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场集会 1982626

 

91.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91.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91.2 发问者: 我列举了几个不同的心智, 想要知道它们是否都适用于这个特定的层面: 首先, 我们有宇宙心智, 我想对于所有子理则[好比我们的太阳]都是一样的.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91.3 发问者: 那么, 一个子理则, 好比我们的太阳, 在创造祂自己特殊的进化经验时, 精炼宇宙心智, 或者可以说, 借由祂自己额外的偏好清楚地表示出来. 这是个正确的观察吗?

Ra: 我是Ra. 这是一个正确的观察, 除了一个例外, 即关于“额外”这个词汇暗示有比全体心智更多的东西. 宁可说, 原型心智是全体心智的一个精炼, 其独特样式由该子理则挑选.

 

91.4 发问者: 那么, 当宇宙心智被精炼之际, 下一个精炼物正是我们称呼的原型心智.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91.5 发问者: 我假设这接着创造了全球或种族心智.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正确.

 

91.6 发问者: 全球或种族心智的起源为何?

Ra: 我是Ra. 对于这个理则而言, 这个种族或全球心智是一个偏好的储存库, 包含(所有)已享受这个星球影响圈之经验的心//灵复合体所记得的种种偏向.

 

91.7 发问者: 现在, 这个星球上有些实体从第二密度进化到第三密度; 有些是从其他星球开始——或重新循环到这里的第三密度. 那些被转移到这里重新在第三密度循环的实体们是否增加全球或种族心智的内涵?

Ra: 我是Ra. 每个种族不只加入全球心智, 各个种族也都拥有一个种族心智. 因此, 我们在讨论这部分的心智时做了这个区别. 这部分心智表面上是由一系列非同时的经验形成; 由该星球影响圈中的心//灵复合体凭自由意志选择这些经验. 因此, 虽然阿卡西、全球、种族心智确实是心智的一个根部, 但它们与心智更深的根部仍有尖锐的差别; 因为后者不会随着改变的记忆而变化[如果你愿意这么说].

此时我们必须要求你们耐心. 由于接触该器皿的覆盖物发生移动, 这个管道已经变得有些不清楚. 我们要求重复一次开场的句子, 并呼出气息.

[当时一条毯子正被放到一台有噪声的录音机上头, 系在该器皿上方的覆盖物上的麦克风被轻微地拉扯. 我们走了一遍太一圆圈, 并在该器皿头部上方两英尺处呼出气息, 从她的右边吹到左边; 依照指示, 我们再走一遍太一圆圈.]

我是Ra.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91.8 发问者: 我们刚才是否成功地重新建立清晰的通讯?

Ra: 我是Ra. 刚才有一些步骤错了, 所以需要再次重复. 这件事已经完成了. 通讯再次是清晰的. 我们享受这个必要重复之中的幽默方面.

 

91.9 发问者: 当麦克风线被轻微移动时, 发生了什么事?

Ra: 我是Ra. 该器皿的心//灵复合体与其黄色光芒、化学、肉身载具之间的连结受到震动. 这造成[你们称呼的]肺器官有些机能失调, 而且假如刚才没有做修复的动作, 这可能造成该器皿肉身载具这部分的一个扭曲的肉身复合体状态.

 

91.10 发问者: 什么样的扭曲?

Ra: 我是Ra. 扭曲的程度取决于疏忽的总量. 扰乱肉身载具最终的处罚[容我们说]是死亡, 在这个例子中, 是你们所称的充血性心脏失效. 因为该支援小组刚才迅速行动, 该器皿应该只会经验到一点点扭曲或没有扭曲.

 

91.11 发问者: 为什么这样一个次要的效应, 如麦克风线的轻微移动, 会造成这种状况? 不是问力学上或化学上的原因, 而是哲学上的原因, 你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

Ra: 我是Ra. 我们只能回答力学上的原因, 因为肉身载具的机能反射没有哲学上的理由.

有一种你们可称为的银带(silver cord)反射作用; 也就是说, 当心//灵复合体居住于没有肉身躯壳包围的环境中, 并且肉身躯壳受到打扰时, 该肉身躯壳会反射性地召回缺席的元神(enlivener)——也即心//灵复合体, 它连接着可以被形而上地看见为[你们的一些哲学家已经称之为]银带的东西. 如果这个过程被突然地完成, 那么该心//灵复合体就会在没有适当照顾的情况下尝试进入肉身载具的能量网, 而且其效果就好比一个实体把一条你们的橡皮筋拉开, 并让它快速地收缩. 结果这弹力将重重地打在橡皮筋的固定端上.

作为一个小组, 你们在召回该器皿时所经历的过程可以被比喻为拿住这条橡皮筋并缓缓地减少它的张力, 直到它没有可察觉的伸展力为止.

 

91.12 发问者: 回到我们刚才谈论的主题, 栖息在这个星球上的不同种族是否可能来自我们邻近的不同行星或附近理则的行星, 他们已经进化穿越第二密度的经验; 这创造出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经验到的大量不同的种族?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的假定有其正确性. 然而, 不是所有种族与子种族都属于不同的行星来源. 我们建议在观看行星来源时, 不要观察外皮的色素沉淀, 而要看他们与其他自我互动的相关偏好, 以及对于自我本质的各种定义.

 

91.13 发问者: 有多少个不同的行星已供给过这些当前栖息在这个第三密度行星上的个体?

Ra: 我是Ra. 我们察觉这是不重要的资讯, 但是无害的. 除了从你们自己的第二密度衍生的实体, 有三个主要的行星影响作用在你们星球上; 上述来源以外还有十三个次要的行星群体.

 

91.14 发问者: 谢谢你. 在我们开始关于原型的特定问题之前, 还有一个问题. 在罩纱过程之后, 是否所有进展中的理则都有二十二个原型?

Ra: 我是Ra. .

 

91.15 发问者: 在各个理则中, 拥有二十二个原型是否为常见现象, 或相对而言, 为我们理则所独有?

Ra: 我是Ra. (sevens)的系统是我们八度音程中的任何理则的任何实验迄今发现的最清晰的系统.

 

91.16 发问者: Ra的知识, 一个理则使用的最大原型数量是多少?

Ra: 我是Ra. 就我们所知, 数个七加上选择是理则们曾用过的最大个数. 它是许许多多先前(尝试)清晰表达太一造物者的实验的结果.

 

91.17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二十二是最大的原型数量. 我还想问, Ra的知识, 目前在被任何理则使用中的最小数量为何?

Ra: 我是Ra. 最少的是两种五的系统, 它们正在完成经验的周期或密度.

你必须掌握一个观念, 即原型并非一次发展好, 而是一步一步地完成; 也不是以你在这个空间/时间所知的次序进行, 而是以多种次序进行. 所以, 这两个五的系统分别使用两种方式观看所有经验的原型性质. 当然, 各个系统都使用到母体、赋能者、形意者, 因为这是我们造物开始时就有的收获.

其中一个实验方式或系统添加了催化剂与经验. 另外一个系统[如果你愿意这么说]添加了催化剂与蜕变. 在第一个例子, 用来处理经验的方式受到进一步协助, 但经验的果实比较少受到协助. 在第二个例子, 你可以看到相反的情况.

 

91.18 发问者: 谢谢你. 我们在原型方面有一些观察, 叙述如下: 首先, 心智的母体在埃及人塔罗中被描绘为一个男性, 我们将这点看作是被智能导引的创造性能量. Ra可否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这是一个极为深思熟虑的感知, 看见该男性不单单是生物上的男性, 而是一个男性原则. 你可以注意到在这些图像中有十分明确的性别偏好. 它们有两个功能, 一个提供资讯——关于哪一个生物实体或能量将会吸引哪一个原型; 另一个提供更为一般的视野, 看见极性是通往第三密度的原型心智的一把钥匙.

 

91.19 发问者: 其次, 我们(这张图)有一根魔法杖, 已被视为意志的力量.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意志的概念确实从心智的母体之图像的每个切面涌出. 无论如何, 容我们说, 作为意志的魔法杖是向外伸出的[形成魔法手势的]手的占星学衍生物. 该图像的优秀部分, 即那个球体, 可以被明确地视为是跟魔法杖的概念分开的, 它指出一个[想要在你们密度的显化中实行魔法行为的]实体的意志之对象的灵性本质.

 

91.20 发问者: 向下的手已被视为来自内在的寻求, 而非积极地向外支配该物质世界.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再看一次, , 学生. 那只手是否触及内在? 非也. 没有赋能作用, 显意识心智没有内在性. , 学生, 那只手伸向的东西在它未赋能的影响之外, 被闭锁起来.

 

91.21 发问者: 方形的笼子可能代表物质幻象, 一个不具魔法的形状.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该方形, 不管是在哪里被看见的, 都是第三密度幻象的标志, 并且可以被视为不具魔法的或者在适当的配置中已经从内在显化的; 也就是说, 被给予生命的物质世界.

 

91.22 发问者: 那么, 方形周围的黑暗区域会是潜意识心智的黑暗.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对于洞察敏锐的学生, 没有更进一步的东西可以说的了.

 

91.23 发问者: 花纹方格的部分大概代表极性?

Ra: 我是Ra. 这也令人满意.

 

91.24 发问者: 这只鸟是一个使者, 向下伸的手要去解开笼子. Ra可否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在这个系统中, 带有翅膀的视像或图像的重点在于翅膀的位置, 不那么在于它们的独特种类. 所有的鸟儿确实都在暗示飞行、讯息与移动, 以及在某些情况下的保护. 在这张图像中, 收拢的双翼意在暗示: 正如母体人物, 魔法师, 若没有触及它具翅膀的灵性, 就无法行动; 同样, 灵性也无法飞翔, 除非它被释放进入有意识的显化, 从而结出果实.

 

91.25 发问者: 星星代表潜意识心智的赋能力量.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该图像的这个特别部分最好是以占星学的角度来看待. 我们愿在这个空间/时间评论: Ra并未将这些图像的占星学部分纳入到这个被设计来唤起原型主乐旨的图像系统中.

 

91.26 发问者: 在第一号牌之中, 除了星星以外, 是否有任何其他额外的东西不属于基本的原型方面?

Ra: 我是Ra. 每张图像都有些细节是通过那个铭刻时代的文化眼睛被观看的. 这是可以预期的. 所以, 当观看这些图像中使用的[容我们说]埃及人服饰与神话系统时, 远为更好的方式为穿透到达服饰或生物的显著意义之核心, 而非黏附于一个不是你们自己的文化.

在每个实体之中, 这些图像会产生些微不同的回响. 因此, Ra这边的渴望是允许(实体)使用一般的指导方针[而非特定与局限的定义]去发挥创意在心中成像(envision)每个原型.

 

91.27 发问者: 杯子可能代表正面与负面热情的混合物. Ra可愿评论, ?

Ra: 我是Ra. 这个器皿的肉身载具的耳朵部份并未感知到你的询问的显著部份. 请重新询问.

 

91.28 发问者: 图片上明显有一个杯子, 我们认为它盛装了正面与负面影响力的混合物. 不过, 我个人怀疑这点. Ra可愿评论, ?

Ra: 我是Ra. 不要怀疑那极性, , 学生, 但释放杯子这个狭窄的限制. 它的确是起初图像的一个扭曲.

 

91.29 发问者: 起初图像是什么?

Ra: 我是Ra. 起初图像有花纹方格作为极性的暗示.

 

91.30 发问者: 那么这代表等待被心智的母体品尝的极性?

Ra: 我是Ra. (感知)是精致地敏锐.

 

91.31 发问者: 我这边的列表写着: 剑代表挣扎. 我不确定在这张图表中甚至可以找到任何可以称为剑的东西.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不要怀疑那挣扎, , 学生, 但释放剑这个狭窄的限制. 观察那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想要飞的挣扎.

91.32 发问者: 我这边的列表写着: 钱币代表已成就的工作. 我也怀疑在这张图表中存在一枚钱币.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再次地, 不要怀疑那钱币被呼唤去代表的东西, 因为难道术士(Magus)不是努力要通过这显化的世界有所成就? 然而, 释放钱币这个狭窄的限制.

91.33 发问者: 最后, 魔法师代表显意识心智.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我们要求学生考虑未进食的显意识心智, 即除了意识外没有任何资源的心智. 不要把未进食的显意识心智与你们作为学生所经验的复杂团块混为一谈, 因为你们早已有许许多多次浸泡在赋能态、催化剂、经验以及蜕变的过程中.

 

91.34 发问者: 那么, 以上这些就是第一个原型的全部要素了?

Ra: 我是Ra. 这些是你[学生]看到的全部. 因此, 补充的部份对你而言是完整的. 每个学生可能看到某些其他的细微差异. 如同我们先前所说, 我们并未提供有界限的一组图像, 而只是将它们作为一些指南; 意在协助行家并确立深邃心智之原型的或深层的部分之架构.

 

91.35 发问者: 原型心智的切面的知识如何被个人用来加速他的进化?

Ra: 我是Ra. 我们将提供一个例子, 奠基于这个首先被探索的原型或概念复合体. 行家的显意识心智可能充满各种至为难解与无法收拾的念头, 以致于进一步的构思变得不可能, 并且蓝色或靛蓝色光芒中的工作受到过度活化的阻碍. 此时, 行家可以呼叫原封不动与未经利用的新心智, 并安住在全新无瑕疵的心智之原型中; 没有偏向、没有极性, 充满了理则之魔法.

 

91.36 发问者: 如果我正确地理解你刚才说的, 那么你是说显意识心智可以被几乎无限数量的概念充满, 但有一组基本概念是我会称为重要的, 只因为它们的确是意识进化的基础, 并且若被谨慎地应用, 将可以加速意识的进化; 相反地, 我们日常生活遇到的, 由概念、想法和经验构成的广大阵列与意识的进化只有一点点或全无关系, 除了非常间接地有关系外. 换句话说, 我们目前在此尝试做的是找到进化的各个伟大的发动者, 并利用它们来移动穿越我们的进化轨道.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不完全正确. 这些原型不是灵性进化的基础, 毋宁是一个工具, 用于以一种无扭曲的方式来掌握这场进化的本质.

 

91.37 发问者: 所以, 对于一个想要有意识地增进他自己的进化的人而言, 拥有一个识别与利用原型的能力将有益于挑出哪些是他想要寻求的东西, 哪些是不那么有效率的寻求工具. 这会是一个好的声明吗?

Ra: 我是Ra. 这是一个相当称职的声明.“有效率”这个词汇或许也可以富有成效地被换成“无扭曲”. 当原型心智被清晰地穿透时, 它是一张包含不带扭曲的所有能量花费与所有寻求之建筑结构的蓝图. 这个位于深邃心智之内的资源对行家有着巨大的潜在帮助.

我们愿在这个空间/时间再接受一个询问, 因为这个器皿正经验持续高涨的你们称为痛苦的变貌, 并且我们希望在该器皿还保有足够的转移能量时离开这个工作, 好缓和其过渡到清醒状态[如果你愿意这么称呼]的过程.

 

91.38 发问者: 既然我们已讨论到心智的母体的结尾, 我只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这个通讯或让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每一位都是十分谨慎的. (在浴池中)加入水的漩涡, 保持器皿脊椎直立, 可以让该器皿更舒适一些. 所有其他对于器皿有利的事情都被十分勤勉地完成了. 我们称许这个小组持续忠实于和谐与感恩的理想. 这将是你们伟大的保护.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们. 附属物与排列都是优异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光荣地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