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场集会 198278

 

92.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92.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告诉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自从上次询问以来, 这个器皿的状态在每一方面都稍微更多地扭曲朝向虚弱.

 

92.2 发问者: 这个现象是否有个特定的起因, 如果是, 你可否告诉我起因是什么?

Ra: 我是Ra. 增加的肉身扭曲之有效起因与持续维持可观水平的你称为痛苦的变貌之压迫有关. 各式各样的载具扭曲, 除了特定的关节炎, 都曾被超心灵致意加重, 并且综合的效应是有害的.

这个持续轻微但值得注意的生命能损失是由于该器皿需要这个资源, 好清出一条路[容我们说]来进行一个仔细净化过的服务他人工作. 当缺乏肉身(能量)以及[在这个特别状况]心智和心智/情绪能量时, 意志的使用就需要生命能.

 

92.3 发问者: 我们一直在尝试解决如何给器皿提供漩涡水池; 我们希望很快就可以做到. 是否有任何其他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这个情况?

Ra: 我是Ra. 在和平与和谐中继续. 该支援小组早已做了许多. 该器皿有需要去选择其存在性的方式. 如我们曾提到过的, 该器皿有朝向殉道的变貌. 只有该实体可以评估这点并做出选择.

92.4 发问者: 我们的第五密度负面访客的目前情况如何?

Ra: 我是Ra. 它与这个小组同在.

 

92.5 发问者: 什么事激励它返回?

Ra: 我是Ra. 这个激励是双重的. 你们的第五密度朋友恢复了许多负面极性; 并且在差不多同样的链结, 这个小组的正面和谐暂时地减少.

 

92.6 发问者: 关于该器皿的胃部问题或便秘, 有没有任何我们可以做的事情?

Ra: 我是Ra. 每个成员有能力执行的治疗模式都早已在使用中.

 

92.7 发问者: 在上次集会, 我们讨论了埃及人类型的第一张塔罗牌. 在我们现有的这些牌中[如果可能, 我们将出版在本书之中], 除了我们知道是个扭曲的星星以外, 是否有任何扭曲是Ra原先没有放入的; 或者是否有任何东西, Ra想要加入到这副特别的塔罗牌中?

Ra: 我是Ra. 在移除占星学素材之后, 剩余的扭曲与该文明——Ra向其提供这个教导/学习工具——的神话系统有关. 这是为什么我们曾经建议探讨这些图像时找寻它的核心, 而非过度涉入一个你们这辈子不熟悉的文化的服饰与生物. 我们没有想要在一组已经扭曲的图像中增添什么; 我们感觉虽然扭曲是无可避免的, 但这是在目前的安排中可获致的最小额度(的扭曲).

92.8 发问者: 那么你是说, 如今在我们目前的幻象中, 我们手边的这副牌是现有最佳的牌组?

Ra: 我是Ra. 你的陈述是正确的, 因为我们认为所谓的埃及人塔罗是Ra所提供的图像中最无扭曲的版本. 这并不是暗示其他系统不能以它们自己的方式, 形成一个有益的架构让行家考虑原型心智.

 

92.9 发问者: 我想要尝试为第一个原型做个类比, 当一个婴儿刚出生并进入这个经验的密度, 那么我假设母体是崭新且无扭曲的, 它被罩纱遮蔽而分隔于赋能者, 并准备好去经验此生.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92.10 发问者: 我将念几个声明, 并请求Ra的评论. 首先: 直到一个实体变得有意识地觉察到进化过程之前, 理则或智能能量创造出各种潜能让一个实体获得极化所必需的经验.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确实如此.

 

92.11 发问者: 那么, 这现象发生的原因是心智的赋能者通过心智之树的根部直接地与原型心智以及创造它的理则相连; 另一个原因是, 心智的母体与赋能者之间的罩纱允许意志的发展. Ra可愿评论?

Ra: 我是Ra. 某种纠结需要被解开. 当尚未达到有意识觉察进化过程的心//灵复合体为其投生做准备时, 它已经为自己规划了一个较不完整的也即部分随机的学习系统. 潜在催化剂的随机程度与该第三密度的心//灵复合体的新手状态成正比. 于是, 这成为你们所称的投生经验的潜能的一部分. 这确实被携带在属于深邃心智的那部分心智之内, 而那部分心智的架构可以被观想为是由那个被知晓为赋能者的概念复合体所代表的.

投生经验的潜能并不居住在一个实体的原型心智之中, 而是在该心//灵复合体的嵌入[容我们说]——即嵌入于已拣选的星球环境以及肉身载具的能量网络之内——之中. 无论如何, 若要更深入地清晰表达心//灵复合体存在性的这部分, 进化过程的学生可以唤起心智的赋能者这个原型并获得益处.

 

92.12 发问者: 那么, 你是说投生前已规划的催化剂的源头是心智的赋能者?

Ra: 我是Ra. 不是. 我们的建议是心智的赋能者这个原型可以协助行家掌握投生前以及持续投生状态下的一系列选择的本质.

 

92.13 发问者: 谢谢你. 第三: 正如自由意志撷取智能无限产生智能能量, 然后智能能量聚焦并创造经验的八度音程的各个密度; 心智的赋能者利用它与智能能量的连结, 并撷取或赋能心智的母体, 产生心智的催化剂.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个经过深思但混淆的陈述. 正如智能无限的动能阶段通过自由意志伸向理则, 或者就心//灵复合体而论, (伸向)子子理则[也即该心//灵复合体的自由意志赋能的存在性], 心智的母体前往智能无限、爱以及所有从那理则出来的东西; (与此相伴,) 爱或子子理则通过自由意志将所有那些可以借由造物者以丰富造物者经验的事物, 编织(spin)至母体, 或容我们说, 每个实体的显意识的、等待的自我.

一个心//灵复合体的潜能之偏向确实会导致这个实体的催化剂成为独特的并形成一个连贯的样式, 类似那舞蹈, 充满着姿态, 形成运动的一面具有许多图案的织锦.

 

92.14 发问者: 第四: 当心智的催化剂被该实体处理, 结果是心智的经验.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在这个简单的陈述中有细微的错误指示, 它与形意者的首要品质有关. 如此, 催化剂才会产出经验. 然而, 通过自由意志与不完美记忆的机能, 最常发生的情况是催化剂被部分使用, 于是经验相对应地变得歪斜.

 

92.15 发问者: 在心智的母体、赋能者、催化剂、经验之间的动态过程形成了心智的本质或心智的形意者.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如我们先前回应所建议的, 心智的形意者同时是作用者与被作用者. 附带这个例外, 该陈述大部分是正确的.

 

92.16 发问者: 当该实体变得有意识地觉察到这个过程, 它在投生之前就自己规划这个活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请铭记在心, 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原型心智[它是一个公平地让所有实体使用的资源, 虽然被使用的程度并不均匀], 而是它述说的对象: 即每个心//灵复合体的此生的经验过程. 我们想要清楚地做这个区别, 因为并不是那些原型活出这辈子, 而是有觉知的心//灵复合体确实可以活出这辈子, 而无需求助于这个对赋能、经验与蜕变过程之清晰表达的探寻.

 

92.17 发问者: 谢谢你. 最后, 随着各个能量中心被启动与平衡, 心智的蜕变就越来越频繁地被呼叫. 当所有能量中心都被启动与平衡到达一个最小的程度时, 与智能无限的接触便发生, 罩纱便被移除, 并且心智的大道便被呼叫.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 针对原型心智内在的一些关系, 这是一个相当动人的观察. 然而, 我们必须再次看见, 原型心智不等于正在演出的具肉身的心//灵复合体的进展或进化.

由于第一个误解, 我们有些犹豫是否要讲第二个考虑, 但我们将尝试清晰. 当研读原型心智时, 我们会建议学生不要将心智的大道视为接触智能无限之后达成的目标, 毋宁将其视为指示与配置着一个特殊架构的那部分原型心智; 心智、身体或灵性原型们在该架构中移动.

 

92.18 发问者: 那么, 回到我的类比或[容我们说]例子, 即带有未受扭曲的母体的新生婴儿, 这个新生婴儿的潜意识被罩纱遮蔽而分隔于母体. 第二个原型, 心智的赋能者将在某个时间起作用, 通过——我不会说通过罩纱, 我不认为这是个陈述的好方式, 但心智的赋能者将采取行动以创造出一个状况, 并且我将使用婴儿碰触发热物体的例子. 我们可以把发热物体当作随机催化剂. 该婴儿可以将手放在发热物体上, 或快速地将手拿开. 我的问题是, 心智的赋能者到底有没有涉入这个经验中, 如果是, 如何涉入?

Ra: 我是Ra. 心智与身体的赋能者同时涉入婴儿探寻新经验的旅程. 身为婴儿的心//灵复合体有一个高度发展的部分; 通过检视心智与身体的形意者, 这部分可以被最佳地研读. 你注意到我们并未包括灵性. //灵复合体的那个部分并未可靠地在每一个心//灵复合体中发展. 因此, 这个婴儿的显著自我, 即所有前世经验的偏向的收割, 提供给这个婴儿这些偏向, 借此去面对新的经验.

无论如何, 该婴儿中可以被心智的母体所清晰表达的那部分, 确实未被经验喂养, 并且有着通过自由意志去伸向这个经验的偏向; 正如处于动能阶段的智能能量通过自由意志创造出理则. 那么, 这个子子理则, 或心//灵复合体中可以借由考虑心智与身体的赋能者而被清晰表达的那部分, 通过自由意志而选择在其经验连续体中做改变. 于是, 这些新颖的实验结果就被记录到心智与身体中可以被相关的母体所清晰表达的部份之中.

 

92.19 发问者: 当一个实体从婴儿状态开始经验事物, 它拥有的所有活动是否都取决于心智的赋能者?

Ra: 我是Ra. 首先, 虽然心智的机能对于身体[作为心智之创造物的身体]的机能确实是至高无上的, 但肯定并非一个心//灵复合体的所有行动都能被视为归因于单一心智复合体的赋能性质, 因为身体以及在某些实例中的灵性也会给行动赋能. 其次, 当一个心//灵复合体开始觉察到灵性进化的过程, 心智与身体——它们促成(precipitate)活动——之越来越多的活动是由该心//灵复合体中被蜕变的原型所清晰表达的那些部份所引起的.

 

92.20 发问者: 心智的母体在(塔罗)牌中似乎被描绘为一个男性, 而赋能者则为一个女性. Ra可否讲述为什么是这样, 以及这点如何影响这两个原型?

Ra: 我是Ra. 首先, 如我们先前所说, 心智的母体被生物男性所吸引, 心智的赋能者则被生物女性所吸引. 因此在能量转移中, 女性能够赋能给那可存在于男性之显意识心智内的东西, 好让它觉得充满元气(enspirited).

在更一般的意义上, 那向外探寻的可以被视为男性原则. 那等待被探寻的可以被视为女性原则. 极性的男女性系统的丰富性是有趣的, 我们不愿进一步评论, 但建议由学生考虑.

 

92.21 发问者: 第二号牌, 心智的赋能者: 我们看到一个女性坐在矩形的台座上. 她被面纱覆盖, 并坐在两根柱子之间; 它们似乎都被相同的绘画所覆盖, 但其中一根比另一根暗. 我正假设面纱代表显意识与潜意识之间或母体与赋能者之间的罩纱.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相当地正确.

 

92.22 发问者: 我现在假设她坐在两根不同颜色的柱子之间——一根在她的左边, 一根在她的右边, 暗黑色的柱子在左边——[在该位置]表明一个同等的机会, 你可以说, 让心智的赋能具有负面或正面途径的性质.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虽然这是正确的, 却未能敏锐地注意到女祭司[这个人像已被如此称呼]坐在一个建筑物之内; 在其中, 极性——如你正确地注意到, 由光明与黑暗的柱子所象征——是整体不可或缺的部分. 尚未被喂养的心智没有极性, 正如同智能无限没有极性. 给第三密度提供经验的子子子理则之本质具有极性; 不是借由选择, 而是借由谨慎的设计.

我们发觉一个不清楚的陈述. 赋能者的极性在那里不是让母体去选择. 它在那里让母体去(将之)接受为前提条件.

 

92.23 发问者: 换句话说, 这个特别的幻象拥有极性作为它的基础, 可以由这些柱子的结构性意义所代表.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92.24 发问者: 在我看来这两根柱子上的绘画是一样的, 但左手边的柱子, 也即女祭司左边的柱子, 其色调要暗许多; 这表明一生中的事件与经验或许是相同的, 但我们可以用任一极性[作为偏向]去接近、观看、利用它们. 这是否有一点点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从意味灵性的符号显化在每根柱子上, 你还可以注意到, 太一无限造物者不偏爱(任一)极性, 但完全地奉献祂自己给全体.

 

92.25 发问者: 女祭司膝上似乎有本书, 它有一半被袍子或覆盖她右肩的布料所隐藏. 这似乎暗示着若罩纱被掀开, 知识便是可得的, 但知识不仅被罩纱所隐藏, 还部分被她的衣服隐藏; 她必须设法将之移去, 觉知她可取得的知识.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因为书卷的巧思并非源自Ra, 我们要求你释放书卷这个狭窄的形状. 你的感知相当正确.

Ra的建议, 心智的女性原则的真正本质明确地与圣化的性行为[或许可以这么称呼]有关; 无须增添什么, 它自身即是那本书, 不管是女性还是男性原则都无法使用, 直到男性原则已经[以一种象征上的两性方式]触及并穿透该女性原则的内在秘密.

所有的袍子, 在这个例子中为(当地)习俗的外衣, 都庇护着这些原则. 因此, 如果你愿意(这么想), 在心智的母体与赋能者之间有巨大的动态张力.

 

92.26 发问者: 在这张图片中, 是否有任何其他部分不是Ra给予的?

Ra: 我是Ra. 这里出现的占星符号不是Ra给予的.

92.27 发问者: 女祭司坐在矩形的箱子上, 这个事实向我指出心智的赋能者可以支配或凌驾物质幻象之上. 这是否有一点点正确?

Ra: 我是Ra. 不如让我们说这个人像是内在固有(immanent)于所有显化之内, 近在咫尺[容我们说]. 有众多伸向赋能者的机会. 然而, 赋能者自己并不进入显化.

 

92.28 发问者: 皇冠上的半月是否代表潜意识心智的接受性?

Ra: 我是Ra. 这个符号不是Ra给的, 但品味还不算差, 因为在你们自己的文化中, 月亮代表女性, 太阳代表阳性. 因此我们接受这部分作为这张图像的一部分, 因为它似乎没有显著的扭曲.

92.29 发问者: 女祭司衬衣前方的符号是Ra提供的?

Ra: 我是Ra. 安卡十字架是正确的符号. 这个符号的附加物与些微扭曲因此是占星的东西, 可以释放这个狭窄的限制.

 

92.30 发问者: 那么这个安卡十字架是否表示着活化物质的灵性或生命之记号?

Ra: 我是Ra. 相当正确, 此外, 它阐明了作为该原型之一部分的一个概念, 与正被赋能的意识之延续有关; 在此生中, 超越此生.

 

92.31 发问者: 披在她肩上的布料上画了一些葡萄, 这是Ra通讯下的产物吗?

Ra: 我是Ra. 是的.

 

92.32 发问者: 我们认为那些葡萄表示着潜意识心智的丰饶. 这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 学生, 你们还要注意披风的功能. 赋能的真正特性给予很大的保护. 结出果实是一个受保护的活动.

 

92.33 发问者: 这里的保护似乎被描绘在右手边, 而非左边. 这是否表明正面途径相比负面途径有着更大的保护?

Ra: 我是Ra. 你正确地感知到一个天生的偏向; 它给看着的眼睛与听着的耳朵提供了资讯, 关于更为有效率的极性之选择. 此时[如你所称], 我们建议再一个完整的询问.

 

92.34 发问者: 那么我将只尝试举一个例子说明心智的赋能者之演出. 当婴儿在投生中随着时间长大, 它会经验到赋能者同时提供正面与负面的潜在行动或思维[容我说], 让母体去经验, 然后开始在母体中累积[容我说], 并在极性中以这种或另一种方式将它染色; 取决于该实体持续选择由赋能者提供的极性. 这是否有一点点正确?

Ra: 我是Ra. 首先, 我们会再次区分原型心智与心//灵复合体的投生经验过程.

其次, 每个已被母体触及的赋能被母体所记录, 但由形意者经验. 形意者对这个已赋能的活动之经验当然要仰赖其催化剂与经验之过程的敏锐度.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容我们问, 是否有比较简短的询问?

 

92.35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让该器皿更舒适或改善该通讯?

Ra: 我是Ra. 支援小组运作良好. 该器皿自身可以沉思(我们)稍早的话语, 并考虑其言外之意. 我们这么说是因为, 若对生命能的持续呼叫被允许下去, 直至生命能用尽, 这个通讯将会终结. 并没有需要持续呼叫生命能. 该器皿必须找到解开谜题的钥匙, 否则将面临逐渐失去[这个特别的空间/时间链结中的]这个特别的服务.

一切都好. 排列堪称典范.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