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场集会 1982915

 

97.0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们现在开始通讯.

 

97.1 发问者: 首先, 可否请你给我该器皿的状态?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97.2 发问者: 我们的第五密度负面朋友目前状况如何?

Ra: 我是Ra. 如前所述.

97.3 发问者: 关于该鹰隼的出现, 我做了一些考虑, 并且已经分析第三号牌中的鸟. 这只鸟是来自高我的一个讯息, 并且第三号牌中翅膀的位置, 其中一个翅膀指向女性, 表示这是一个给女性[担任心智之催化剂]的讯息. 向下的翅膀姿势表示该讯息具有负面性质, 或表示特定心智活动或计划的不恰当性.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

 

97.4 发问者: 是否由于第一变貌而欠缺评论?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97.5 发问者: 就在我们从亚特兰大的房子返回之际, 我立刻看见该鹰隼, 我已经分析过, 它是一个讯息, 最有可能来自我的高我, 向我指出这个搬迁的计划并不是最佳的或并不大恰当, 因为若没有该鹰隼, 我们将会在没有额外催化剂的情况下继续原定计划. 那么, 这个惊奇的单一催化剂, 从我的逻辑观点来看, 只能意味该计划因某种尚未被发现的理由是不恰当的.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我们尽可能踩在混淆法则的边界内, 我们建议并非所有长翅膀的生物都有原型的意义. 我们可以指出, 当在另一世的经验中[对于增加极性之服务具有显著意义]的工作已经被共享时, 注意到共享的且主观上显著的现象是常见的. 那么, 这些主观上有趣的共享现象就起到一种沟通手段的作用; 其性质无法被那些在共享此生经验圈之外的实体讨论, 因为这样会干扰每一个涉入该主观有意义事件复合体的实体之自由意志.

97.6 发问者: 可否请Ra告诉我们今天早上在这个房间内的不寻常气味之来源?

Ra: 我是Ra. 这个气味有两个组成部分. 一个, 如你们已猜测的, 是你们的第二密度实体, 即一只啮齿动物之分解腐烂中的肉身载具(之气味). 其次是尝试在这个小生物的腐败残留物中找到住处的一个元素精灵 (之气味).

对该房间的净化与焚香已经阻止该元素精灵的行动. 分解的过程将在一小段你们的空间/时间之后消除这些提供给鼻子的比较不和谐的感觉.

 

97.7 发问者: 我发现目前自己处在一个决定的困难位置, 主要是因为前述的鹰隼出现在我们从亚特兰大返家之际. 唯一有任何价值的目标是我们正在做的工作, 不只包括该通讯, 还包括沟通与散布这份资讯给那些请求它的人们. 既然搬家与这目标有连结, 并且这只鹰隼在我看来显然是那个过程的一个机能, 我目前处于一个困窘两难的局面, 关于什么是最理想的情况; 因为我尚未明确地决定该鹰隼的显著意义或搬家的利益或效力, 并且不想要创造一个基本上不可逆转的过程, 造成我们缺乏能力去服务那些寻求该资讯的人; 那是我们通过努力而能够显化的资讯. Ra可愿评论那个情况?

Ra: 我是Ra. 该发问者假定很多, 对此评论即是冒犯它的自由意志. 我们可以建议沉思我们先前关于[你提到的]翅膀的生物之评论. 我们重复, 任何工作场所, 由这个小组恰当地准备, Ra都是可接受的. 选择之辨别在于你.

 

97.8 发问者: 在前四张牌中, 是否有任何细目不属于Ra的意愿, 是我们可以移除的, 好让我们在制作新的图画时能呈现一副较少混淆的牌?

Ra: 我是Ra. 我们发现这个询问中的许多资料会构成重复. 容我们建议重新表述这个询问?

 

97.9 发问者: 我可能没有讲出我真正的意思, 也就是: 我们早已决定前四张牌有哪些细目应该被移除. 我现在的问题是: 在有关判定什么应该被移除的先前几场集会中, 我是否曾错过任何应该被移除的东西, 那些不属于Ra的起初意图的细目?

Ra: 我是Ra. 我们将重复我们的意见, 在每个图像中, 有几个概念是奠基于占星学的. 然而, 这些概念在Ra原先计划的概念复合体中并非全无益处, 前提是学生以一种适当的方式去感知这些概念.

我们不希望形成一系列被任何心//灵复合体认为是完整且绝无错误的图像. 在这方面, 我们声明一个实质要点: 在发问者的协助下, 我们近来一直在探究原型心智的伟大架构的概念复合体. 以更清晰地掌握原型的目的、过程、本质, Ra提供了一系列的概念复合体. 身为太一无限造物者的谦卑使者, 我们绝不会希望让任何寻求进化的心//灵复合体有一丝丝的想法认为这些图像是比一个资源更多的东西; 它们只是一个资源, 用于信心与意志之发展领域中的工作.

要全面地看到这点, 那么我们必须凝视太一无限造物者之令人震惊的奥秘. 原型心智不会解决任何矛盾或把一切带入合一. 第三密度的任何资源都没有这样的属性. 所以, 容我们要求学生从向内的工作中向上看, 并留心注视一体性之平安、奥秘、庄严气力、荣. 不要让任何对于小鸟或野兽、黑暗或光明、外形或阴影的考虑阻挡任何寻求者对于合一的中心考虑.

我们不是复杂体的使者. 我们带来合一的讯息. 唯有在这个眼界中, 我们才可以肯定掌握、阐明、使用这个深邃心智的资源对于具备行家资格的寻求者的价值; (该资源)由原型的各个概念复合体所示范.

 

97.10 发问者: 谢谢你. 第五号牌, 心智的形意者, 我首先只看到一个男性位于一个矩形的建筑形式中. 这点向我暗示第三密度中的心智的形意者被良好地局限在幻象之中, 这同样被一个事实所暗示, 即该男性的底部有个矩形的形体, 表明它没有能力移动.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 学生, 你已经掌握到该形意者完全被矩形包围的本质之最赤裸裸的精华. 为该自我而考虑, , 学生, 你的思想是否可以走路. (即使)被最精细磨炼的心智能力, 如果没有使用肉身载具[你们称为身体], 它的能力将不会被知晓. 通过嘴巴, 心智可以说话. 通过四肢, 心智可以引发行动.

 

97.11 发问者: 该实体向左边看, 表示心智倾向于更容易注意到负面催化剂或其环境中的负面精华. Ra可愿就这个观察评论?

Ra: 我是Ra. 这实质上是正确的.

 

97.12 发问者: 在座椅底部有两个小实体, 一个是黑的, 一个是白的. 我首先问Ra: 这幅图画的着色是否正确? 黑色实体是否坐落于适当的位置, 符合Ra起初的图画?

Ra: 我是Ra. 你感知为黑色的东西最初是红色的. 除了这个差异, 该概念复合体中的存有们被放置在正确的地方.

 

97.13 发问者: 那么红色的配色对我是一个奥秘. 我们原先断定这些(小实体)象征心智的极化, 不论是正面或负面, 因为它的显著自我会在其中一个极性是显著的. Ra可愿就此评论?

Ra: 我是Ra. 极性的表征如同发问者所假定. 在古代, 赤褐色配色象征左手途径.

 

97.14 发问者: 会不...

Ra: 如果发问者愿意容忍一下, 我们此时将停顿. 该器皿的喉咙有相当严重的困难. 我们将尝试改善该状况, 并建议重新行走太一之圆圈.

[咳嗽声. 咳嗽声.]

[太一圆圈被再次行走, 气息从器皿头部上方两英尺处被呼出.]

我是Ra. 请继续.

 

97.15 发问者: 这个困难的本质是什么? 起因是什么?

Ra: 我是Ra. 向这个器皿致意的第五密度实体侵袭了一个先前扭曲器皿脖子与胸部区域的困难. 这个扭曲的一小部分还滞留着, 器皿并未提起. 如果器皿尽可能清晰地对支援小组讲述任何困难, 这是有帮助的, 因为更多的照顾可以被提供.

无论如何, 我们发现该器皿的胸部区域只剩下很少的扭曲. 不过, 就在此次工作正要开始前, 器皿被提供了一个[你们可以称为]过敏的极度启动, 并且[由这个扭曲所引起的]流动的粘液开始导致喉咙的困难. 在这个节骨眼上, 先前喉咙紧绷的潜能经由黄色光芒化学身的反射作用而被启动一些; 我们对于该身体只有粗略的控制.

我们会感激你提醒我们, 在每个询问之前或之后使这个器皿咳嗽, 直到此次工作结束. 一旦恢复显意识, 这个器皿应该不会有严重的困难.

 

97.16 发问者: 我想知道为什么暗色实体位于这张牌中的男性人物[也即形意者]的右侧, 以及光亮的白色实体位于左侧. 可否请你在使器皿咳嗽之后就此评论?

Ra: [咳嗽声.]性质...我们停顿一下.

[停顿10.]

我是Ra. 刚才有一个严重的痛苦爆发. 我们现在可以继续.

极性的性质是有趣的, 因为那些提供给形意者的正面经验经常被记录为有助于产生[可被视为]负面的偏向, 而那些表面上负面的经验之果实则经常被发现有助于发展服务他人的偏向. 这或许是心智所处理与记录的东西的导引特征, 因此这些极性的象征被如此放置.

你可以注意到中央人像的双手表示出右手与左手工作的适当偏向; 也就是说, 右手的姿势为服务他人, 向外提供它的光. 左手尝试吸收灵的力量, 并且仅仅将它指向自己的用途.

 

97.17 发问者: 底部的八个椭圆图形可能意味能量中心以及通过这些中心的进化; 伴随正面或负面极化之可能性, 因为这些图形有白色与黑色的染色. Ra可愿在使器皿咳嗽之后就此评论?

Ra: [咳嗽声.]我是Ra. 学生的观察是敏锐的. 继续研读与这个概念复合体关联的八度音程(复数)可以增长知识. 一个心//灵复合体之存在性的八度音程有许多个. 没有一个不会受益于这点: 将它们与你们的第五号牌之概念复合体所示范的极性发展之性质连在一起仔细考虑.

97.18 发问者: 在每个小椭圆图形表面上的这些符号, 诸如鸟儿与其他符号, 它们在这张牌中是否有意义? 在思考该原型的过程中, 它们是否有价值? 你可愿在使器皿咳嗽之后就此回答, ?

Ra: [咳嗽声.]我是Ra. 这些符号是字母与词汇, 就好比你们的语言会出现在古典柱廊顶端一般. 它们在很大程度上适应于一个不属于你们世代之人群的文化. 让我们粗略地建议, 写在这些椭圆图形上的资讯可以被理解为这一短句:“你们将再次诞生, 到达永恒的生命.

 

97.19 发问者: 谢谢你. 我想这张牌顶端的翅膀可能表示灵性在进化过程之上方的保护. Ra可愿在使器皿咳嗽之后就此评论?

Ra: [咳嗽声.]我是Ra. 我们将结束这场集会, 因为我们在使用其交感神经系统——为了协助器皿提供足够的[你们的]空气用于它的呼吸作用——的过程中有着相当大的困难. 所以, 我们建议提早结束这场集会.

在我们离开这个器皿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的询问?

 

97.20 发问者: 若为了器皿好, 你想要现在终止, 则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但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改善该通讯或使该器皿更舒适?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支援小组运作良好.

我们建议你们鼓励该器皿采取一些步骤, 以完全地从喉咙以及程度较轻的胸部之疼痛扭曲中康复. 我们或你们都没有办法去除那个已经被完成的(负面)工作. 它只能被正常变貌的肉身康复所移除. 由于这个器皿倾向过敏, 这并不容易.

排列正被谨慎地考虑.

我是Ra. 我的朋友们, 我离开你们, 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感到荣耀并欢欣. 那么, 在由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和平所授予力量的伟大舞蹈中向前去吧. Adonai.