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场集会 198269

 

89.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89.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89.2 发问者: 我有两个属于个人性质的问题, 首先是在上次的密集冥想期间, 该器皿经验到来自一个实体的强烈制约效应, 它没有表明自我身份; 当器皿要求它离开, 它也不走. 你可否告诉我们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Ra: 我是Ra. 我们发现该器皿当时被给予机会成为一个先前已知朋友的管道. 这个实体无法回应以基督之名提出的灵性质问, 这是该器皿目前区分正面与负面导向实体的方法变貌. 于是, 经过一阵抵抗, 该实体发觉需要离开.

 

89.3 发问者: 这个特殊的实体是否为我们过去经常招待的第五密度访客?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89.4 发问者: 他此时是否返回与我们在一起?

Ra: 我是Ra. . 先前说话的尝试是由于这个实体的爪牙的警戒双眼, 它们注意到器皿正处于天然心电感应能力的高峰期. 这个能力具有周期性, 每十八天为一个周期, 如我们先前所述. 因此, 这个实体凭借自由意志, 决定尝试另一个门路通往该器皿.

89.5 发问者: 我会把这个现象解释为一种增强的能力, 在心电感应方面可以接收基本频率的更广范围, 所以不只包括星际邦联, 也包括这个特殊的实体?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该周期的高点锐化接收信号的能力, 但不会改变载波的基本特性. 容我们说, 接收天线现在有更大的功率.

 

89.6 发问者: 这个问题或许没有意义, 但一个星际邦联的第五密度实体, 他是正面极化的, 他与我们负面极化的第五密度同伴都在同样的频率上传送讯息?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而且是服务无限造物者的星球邦联欢迎(你们)质问所有通讯(来源)的原因.

 

89.7 发问者: 第二个问题: Jim在传导Latwii讯息以及在个人冥想时, 也感觉到一个不请自来的强烈制约效应. 你可否也告诉我们在这个案例中发生了什么事?

Ra: 我是Ra. 已成为你们同伴的这个实体, 其拥有的振动频率只比被知晓为Latwii的社会记忆复合体之振动频率少一些. 再者, 对于那些在Jim的振动复合体层级上寻求的实体而言, Latwii是邦联的主要抚慰者. 所以, 这位相同的同伴也尝试接触该器皿. 虽然这位器皿有很大的困难去区别真正的通讯, 由于缺乏你们的同伴在这类服务的经验; 不过, 这位器皿也采取某种方式挑战通讯来源, 这是好的.

 

89.8 发问者: 以我们的年岁, Ra的第三密度是在多少年前结束的?

Ra: 我是Ra. 确立这个时点所必需的计算是困难的, 因为正如你从你们的有利位置观看时间进程, 这么多[你们所称的]时间在第三密度的前后期被占用了. 一般而言, 我们可以说, 我们享受做选择的时间大约是在你们2.6百万个太阳年以前. 然而——我们更正这个器皿, 你们的用语是十亿, 在你们过去的2.6个十亿年前. 然而, 如你们所称的这个时间并没有意义, 因为我们已经以一种[相当不同于你们第三密度空间/时间之经验的]方式经验了介于中间的空间/时间.

         

89.9 发问者: 看起来Ra的第三密度终点与这个星球第二密度的开始同时发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粗略地说, 这是正确的.

 

89.10 发问者: 金星在那个时候成为一个第四密度的行星?

Ra: 我是Ra. 是这样的.

 

89.11 发问者: 那么, 它后来成为一个第五密度的行星?

Ra: 我是Ra. 它后来成为一个第四/第五密度行星, 然后, 稍晚成为一个第五密度行星, 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第四与第五密度经验过去在你们所称的金星影响圈中都是可能的.

 

89.12 发问者: 目前, 它在哪一个密度?

Ra: 我是Ra. 它的核心振动频率是第六密度. 不过我们作为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过去已决定离开那个影响圈. 所以在这个空间/时间居住在这个行星影响圈的存有是第五密度的实体. 这个行星可以被视为一个第五/第六密度行星.

 

89.13 发问者: 你们当时离开的原因是什么?

Ra: 我是Ra. 我们希望有所服务.

 

89.14 发问者: 我这里有一副塔罗牌, 有二十二张; 根据我们现有的资讯, 这副牌是从吉萨大型金字塔的壁画上拷贝下来的[我有些怀疑]. 若有需要, 我们可以复制这些牌到我们正在筹备的这本书中. 我要问Ra, 这些牌是否为大金字塔里头的壁画的精确复制品?

Ra: 我是Ra. 相似处是坚实的.

 

89.15 发问者: 换句话说, 你可以说这些牌描绘大金字塔内的壁画的准确性超过95%?

Ra: 我是Ra. 是的.

 

89.16 发问者: 那么就我的理解, Ra把这些原型的概念给予埃及的祭司们, 然后他们将其画在大金字塔其中一个密室的墙上. 传送资讯给祭司的技术是什么? 在那个时期, Ra是否行走在地表上, 在埃及人当中, 或者以某种通灵形式达成?

Ra: 我是Ra. 这个过程部分通过古老的教导达成, 部份通过异象.

89.17 发问者: 那么, 在那个时期, Ra早已撤出地球, 没有行走在埃及人当中.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89.18 发问者: 我想要就每一张牌询问Ra, 好更佳地理解这些原型. 你是否赞同这个提议?

Ra: 我是Ra. 如同我们先前所说的, 这些原型概念复合体是一个学习/教导的工具. 因此, 如果我们给予的资讯并不是对于学生的观察的一个回应, 我们会冒犯学习/教导者的自由意志, 因为我们同时兼任教导/学习者与学习/教导者.

 

89.19 发问者: 在那个情况下, 我要问你...你曾叙述Ra过去使用塔罗来发展魔法人格. 这个过程是不是借由这个[用于学习在心智上成为每个原型之精华的]系统而完成的; 以这种方式发展魔法人格?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替一个实体的自我穿上原型的外衣是研究这个原型系统已久的行家的一个先进练习. 在观察心//灵的连结之过程中以及在成对观察[带着一些注意力放在男性与女性的极性上]之过程中, 这些概念复合体[它们一起被设计用来代表心智的一个显著和丰富的部分之架构]旨在当作个别的概念复合体而被研读, 如母体、赋能者等等. 如果这些都被研究了, 当深邃心智的深刻悲歌和欢乐小调可以成功地被带出来用以强化、清楚表达并提高魔法人格的某些方面, 那个时刻将会到来.

 

89.20 发问者: 你曾说每个原型都是一个概念复合体. 你可否说明你借由这个陈述所要表达的意思, ?

Ra: 我是Ra. 从表面上看, 这样一个定义没什么长处, 成为循环定义. 一个概念复合体是(复数个)概念的复合体, 正如同一个分子是一个复合结构, 由一种以上的能量链结或原子构成. 一个分子中的每个原子都有它独特的本性, 并且借由某种方法可以从该分子中被移除. 水分子可以借由化学方法被分离为氢与氧. 分开来看, 它们不能被推断为等同于水. 当它们形成分子结构, 示现水的本性, 这两者才无可辩驳地被视为水.

正是以此方式, 每个原型的组织存在内都有几个根本原子. 分开来看, 该复合体的整体结构无法被看见. 合起来看, 该概念复合体才无可辩驳地被视为一个东西. 无论如何, 正如在你们的物理系统中掌握水的组成性质的势能是极为有用的; 所以在了解一个原型的本质的过程中, 对它的组成部分的概念有个认识也是有用的.

 

89.21 发问者: 在原型一号中, 由塔罗第一号牌代表, 心智的母体在我看来似乎有四个基本部分. 注视这张牌, 首先也是最明显的, 我们发现魔法师[作为一部分], 以及像是一颗逼近的星星的东西. 一只鹳鸟或类似的鸟似乎在笼子里. 在笼子的顶端似乎有些很难辨认的东西. 我这个分析是否有任何正确之处?

Ra: 我是Ra. 你在观看图片上是称职的, 但在沉思能可靠趋近的可能范围内, 你尚未充分地掌握心智的母体的本质. 我们注意到祭司们所绘制的象征图有些扭曲, 这是由于他们熟悉并依赖迦勒底人以占星为基础的教导.

 

89.22 发问者: Ra最初训练或教导埃及人关于塔罗的东西时, Ra是否扮演教导/学习者到一个程度, 以致于Ra成为学习/教导者?

Ra: 我是Ra. 我们免于这个扭曲.

 

89.23 发问者: 那么你能否告诉我, 你给予第一个被接触或教导的埃及祭司的资讯, 关于第一个原型的资讯? 你是否可能在第一变貌的界限内做这件事?

Ra: 我是Ra. 这是可能的. 我们的第一步, 如我们先前所说, 是以口头形式描述三个图像: 一、八、十五; 然后问以下问题:“你觉得一只鸟可能代表什么?”“你觉得一根魔法杖可能代表什么?”“你觉得男性代表什么?”以此类推, 直到那些工作一个以影像为主的系统的学生变得可以召唤一个概念的系统为止. 第一次进行时, 这是个缓慢的工作.

我们同情地注意到, 你无疑地会受相反的困难所影响而有窒息的感觉, 也就是说, 有大量的观察投注在这个系统上; 所有观察对于每个学生都有一些好处, 每个学生将以对自身有用的独特方式, 经验原型心智及其结构. 我们建议这个小组的一位或更多成员做我们已建议的计划, 好让我们可以在不冒犯的前提下提供对这个有趣主题的观察, 或许可以对那些询问这个领域的实体有进一步的协助.

我们注意到器皿此时正经验持续突发的痛苦, 因此我们要求支援小组的每位成员特别觉察任何误传的资讯, 好让我们可以尽快更正任何资讯的扭曲.

 

89.24 发问者: 现在就我的理解, 你对于塔罗的建议是研读我们可取得的著作, 并从中整理出一些问题.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正确.

 

89.25 发问者: 抱歉, 我并不精确地理解你在这方面的意思. 那么, 我是否应该就我所认为的[你刚才针对第一号牌而提到的]这三个项目的意思来回答这些问题, 接着是第八号牌等等? 这是你的意思吗?

Ra: 我是Ra. 这十分接近我们的意思. 我们的意图是建议你们其中一人或更多位走过一遍我们已提议的研读计划. 这些询问与在塔罗牌中可找到的原型有关, 过了这一点, 询问可以采取如下形式: 观察[在你看来]每个原型的特征; 观察属于同一位阶[好比母体]的身体、心智、灵性原型之间的关系; 或者在它们与极性的关系中看待这些原型, 特别是成对地观察的时候.

由满足这些考虑项的学生所做出的任何观察都将会收到我们回应的评论. 我们极力避免为学习/教导者对纸牌上的各种图形元素做首次的诠释, 这样做与混淆法则以及纸牌上图片变貌的困难度都有关. 因此, 我们建议针对我们已给予的主题资料进行一个谨慎的复习; 而非主要仰赖于任何对原型图片的诠释或任何已被整理来用于研读这些图片的系统.

 

89.26 发问者: 好吧, 我们将尝试做这件事. Ra曾说有个重大的突破, 也就是适当的强调被放在了大奥秘第二十二号上. 这件事在Ra完成第三密度历程时尚未发生. 我从这点假设, 当时由于负面极性并未被鉴别, 正面极化的Ra很可能遭遇了一些困难; 它们与发生在罩纱之前的困难是相同的. 这是一个猜测.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从某方面来说, 这是精准地正确. 我们当时的收割是压倒性地正面的, 我们对于那些负面实体的鉴别相对而言是未受教育的. 无论如何, 我们当时想要建议的是, 在使用[你们所知的]塔罗系统以促进自我之灵性进化的过程中, 一个对于原型二十二号的适当理解[如果我们可以用这个误称]非常有助于锐化关于心智、身体与灵性之形意者的基本观点, 并进一步使心智、身体与灵性复合体之蜕变与大道成为更鲜明的浮雕.

 

89.27 发问者: Ra的第三密度尽头, Ra群体中是否有部分被负面地收割?

Ra: 我是Ra. 虽然曾有两个实体在第三密度期间沿着负面或服务自我途径收割了他们自己, 当时我们并没有这类的收割. 无论如何, 当时有一些振动型态属于负面范围但无法被收割的第三密度实体在星球表面上.

89.28 发问者: 在第三密度期间, Ra投生在金星上的平均总人口数为何?

Ra: 我是Ra. 当时我们的人口不多, 我们居住在你会认为艰难的状况中. 我们的收割量大约是650万个心//灵复合体. 大约有32百万个心//灵复合体在别处重复第三密度.

 

89.29 发问者: 就在收割之前, Ra中可收割的实体对于那些明显无法收割的实体有怎样的态度?

Ra: 我是Ra. 我们当中那些拥有极性礼物的实体对于那些似乎居住在黑暗中的实体有着深刻的怜悯. 这个描述是最为贴切的, 因为我们的星球就物理意义而言是个明亮到刺眼的行星. 我们曾尽一切努力, 带着任何似乎被需要的东西, 伸出援手. 无论如何, 那些在正面途径上的实体拥有伙伴的安慰, 并且我们Ra[通过与其他自我的关系]达成灵性或形而上的行家资格[或靛蓝色光芒工作]之可能性上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注意力. 结果是, 对于那些在黑暗中的实体的怜悯, 被对光的鉴赏所平衡.

89.30 发问者: 相比在(Ra)第三密度收割期, Ra在这个链结对于那些同样无法收割的实体的态度是否会不一样?

Ra: 我是Ra. 没有实质上的差异. 对于那些想要睡眠的实体们, 我们只能提供为睡眠设计的安慰. 只有在被要求的时候, 才有可能服务. 我们准备好以任何可行的方式去服务. 作为第三密度中与其他自我打交道的一种方式, 这似乎仍是令人满意的. 我们的感觉是, 成为[一个实体尝试去服务的]各个实体, 可以简化这个理解, 即什么服务是必需的或可能的.

 

89.31 发问者: 在一个如此正面极化的星球之上, 那两个负面收割的实体使用什么技巧在负面极化上?

Ra: 我是Ra. 两个实体都使用这些技巧: 凌驾他人的控制与对肉身死亡的支配. (金星)影响圈中, 实体们非常不习惯屠杀这种事, 这些实体当时能够借由这种方式极化. 在你们的第三密度环境, 你们经验的此时, 这类的实体只会被认为是[容我们说]挑起圣战的残忍暴君.

 

89.32 发问者: 这两个实体是否从金星的第二密度进化而来, 伴随金星其他的人口从第二密度到第三密度, 成为Ra的一部分?

Ra: 我是Ra. 不是.

 

89.33 发问者: 你说的这两个实体是什么来历?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是来自早期的正面第五密度的流浪者.

 

89.34 发问者: 虽然它们早已进化通过正面第四密度, 容我们说, 它们在投生到第三密度的时期翻转了极性.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89.35 发问者: 让它们改变的催化剂是什么?

Ra: 我是Ra. 当时我们人群中存在着——从智慧的观点或许会被认为是——过多的爱. 这些实体注视那些仍在黑暗中的实体们, 并且看到: 那些持中立或有些负面观点的实体们觉得如此的和谐[容我们说]是令人作呕的. (两位)流浪者感觉一个更为智慧导向的寻求爱的方式可能更吸引那些在黑暗中的实体.

首先, 一个实体开始它的工作. 很快地, 第二个实体发现第一个. 这两个实体同意一起服务, 它们也如此做了, 光荣太一造物者, 但与它们原先的意图有所不同. 在它们的周围很快就聚集了一群实体, 这群实体发现相信下面这点是容易的: 一系列的特定知识和智慧可以将一个实体朝造物者推进. 这个事件的结局是(两位)流浪者毕业进入负面第四密度, 拥有许多人格力量, 并且那些没有正面极化的实体的负面极化元素有小幅度的深化; 当时并没有这类的负面收割.

 

89.36 发问者: 这两位流浪者漂泊的原因是什么, 它们是男性与女性?

Ra: 我是Ra. 所有流浪者来到一个地方都是为了在服务造物者之中有所协助, 每个流浪者有它自己的方式. 我们所说到的流浪者当时的确是具肉身的男性与女性, 因为这是迄今最有效率的合伙系统.

 

89.37 发问者: 做个荒唐的猜测, 这两个实体中的一个该不会就是在我们的集会中已陪伴我们好一阵子的那位实体, 是吗?

Ra: 我是Ra. 不是.

 

89.38 发问者: 那么我从你所说的话猜测, 这些流浪者返回或漂泊到Ra的第三密度可能是为了把更伟大的智慧播种在Ra的文化中, 因为它们看到的Ra文化充斥过多的怜悯.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就这些流浪者在投生前的渴望只是为了协助服务他人而言, 这是不正确的. 当这些流浪者投生之后, 从它们那时的观点来说, 该询问有其正确性.

 

89.39 发问者: 我就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它们会认为一个[就我所知]表现得和Ra一样好的行星会需要流浪者来帮助收割. 这事件是否发生在Ra第三密度的早期?

Ra: 我是Ra. 它发生在第二个25千年周期. 粗略地说, 在三千多万个心//灵复合体中有六百万个收割量, 小于20%. 流浪者总是被那些尚未极化的实体吸引, 不管是多少百分比, 当有一个呼求产生, 它们就来临. 那些尚未正面极化的实体曾发出这样的一个呼求, 它们寻求正面极化与智慧, (它们)觉得金星上其他自我的悲悯其实是自满自得或可怜其他自我.

 

89.40 发问者: 当这两个实体毕业进入负面的第四密度[伴随罩纱被移除], 了解到自己已经切换极性之后, 它们的态度是什么?

Ra: 我是Ra. 它们感到慌乱.

 

89.41 发问者: 那么它们是否继续努力负面极化以通过第五密度的负面收割, 或它们做了别的事?

Ra: 我是Ra. 它们与第四密度负面实体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 直到它们在这个架构中重获了先前学习过的自我型态, 并以很大的努力反转了极性. 然后, 有大量的第四密度的正面工作需要被回顾.

 

89.42 发问者: Ra如何觉察到这个资讯? Ra以什么方式知道这两个实体在负面第四密度的精确定向, 等等?

Ra: 我是Ra. 这些实体在正面第四密度加入Ra, 停留时间为我们所经验的周期的一部分.

 

89.43 发问者: 那么我假设它们在晚期加入你们.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89.44 发问者: 我并无意脱离原先的询问轨道这么远, 但我想这些短程旅行中的某些部分是很有启发性的, 并将有助于理解我们如此感兴趣的进化的基本机制.

Ra曾说, 以一种受控制的方式使用原型是有助益的. 你可否给予我一个例子, 说明什么是以一种受控制的方式使用原型?

Ra: 我是Ra. 我们带着一些遗憾地声明这将是我们最后一个长时间的询问. 这个器皿还留有可观的能量, 但其扭曲快速地逼近我们维持安全(可靠)通讯的极限.

受控制地使用原型是在最精微的层级上为了自我的极化以及自我[若它是负面极化]或他人[若它是正面极化]的利益而在自我内部进行的活动.

始终要记住, 原型心智是深邃心智的一部分并告知思想过程. 当原型被[不顾及魔法适当性地]转译进入个体显化的各种日常行动之中时, 最大的扭曲便可能会发生, 并且对他人自由意志的严重冒犯便是可能的. 这个举动于一个负面极化的实体是更近乎可以接受的. 然而, 较为谨慎极化的负面心//(复合体*)也会比较喜欢与一个敏锐调频的器皿一起工作. 在我们离开此次工作之前, 容我们问,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原注: 我们推测这里应该是心//灵复合体.)

 

89.45 发问者: 我只做个声明, 我观察到在一个相对于我们目前的环境而言较少具有负面性的环境[Ra的环境], 一个负面极性的收割是可能的; 这个声明是否正确? 然后,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该通讯或让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首先, 收割的必备条件是固定的. 无论如何, 如果周围只有很小的阻力, 的确比较容易完全[或接近完全]地服务自我.

关于滋养器皿这件事, 我们建议更多地按摩这个器皿的背部与四肢; 可能的话, 准备有漩涡的水池. 排列是谨慎的. 我们要求你们在排列与准备上保持警戒.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