 你刚才说的是一些具肉身的第三密度实体, 它们创造了一个使用(器皿的)生命能的状态?

Ra: 我是Ra. 正确.

 

86.4 发问者: 关于我们的第五密度朝服务自我极化的同伴, 目前状况为何?

Ra: 我是Ra. 你可以称为危机的时期仍旧存在.

 

86.5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任何关于该危机之本质的事情?

Ra: 我是Ra. 你们同伴的极性正迫近一个临界点, 该实体将选择: 暂时撤退, 并把任何致意的工作交给第四密度的手下; 或失去极性. 唯一潜在的其他可能性是以某种方式, 这个小组可能失去极性, 在这种情况, 你们的同伴能够继续它致意的形式.

 

86.6 发问者: 在上场集会中, 你提到从心智的罩纱沉淀出来的属性; 首先是憧憬、观想或远见. 你可否解释那句话的意义?

Ra: 我是Ra. 你们的语言并未充分含括非情绪化的词汇去描述[现在被称为]无意识心智的功能性品质. 我们曾经请求你深思心智之本质. 无论如何, 对于随意的观察者而言, 下面这点是够清楚的[容我们说]: 我们可以与你分享一些思维, 同时不冒犯你们自由的学习/教导经验.

无意识(心智)之本质属于概念, 而非文字. 所以, 在罩纱之前, 使用较深层心智即是使用无可言喻的概念. 你可以考虑一首乐曲所蕴含的情绪和内涵方面. 一个实体能以某种艺术的手法, 哼出这首乐曲的音符. 一个实体()可以说,1/4A, 1/4A, 1/4A, 全拍F.”这样与这首曲子[属于你们作曲家最有影响力的曲子之一, 为你们所知晓的“胜利的标志”]的开头只有一点点相似性.

这是较深层心智之本质. 只有以艺术风格的方法来讨论它的机能. 因此, 我们对心智的这部分以及身体和灵性的同样部分之描述, 被给予了诸如“远见”这样的词汇, 指出穿透心智的被覆盖部分之本质可以被比喻为一段太过丰富和奇特的旅程, 而无法从中沉思出适当的描述.

 

86.7 发问者: 你曾说, 梦境若能被显意识心智所利用, 将大大地协助极化. 你可否定义做梦, 或告诉我们, 它是什么以及它如何协助极化?

Ra: 我是Ra. 做梦是一个穿过无意识心智与显意识心智之罩纱的通讯活动. 该活动的本质完全取决于特定心//灵复合体之能量中心阻塞、启动和结晶化的情况.

对于三个较低能量中心当中有两个受阻塞的实体, 做梦在极化过程中将有其价值, 因为梦中会重现最近的催化剂以及深层固有的阻塞, 借此给清醒的心智提供这些阻塞之本质的线索, 以及知觉上可能的改变的提示; 它们可以导向阻塞之解除.

对于那些阻塞少很多、享受绿色光芒启动或更高启动的心//灵复合体, 当其经验催化剂, 伴随短暂地重新阻塞、阻碍或以其他方式扭曲能量内流之时, 这类穿过心智受遮蔽部分的梦或通讯也会发生. 因此, 深思梦境的内容和情绪共鸣在所有情况中对心//灵复合体都是有用的.

对于那些绿色光芒能量中心已启动的实体, 以及那些因极端的催化剂——例如不久未来将发生的自我或挚爱者的肉身死亡——而不寻常地解除绿色光芒能量中心之阻塞的实体, 做梦承担着另一种活动. 这可以松散地被称为预知, 或对一件将发生在你们黄色光芒第三密度空间/时间物理显化中的事情之预先知晓. 这种心智属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在时间/空间中的位置, 于是现在、未来、过去等名词都没有意义. 这点若被心//*适当地使用, 将允许这个实体更充分地进入每一情况下的全然怜悯的爱中, 包括实体在其中有着强烈朝向[你们会称为]不快乐的变貌之情况.

当一个心//*有意识地选择行家之路, 并伴随每个能量中心都达到最小程度的平衡, 开始打开靛蓝色光芒能量中心时, 所谓的做梦就成了极化最有效率的工具; 因为, 若行家知道意识内的工作可以在所谓的显意识心智休息之际进行, 则当该行家进入意识之睡眠模式时, 它便会呼求那些导引它的实体们、那些环绕它的临在们以及最重要的魔法人格, 即高我在空间/时间中的类比. 有了这些肯定力量的关照, 做梦活动便抵达对增加该行家朝向它已选极性的变貌最为有益的学习/教导潜能.

做梦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与极性增加没有那么密切的相关, 故我们不在这个特定的空间/时间涵盖它们.

(*原注: //灵后面应该加上复合体, RaDon87.17更正这些错误.)

 

86.8 发问者: 梦是如何被设计或编程的? 这个活动是否由高我所执行, 或谁要为之负责?

Ra: 我是Ra. 在所有的情况中, //灵复合体以它的能力去使用做梦的机能. , 它自己, 为这个活动负责.

 

86.9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 潜意识负责[我所称的]梦的设计或编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86.10 发问者: 一个人刚从梦里醒来时的记忆是否通常具有相当程度的正确性? 梦境是否容易被记得?

Ra: 我是Ra. 你必须了解, 为了回答你的询问, 我们得过度概括, 因为有好几种梦境. 无论如何, 一般而言, 我们注意到只有受过训练与修炼的观察者才能相当良好地回忆梦境. 这项才能可以借由一种修炼被学习, 也即在醒来之际立刻记下每一个能够回想的细节. 这个训练可以锐化实体回忆梦境的能力. //灵复合体对梦最常见的感知是模糊和混乱的,且很快就遗失掉.

 

86.11 发问者: 你是说记得梦境可以让一个人找到当前能量中心阻塞的特定线索, 从而减少或消除这些阻塞.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确实如此.

 

86.12 发问者: 就进化过程而言, 做梦是否还有其他任何有价值的功能?

Ra: 我是Ra. 虽然许多功能有一些价值, 我们选择其中两项来说明, 因为这两项尽管对于极化没有价值, 但以更一般的角度来看, 是有价值的.

在做梦这个活动中, 一座从显意识到无意识的桥梁被精致地打造与制成. 在这个状态, 因接收能量汇流的不精确而发生在身体复合体能量网络中的各种扭曲获得治疗. 这些扭曲的治疗伴随着适当数量的做梦而到来. 持续缺乏这种可能性将造成严重扭曲的心//灵复合体.

做梦的另一个有助益的功能是那种异象(visionary)之梦, 自古代就有先知和神秘家经验过. 他们的异象来自心智根部, 对一个饥渴的世界说话. 因此这类的梦具有服务的性质, 而不具有个人极化的性质. 无论如何, 若该神秘家或先知渴望去服务, 这类的服务将增加该实体的极性.

 

86.13 发问者: 睡眠中有一部分被称为快速眼动(REM). 这是做梦的状态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86.14 发问者: 我们注意到这个状态以小单元的形式发生在夜里, 中间穿插许多间隔. 是否有任何特别的原因造成了这个现象?

Ra: 我是Ra. 有的.

 

86.15 发问者: 若知道这点是有价值的, 你可否告诉我做梦过程为何那样运作?

Ra: 我是Ra. 做梦过程对极化和神秘家之异象有帮助的部分发生在时间/空间中, 所以使用这座从形而上到物质界的桥梁, 似乎只维持了你们空间/时间的一段短暂的时期. 时间/空间的对等部分则远远大得多. 然而, 这座桥持续存在, 当它接收到能量汇流的变貌时, 转化心、身、灵的每一个扭曲, 于是治疗得以发生. 这个治疗过程并不发生在快速眼动期间, 而是大部分发生在心//灵复合体——为了让治疗过程成为可能——使用这座通往时间/空间之桥梁的空间/时间部分.

 

86.16 发问者: 你曾提到, 随罩纱而来的对身体知识及对身体的控制之丧失是一个对进化过程有帮助的因素. 你可否列举那些遗失的身体知识及控制当中的重要部分?

Ra: 我是Ra. 倘若某些中介资料被请求了, 这个询问所包含的部分内容可以被更有帮助地回答.

 

86.17 发问者: 我有些迷失, 不知要问什么. 你可否[轻笑一声]给我一点意见, 关于我应该工作哪方面的中介资料?

Ra: 我是Ra. 不行. 无论如何, 我们乐于回答原先的问题, 若你仍渴望询问它, 并首先看出有缺少的资讯.

 

86.18 发问者: 或许我能以稍微不同的方式发问. 我要问为什么丧失身体的知识及对它的控制是有帮助的?

Ra: 我是Ra. 在罩纱之前, 关于肉身载具之潜能的知识*为心//灵复合体**提供了一个在身体之活动和显化方面的自由选择范围, 但在极性发展方面则提供很少. 当肉身载具的这些机能和潜能之知识被覆盖而与显意识心智复合体隔绝时, //灵复合体通常几乎不知道如何最佳地显化其存在性. 无论如何, 这个缺乏知识的状态为心智复合体内在的成长渴望提供了一个机会. 这个渴望寻求去知晓身体复合体的可能性. 各个可能性的衍生结果以及因此被建构出的最终偏好, 都拥有着一股力量在它们之内. 唯有借由这种想要知晓的渴望或意志才能产生这股力量.

(*原注: Ra回复的开头有点失误, 这里采用修正后的版本, 详情请参看以下链接:

http://tinyurl.com/k9h6szq; **原注: 这里的心//灵复合体应该去掉复合体. RaDon87.17更正了这个错误.)

 

86.19 发问者: 或许你可以就同个方面给予一些在罩纱之前后使用身体的例子, 好让我们能够更清楚地理解在身体知识及控制上的改变. 你可否做这件事, ?

Ra: 我是Ra. 我们可以.

 

86.20 发问者: 你愿意做这件事吗?

Ra: 我是Ra. 是的. 让我们举性能量转移为例. 在罩纱之前, 由于在领会身体的本质及它与其他心//灵在这个特别显化中的关系上没有阴影的存在, 这样的转移总是可能的. 在罩纱过程之前, 性能量转移的用途几乎完全没有超出绿色光芒之外.

这也是由于每个实体都拥有相同的无阴影的关于彼此的知识. 在当时的第三密度因为每一个其他自我都被视为造物者, 并且没有一个其他自我看起来比另一个更像是造物者, 所以实体们在心、身、灵更为密集的关系[你们称为配偶关系]之中只看到一点点的用途.

在罩纱之后, 由于身体复合体及其显化上有着广大的充满神秘和未知的区域, 抵达绿色光芒的能量转移变得极为困难许多. 然而, 也由于身体显化上的庞大阴影遮蔽了显意识心智复合体, 当这样的能量转移被体验到时, 它更可能提供一种催化剂, 促使自我与其他自我形成一种结合关系, 位于适当极化的配置之中.

从这一点开始, 这两个配对的心//灵复合体就远为有可能寻求更高的能量转移, 于是允许造物者以宏伟的美丽、庄严、惊奇去知晓祂自己. 这两个配对的心//灵复合体, 当借由对该身体机能之圣礼的使用而已经触及智能无限时, 都会获得大量的极化和服务能力.

(编注: 86.20, Ra有几个小疏失, 后来在87.17修正, 这里呈现的是已修正的版本; 详情请参阅: http://tinyurl.com/mwjh7k7)

 

86.21 发问者: 在遗失的身体知识及控制当中, 是否还有其他任何方面在效率上或多或少接近你刚才所描述的内容?

Ra: 我是Ra. 身体复合体的每个机能在罩纱之后都具备某些潜能提供有助益的催化剂. 我们刚才选择性能量转移为例是由于它在[借由罩纱过程变得更为有用的]各项身体机能当中处于核心的地位.

这个器皿的能量有些低落. 我们宁愿保留该器皿已许可的储备能量的最大部分. 所以, 在此次工作中, 我们要求你再问一个完整问题.

 

86.22 发问者: 我将假设, 性方面的罩纱具有很大的效率, 因为这一方面与其他自我有着全面的关系. 在我看来, 在产生正面或负面的极化上, 与其他自我互动相关的身体罩纱会是最有效的, 而那些只与自我相关的身体罩纱则效率较低. 我这个假设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在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 或许最值得注意的例外是一个早已强烈朝向负面极化的实体对待身体复合体外貌的态度. 有些走在负面途径的实体花费很多心思来保存你们人群视为美好/丑陋的变貌. 当然, 这个美好的形态接着被利用来操控其他自我. 容我们问,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86.23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该通讯?

Ra: 我是Ra. 我们很高兴这个器皿为了通讯而更认真地准备自己; 借由慎重的心智振动, 你们称为祈祷. 这允许该管道免于一些扭曲, 那是导致上次工作期间, 该通讯沦为猎物的原因.

我们建议支援小组持续留心于规律化该器皿的肉身活动. 然而在这个链结, 我们鼓励那些喂养生命能的活动, 因为该器皿活在目前的空间/时间几乎完全是由于小心地坚持保存那些心智和灵性能量; 它们构成该实体的生命能复合体. 每一位都是谨慎认真的. 排列良好.

我们告诫支援小组留意香炉附属物的物理排列. 由于这枝馨香的臭气型态发生变化, 已有些微的困难出现.

我是Ra. 我离开你们,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庆.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爱与光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